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25章 你隐居吧

第25章 你隐居吧

“你,还有你,都给我过来!”  “您说我们?”  “废话,不是你们,这儿还有其他动物吗?滚过来!”  ……  “他找咱们干嘛?”  “该不是要摊牌了吧……”  “摊牌也是找大人物,咱们算哪棵葱?人家可是戴老板那儿都挂了号的。”  郭随根、张烈俩人小声嘀咕着,慢慢地朝秦卫靠过去……俩人不明白秦卫为什么突然要把他们叫过去。虽然他们一开始执行监视任务的时候秦卫就知道,可这些天,对方一直都只当他们是空气,很默契地遵守着相互之间那并未约定过的约定……你干你的,我干我的,谁也不碍着谁。可今天这是怎么了?联想到刚才这家伙又是哭又是笑,又是生气又是害怕,中间还来了一个屁墩儿的表现,两人直觉得有些不妙。  “会不会犯什么病了吧?”  张烈小心猜测道。他们军统弄死的人不少,弄疯的不多,但也并不是没有……当然,那种没什么理智的疯子也就那样儿,一般人可能会害怕,他们这些受过训练的人可不在乎。他们最害怕的,就是那些有理性的疯子……这种人在军统就有不少,还有许多都担当了高位。这秦卫还是比较受上峰看重的,指不定就是同样的货色。万一突然发飚,他们怎么办?这可是打不能打,骂不能骂,惹也不好惹的人物。  “你们俩磨蹭什么?快点儿!”看两个人慢慢悠悠的,仿佛自己这边有什么食人猛兽似的,秦卫本就烦躁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秦先生,您有什么事儿?”隔着大概还有三五米,郭随根两人就站定不再前移,只是问道。  “问一下,琉球群岛是不是咱们中国领土?”见两人对靠近自己很抗拒的样子,秦卫莫名其妙这余,对军统的鄙夷也加深了一层……身为局长的戴笠欠债不还,这些基层特务连他这个无害的人都害怕,真不知道军统到底是怎么在近代中国闯下那赫赫威名的。  “琉球?什么琉球?”郭随根一怔,眨了眨眼,看了张烈一眼。  “好像是听说过……咱中国有这么个地方吗?”张烈很明显也不知道。  “你们这帮废……算了算了,都给我滚蛋!”  秦卫懊恼地一挥手,把两个让人失望的军统特务又赶到了一边。可是,郭随根和张烈的畏缩却不能让他有一种欺负特务的快感和自豪,因为顾长钧刚刚在电话里告诉他:中国地图上,琉球群岛是上了颜色的。也就是说,那个地方是标在中国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当然,其目前仍受台湾当局管辖。  如果是在以前,这个发现一定会让秦卫感到很高兴。毕竟,只要是正常的中国人,就没有不想把琉球拿回来的想法。哪怕只是交给台湾管理也可以。可现在的情形已经不一样了……琉球群岛是怎么从日本人手里回来的?  共和国发动了战争?这显然不可能。  琉球人自己闹了独立,然后加入了台湾的中华民国?这更不合理。  地图印错了?这倒是很有可能。可问题是,顾长钧自己就已经逮着售货员问了几十遍,问他们是不是印错了,可得到的结果却是对方的严重鄙视。而由此…他们终于确定,那地图没印错,琉球目前确实是在台湾手里。  很可怕的“新闻”。  当然这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顾长钧已经相信他穿越了……满世界的人都知道琉球群岛是中国领土,还是台湾辖下的一个旅游胜地,就这货一个人晓得那里在一个电话之前还只是叫冲绳,并且还有一个美军基地,如此大的差异,又坚信自己没有精神错乱,他能不相信吗?  可是,美好的结果总是需要先付出代价的。  而秦卫觉得这个代价有点儿大。  ……  “我觉得,这真的可能跟你有关!我刚刚跑了趟网吧,在网上查了一下,抗战胜利之后,蒋介石就派人接管了琉球群岛……人家地图没印错!”  再次拨通电话,不等秦卫开口,顾长钧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抢先说了起来。他现在也很着急……不是谁都想在世人皆醉的场景里保持清醒的。