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二十一章 要闯祸了

第二十一章 要闯祸了

“老子觉得很丢人!”  虽然才来到观音庵收容院没多久,可秦卫却很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一,他知道这场战争的走向;二,他给这些伤兵带来了实际的好处,还是很大的好处。在他来之前,这些士兵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而且还每天只能吃两顿。他们每个月最期待的,就是郑振华努力攒下的几个鸡蛋……可他来了之后呢?经费增加了两倍,虽然不敢说顿顿白米饭,可换成别的食物至少能吃饱了,偶尔还能吃上点儿肉。可现在张进却告诉他,这些士兵们其实还在背地里吃掺着细糠的饭,只是不让他知道。这如何不让他有一种被愚弄了,却又苦涩无奈的感觉?  “院长,这都是我的错,您要罚,就罚我吧。”  收容院的门房里面,郑振华低头坐在秦卫对面的床沿儿上,小声地认着错。  “我罚你什么?罚你去吃细糠,还是多下几个蛋?”秦卫又是一阵无奈,只不过这个无奈却不是因为对方不听他的命令,而是因为郑振华总是对他特别的尊敬。不说别的,凡有对话,这家伙必然一个“您”接一个“您”的,连带着现在整个收容院都只会称呼“您”,甚至就连那几个常来教大家识字的大学生也跟着学了起来,除了那个只会跟他做对的齐琪……那小娘们儿就算偶尔说上一个,也是讽刺意味儿十足。真不知道这样的家教她到底是怎么考上的大学。  “院长,您也别怪郑副院长,他也是为了大家着想。”于德财就坐在郑振华的身边,听到秦卫的话后笑了一下,又道:“我们知道您为了咱们收容院下了大功夫,给大家要来了不少钱。可现在物价贵啊,而且还天天地涨……掺点儿细糠,这粮食嘛自然也就能多撑一会儿。何况,这比起以前也好多了。”  “少给我来这套。让自己的兄弟伙吃糠,这要是让知道内情的人晓得了,我往后还怎么做人?我还能在这一界混吗?”秦卫大声斥道。穿越者哪个不是开着无敌外挂光环?吃糠噎菜?那些同行在红军长征路上也没干过的事儿啊。  “院长,郑副院长他也是为了长远考虑……要不,您找上边再给咱们院里多要点儿东西?”门外还挤着不少伤兵,听到秦卫的话,立时就有人笑着叫了起来。其实大家伙儿都知道郑振华为什么这么干……人家秦院长是有关系的。虽然不知道怎么会被发配到他们这个爹不亲娘不爱的收容院里来,可事实证明,人家不是普通人。也就是说,秦卫在收容院里干不长。这年头,人走茶凉的事儿太多太多,秦卫给他们当院长的时候还好,拨款也多,大家都能吃饱喝足,可万一不在了呢?郑振华留这一手,还不是想让大家能吃饱饭的日子撑得久一点儿。  “再要点儿东西?我倒也想啊。”秦卫叹了口气,“国民政府就不是个样儿。M的,到现在还欠着老子的奖金不给……我又能要来什么?”  “您不是认识那个军统的什么徐站长吗?”又有人叫道。  “就是,那可是大人物。说句话肯定管用。”  “得了吧,”跟张进一起的那个年纪稍青的家伙挤在门框上冷笑了一声,“徐远举早就被戴老板发配到西藏去了,说是跟**活佛混日子去了。自身都难保,又能帮得了谁?”  “什么,徐远举去西藏了?”秦卫听得一愣,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这则消息。  “没错,就在您担任院长之后没几天,听说是戴老板亲自点的将。”张进在一边确认道。  “还有**?”秦卫又问道。  “是‘**行辕’!”张进解释道。  “也就是说,原来的时候,**就不在西藏?”秦卫又接着问道。  “应该是吧,这些我们就不太清楚了。”张进答道。他们浑身上下全全乎乎的,没伤没病,活蹦乱跳的,所以一进收容院就“暴露”了身份。虽然大家都没有说破,可问到事情的时候,他也有这种自觉。  “派军统的人过去,难道是……”西藏那边有什么事儿?或者,是防着印度的英国人?秦卫暗自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抗战期间,西藏应该没发生过什么太大的事情才对。何况,真要是防着英国人也应该派大军过去,派个军统特务管什么用?难道这些家伙在西藏还敢大动干戈不成?那可不是在内陆有老蒋撑腰。  “这家伙难道又想到了什么?”  秦卫在一边思考,另一边的张进等人则是紧紧地盯着他.他们在军统的身份虽然不高,可来的时候上司也都告诉过他们,这个秦卫不简单。