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37章 向大师们推荐饲料

第37章 向大师们推荐饲料

“养殖业?”  在座众人无不被秦卫冒出来的这个名词弄得一愣。这个会……是研究推广汉语拼音的吧?怎么又涉及到养殖了?再者,养殖找他们这些学者教授干嘛?  “秦教授,这养殖业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应该去找农业部,或者直接去找孔祥熙。”四川省立女子职业学校的一名女教授不满地说道。  “谁说养殖业跟诸位没有关系?难道,在座诸位也以为‘救亡图存’只是跟那些不懂事儿的学生一样,只是游游行,发发传单,讲讲大道理,然后坐在教室里跟同学们一起发发感慨,热血一下?”秦卫反问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女教授立时站了起来,“难道在你秦教授眼里,我们那些学生的所作所为都是无用的,可笑的吗?”  “我没这么说过。”秦卫摆摆手,“我的意思是说,‘救亡图存’的表现形式,并不应该只是这些。尤其是对我们这些院校而言,理应承担起更加繁重,也更加艰巨的任务,而不只是像以往那样。”  “学生理应在学校好好学习,其他的,交给政府或者学校就可以了。”又有人说道。  “反对。谁说学生只要在学校好好学习就行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身为学子,更应该站在时代的最前列,引导我们的人民。”  “话不能这么说。学生是国家的未来,他们……”  “如果连为这个国家的……”  ……  “诸位诸位,”没想到会议一开始就乱成这样,坐在潘光旦上首的一个身穿长袍马褂,戴着小圆眼镜的老先生忍不住轻轻敲了一下桌子:“我们今天来可不是讨论学生运动的。我们是为了汉语拼音的推广,为了整个中国文化事业的发展。如果大家在其他事情上的分歧,可以会后再谈。”  “南开先生说的是。”叶元龙赶紧表示赞同。这位老先生就是南开中学和南开大学的创始人,教育界大名鼎鼎的老前辈,现任西南联大校委常委的张伯苓。本来,这一次的会议并没有想过会请来这么一位大人物,只是张伯苓在两个月前被推举为国民参政会副议长,拖了两个月后,不得不从昆明赶了过来。这样一来,叶元龙等人自然就不敢不请。毕竟,在座的可说都是这位老先生的晚辈,而且张伯苓  倾尽家财地创建了南开教育体系,对中国教育的贡献是任何人都不能忽视的。  “对于学生运动,我们在座的都有各自的理由,恐怕就是争上一年半载都争不出个结果。不过文化的推广却刻不容缓,所以,我个人觉得,这些事还是会外再谈。大家以为如何?”叶元龙又接着说道。  “叶校长讲得很有道理,只是……养殖业的推广是否也刻不容缓呢?”最先质疑秦卫的那名女教授依旧有些不依不饶。  “问得好。这个问题我可以给出答案。”秦卫抢在叶元龙之前笑道:“养殖业,确实是刻不容缓!”  “荒谬!”女教授顿时就是一怒,在她看来,秦卫这话根本就是故意顶撞她,“难道秦教授以为,养些鸡鸭什么的,比得上文化推广和传承这样的大事吗?或者,你还想让我们这些学校的教授和学生们一起去帮你养那些家禽家畜不成?”  “呵呵,我当然不会撺掇着大家把那么多学生带去养鸡养鸭,毕竟学生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要不然为什么叫他们‘学生’呢,大家说是吧?”秦卫依旧笑着:“可是黄教授你刚才说的我同样也不赞同。在目前而言,养些鸡鸭什么的,谁说比不上这一次的拼音推广重要?……你先别急,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知道在座的诸位肯定也都对我刚才说的话有些疑问,甚至可以说是质疑。……不就是鸡啊鸭的什么的吗?大家都是读书人,为什么要去讨论那些臭哄哄的事情?……”  “养鸡养鸭确实是有些不太干净,可鸡肉的味道真的不错,那云南的汽锅鸡老夫就很喜欢吃。所以,家里也还养着几只呢。”张伯苓突然笑道。  “呵呵,南开先生说的是,”傅斯年也笑着附和了两句,接着又瞪了秦卫一眼:“不过秦教授,你也不用这么讽刺我们,以为我们耳背听不出来吗?我们虽然都是教书育人的人,可也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赶紧说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吧。”  “傅先生,你的话我可以理解为是你心眼儿太多,反正你刚才的指责我是绝不会承认的,因为我从没有想过讽刺诸位。同样也因为我很清楚养殖业现在还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重视,甚至可以说,当今世界,除了个别牧业比较发达的国家,都对养殖业并不重视。所以,刚才黄教授的想法我可以理解并接受,绝没有任何鄙薄的意思。”秦卫很严肃地说着,同时又看了那个女教授一眼,眼神很同样郑重。  “好好好,你没有讽刺我们,那你说说,你这个推广养殖业到底是什么意思?”没想到自己随便刺了几句就惹来了这么一大通,傅斯年苦笑之余,又接着问道。  “什么是养殖业,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我如果说到‘上规模’的养殖业,大家首先想到的肯定不是别的,是畜牧业!对不对?”秦卫道。  “这是当然。养殖业如果想上规模,就需要大量的牧场和草场,畜牧业成为养殖业中的第一大单位也是理所当然。另外更正一下,我不姓黄,我姓王!秦教授你弄错了。”女教授的语气缓和了许多,显然是刚才秦卫的态度让她感到舒服。  “抱歉抱歉,这全怪沈主任他发音不好,我一定敦促他回去好好学习一下汉语拼音。”秦卫朝对方微微鞠了一躬,顺便推卸了责任。  “哈哈……”  众人一阵轻笑。会场上的气氛轻松了下来,就连被秦卫拿出来当替罪羊的沈重宇也是摇头失笑。  “这个年青人有意思。”张伯苓微笑着对下首的潘光旦说道。  “不只有意思,我看他今天恐怕还有大事……不然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讲。”潘光旦也道。  “那我倒要好好听听了。”  ……  “刚才黄,啊,不,王教授说的没错,畜牧业草场和牧场,所以,这种行业很容易形成巨大的规模,因为大都是在草原嘛,广阔无垠的环境可以供养足够多的牛羊。”秦卫又接着讲道:“可是我们现在的环境显然不适合推广畜牧业。那我为什么要讲到养殖呢?因为养殖并不只是养牛养羊,我们还可以养别的。……不先说鸡和鸭,我们先说别的。……四川是什么地方?西部大省,水域资源丰富,重庆附近就有长江和嘉陵江两条大河。这么丰富的水资源,我们为什么不养鱼、大规模的养鱼?……大家可别告诉我,说什么现在河里的鱼有的是。那是在推卸责任。河里的鱼再多,也比不上我们有计划、有规模的养殖。何况河里的鱼抓起来也费功夫。……我有一种技术,名叫网箱养鱼。这种技术很简单,只需要将由网片制成的箱笼,放置于一定水域就可以进行,甚至你就地挖个水池也行,只要能保持水的活性……这种养殖方法实行高密度精养,曾经有人做过实验,64平米的网箱,投入185公斤鱼苗,5个月之后,收获1390公斤成鱼,折合每平米20多公斤,亦即亩产1点5万公斤左右。”  “你说多少?”  猛然间,会议室几乎同时蹿起了十几个人。这其中就包括张伯苓、傅斯年、马寅初等人。而除了这些激动得有点儿太过的,其他人也都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秦卫,仿佛他的脸上长出了花儿。  “没说多少。”秦卫耸耸肩:“其实这还是少的。因为那一次的试验并没有使用鱼饲料,鱼都没长大,五个月才半尺来长,而如果用新发明的鱼饲料,那么,五个月足够鱼儿长得一尺半。也就是说,如果养鲤鱼的话,每平米的产量能够再高两到三倍,亩产能够达到三到五万公斤左右。”  “你,你这是天方夜谭吧?”王教授吃吃地看着秦卫,满脸的难以置信。  “在诸位面前,我敢胡说八道吗?”秦卫笑道。  “鱼饲料?你刚才说的是因为这个吧?”马寅初问道。  “没错。”  “这种饲料……怎么弄?”马寅初有点儿不好意思,毕竟这是人家秦卫搞出来的,属于人家的机密,可他同样也知道这对目前局势的意义……亩产数万公斤,哪怕只是鱼,当不了主食,也依旧是非常不得了的事情。现在缺粮食啊。  “呵呵,我知道您的意思,放心,既然我是首倡者,自然不会藏着掖着。”秦卫笑笑,“不过相比起这个,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再聊聊鸡鸭,以及猪的饲养。”  “也有饲料?”众人都很敏锐,直接就抓到了秦卫所说的这些话的重点。  “没错。”秦卫笑得很得意,“不仅有饲料,而且还是经过很多试验,并且得出了相当改进的产品,比如鸡饲料,从小鸡仔儿到出栏,只需要45天,亦即一个半月。而猪饲料,人家也取了个名字,叫:四月肥!”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