着笔中文网 > 一剑飞仙 > 四十、段天狼

四十、段天狼

许了只觉得一股怒火冲上头顶,大喝道:“你之前为什么不说”
  孙伯芳摊开了双手,状似无辜的说道:“你又没有问现在的死小孩,很多都巴不得父母死掉,没人管他们,我以为你也这么想啊”
  许了反手一拳,直奔孙伯芳的面门,把这位长生宗的弟子打的身子一晃,鼻血都流了下来。
  许了一击得手,不由得就是一愣,就算孙伯芳悍然出手,把他大卸八块,都没有一拳打中孙伯芳来的令他震惊。
  孙伯芳擦了擦鼻血,脸上居然是笑的,说道:“你母亲最多能撑十天,之后就会因为精血流失太多,受到不能挽回的伤害。就算我收回了金蚕蛊,也要元气大伤,少活一二十年。所以,你得加快速度了,我要的只是鬼面藤。”
  许了心底发寒,孙伯芳越是这样,就越是显得可怕。
  他一言不发的离开,再也没有回头瞧一眼。
  许了离开了妖槐街,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他原来根本感受不到,但现在他发现自己居然能够稍微感觉到一点孙伯芳身上的“气”了。
  “知道敌人有多厉害,算是我变厉害的一个证明吗”
  孙伯芳在许了的眼里,蜕变到了第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很厉害,不知道厉害到什么程度。
  第二阶段是:很厉害,但我不怕他。
  第三个阶段,也就是许了现在的感受,这家伙好厉害,我还远远不及
  许了在阳光明媚下午,居然感觉到身子发冷,全身的肌肉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他捏紧了拳头,小声对自己说:“一定不能出错,我绝不能出错”
  妖槐街最深处的竹楼里,一个丑怪的老婆婆,正静静的看着孙伯芳,这位长生宗弟子一脸的不耐烦,两人就这么默默的对持了十多分钟。
  还是孙伯芳按耐不住,挥了挥手,挤出了一丝笑容,打了一个招呼:“槐婆婆,好久不见,你还是很矍铄啊”
  槐婆婆叹了口气,说道:“小芳”
  孙伯芳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打断了槐婆婆的话,叫道:“不要叫我小芳”
  槐婆婆没有理他,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小芳,你还是想要找回那些东西吗”
  孙伯芳忽然暴怒了起来,一掌拍碎了窗棂,大喝道:“老东西都叫你不要叫我的小名了信不信我打死你”
  孙伯芳一直都是风采翩翩,非常善于控制情绪,但槐婆婆只是几句话,就让他暴怒如斯。
  槐婆婆又叹息了一声,这一次她没有叫孙伯芳的小名,说道:“许了这个孩子不错,万妖会有意把他培养成下一个虚界封镇,你不要伤了他”
  孙伯芳情绪转变极快,一瞬间就恢复了云淡风轻,微微一笑,说道:“我又不会真的杀了他,万妖会可是个庞然大物,我得罪不起”
  槐婆婆摇了摇头,说道:“我也希望你不要用他的母亲来威胁这个孩子。”
  孙伯芳嗤笑道:“万妖会不能插手普通人的事务,需要我背一下条例给你吗只有我们十八仙派才能插手普通人的事儿,这是早就有的约定。”
  槐婆婆丑怪的脸上,看起来很难过,说道:“可是你这样子,终究很不妥。”
  孙伯芳冷笑了一声,说道:“有什么不妥人类不是迟早都会死掉吗就算我不杀他妈妈,他迟早也会因为寿命太长,体验亲朋好友一一死去,熟悉的人和事物渐渐消散。”
  槐婆婆说道:“这不是一回事儿”
  孙伯芳懒洋洋的说道:“怎么不是一回事儿我父母和全家死的时候,别人不是也跟我这么说的吗反正迟早都会死掉,怎么死的也就不必在乎了。”
  槐婆婆再无言语,叹息了一声,化为一阵清风而去。
  许了站在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有些犹豫。
  他本想打开传送门,再次进入天帝苑,但却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好像有人在监视他,但却有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被人瞧到传送门,这件事就会非常糟糕,我还是忍一忍,不过除了孙伯芳,还会有谁监视我”
  许了呆呆的站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离开,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他背后突兀的响了起来:“你就是许了我是段天狼,能否聊一会”
  许了大声喝道:“你在哪里”
  段天狼的声音,非常之年轻,他轻笑了一声,说道:“我是六目天狼的后裔,可以看到一百五十公里之外的东西,任何东西都阻挡不了我的眼睛,所以我现在其实距离你还蛮远。你过来盘古七星酒店吧,我在三楼的自助餐厅等你。”
  许了吓了一跳,盘古七星酒店距离他所在的这个地方,足足有三十公里,虽然他不知道段天狼说的是不是实话,但就算是吹了五分之四的牛,也是很了不得的手段了。
  他大声说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找我”
  段天狼嘿嘿一笑,说道:“还是面对面谈吧我倒是很习惯了这种状态,但你肯定不会太舒服。”
  许了大喊了几句,段天狼都没有再回应,他在小巷子里来回踱步,最终还是按耐不住烦躁,去大路上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盘古七星酒店。
  盘古七星酒店是北都市的地标建筑,许了虽然从没有去过,但也很容易就能找得到。
  他在酒店外下了车,问过了酒店的服务员后,就登上了去三楼自助餐厅的电梯。许了才出了电梯,就看到有个外形颇为俊朗的年轻人,亲切的问道:“您是许了先生吗我家少爷已经等您很久了。”
  这个年轻人应该就是所谓的生活助理一类的角色,身上并没有任何妖气,就是一个普通人,他殷勤的把许了引到最里面的一张餐桌,就悄然退了下去,一举一动,都显得训练有素。
  许了坐下来之后,才开始打量对面的少年。
  段天狼并没有比他大多少岁,但却颇有富贵气息,衣着打扮都非俗流,脸上挂着很职业化的微笑,让人窥探不出来他真正的心底想法。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jianfeixian/1407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