至少他顾长钧不是。  “我、我该怎么办?我以为这、这不会影响原来的世界的……”秦卫满头是汗,声音也在不住地发抖。事儿闹大了,显然闹大了!  “我知道该怎么办?”顾长钧厉声叫道,“老子下一刻可能就会消失,你让我怎么办?老子现在巴不得突然出现个日本特务把你给崩了,这样一了百了!”  “就算把我崩了,该改的我也改了啊。我跟军统一起试制的‘没良心炮’都已经送到武汉前线了……”秦卫急道。  “你……”顾长钧对着手机怒目圆瞪,“你怎么能这样?‘没良心炮’那可是解放军的利器,你交给老蒋?你,你这是犯罪!犯罪!妨碍祖国统一!形同叛国,现行反革命!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个屁!”秦卫也急了,“老子哪知道那么多?那么多小说,就没有几个联系到原来世界的,就算有联系,也没有什么影响,我哪知道轮到我来就有那么大的变化?你刚刚不还说那么多人在海边一起扇风也起不了风暴吗?我就一小蝴蝶,我哪知道自己有那么大威力?”  “你,你,你最好给老子记着……算了,你现在在哪儿来着?”  “重庆,沙坪坝,重庆大学!”  “你,你现在马上隐居!”  “啊?”  “啊什么啊?马上隐居起来,有多远滚多远,别让人再找到你……最好去美国,不能去东部和加利福尼亚,只能选几个偏远的州,要是不行就去澳大利亚,那儿也没遭过什么战火,人也少,对了,加拿大也可以……实在不行的话,就跑西藏,反正你就呆在重庆,正好顺路……”  “你什么意思?”如果说刚才还有因为对原来世界的影响而让秦卫感到有些害怕和恐惧的话,听完顾长钧的话后,他又多了一份恼火:“这是想让我干嘛?”  “躲起来,把对世界的影响减到最低!”顾长钧低吼道。  “凭什么?”秦卫大叫,“老子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事情,一没犯罪,二没抢银行,还帮祖国恢复了部分领土……你凭什么让我躲起来?”  “你想下一步就消失是不是?”顾长钧气道。  “我消失?你怎么知道我就会消失?”  “我怎么知道?你现在已经改变了历史。‘没良心炮’在抗战期间出现在了国民党手中,你知道这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虽然地图上标的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可我敢肯定,你一定为解放战争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当然,没人能找你算帐。可问题是,你怎么知道更加激烈的战争没有让你的先辈失去生养你的可能?”顾长钧的语气阴沉沉的,沉得几乎能压死人。  “你……”秦卫犹豫了一下:“好,我承认你说得有几分道理。可现在我就在二战时期的重庆,我问你,如果我走了,我对这个时空已经做出的改变就没有了吗?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既然是我给这个时空做出了改变,那么,如果我消失了,这种改变会不会也消失?如果没有消失,它会不会继续发酵,直到让我在原来时空消失,并进而影响到已经在重庆的我?可是,如果原来时空的我消失了,我对这个时空岂不是等于没有做出改变?没有做出改变,那么,它又凭什么让我消失?”  “你……你这绕得什么乱七八糟的?”顾长钧听得满脑子浆糊,“别想糊弄我!”  “那你也别想轻轻松松地让老子去隐居。老子费那么大劲儿,连‘没良心炮’也弄出来了,你以为我是为了我自己吗?当然,我也不否认这里面有一丁点儿的私心,可现在的国军需要武器对抗日本侵略者,你应该明白。我这是爱国行为!”秦卫叫道。  “说到底,你就是不想放弃优势!”顾长钧冷哼道。  “废话。你当我傻啊?跟那些肥皂剧里的**青年一样?明明是富二代官二代什么的,非要跑单帮去证明自己的实力……自找苦吃的二百五。就是那些看片儿看得直掉眼泪的脑残粉儿,在现实里也不会找这样的蠢货。”秦卫冷哼。  “你不是蠢货,你是精过头了。”