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36章 学术会议上的养殖建议

第36章 学术会议上的养殖建议

时间进入到了9月底.  距离秦卫向郑介民提供情报的日子已经又过去了几天。这几天里没有发生太多的事情,除了前线战事依旧激烈,国军将士奋勇抵抗,经常性的歼灭大量敌人的消息之外,重庆也就没什么新闻了。当然,日本海军航空兵对重庆又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轰炸不算,反正那轰炸的都是闹市区,跟躲在沙坪坝大学附近的秦某人没什么关联……除了要表示一下愤怒、哀悼,以及郁闷。  而除掉这些,原本轰轰烈烈的,由参政员傅斯年所发起的反孔祥熙的运动也逐渐熄火,声势渐小。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秦卫经过仔细地打听,才晓得是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出手了。这位在1932年接替老蒋出任国民政府主席,却被许多国民党人视为“国府看印人”的老先生把傅斯年等人叫到了自己的总统官邸进行了一通褒扬和批评,然后,傅斯年这位战斗力强悍,在社会各界影响力巨大的前学生领袖乖乖束手,停止了对孔祥熙的口诛笔伐。  对于林森,秦卫知道的很少,即便是到了目前也只知道此人在同盟会时期就已经加入了孙中山的麾下,是辛亥革命的先驱、反袁护法的功臣、中华民国的缔造者之一,为官处世奉行“不争权揽利,不作威作福,不结党营私”的“三不”原则。1936年12月“西安事变”时,代理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主席,明确表示“讨伐令不可下”,力主和平解决,认为“张学良部队是爱国的”,促成西安事变和平解决。此外,林森还在1937年1月4日、2月18日以主席名义连下赦免令、复权令,要释放张学良,可惜蒋介石拒不执行,所以张学良现在还在被幽禁读书。  总之,林森在国民政府之中德高望重,连傅斯年等人也对其尊敬不己,所以接受了其“大局为重”的劝解。  而政治运动暂停,那么多的专家学者凑到一起,自然就要继续原本的学术运动,秦卫身为“主创人员”,也被再一次邀请参加这一次的汉语拼音推广大会。可是秦卫是谁?连武汉会战这样复杂的事情都强插了一手,逼得顾长钧不得不努力地去搜寻着各种资料,连N年不入的图书馆都跑了好几回,又岂会让这一回的文化盛事完全按照计划召开?  ……  “你这是干什么?”  汉语拼音推广大会在重大举行,身为东道主和承办者,叶元龙和沈重宇先行赶到了会场。然后,两人就看到了早就已经在会议室内就座的秦卫……这货还算有自知之明,没敢做前面,而是跑到了最末位躲了起来。不过也不能算躲。因为叶元龙和沈重宇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这家伙面前摆着的那一摞摞钞票,在空旷旷、擦得干干净净的长桌上,要多刺眼就有多刺眼。  “我在考虑事情。”  听到沈重宇的问题,秦卫头也不抬,依旧死死盯着眼前的那些钞票。  “不少钱啊。”叶元龙安抚了一下沈重宇,上前两步坐到了秦卫身边,看着那码得整整齐齐的三排钞票,笑道:“每张十元,百张一摞,十摞一行,一共三行……好家伙,三万法币,够我们一所大学个把月花销了。怎么,秦教授你打算给咱们的推广会提供一笔启动资金?”  “我不是来送钱的,我是来筹款的。”秦卫干巴巴地说道。  “筹款?”沈重宇本来不想插嘴的,听到这话又忍不住冒了出来:“我说秦教授,你搞错了吧?筹款你得找政府,或者那些商人,找到这儿……这儿可都是一帮穷教授。”  “穷教授?我觉得自己还是能过得下去嘛,不算穷啊。”声音从会议室外传来,紧接着,梳着大背头,穿着西装,一脸斯文的傅斯年走了进来,而其身后还跟着秦卫曾经见过的潘光旦、马寅初等人。  “傅先生、潘教授。”  叶元龙和沈重宇急忙站起来迎接。  “秦卫。”  又跟马寅初点了点头,打过招呼,沈重宇却又看到秦卫依旧紧紧地盯着桌子上的钞票,一动没动,顿时急了。  “秦教授这是怎么了?”傅斯年等人倒没有生气。这几天他们都跟秦卫见过几面,毕竟他们发动反孔行动的缘由就是秦卫被特务给欺负了,总要跟苦主见个面……可看到秦卫这个样子,几个人都忍不住有些诧异。  “呵呵,秦教授想找咱们筹点儿款。”叶元龙笑着说道。  “筹款?”潘光旦一怔,“为什么筹款?”  “如果秦教授只是缺一点儿钱,我们倒是可以资助一点儿,可看这样子,这钱的缺口好像不少啊。”马寅初跟秦卫稍熟,知道这小子好作怪,却不着急上当。看了几眼摆在桌子上的钞票,又默默数了数,这才开口说道。  “大家也不用乱猜,还是等都到齐了,我再说吧。”秦卫开口道,可身子依旧动也没动,仿佛钉在了那里,牢牢地看着眼前的钱。  “行,那就等大家都到齐了再说。”  叶元龙笑笑,也不再理他,把傅斯年等人先送到位子上,又跟沈重宇出去迎接其他人去了。只不过东道主走了,其他人却还在,大家都对秦卫的怪异表现颇感兴趣,连在即将举行的推广大会的讲话内容也不先推敲一下,反而都兴趣盎然地逮着秦卫看个不停。  “你觉得会是什么事儿?”傅斯年跟秦卫不熟,又是坐在上首,跟秦卫距离远,不便亲自过来询问,就向身边的马寅初问道。  “不知道。”马寅初微笑着摇头,“我们这位秦教授,总是能出人意料。我可不敢乱猜。”  “呵呵,就像他明明是搞语言学的,可见到你这位学经济的却能聊起了人口方面的问题,是不是?”傅斯年笑问道。  “别给我提这个,我现在还揪着心呢。”马寅初苦笑着摇了摇头。经过秦卫的提醒,他最近对中国人口方面的问题开始了深入的研究,这个研究虽然还只是局限在重庆一地,可研究结果已经让他很吃惊了。当然,研究出来的结果他并没有公诸于众。毕竟现在还是在抗战时期,中国人民大量遇害,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公开说中国人口在未来会出现大幅增长,可能还会超出国家承受的极限,他就不是搞科学,而是找抽。  “不至于那么严重,时间还早嘛。总能找到解决办法的。”马寅初的研究结果在小范围内还是有流传的,傅斯年也是知道的人之一。说真的,得知这个结果的时候,他想笑又想哭。马寅初的研究很科学,也并没有计算在抗战期间的人口变化,毕竟战争不是常态。他计算的抗战之前,主要是在民国建立之后的人口变化。而除去重庆本地的比较详细的数据,马寅初还通过政府部门的一些数据,大致估算了全国范围内的人口变化。结果得出结论:从民国建立的1911年,到日军入侵前的1936年,25年的时间,中国人口增加了约1亿两千万,增幅高达29%,平均每年增长约1.17%……速度之快,单以实际数字而论,为中国历史之最。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民国建立之后,中国就一直动荡不安,长时间处于军阀割据混战的状态,并不是人口增长的最有利状态。所以,如果在抗战胜利之后,中国真正统一,那么,这个增长速度将会迅速提高,有很大可能会超过2%……虽然不是搞数学的,可傅斯年还是被这个数字骇得不轻。2%啊,就算不是累加计算,五十年后也会翻一倍,也就是说,到时中国将有超过十亿的人口。这养得起吗?一亩地才产多少粮食?  “不说这些,反正这家伙就是给咱们闹心来的。”马寅初摆摆手,傅斯年还只是大致晓得一些,他可是细致计算过的,每年2%,五十年累加,那个数字将远远大于十亿……所以,他果断地停止了这个话题。  “我也不想说了。”傅斯年也苦笑着闭上了嘴巴。人啊,就是害怕太清醒,害怕知道的太多,因为越是这样,越是能看到悲观的未来。可身为一个负责任的人,不管怎么悲观都应该出来承担一下,而这这往才是最痛苦的。  ……  “好了,大家都到齐了。”  又等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与会者纷纷到达。所有人都在进入会议室的那一刻对秦卫的怪异惊诧了一把,但很快又被其他人招呼了过去……反正到时候这家伙会开口的,急什么,就当看猴戏了。  “难得这么多教育、文化界达人汇聚于此,本人倍感荣幸,也代表我们重庆大学欢迎诸位……”叶元龙身为东道主,首先站起来讲话:“我们这一次的会议是汉语拼音推广大会,这是一场文化盛事,对我们国家的教育等各方面都将具有重大的意义。不过大家也都看到了……我们的秦教授似乎还有些别的事情,”说到这里,叶元龙突然笑了起来:“秦教授是年青人,有些喜欢标新立异,不过这一次的会议是讨论汉语拼音的推广,所以,身为拼音的提出和原创者,有资格享有一定的特权。现在,我们首先请秦教授发言,说说他到底有什么事要跟我们大家说……”  “啪啪啪……”  掌声响起来,秦卫也站起来朝众人鞠了一个躬。与会众人虽然也有对他的行为感到不满,甚至是生气的,可碍于面子,终究还是忍了下去。毕竟大多数人都没说话么。  “我知道我失礼了,说真的,在这么多学者教授面前这样失礼是很不对的。我相信,就算是蒋委员长在这儿也不会,同样也不敢像我这样。当然了,这并不是说我会为此而感到骄傲……”  “哈哈哈……”  秦卫的话引起了一阵善意的笑声。  “我这一次为什么会这样呢?说起来,也是想借着大家的这个会,请大家代为宣传,同时也请大家帮忙。因为,我想在国统区大规模的推广养殖业!”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