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34章 给军统的棒子和甜枣

第34章 给军统的棒子和甜枣

“我知道这事儿跟你无关。放心,我不是那种小心眼儿的人。”

  两天后,郑介民终于找到机会亲自来到了观音庵……他倒不是不想早点儿过来。早在事情闹起来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要想快点儿解决麻烦,就得找到整件事情的中心,也就是秦卫。只要他能说服秦卫,让秦卫出面帮他调停,那些教育界和文化界的老兄们才有可能放过他。毕竟,这些人本来就是因为汉语拼音才凑到一起的。而汉语拼音本来就是秦卫拿出来的,用人家的东西,自然也要对人家客气一点儿。那些专家教授大都是教书育人这一行当的,自然更讲究礼貌。

  可他没想到所谓“为秦卫鸣不平”居然只是个幌子。那些平时看着跟君子一样的先生们玩儿了他一把,以这件事为由头,直接朝行政院长孔祥熙开火了。因为孔祥熙所执掌的行政院贪污腐败,许多官员,甚至孔氏家族本身也在趁机大发国难财。本来,因为没有确切的证据,大家还只能在报纸上对这种行为表示批判和痛斥,并且进行不点明的批评。可就在“秦卫事件”发生不久之前,攻击政府腐败最有力者之一的马寅初居然在家里收到了警告信,信里警告马寅初少管闲事,不然后果自负,诸如此类,等等!

  本来,如果只是马寅初自己接到了信,他可能只是放在一边,不当回事儿,却也无可奈何。可最近因为汉语拼音炒得火热,重大校长叶元龙又正打算借着这个热乎劲儿在重庆成立一个文化区,将因为战争而被迫西迁的大学和一些知名学校集合起来,整合教育资源,更好的实现教书育人的目的。所以,这人就聚得有点儿多。

  所有人都知道,读书人少的时候,很难成事儿,甚至还可能会表现的胆小怕事。可这些人一旦聚集起来,那胆量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马寅初也是中国教育界和经济界的名人,更是重大商学院的院长,居然因为几句正义执言而收到恐吓信……几个当时正好在一边的专家教授一下子就被点爆了,再把消息往外一传,很快,差不多所有与会者都炸了毛。不过愤怒归愤怒,大家都是知名度很高的名人,也都不是毛头小子,仅仅只凭一封没头没尾的恐吓信,能找谁去?直接找孔祥熙算账?到时候被倒打一耙,马寅初只会更倒霉。可如果就这么忍了,只是在报纸上发表几篇痛斥的文章,似乎又不能表现出大家伙的怒气,怎么办?这个时候,齐琪带着秦卫的消息回来了。

  秦卫是谁?

  大家聚到一起开会就是为了这位小兄弟弄出来的汉语拼音,谁不晓得?本来,只是想成就一番文化盛事,可会还没开,主角就被特务盯上了,而且那些特务好像还来者不善……这简直比马寅初收到恐吓信还让大家义愤。

  以参政员傅斯年为首,立即就以此事为切入点,先联名向重庆市政府提出了严重警告,要求市长蒋志澄出面做出保证,保证包括秦卫在内的许多人的安全。之后,又给老蒋发了电报,再之后,直接把事情搅到了国民参政大会上,矛头直指军统,以及行政院长孔祥熙。

  傅斯年是谁?

  前文说过,“五四运动”之初,北京学生大游行,这位是总指挥。而1919年距离1938年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年,当年的大学生们也都早已步入了社会。在这个年代,大学生不仅社会地位很高,在各界也往往都是翘楚。北京在被日军占领之前,又一直是中国的文化中心之一。由此,便可知道傅斯年在中国的影响力是何等巨大。何况其背后还有西南联大、中央大学、重大等一大批著名院校的教授学者,这些人加起来,说桃李满天下那都是贬义词。有这么多人做后盾,傅斯年一时间可谓是“独孤求败”附体,无人可挡。(傅斯年曾先后将孔祥熙、宋子文从行政院长的位子上赶下台)