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你看,一提到西藏,这家伙就明显想到了许多。这不在一定的高度肯定是做不到的。  “算了,不想他,再说我跟这姓徐的又没什么交情。”秦卫摆了摆手,抬头又挨个儿地看了一眼郑振华和于德财,“听着,以后不许买这种粗糙玩意儿,听明白了吗?”  “院长,这是细糠,不算粗。”于德财笑道。  “只要带个‘糠’字儿就不行,老子丢不起那人。”秦卫板着脸道。  “可……”可周围这些家伙的嘴巴要是养叼了,以后你不在了大家咋办?于德财苦笑着,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粮食涨价,咱们的钱不够,这个问题你们知道了就应该给我说。这儿的人可都是战场上下来的……我这人虽然没什么本事,可也看不下去你们吃糠噎菜!”  “院长……”  士兵们的声音都微微有些哽咽。这儿是重庆,所以,这儿的收容院也不像其他地方,能让那些逃兵之类的角色轻易混进来。他们,都是实打实在战场上跟日本人干过的,就算其中也有跟于德财一样,连敌人的面儿都没见到就被敌军的炮火炸伤炸残,可他们至少也是在战场上拼过命的。可是,国民政府收容了他们,却又不在意他们……每个月就那么一点儿定量,连塞饱肚子都做不到。他们也不是没闹过,可那又有什么用?那些当官的谁会理会他们?就算理会,也只会说前线战况紧急,让他们多为党国考虑,再忍受一段时间,然后就再没有了声息。谁会在乎他们是不是在吃糠噎菜?说不定,就算知道了,那些人也只会说,吃糠噎菜也很好嘛,至少还有得吃……  “算了,今天这事儿就到这儿了。于德财,你去把那些细糠拿去喂鸡……今天做大米饭,全院管饱!”秦卫又道。  “这可不行院长,”郑振华突然跳了起来,干瘦的脸上满是着急,“咱们虽然还有粮食,可要是这么吃下去,很快就不够了。”  “我会想办法的。”秦卫道。  “院长,您有办法又有什么用?整个重庆的粮食都不够,上面不可能同意再多拨给我们多少的。”郑振华苦苦说道。  “那就不找上面,老子自己去要帐……”  秦卫说着,又突然瞪了张进等人一眼,看得一帮军统特务莫名其妙,又不知道哪儿得罪了这家伙,只得匆忙站直了。  “院长,您有吩咐?”张进小心地问道。  “你们归谁管?”秦卫问道。  “啊?”  “我问你们的直属上司是谁。”秦卫又道。  “院长,这个,不好说吧……”张进苦笑着看了看周围,结果,一干子伤兵的眼神儿盯得他不敢转眼儿。  “不说就不说,”秦卫朝他翻了个白眼儿:“那你们能联系到郑介民吗?”  “联系不到。”张进等人连忙摇头。郑介民的名字从秦卫的嘴里出溜出来的轻松,可那只是对秦卫而言的。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小角色,离着郑介民那种级别还差十几阶远呢,别说直接联系,能被郑介民接见一下也是巨大的荣幸。  “没出息。”秦卫又瞪了几人一眼,“去,把我的自行车备好。”  “院长,您要去哪儿?”郑振华听到这话,急忙抬头问道。  “你说我去哪儿?”  “院长,咱还是别去了吧。这军统……”  “我吃饱了撑的骑自行车去罗家湾?你想累死我?”秦卫白了他一眼:“我去重大!”  “重大?”  “是啊。”  “院长,还是算了吧。重大的日子现在也不容易,那天我听路小姐说,他们学校的经费好像也非常紧张,他们校长为此还找过那位林主席呢,可林主席也没办法……咱们还是别去打扰他们了吧。”郑振华道。  “林主席?”秦卫又是一怔。哪又冒出来个林主席?林副主席他倒可以理解,可时间也对不上啊。  “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啊!”看秦卫不知道,郑振华又解释道。  “啊,你说他啊……”老子还真不清楚。秦卫暗地里又一次摇了摇脑袋,很为林森不值。你说他摊上谁不好,偏偏摊上了蒋介石这么一个家伙?堂堂的国家主席,后世恐怕没几个人知道,彻彻底底地成了路人甲……  “院长,您还是别去给人家添麻烦了吧。”郑振华又说道。  “我才不去麻烦那帮穷教书的。”秦卫给了郑振华一个“你放心”的眼神儿:“我就是去他们那儿打个电话……戴笠那老小子还欠老子五万块奖金没给,他跑得快,郑介民可跑不了。老子这回就去重大坐着,他要是敢赖帐,老子就敢带着重庆大学的教授学生到他的办公室门口静座,看看到底谁怕谁!”  “啊?”  秦卫话音落下,郑振华等人还没反应过来,张进等人就已经险些瘫到了地上……这要闯祸了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