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50章 吓傻戴笠

第50章 吓傻戴笠

  第50章吓傻戴笠  “孔大小姐?你打听她干嘛?”  顾长钧的主意在秦卫看来比拜孔祥熙当干爹还让人难以接受。虽然顾长钧信誓旦旦的保证孔令仪是一个淑女,跟孔令侃和孔令伟压根儿就是两路人,绝对会是一个好媳妇儿,但从与这家伙多年的交情来看,秦卫一眼就看出了其隐藏在这个主意后面的“险恶”用心:这货分别就是觉得这事儿很有意思,想躲在一边看热闹。更有甚者,那货是想看一出民国版的豪门恩仇……他秦某人是什么人?日后不管怎么说也是要发达的。可孔家那些人又都是些什么货色?孔令侃和孔令伟那些人如果看到他这儿有好处,会不来争?所以,顾长钧一定是嫉妒他穿越到了民国,想给他找点儿麻烦。……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做夫妻,也能做朋友嘛。如果那个孔令仪真像顾长钧所说的那样真的是一个与其弟妹完全不同的,实实在在的淑女,结交一下也未尝不可。说不定,有这么一个朋友,真的有可能在他未来面对孔令侃的时候有些帮助呢。  所以,在重新搭上飞机回重庆的当儿,秦卫就像戴笠打听起了孔令仪的情况。而这,自然也就引起了戴笠的警觉和注意。  “因为孔令侃?”戴笠首先就想到了这么一个原因。  “我如果说,我听说孔家大小姐是名门淑女,有意认识一下,进而结交结交,你信吗?”秦卫并没有直接承认,而是先表述了一下顾长钧的意思。  “当然信。”戴笠的嘴角咧了一下,“不过这两年孔家先后找了胡宗南、卫立煌,意图将其介绍给孔大小姐,结果孔大小姐连面儿也没见一下就拒绝了。你觉得你比这两位怎么样?”  “一个武夫,一个年纪大了,如果我是孔大小姐,也肯定不乐意。”秦卫笑道。顾长钧有意“撮和”他跟孔令仪,自然也会把孔令仪的“情史”向他汇报一下。胡宗南和卫立煌的事情也都告诉了他。而结果自然也就是他给戴笠说的那样,一个武夫性格太浓,不晓温柔;一个年纪大了,比孔祥熙都小不了多少,还是续弦,孔令仪一个都没看上,甚至连面儿都没见。  “那你觉得你合适?”戴笠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问道。  “我肯定要比那两们合适的多。可惜啊,别人乐意,我还不乐意呢。我说了,我就是想跟这位孔大小姐认识一下,顺便结交结交,看能不能做个朋友。”秦卫道。  “原来如此。”戴笠是人精里的人精,哪还听不出秦卫话里的意图?“想用孔大小姐压制一下孔大少爷……想法不错。可惜不实用。”  “怎么说?”  “孔大小姐虽然出身孔家,但一向不问实事,从来都是安安稳稳地当着她的大小姐。虽然性格比起孔大少爷和孔二小姐那些弟妹好的多,可如果你想用她来对付她的弟妹,你觉得,她会帮谁?”戴笠笑问道。  “这倒也是。”秦卫顿了一下,又看了戴笠一眼,“听说孔大小姐拒绝与胡宗南见面之后,孔家又有意撮和他跟那位二小姐?”  “有这事儿。”戴笠点了点头,倒并没有在意秦卫眼中的异样目光:“不过胡宗南确实就像是孔大小姐说的那样,武夫一个,哪晓得什么温柔?头一次见面,约了孔二小姐去游山观景,结果自己一个人在前面悠哉悠哉的跑得飞快,却把人家一个娇小姐落在后面不管不问……听说孔二小姐的脚都给磨出水泡了,回到家就骂个不停。这么一来,这婚事自然也就泡汤了。”  “有意思。”秦卫笑笑:“我听说这婚事是陈立夫给拉的线?”  “这你也知道?”戴笠被这话弄得怔了一下,但旋即他就看到了秦卫那戏谑的眼神,心里顿时又是“咯噔”一下。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是哪个家伙暗地里使坏,给胡宗南出了那么一个馊主意……听说也是这位仁兄暗地里告诉胡宗南,说娶了孔二小姐不啻于娶了一个恶魔。”秦卫笑眯眯地看了戴笠一眼,“老戴,我没说错吧?”  “这倒是个新闻,是谁啊?”戴笠脸上淡淡的,反问道。  “呵呵,管他是谁呢。反正那姓孔的小妞就不是什么好鸟,活该一辈子找不到婆家,对不对?”虽然戴笠没有承认,可秦卫还是笑了,笑得还很开心。  “你想干什么?”戴笠警惕地问道。他虽然没有承认,可秦卫显然知道那个暗中坏人好事的家伙就是他。这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也不怕给孔祥熙、蒋介石等人知道,可问题是,这里面还牵涉着一个女魔头啊。