  郑介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殃及了。

  戴笠不在,听到消息后更直接躲在武汉不敢回来,他这位军统主任秘书长就不得不到国民参政大会上就“秦卫事件”做出解释。也幸好傅斯年等人还没有拿到那三个特务就是军统特工的确凿证据,加之郑介民这个角色太小,不够这么多人收拾的,顶多只算是附属目标,人家真正的目标是孔祥熙,所以,郑介民逃过了一劫。在被迫承认军统工作不利,不能有效防范敌军特工人员的渗透,所作所为有些渎职,并保证不会再有此类事件发生之后,得以狼狈而出。

  至于孔祥熙,郑介民表示跟他不熟。

  ……

  “我就知道这不是你的意思,我也没想过怪你,只是……”

  郑介民好不容易从事件中脱身出来,自然不敢再随便掺合进去。他来找秦卫,主要是想要回那三个倒霉的特务……本来,为了表明这三个家伙不是军统的人,他早就已经把这三个家伙从军统特工的花名册里给删掉了。可有些事光删名字不见得就完全了,这些人已经被秦卫给关了两天了,谁晓得都问出了些什么?秦卫现在顶着个“教授”的帽子,可这改变不了他有可能也是一名特工人员的嫌疑……特工落进特工手里,很不安全的。这回军统只是陪绑的,可万一让秦卫拿到确切证据,以傅斯年等人现在的状态,戴笠估计问题不大,他可就铁定要下台了。毕竟,那仨货可是赵理君派去给他出气的……说不是他的指使,谁会相信?

  “只是什么?”秦卫是在门房里接待的郑介民,还摆了宴席,只是席面有些简单……两碗白开水,一把花生米。

  “只是既然是特务人员,是不是应该交给我们军统?”

  “交给你们?”秦卫笑了,突然打了一个响指:“把那三个家伙的供状拿给郑秘书长。”

  “供状?”

  郑介民心里一沉。

  “给!”

  郑振华被挡在门口,隔着几米远看着自己的本家,有些不高兴。不过他的脾气本就不大,见过不来,就直接把供状交给了郑介民的随从。

  “看看吧,这就是你们军统的特工。”

  看到那几个随从直接把供状交给了郑介民,秦卫也不在意,只是微笑着看着郑介民。郑介民被他笑得心里发毛,却又不好发火,只能自己憋在心里发闷,借由观看供状的理由转过了脸。可是,很快,供状里的内容就让郑介民羞红了脸:那三个特务不仅承认自己是军统特工,还将自己的编号,录属部门,直属上司是谁,为什么会来观音庵找秦卫都一一做了交待。这本来也没什么,就是三个手下没骨气罢了,而且看秦卫的样子也应该还没有把这些告诉傅斯年等人,那就是还有转圜的余地。只是最大的问题是,这三个混蛋还交待了许多军统内部的传闻,诸如哪个上司又找了相好,谁跟谁传闻有矛盾,哪个科长居然偷了前线某军长的小妾,而除此之外,这三个混蛋居然还把他郑介民的事儿也交待了。交待了什么?交待了他郑介民本人清廉如水,却总喜欢让夫人到军统内部报销大笔花费,还经常顺走许多贵重物品,以及插手内部人事安排的事儿,就连他夫人千叮咛、万嘱咐那些军统官员,不许让他知道的这些事儿的事情也都说了……对此,他还能说什么?

  “秦老弟,愚兄……待你不薄吧?”

  盯着供状看了老半天,郑介民扶了扶眼镜架,终于朝着秦卫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脸……让夫人代替自己贪污腐败,如果在平时,也顶多就是治家不严,可现在以傅斯年为代表的教育和文化界正在朝政府大规模开火,小事儿也是大事儿。就像孔祥熙,虽然还没被抓到什么重要的把柄,可各种小问题已经不断显现,不仅如此,孔祥熙提拔的不少手下已经在这股巨大的风潮下被发现了问题,甚至还有向日军贩卖军事物资的……他郑某人好不容易才脱身出来,哪敢再陷进去?孔祥熙还正愁没人能替他分担压力呢。

  “确实不薄。”看着郑介民陪着小心的样子,秦卫眯着眼笑道。

  “那你看……”

  “我的奖金……”

  “明天就发!”

  “十万块哦!”

  “你……”

  “别急嘛,我又没讹你。”秦卫笑着拍了拍郑介民的肩膀,又凑到了对方耳边:“供状里有日军下一步的军事部署,不太详细,但是……应该有用。”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