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24章 傻眼儿了

第24章 傻眼儿了

谁说穿越就一定会穿到平行时空的?  时间树?  在某个时空,多了一个蝴蝶扇翅膀,就会从这个时空的主干上又生出另一个枝桠,让整个历史偏离主干道,从而走向新的岔道……这话很有道理,可是,谁能证明?最重要的是,你怎么知道是生出另一个枝桠,而不是让主干道直接弯曲到了另一个角度?就像是那些园艺师,为了让花草植物按自己的想法生长,直接用绳子或者渔网之类的东西将植物按自己想象的形状包起,强迫植物按预定轨道生长……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有这么大的力量能够把时间树也给包起来,可是,谁也不能保证时间就是一棵树,而不是一条永远没有分岔的直线不是?  秦卫想到这里,脸色苍白如雪……他发现,自己似乎麻烦大了。  ……  “有问题!”  郭随根远远地看着躲在那丛竹子后面的秦卫,越看越不对劲儿……先前这家伙还是又说又笑的,虽然有点儿毛病的样子,跟那些大烟鬼抽完鸦片差不多,可抽完了鸦片也应该很快活、很舒服才对,怎么这家伙突然又一副受了惊的样子,居然还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去看看。”犹豫了一下,郭随根决定过去瞧瞧。  “诶,你干嘛去?”一边儿的张烈抓住了他的胳膊,“小心打草惊蛇!”  “还打草惊蛇呢,你没看到那家伙已经跟受惊了似的?”郭随根打掉他了手,“我过去瞧瞧有什么事儿没有。”  “慢着,”张烈又一次拉住了他,“上面说了,不许未经许可打搅他。你就不怕违背上峰命令?”  “可你看他那样子……万一真有事儿,你负责?”郭随根反问道。  “现在大家相安无事,心照不宣而己。可你这么过去就等于亮相了……到时候这家伙找上门儿去,说咱们监视他,上峰怪罪下来,你顶着?”张烈反驳道。  “可你看他……”  “没什么事啊,你看他不又站起来了吗?”  ……  一不小心摔了个屁墩儿,可秦卫却顾不得臀部的疼痛,因为刚刚想到的问题让他感到非常恐惧。古天乐那版《寻秦记》里有一句话:后世的人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历史,如果历史发生了改变,那么后世的人也就有可能会消失……这代表了什么?代表着,如果他再“胡作非为”,那下一刻,就有可能是他消失的时候。  “老、老顾,你说我会不会成为那只引起风暴的蝴蝶?”  电话还通着,看来两个时空之间的通话并不怎么消耗电话费,至少应该比越洋电话便宜的多。秦卫为自己居然还能想到这样的问题感到自傲……刚才那个屁墩儿肯定不是因为害怕,只是脚滑了一下,肯定的。  “我也不知道。”顾长钧自然不晓得这边的情况,更不担心时空会发生什么变化,因为他到现在都还不相信秦卫穿越了:“不过我个人觉得,就算你是那只蝴蝶,恐怕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为什么?”  “每年到海边的人多了,他们中间随便找一个挥挥手,也比一只蝴蝶猛的多,怎么也没见这世界被风暴肆虐不停?嗯,最近这几年地震有点儿多,有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开始用汽车,两条腿儿走路走得少了,让地表和地下的震动不能相互抵消,从而使得地下的震动延伸到了地表,从而发生了一连串的地震!”顾长钧很认真地说道。  “有道理……”秦卫同样很认真的点头:“可我还是害怕。你说,万一我在这边儿活动,影响到了几十年以后,又把自己给弄消失了,怎么办?”  “这个问题你还真问对人了!”顾长钧对着天空狂翻白眼儿,嘴上却是不停:“我先告诉你一个真理,那就是:存在即合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秦卫点头。  “存在即合理。也就是说,你已经存在了,那么,你就会一直存在下去,直至生命终结……”  “你错了。”秦卫突然插嘴道:“你刚才那句话是黑格尔说的,他的原句是‘凡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这也就是所谓的‘存在即合理’,在黑格尔那里,理性不仅仅是主观的理想性,而且是事物的本质,而事物是符合自己的本质的,所以合乎理性的东西一定会成为现实;而只有合乎理性的东西才能‘称’为现实,因而一切现实的东西就都是合理的。由于黑格尔认为历史的发展就是绝对精神的发展和自我实现,而最为本体的绝对精神是好的,所以对于黑格尔而言,他就过滤了‘现实’,他说‘在日常生活中,任何幻想、错误、罪恶以及一切坏东西,一切腐败幻灭的存在,尽管人们随便把它们叫做现实,但是,甚至在平常的感觉里,也会觉得一个偶然的存在不配享受现实的美名。因为所谓偶然的存在,只是一个没有什么价值的、可能存在的,亦即可有可无的东西。’也就是说,黑格尔所言的现实,是经他重新定义过的,并非口语中,平常意义的现实……”  “……黑格尔?”  “嗯!”  “那个……”顾长钧挠挠头,“不是我怀疑你的水平啊,只是我觉得你绝对没这个能力……这个解释你从哪儿听到的?”  “你忘了我第一个女朋友是哲学系的?”秦卫道。  “哲学系,哦,我想起来了……”顾长钧恍然:“不过我记得人家好像没怎么理过你吧?就是跟你说过几句话而己,什么时候成了你前女友了?老秦,做人不能这么厚脸皮,要遭天谴的。”  “我能理解你的嫉妒,不过你大可不必灰心。对于那句话的误解其实也并不是从你开始,早在黑格尔的年代,这句话就已经被用来为普鲁士王朝‘现实’统治的‘合理性’辩护了……所以,傻叉的不只你一个,而且,即便是在这些傻叉之中,你也并不冒尖儿,顶多也就是那泯然的众人之一。”秦卫道。  “也是……”顾长钧抬头看了看天:“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挂了啊,该吃午饭了。”  “别——”  “怎么了?你不饿?”顾长钧问道。  “老顾,再跟我说两句……我还有事儿求你帮忙呢。”秦卫换了一副祈求的口吻。他知道顾长钧是因为被自己损了一句而故意示以威胁,可他还就只能吃这一套……谁叫他现在处于求助者的位置呢?  “求我?呵呵,这话说的,咱俩谁跟谁啊……”顾长钧笑了,笑得很开心:“那个,刚才是谁逮着我要那一百二十块的饭钱来着?”  “那天明明是我请客,哪有什么一百二十块钱?”秦卫很严肃地说道。  “原来是你呀,你看你,才一百多块钱而己,居然也没有,还反过来借我的……”  “不是,你……”秦卫一时气结,“别太过份啊。老子不管着你要就不错了,别得寸进尺!”  “吃饭去喽……”  “慢着!”  “你打算还我那一百二?”  “我倒是想还,可我现在在1938年,怎么还?”秦卫装模作样地冷哼一声,“你要是不介意,可以试试到我住的那个地方,大概凌晨一点儿二十左右,去附近的超市买上五包白沙烟,然后往我的住处走……说不定就能穿过来了。到时候,你来重庆沙坪坝,重庆大学附近有一个观音庵收容院,我现在在那儿当院长……当然,你如果找不到路,也可以向附近的军统部门求助,我跟他们的头儿也算认识,而且戴笠到现在还欠着我的帐呢,让他先帮我还上也行。”  “编,接着编,……这是你下一部小说吧?现在这一部不满意,打算结尾了?”顾长钧笑道。  “我知道我就是说破了大天你也不可能相信,可是……算了,咱俩就算两清了,这总成了吧?”秦卫无奈道。  “哈哈哈,我就说你敞亮!”顾长钧哈哈大笑,“说吧,让我帮什么忙?一世人两兄弟,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想先让你帮我把你自己的口腔清理一下!刚刚还赖帐不还,现在又一世人两兄弟……做人不能这么无耻,按你自己的话,这样要遭天谴的!”秦卫磨着牙,阴森森地说道。  “哈哈哈,不就是几十块钱嘛,看你这小气儿样儿……”顾长钧毫不在意,只是得意。  “是三百块,整整三百块!”  “刚刚已经两清了,你怎么又提?”  “你……”秦卫再次气结,“我怎么从来没发现你这混帐玩意儿这么气人?”  “那是因为以前净是你气我了。”顾长钧得意地“嘿嘿”直笑,“说吧,要我帮什么忙?老子现在心情好,就顺手拉你一把。”  “刚才已经说了,帮我查一下1938年往后的大事小情,发我手机上……对了,再帮我看看攀枝花的具体方位,我有用。”秦卫道。  “攀枝花?你不是真穿越过去了吧,还想采铁矿?不是我说你,一个地名而己,你到处打听一下不就有了吗?”顾长钧笑问道。  “所以你只能去写武侠,写不了历史。”秦卫吁了一口气,“我已经问过了,现在还没有攀枝花这个地名儿,也就是说,攀枝花肯定是以后才重新命名的,所以,我需要它的具体地址。”  “好好好,看在你那三百块钱的面子上……”  “你终于承认欠我三百块了?”  “你刚刚说的,两清了,不许再提!”  “那你帮我缴电话费!”  “……”  ……  “攀枝花,攀枝花……”  回去查电脑太远,就近找电脑就得上网吧,顾长钧舍不得花那冤枉钱,所以,他干脆找了一家新华书店,为此甚至连午饭也没吃……虽然整件事依旧透着古怪,可秦卫已经把他的欠帐给免了,虽然不知道那十万美元是不是也是这家伙“遗留”给自己的,可不管怎么说,收人钱财,就得好好的帮人办事儿。不过可惜的是,书店里的地图都是封好的,不买就不许看……想想也是,这年头有谁买书?偶尔有几个愿意看书的,也都直接把新华书店当成冬暖夏凉的私家书房了,东西不封好,用不了两天就给人摸旧了。  本来,看到地图没开封,顾长钧已经打算回家查电脑去了,毕竟他不能为了查个地方就买张地图不是?可旁边恰好有一位书店的售货员,那明显鄙视的眼神儿让刚刚有了十万美元打底儿的顾大写手极度不爽,一怒之下,他买了……  买完就后悔。  可后悔归后悔,该查的还是得查。当着那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售货员的面儿,顾长钧直接就在柜台上展开了地图,然后,仅仅瞄了两眼,他就愣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