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35章 还是信了

第35章 还是信了

本来只是想把几个手下给弄回去,却不料得到了日军下一部作战的部署……郑介民没敢耽搁,拿着情报回到罗家湾,稍事研究之后,立即就将其转发武汉。戴笠接到电报之后,立即对情报进行了确认,之后,又拿着见了蒋介石。

  “都有些什么情报?”

  老蒋最近的心情很不好。想想也是,自己在前线正跟敌人打得热火朝天,背后却突然起火……对此,他既深恨傅斯年一帮人没事儿找事儿,又极其恼火孔祥熙的混帐行为。他在前面打仗,随时随地都有无数人的伤亡,这货居然还敢在背后侵吞救国资产?可偏偏他还不能说什么。傅斯年一帮人已经很克制了,那些大学生原本还想搞游行,就是被这伙人给生压了下去,再者,人家的各种行为都是按照规矩来的,又一心为国,他难道能说人家错了?至于孔祥熙,那就更不能说了。在这件事上,如果说那些文人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那老孔就是占据了利益的制高点……他在前面打仗,全靠着孔祥熙一帮人给他筹集各种物资,如果这时候他动了老孔,政局将会产生动荡,前线也必然大受影响。堂堂领袖,却被手下两拨人给挤在中间,仿佛掉进了风箱里的耗子,两头受气儿,他能好受得了吗?所以,他最近对戴笠虽然还没到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地步,但也是怎么看怎么不爽……谁叫这事儿的由头就是军统惹出来的?可同样的,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动军统。因为还需要情报支持。所以,他只是让戴笠把赵理君给撤了,先闲置起来,如此而己。

  “校长。”戴笠很小心,他很理解老蒋的心情,可也正因为理解,所以他最近也愈发的战战兢兢,“情报上说冈村宁次下令日军第106师团向西推进,意图切断我南浔路与武宁路两军的联系,学生已经初步调查过了,106师团确实已经停止休整。”

  “还有吗?”

  “信阳方向,日第3师团将向第10师团进行支援。此外,日军司令部拟以101师团渡鄱阳湖,向我德安地区展开进攻……”戴笠简略地将情报内容向老蒋进行汇报,说得差不多了之后,看到老蒋的还在不停地在地图上搜寻着相关的地名,他顿了顿,想了一下,终于还是咬了咬牙:

  “情报上还说,日军已经决定进攻广州。主力为日军第21军,下辖第5、第18、第104师团,分别从青岛、上海、大连出发,在澎湖集结待命,定于10月9日正式出发,预计11日到达广州附近,其登陆地点选在了大亚湾!”

  “嗯?”蒋介石正在地图上游走的手指登时一顿,“你说什么?”

  “情报上说,日军已决定进攻广州,主力为其第21……”

  “放屁!”蒋介石突然抽起一份战报砸到了戴笠的脸上,“日军已经势穷,兵力枯竭,怎么还可能派出军队向广州发起进攻?当我武汉的百万大军是摆着玩儿的吗?”

  “校长恕罪。”

  戴笠急忙低下了头。他早知道老蒋会生气,可没想到会生这么大的气。可他还真不敢说什么。他只是个搞情报的,对军事策划并不是很懂,也不敢随便置喙。而最重要的,就是老蒋对自己的判断极其自信……委员长坚信自己已经拖住了日军的绝大部分兵力,剩下的日军仅能勉强对已攻陷的中国领土进行占领,还要对付遍地的反抗力量,根本不可能再抽调出多余的兵力。所以,日军没有可能再向广州发动进攻,而在不久前,他又从广东抽调了两个师的兵力,现在的广东,只剩下了7个师另两个旅,兵力分散,装备落后。所以,秦卫这个时候在情报上说日军已经决定向广州发起进攻,无异于揭了老蒋的逆鳞,对其军事判断力打了一个大大的叉……此外,如果日军真的如其所说,那么,广州方向根本没可能抵挡得住。而广州一旦陷落,日军将占领中国所有的重要港口,到时,中国将失去国际物资补给线,这对现时期的国民政府来说,无异于重重的一击。这种情况,老蒋怎么会愿意相信?

  “给我派人把那个秦卫死死地盯住。”蒋介石的声音在戴笠耳边再一次响起,“屡次提及广州,此人的目的不简单。一定有来头。……他才到重庆几天,就能搅动时局?没有人给他暗中使力,他能做到吗?傅斯年那伙人就不知道拿眼睛看人,就为了一个什么汉语拼音,就毫无条件的信任一个不知根底的人,我看他是白活了这么多年!”

