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26章 那混蛋在哪儿

第26章 那混蛋在哪儿

“秦先生,您没事儿吧?”  “你觉得我像没事儿的样子吗?”  顾长钧很郁闷和担忧,可秦卫比他还要忐忑不安。他根本就没有想过那么多人的猜测都是错的。他这只小蝴蝶,居然真的能影响到历史……难道真像那部曾经看过的美国科幻电影,通过时空隧道到达恐龙时代,因为某人一不小心在通道里掉了下去,踩到了那个时代的土地,并因为没有及时清理,使得鞋子在时空隧道上留下了一个脚印,结果引发了巨大的时空动荡,时间波不断的冲击现实世界,甚至还让现实世界重现了那些恐龙时代的巨大动植物……  “没理由,不可能这么可怕的。我是什么人?就算再厉害,难道还能帮老蒋把琉球群岛要回来?我又跟他没见过面……”秦卫心神不宁,默默地在前面走着,身后侧跟着郭随根和张烈。两个特务很想问一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让这位一向在他们面前表现的有点儿跋扈嚣张的秦先生这么失魂落魄……可看秦卫那样子,俩人终究还是没能鼓起什么勇气。  “阿根,我敢肯定,他跟咱们是同行!”  张烈拉着郭随根慢走了两步,稍稍落后了一些,又开口说道。  “我也觉得……你看他刚才又是吼又是叫的,肯定是在跟人说话。可咱们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对方训练有素啊。”郭随根点头表示同意。  “上峰的怀疑果然是有由头的。”张烈盯着秦卫的背影又看了两眼,又换了一副疑惑的表情:“不过我还是觉得奇怪……他既然也是干这一行的,怎么这么‘大方‘?跟人联系就这么当着咱们的面儿……你觉得他是没把咱们放在眼里,还是……”  “你看他什么时候把咱们放在过眼里?”郭随根苦笑了一下,“哪回不是随便就呼来喝去的?老子自从进军统以来,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没点儿底气儿的,恐怕也不敢这么干。”张烈接口道。  “给上面报告一声?”  “报呗。”  ……  “我说秦先生,你这是怎么回事儿……潘教授是西南联大的重要客人,你怎么能不吭一声就跑了?”  秦卫带着一脑袋的乱哄哄朝叶元龙的办公室走去,结果还有好大一段距离,迎面就碰上了沈重宇。不等他开口,对方就一连串地质问了下来。  “我有急事。”  “什么急事能比潘教授更重要?”沈重宇似乎很生气,“你知道潘教授是什么人吗?他可是当今的学界泰斗!”  “噢!”  “什么噢?你,你呀……”  秦卫表现的无动于衷,沈重宇更加生气。他知道,秦卫拿出来的汉语拼音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如果单对单的话,绝大多数人恐怕都会将其放在潘光旦做出的成绩之上……可问题是,汉语拼音终究是只用来教育初学者识字的,而潘光旦却是学术大师,与陈寅恪、叶企孙、梅贻琦等人齐名的人物。两者根本就不能直接做出对比。何况潘光旦千里迢迢地从昆明赶过来,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其他方面,他们都没有失礼的理由。可秦卫倒好,见面没聊两句,撒腿就跑。  “刚才有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找我。”  “有朋友找?那怎么不请他一起来?非要一句话不说就跑出去?这很失礼你知不知道?”沈重宇叫道。  “沈主任,我这朋友来不了,而且,他找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这儿是大学,能有什么事情比迎接一位学术大师更加重要?何况潘教授此来就是想跟你,还有咱们学校一起商谈汉语拼音的推广事宜的。你觉得,现在还能有比这更加重要的事情吗?”沈重宇不停地拍击着双手以示不满.  “没搞错吧?”秦卫本来还有些茫然,听到沈重宇的话后就更加莫名其妙了:“汉语拼音就只是教人更容易识字罢了,是给那些小学生用的。真要推广,交给政府教育部门不就行了,怎么还用得着大学出马?”  “有道理!”  郭随根莫名其妙地插了一句。  “无知!”  