那小娘皮要是知道了他从中使坏的经过,还不把军统闹个儿底儿朝天?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就算孔令伟找上他的门儿大闹,他也只有受着,还不能报复,谁叫人家孔祥熙的亲闺女,是宋美龄最疼的外甥女儿,连蒋介石都得让着三分呢?相比这老几位,他一个军统局长算老几?而以他对孔二小姐的了解,一旦记恨上了,那可就是长长久久……也就是说,一旦消息泄露,他以后的日子就麻烦了,当然,胡宗南估计也会够呛。那家伙躲在西北,又是大军在手,孔令伟没法亲自找上门儿去,可人家老子管着国家财政啊,让老孔随便使点儿小手段,给胡宗南穿两下小鞋还有的是办法。而以孔祥熙的性格,十有八九会听自己女儿的挑唆,就算他不听,家里还有个宋蔼龄呢,那老娘们儿肯定不会让那些耍了自己闺女的人好过的!  “这小刚才就是在套我的话。可恶。”如果说刚刚还只是有点儿难受的话,等想通了得罪孔二小姐后的一切可能之后,戴笠就已经是头大如斗了。谁叫那是孔家人呢?除了蒋经国和蒋纬国,全中国就这一家的崽子最有背景。可老蒋跟老孔不一样,人家一向对自己的儿子们教育的很严厉,绝不会允许出现纨绔子弟,所以,孔家那一堆小崽子就成了全中国最不能惹的一群人,谁惹谁倒霉。  “我其实也不想干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有什么招没有?”秦卫并不知道孔家人对戴笠能形成多大的压力,但他能看得出戴笠已经被自己威胁到了……这时候不赶紧地压榨一下,还什么时候?可惜,在他满怀期望的注视下,戴笠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没办法。因为我也得罪不起那一家。”  “不是吧?你可是军统局长。”军统的赫赫威名,在抗战期间那几乎就是可以止小儿夜啼的存在,居然还怕孔家?而且看戴笠这样子,仿佛还不是小怕。秦卫刚刚升起来的心又瞬间落下了深渊。  “委员长也得让着他们,你说我这个军统局长又算个屁?”戴笠冷冷地反问道。  “那你有什么办法让我躲过这一劫没有?”秦卫又问道。  “没办法。”戴笠的声音依旧死板得没有任何波动,“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倒霉的。”  “谁?”秦卫的拳头禁不住一紧。  “你自己。”  “我自己?”  “没错。”戴笠漠然地点了一下头,“你自己在会上乱说什么能搞到七八百万美元。以孔令侃的为人,听到这个消息,还不拼了命的往重庆赶?”  “就因为我那一句话?”秦卫愣了,“他就不怕我说的是假话?”  “当着那么多教授学者,大学的校长之类,你敢说假话吗?”戴笠反问道。  “可我说的本来就是假话。”秦卫叫道。  “什么?”  “莫说七八百万,就是一千万也不成什么大问题,如果处理得好,三五千万也不是不可能的。”  “……”戴笠愣了。直勾勾地盯着秦卫,良久,才缓缓出了一口气儿,“你是这种‘假’?……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蒙你干什么?那可是石油,一片一片的石油。现在的石油市场,全在英国、荷兰和美国人的手上,法国人如果知道消息,肯定会拼了老命地来抢,多花点儿钱又算得了什么?”  “石、石,石……石油?”  戴笠吓着了,他从来没有发现说话在有的时候居然如此艰难……可刚刚他听到了什么?石油?这小子说他有石油?这怎么可能?这怎么能够?  “你那什么表情?不就是一点儿石油嘛,至于让你这个军统局长变成这样儿?”秦卫很鄙夷地看着他,“你放心,那儿还离着咱们远着呢。在非洲,够也够不着。就是沾点儿便宜罢了。”  “能沾便宜也不赖了。”不过,如果是石油的话,这点儿便宜未尝不能多沾一点儿?战争在即,全世界可都缺这东西呢。戴笠的大脑以超越飞机的速度在高速运转,两分钟之后,他终于一咬牙,“秦卫,我只问你一句,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如果能把孔令侃弄滚蛋,就肯定是真的。如果不能,可能就会变成什么别的玩意儿了。”  “好!”戴笠猛一点头:“传令,飞机转向,我们回武汉!”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5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