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十八章 表舅公:秦卫

第十八章 表舅公:秦卫

唐纵向蒋介石撒了个谎。  其实秦卫并没有在重大讲学,在贡献出了“没良心炮”之后,戴笠依旧将其留在了那个小小的伤残军人收容院,只不过这一回多了一个收容院院长的正式任命书……秦卫自己倒也没反对。原因么,虽然他明知道戴笠是在吓唬自己,可他还真是害怕那个什么南造云子。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女间谍。虽说在电影电视里最后肯定是被我正义的一方收拾掉,不得好死的命,可既然能混到偌大的名声,肯定不是一般人儿。秦卫可不愿意自己也成为对方的一条罪名……他还没活够呢,哪怕就是蹭破点儿皮也不好啊,是不是?  收容院多好,不引人注目,自己还当了院长,马马虎虎也算是迈进公务员的行列了。至于职位的高低,他也是在社会上混了有些年头的,还不会认为自己真就是什么主角的命,到哪儿都能混得风生水起,挥斥方遒……在这个年代,主角永远是国共两党的那两位首领。能打败这两位的,也只有他们自己,其他人都是看客的命。而且,这还是个人命不如狗的年代。越是冒尖儿的人,身边的危险越多。安安稳稳地活过这段时间,再找个机会到香港或者其他地方,仗着自己的一点儿先见过上富裕的生活,在几十年后争取成为一方富豪,这就够了。  何况他现在过得也不寂寞。身为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目光长远”的有识之士,偶尔受叶元龙、马寅初等人的邀请去重大讲讲课,享受一下从未受到过的尊重,也还是要得的。谁叫他好为人师呢?把一帮名校学生训得跟三孙子似的,这才叫派儿。  至于他能给这年头的精英大学生们讲什么,那就不用担心了.身为一名宅男本质的写手,什么不懂一点儿?随便露两手就够这些家伙思考半年的,何况他还有一招超级杀手锏,一亮出来,莫说早先的叶元龙、马寅初这些重庆大学的大佬,就连附近中央大学那边儿也惊动了,而现在,听说这消息已经飞一样传到了昆明的西南联大,那边儿正打算组团来渝向他讨教呢……讨教什么?  事关中国教育大业的一项重大举措,因为对齐琪、路小佳等人教育收容院里的军人识字速度太慢而被他拿出来的:  汉语拼音!  不过这都是次要的,他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就是跟顾长钧联系……这对他来说甚至比目前的抗战还重要。  可不妙的是,顾长钧最近有点儿烦他了。  ……  “老顾,大哥,我叫你大爷总成了吧?我真的是穿了,真的……”  “我说老秦,不带这样的,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我关机一个多星期,今天才刚开机,你就又打来了……故意的吧?”  顾长钧还在敲着键盘。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烦过自己的这个同学……最近网站上突然出现了许多穿越到武侠世界的小说,写得还都挺好,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恨的,最可恨的是,那帮家伙写的居然都是无限流……一个世界接一个世界的轮换着过瘾。这不摆明了是压迫他们这些只能在一个世界混的倒霉蛋儿吗?他很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想到这个创意,按说无限流也不算新鲜了不是?自己怎么偏偏就没想过这一点,还选了一个在古龙世界并不算怎么冒尖儿的陆小凤系列?西门吹雪就那么可爱?叶孤城也没怎么欠揍嘛。再说了,这古龙的小说就是不好弄,有些剑起偏锋,不像金庸世界那么丰满,入手也容易。  “陆小凤?早知道还不如穿进《绝代双骄》呢。”顾长钧暗叹。  “老顾,顾大爷,我真的穿了。”  刺耳的噪音再次在耳边响起,顾长钧刚刚偏走的一点儿心神再也次被毫不留情的拽了回来……这让他出离地愤怒了。  “我说姓秦的你够了啊,别太过份。老子现在这个月的房租还没凑齐,你要是再耽误老子功夫,别怪老子跟你划地绝交!”  “可是老顾,我真的穿了,你信我啊,你一定要信我啊……”  “你个……”顾长钧欲哭无泪,“好吧,我信你,你穿了,真的穿了……这总成了吧?好了,我要写东西了,你别再打电话来了……你这个月电话费恐怕都够半个月房租了。有这个闲钱还不如直接送给我呢……挂了啊。”  “别——”  “嘟嘟嘟……”  电话里传出了冷漠的忙音。  秦卫近乎痴呆地看着手机屏幕,同样欲哭无泪。他还能打多少电话?半个月了,从方洪等人把充电器和充了电的电池交给他,他又小心翼翼兼紧张万分的拨打电话开始,他一共给顾长钧打了十多个电话……一开始还好,顾长钧还能跟他聊上两句,可一说多了,或者涉及到穿越的问题,那家伙就会立即挂机,不管他表现的有多么真,多么可怜。甚至,为了躲避他的电话,这货愣是关了一个星期的机……当年躲房东的时候,这家伙也才不过关了三天而己。  可他又能说什么?