  “学生遵命。”戴笠急忙应道。他知道老蒋这是对傅斯年等人的行为不满,借机发飚。估计这还只是开始,如果日军没有进攻广州,那伙文人更肯定要被收拾。为什么?孔祥熙是老蒋的连襟啊,家里姓宋的那头母老虎连老蒋都惧上三分。而且两家其实是利益共同体。孔祥熙虽然牟取私利,可老蒋总不能为了一伙外人就把自己多年的伙伴给收拾掉.可不收拾孔祥熙,自然就要收拾傅斯年一帮人了。只是现在傅斯年等人还占据着道义的制高点,不好动手,所以,要等到揭出秦卫的“真正”身份,到那时候,老蒋才可以借题发挥,狠狠地反击。

  “看得牢一点,不过也不要太过份。免得又让那帮文人找到借口。”蒋介石又道。

  “是。”

  戴笠再次领命,心中却替秦卫暗暗感到惋惜。本来,老蒋对秦卫就不怎么看得顺眼。原因么,一是不熟,秦卫是突然现出在重庆的,没根没底儿,完全的陌生人,而老蒋一向有喜欢重用朋友、乡党、学生的习惯,自然不愿意理会其人;二来,秦卫太能惹事儿。这才到重庆一个月,就惹出了那么多事儿,与老蒋一向重规矩的习惯再次相悖……不过这种情况本来已经有所改变的。因为秦卫那个汽油桶搞得不错。

  虽说那所谓的“飞雷炮”不能跟日军的大炮搞对抗,甚至连迫击炮也对抗不了,可面对日军的冲锋还是很有作用的,而且偶尔进行反击的时候,这炮也挺管用,炸炸火力点儿什么的蛮有劲儿。而最先使用的第三军更是凭着这种土玩意儿立了大功……波田支队屡攻其富池口防线不克,请来了一个装甲车中队,结果,被一阵密集的炸药包轰过之后,日军那只有薄薄铁皮的装甲车几乎全军覆没。波田支队支队长波田重一更因此而被撤职,由其副手饭田祥二郎顶替。饭田祥二郎又率军发动了几次强攻不果之后,不得己又请来了一支野战重炮大队,不计成本地连番轰炸,才勉强占领了富池口。可即便如此,波田支队也已经基本失去了前进的能力。……如今,汽油桶已经成为了前线各支部队最受欢迎的物资,以前后勤把油运上去之后,还有回收油桶的规矩,现在,别说回收,还被要求把空桶给重新运上去。而国军将士们也努力地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将“飞雷炮”运用得越来越出神入化:除了炸药包之外,还用来抛射几十公斤重的石头、飞送集束手榴弹等等。短短半个月,日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已经基本不敢露面,也不敢再用什么密集的冲锋阵形,而除掉这些,日军的炮火准备时间也不得不一再增长,这对日军的后勤和军火储备而言是又是一种相当巨大的压力,其炮兵所占据的优势已经小了不少,大大减缓了前线各军的压力。为此,老蒋难得的在军事会议上夸了研究出“飞雷炮”的军统几回,而私下里,则很是褒扬了一番秦卫的为国为民,对其观感也改善了许多。可谁也没想得到,秦卫居然那么不消停……虽然老蒋也知道这事儿跟秦卫没多大关系,可谁叫那小子是事情的起因呢?现在居然又一次插手情报,还“质疑”了老蒋的军事布署,于是,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好感又一下子被扫得干干净净。

  “把你这份情报拿回去。”老蒋把戴笠放到桌子上的情报又扔了回去,“我知道你最近有些问题,可那又不都是你的错。所以,不要听风就是雨。军统要靠自己,不能靠外人,尤其是不知根底的外人,明白吗?”

  “学生明白。”

  “出去吧。”

  “可是校长,”戴笠犹豫了一下:“这里面的一些情报已经确定是真实的……”

  “真真假假,万一那个秦卫真的是日本人安排的,这些所谓的真实情报,就极有可能是一个个的陷阱。你还不明白吗?”

  “学生明白了。校长教诲的是。”戴笠无奈,只得又暗中叫了一声可惜。他才不相信秦卫是日本人安排的,真要是日本人安排的,拿“飞雷炮”出来做什么?当然,想想“飞雷炮”在试制过程中他和另外一些人的表现,可能秦卫也不知道那种土炮的真实威力。可还有汉语拼音呢。日本人会搞这种东西出来?总不会是“日语拼音”的变种吧?可如果是日语拼音,又怎么会被一个间谍给带到中国,还首先让中国使用?日本人巴不得从经济到文化全部战胜中国,绝不会把这样一个教育文化上的大创举交给中国人。所以,他可以肯定,秦卫背后可能有一个情报组织,但这个组织九成跟日本人没关系。而他也相信,老蒋其实也跟他的想法一样,只是固执己见,兼且对秦卫擅自置喙自己的军事计划而生气,所以才那么一说而己。至于别的,比如说老蒋在战后怎么收拾秦卫,会不会为了收拾傅斯年等人而对其下什么阴手,甚至直接将其诬陷为日本间谍,那都是以后的事儿了。

  “顶多再加派两个人就行了,装装样子,不必当真。”戴笠暗暗打定了主意。

  “没有事,你就出去吧。”老蒋自然不晓得戴笠已经决定对他阳奉阴违,看了这个一向比较听话的学生一眼,又道。

  “是。”

  戴笠捡起地上的情报,转身,低着脑袋向门外走去,可才走两步,他的背后又响起了蒋介石幽幽的声音:

  “给侍从室说一声,叫他们让后勤方面搜罗一些汽油桶给广州送过去,此外,再调几十个熟练的炮手给余汉谋,让他加紧时间训练……不要松懈!”

  “……是!”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