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48章 你上司孔令侃

第48章 你上司孔令侃

  “你们这儿的茶可真难喝。”

  “呵呵,谁说不是呢?可这又有什么办法?日本人都打到武汉了,这好茶都进不来。再者说了,就算运进来一点儿,也被那些达官贵人买去了,哪还有我们这些小店儿的份儿?喝的不是树叶子就算不错喽。”

  “前两天忙的时候,我就听客人说重庆的鲍鱼海参什么的价格暴涨,就是因为达官显贵来了,这些人吃不惯粗茶淡饭,尽买那些好东西去了。想不到他们连茶叶也不放过。”

  “我说蓝娃子你这话才怪。什么叫连茶叶都不放过?那些有钱人、当官的,人家最先要的,就是茶叶,之后才是那什么鲍鱼海参呢。”

  “是是是,王老板你说的对。”

  重庆杨家坪,简陋的王记茶馆的旗幡下,一个身材中等,脸皮泛黄,头戴瓜皮帽的小厮正跟茶馆的老板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两人用的都是正宗的四川方言,聊着自从重庆成为陪都之后,城市里的一些变化。王老板是重庆本地人,土生土长的,茶馆也开了有两代人了,父承子业,到现在也就是勉强过活。而那个不怎么起眼的小厮“蓝娃子”,即便是相当熟悉的人,恐怕不仔细看也发现不了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南造云子,日本情报部门的“帝国之花”。

  南造云子到重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接到影佐祯昭的命令之后,她先是让人冒充自己的身份前往香港,做出了打算从香港转道来重庆的假象,之后却又搭乘日本军方的飞机秘密地赶到了北平,再之后又转道太原,然后进入了陕西,由陕西南下至四川,来到了重庆。整个过程,只用了一周多一点儿的时间,比影佐祯昭给她规定的时间早了足足二十多天。不过,虽然早到了,南造云子却并没有着急地去做什么……在她看来,影佐祯昭的安排根本就是狗屁。什么搅出一些动静来,吸引国民政府情报部门的注意力,进而让高宗武可以从容的劝说汪精卫,甚至将其从重庆秘密带走?这些安排她甚至怀疑是某个刚刚才毕业的小学生作出的计划。

  既然是秘密行动,就最好什么动静都没有,让一切都保持平静。以汪精卫的身份,只要其决定离开重庆,那根本就不用他们日本方面费什么事儿,对方有足够的能量和能力逃出蒋介石的势力范围。当然,这有一个前提,就是蒋介石不能有所防备。可蒋介石防备谁都有可能,对汪精卫……南造云子可不认为一个空有身份和名声,却并没有与之相等的实力的人能够让蒋介石这样注目。她曾两次刺杀蒋介石,对这个国民政府的领袖,目前大日本帝国的最大敌人有过深入的研究。蒋介石会重视他们这些日本人,会重视有毛主席和朱德的共产党,会重视在军界和地方上都颇有影响力的李宗仁、白祟禧,甚至是已经被坂垣征四郎用半个师团就打得七零八落的阎锡山,乃至一直颇有野心,却始终不敢有所行动的何应钦,还有其他一大群有名的无名的人,可蒋介石绝不会太过注意汪精卫。因为汪精卫的实力根本就无法表现到军事上。而如果这个人在军事上没有实力,这个人就很难入得蒋介石的法眼。尤其是汪精卫不仅在军事上没有什么影响力,在国民政府上下也没有多少实际的权柄,说到底,那就是个泥塑的菩萨……看着不错,在重庆,乃至整个国统区却根本伸不开腿儿,迈不开步子。这样的人,这样一个只会动嘴不能动手的人,以蒋介石的脾气,恐的现在连理会一下的功夫都没有。

  至于那个秦卫,虽然最近搞出来不少事儿,可越是这样,南造云子反而越觉得这个人不必太过重视.如果真是特务人员,是不会那么高调的.

  所以,没有必要。影佐祯昭的安排根本就没有必要。

  可是,既然来到了重庆,南造云子也不想就这么白跑一趟,她希望在重庆也留下重重的一笔,就像当初她在南京时候一样。只不过这一回她是绝不可能再被抓住了。

  ……

  “嗨,来个人。”

  “王老板,你先忙着,我走了。”

  又喝了几碗粗茶,看到有人朝自己招呼,化名“蓝奏吉”的南造云子便向茶馆老板告辞,扛起自己那一米长点儿的竹棒去朝着招手的雇主跑了过去……她现在的身份就是力夫,也叫挑夫或者脚夫,亦即是后世重庆的三大名片之一:棒棒!大名鼎鼎的“帝国之花”,王牌特工,居然化身重庆最底层的劳工,不能不说,南造云子确实很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坚忍。

  “先生您好,是您要脚夫吗?”

  “到南坪,多少?”