沈重宇不屑地瞪过去一眼,直接在心里把俩军统特务打进了文盲的行列。不过,重大教务处主任的身份虽然不低,却无法威胁到军统的人,郭随根只是随便撇了撇嘴,根本不在乎,跟面对秦卫的时候完全就是两码事儿。  “潘教授此来,是带来了西南联大校方的一个意愿,他们希望我们几所大学能抽调人手,共同编著一部新的字典,而你所提出的汉语拼音,将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沈重宇跟军统特务生不起气,也懒得理会那些粗人。可对秦卫,他却有些不太客气,甚至可以说是很不满。因为他是一所国立大学的教务主任,他的任务,就是以教育和学问为人生和工作的头等大事。可自从识识秦卫以来,他就发现这家伙对学问持的是一种很漫不经心的态度……这怎么能不让他生气?尤其是在跟秦卫接触了一段时间,发现这家伙肚子里可能还有许多其他的知识之后,他就更加看秦卫不顺眼了。因为他觉得,秦卫明明有很多的知识,却又对此毫不在意,偏偏又喜欢藏着掖着,不愿意在学校里讲出来……这是对知识的亵渎,是不负责任的表现。所以,他对秦卫的态度也由原来的还算尊重,变得越来越不满。  “字典?”秦卫没想到沈重宇会突然提起这个。不过这确实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可话说回来,现在这个时期,这帮大学教授闲着没事儿,居然想编什么字典……“太无聊了吧?现在最紧要的,是抗战!是赶跑侵略我们国土的强盗!搞什么字典啊?”  “我们当然知道现在最紧要的是什么。”沈重宇又冷哼了一声,“日本欲亡我中华。不仅在军事上侵略我国土,还意图在文化上进行殖民。就像在东北,他们强迫学校以日语进行授课,妄图在当地消灭汉语,诸如此类……如今,日本人更是不停地叫嚣着要彻底打败我们,打下武汉,打下重庆,占领全中国。如果真是那样,他们肯定会将在东北做下的事情再重新强行布置到整个中国……所以,面对这样严峻的形势,我们要重新编纂一部字典,一部属于我们中华民国的新字典,我们就是要用这个行动告诉日本人,他们休想消灭中国,也更别想消灭中国的文化!”  “……原来是这样,那个,我支持!”文化人就是文化人,抗战的方法都不一样。秦卫暗暗吐槽了两句,可他还是觉得沈重宇说的有道理……拿破仑都知道让驮着仪器的驴子和学者走在士兵的中间,他也没理由让这些学术精英上前线冲锋陷阵,真要是那样,就算打败了日本人,中国的文化恐怕也就被摧残的差不多了,而那样的话,问题的严重程度恐怕也跟亡国差不太多.  “你本来就应该支持!”沈重宇的语气总算稍稍缓了一点儿,他最讨厌的就是秦卫表现出来的那种对知识的不在意和轻视……其实不仅是他,整个重大,几乎所有跟这家伙接触过的人都能感觉得到这种态度。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这些人除了能感受到秦卫对知识的不尊重,同样也能感受到这家伙对知识的渴望……很矛盾,也很让人憋屈。因为这让他们想发火也发不出来。  “对了,沈主任,之前我那朋友……”  “你那位朋友在哪儿?既然来了,干嘛不一起来学校,大家互相见个面,交流交流嘛!”沈重宇正色道。所有人都知道秦卫这人学得很杂,也并不精深,但总有一些特别的见地,这些见地还总是那么别出心裁,甚至深邃。能跟这样一个人做朋友,并且还能让这家伙连潘光旦和叶元龙都不理,直接就蹿出来见面的人物,十有八九也不会是什么泛泛之辈……沈重宇对此颇有些期待。  “还是算了吧,我那朋友就是个人渣……欠债不还不说,还趁火打劫,让他进入重庆大学这样的象牙塔,根本就是对学术界的侮辱!”想到不久前跟顾长钧的电话,秦卫突然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冲动.  “真的?”沈重宇很怀疑地盯着秦卫。因为眼前这家伙还有一个毛病:信口开河。往往一件小事就能上纲上线到国家民族的高度。如今只是怪某人侮辱了学术界,看来那个什么朋友的问题应该不会很大。  “当然是真的,你看,我在这儿过得好好的,还能为抗战尽一份力,可他居然想让我去隐居……”  “隐居?”  “对。”  “这混蛋现在在哪儿?”教务处主任咆哮出声。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