顾长钧冷笑不停:“想当高富帅,你也不看看你身边的都是些什么人……你说戴笠还欠着你钱?你是不是打算找他要去?”  “嗯,这两天就去。”  “那可是军统的大老板,抗战胜利之后,连蒋介石都忌惮他三分,最后莫名其妙就坠机死了……你敢惹他?”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别说一个戴笠,就是老蒋欠我的钱,我也敢去追账。”秦卫理直气壮,接着又是一怔:“咦,你不是不怎么学历史的吗?怎么知道戴笠是坠机死的?”  “前两天刚看了《档案》!”顾长钧答道。  “原来如此!有长进。”  “少来这一套……你到底隐不隐居?你可要想清楚,如果不隐居,这条路可随时都能要了你的命,甚至连个影儿也留不下。而且你别指望我会帮你。”顾长钧肃声说道。  “无所谓,反正老子也知道不少,顶多就是具体时间弄不清楚罢了,多注意点儿也就是了……”  “你可想好了!”  “威胁我?”  “我是想保住自己的小命……M的,满世界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琉球群岛在半个小时前还叫冲绳,你让我怎么办?再说了,你在那边胡作非为,万一伤了老子的先辈,又怎么办?”顾长钧吼道。  “我……我注意一点儿也就是了。”  “你怎么不去死?”  ……  电话不欢而挂。  顾长钧愤愤地收起手机,心里是既担忧又羡慕……秦卫一直是一个**丝,难得穿上一回,有当上高富帅,甚至是超级高富帅的机会,肯定不可能轻易放弃的。可问题是,这种乱来虽然不犯法,却真的很危险。  “老子今天晚上就去你家附近……”  阻止不了的。认识那么多年,顾长钧很清楚秦卫的脾气,那家伙,真的宁可冒着消失的危险,也会去试着改变些什么的……毕竟,没理由在原来的世界是**丝,穿越之后还当**丝。真想做到那样,就需要巨大的勇气和看破世情的人生观。而秦卫显然不具备这些,那家伙顶多就是思考一阵儿,然后就会咬着牙关不停地去做,直到某一天,突然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痕迹全部抹掉……顾长钧其实并不在乎秦卫消不消失,反正那家伙活着也只会让人生气,他在乎的是,凭什么那家伙就能穿过去,还很快就遇到了戴笠那样的人物,在中国大地上开始呼风唤雨,而他却要继续留在现实世界当**丝?  “带上五包白沙烟,再带上相关资料……资料太多,要不要带个平板?……那需要很多钱啊,虽然现在老子已经有不少了,可这还不够在北京买套小户型呢,我又没钱付按揭……还付什么按揭啊?不是都决定穿过去了吗?……穿过去个屁,家里上有老下……嗯,下还没小,可就算这样,你也不能学秦卫那个不孝的东西……那十万美元如果真是他给我的,那他怎么也得给他父母留了不少吧?一百万,一千万,还是……上亿?这小气鬼,真要是可以的话,怎么也给老子留个千儿八百万的,才给十万,这不是坑爹吗?……”  “顾先生?”  顾长钧还在不停地碎碎念,肩上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匆忙转过身去,却看到高惠正微笑着看着他:  “果然是顾先生,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没想到还在这附近……”  “高律师,你有事?”难道那钱不是姓秦的那混蛋给老子留下的,只是弄错了人,这姓高的现在想要回去?顾长钧莫名地突然有些紧张。  “确实有点儿事儿……”  高惠的话让顾长钧心里莫名一紧。  “我们刚接到香港总部的一份快件,这是渣打银行保险柜里刚取出来的一封信,本来我想给你送到家里的,可现在既然遇上了,那就不用跑这一趟了……”高惠脸色古怪地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封很古色古香的信递了过去,“依然是您那位表舅公的,而且这封信也在保险柜里存了三十年!”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