  招呼南造云子的是一个穿着绸衫,袒胸露肚的大汉。不过样子并不凶,问起话来的时候语气也比较温和,就是站在那儿总忍不住拿眼睛隐蔽地朝四周撒摸。

  “南坪啊,您给一角钱,咋样?”“蓝奏吉”半躬着腰,貌似小心地问道。

  “行,走吧。”

  大汉点点头,同意了。“蓝奏吉”见状,立即用自己的绳子把大汉的包裹捆好,然后用用竹棒两头一插,扛上了肩膀,晃晃悠悠地沿着街道走了起来。

  ……

  一路无话。

  重庆天热,虽然已经到了十月,可因为山路阻隔,空气流通不畅,依旧是一动弹就浑身流汗,加上“蓝奏吉”挑东西的水平又比平常的脚夫差不了不只一筹半筹,又裹得比较严实,没走两步,就已经汗流浃背。

  “阁下,您其实大可不必这样委屈自己。”

  大汉看着有些不落忍,他是知道“蓝奏吉”的真实身份的。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为了任务居然把自己作贱到这个地步,他实在是觉得难以想象。

  “没有关系。我这样挺好。”“蓝奏吉”强忍着肩膀的疼痛,“只有这种最底层的身份,才不会被支那人的特工重视……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还有其他人的掩护。”

  “可是恕我直言,阁下,您在那些小个子的四川挑夫堆里,依旧太过高挑了。”大汉小声说道。他确实对“蓝奏吉”充满了钦佩,怪不得人家是“帝国之花”呢,光凭这份毅力,就无愧这个响当当的名号。可是旁观者清,在重庆呆得久了,对重庆那些挑夫的印象也就比较深。刚刚招呼“蓝奏吉”过来的时候,以一名特工的敏感,他就发觉了对方与整个挑夫团体的不和谐之处……个子太高了。“蓝奏吉”身高一米六以上,而那些挑夫却大多只有一米五左右,有的甚至更矮。另外,大热的天,那些挑夫大多数只穿了个汗衫,或者干脆就光着膀子,而“蓝奏吉”虽然穿得也算清凉,相对而言却裹得太严实了。这种情况一旦被某个支那心细点儿的特工发现,就很容易出现问题。

  “这个我很清楚。不用你担心,我有办法遮掩。”“蓝奏吉”很不满大汉对自己提出的那些意见。这些东西就只有你注意到,我没有注意到吗?重庆那么多不会引人注意的职业,那么多底层老百姓,她为什么专门选择挑夫这个行当?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掩盖身份?

  “那我就放心了。”大汉也听出了“蓝奏吉”话里的意思,他可没资格挑衅这位王牌特工,更没资格打探对方的行动计划。

  “最近有什么消息吗?”“蓝奏吉”又问道。

  “您让我们注意的那个人,有了最新的消息。”

  “呵呵,果然是一个不消挺的人呢,他又干什么了?”“蓝奏吉”笑了笑,又闷下头继续向前走。

  “不知道为什么,戴笠突然带他去了武汉。”

  “什么……”

  “蓝奏吉”一怔,步子一顿,险些摔了一跤。

  “你怎么搞的?会不会挑东西?碰坏了老子的东西你赔得起吗?”大汉顿时骂了起来。

  “对不起,老板,对不起,我一不小心……”“蓝奏吉”连忙点头哈腰的道歉。

  “小心点儿!”大汉又恶声恶气地说道。

  “是是是,我小心,我小心。”

  “那还不走?”

  ……

  “怎么会突然带去了武汉?能让戴笠亲自接去,那家伙岂不是要去见蒋介石……难道我真的忽略了他吗?”

  “我们也不知道。可是武汉是战区,虽然也有一些人员,却无法接近蒋介石的行营。不过我们留在沙坪坝的人刚刚却送来一个很有意思的消息。”

  两人继续前行,同时秘密交谈。

  “什么消息?”

  “那个人被任命为了巴县农本局副总经理!”

  ***********************

  “农本局?什么农本局?你是说农业局吧?”

  秦卫还没有离开武汉,可身边跟着一个特务头子的好处就是,即便他远在千里之外,也能很快知道自己被任命了新职务的事情。可是,农本局是什么?

  “农本局,是政府鉴于复兴农村工作和加强农业金融发展的需要而设立的,以流通农村资金和调整农产运销。农本局着力于全国农业仓库网和合作金库网的建设,举办各类农产贷款,调剂运销。这对于支持抗战,保证军需民食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这本来是直属中央的一个部门,不过随着抗战形势的发展,农本局的职能现在正不断萎缩……委员长任命你去巴县,估计是听到了你那个发展养殖业的计划,想让你做出一番事业来。”戴笠解释道。

  “我听你的意思,怎么觉得我现在其实就是个光杆司令?”

  “你不是司令,你只是副总经理,上头还有一个总经理。”戴笠的目光从秦卫的脸上掠过,僵尸般的脸上难掩那一丝幸灾乐祸。

  “还有个总经理?是谁?”

  “孔令侃!”(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4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