顾长钧可是他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不说能不能把他给弄回去,就是给他透露一点儿必要的历史知识,也够他受用无穷的。  “可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秦卫坐在离观音庵不远的一条小溪边儿上不停叹息,以此来表示他此刻的心情……顾长钧仿佛至死都不愿意相信他。要是以前,他肯定早就乘着公交车打到对方门前了,可现在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寄希望于对方突然良心发现……不过这恐怕不太可能。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那家伙的为人。其他的都还好说,但只要一提到钱,那姓顾的肯定立即扭头就走……没钱嘛!生活比他都拮据。自己虽然已经在先前的电话里表示过不是想要借钱,可恐怕也正是因为这样,顾长钧才打死都不愿意相信自己说的话……这年头的人心眼儿都太活泛了。顾长钧又是个古龙迷,最喜欢用古龙小说里的思维方法来考虑问题。自己越说不是借钱,那家伙就肯定会越以为自己是没钱了……还能接电话,这就已经是多年交情的缘故了。  “都被社会带坏了,人心不古啊。”  又叹息了一声,秦卫又把手机拿了起来,伸出手指,想在屏幕上点几下,可想了想,终究还是叹息着又收了起来。他不是不想继续拨打电话,而是不敢。因为他不清楚自己的电话卡上还有多少电话费……当然,这种穿越时空的电话也可能不收费,可他不敢赌。要知道,因为财政拮据,一直以来,他每次充值都只是充五十块钱而己。这么点儿钱,连越洋电话都打不了两分钟,就更别说这种更远的越时空电话了……能坚持用到现在,他已经够庆幸的了。  “万一电话费没了停了机,就算有充电器又有什么用?早知道,就先让顾长钧给充上几十块钱话费了……别的不行,这总该可以吧?”秦卫咬着牙想了想,终究又是苦笑地摇了摇头:“就那货……如果借他个十万八万,他可能还考虑我是不是真的有急用,几十块钱电话费?……恐怕真的连理都不会理我了。”  “这到底该怎么办呢?”  秦卫不管不顾地朝身后湿漉漉的草地上躺了下去。虽然着急,但他现在的日子还算不错,戴笠虽然还赖着他的奖金,可因为军统的关系,重庆市政府给他主管的收容院每个月的拨款已经增加了两倍,算是不错了。郑振华也没调走,目前正帮他管理着收容院,院里的士兵们对他也都很尊敬,让他除了吃喝之外,基本不需要操心什么。除此之外,他还拿着重庆大学的特殊津贴……谁叫他目前也算是叶元龙特聘的客座教授呢?要不是现在还是抗战期间,他恐怕将会十分满足。  “就算我现在什么都不管,未来恐怕也还能混得不错吧?”  手指不停地摩挲着手机,秦卫又暗暗想道。可是,真的就什么都不管了?  “M的,老子还就不信了,就找不到让你帮忙的办法!”  不知道哪根神经突然跳了几下,秦卫又猛地坐起身来,拿起手机又“呼呼”地按了下去……  **********************************  “一见你就有好心情……”  出租房内,电话铃声不停地响着,惹得顾长钧极为烦躁,干脆将之塞到了枕头底下……可即便如此,李玟的歌声还是不停地往他的耳朵里钻。顾长钧终于火极,把手机重新拿回来,想故伎重演,再次关机,却听见卧室外面“笃笃笃”地响了起来。  “谁啊?”  是敲门声。顾长钧也懒得再理秦卫的“骚扰电话”,赶忙起身去开门……万一是那人包租婆,他可不敢让对方等着。当然,如果不是包租婆,而是这些天一直骚扰他个不停的秦卫,那更好……他正拳头痒痒,想揍人呢。  “请问,您是顾长钧先生吗?”  “啊,啊!我就是,你找我?”  出乎意料的,门外站着的居然不是那个让人讨厌的婆娘,更不是欠揍的秦卫,而是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不过很可惜,这位大姐已经人到中年,除了那盯得顾长钧心里直发毛的犀利眼神之外,浑身上下并没有太多算得上出彩的地方。  “你真的是顾长钧?”对方打量了顾长钧一眼,又面无表情地问道。  “还要验身份证吗?”顾长钧略略皱眉,对这个女人的态度有些不满。哪有敲开人家的门,却一直逮着别人姓名问个不停的?他是顾长钧,又不是顾长卫,会有人冒充吗?  “当然,身份证是肯定要验的。”中年女人突然笑了一下:“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香港嘉顺律师事务所派驻北京代表处的律师,我姓高,高惠。”  “律师?”顾长钧一怔,“你,你们找我干嘛?”  “能进去谈一谈吗?”高惠又问道。  “啊,请进,请进,”律师!有律师找自己?自己虽然还没凑齐房租,可现在也没到缴房租的时候啊!顾长钧急忙开门把人让进屋里,同时在心里在不停的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莫名其妙地突然出来个律师?  “顾先生就住在这种地方?”  跟着顾长钧进了屋,看到屋里的杂乱,高惠的眉头不自禁地皱了起来。  “像我们这样的单身男性,十个里有九个都是这样的……能问一下,高律师您到底有什么事儿吗?”顾长钧也不在乎,当推销员的时候什么尴尬情况没遇到过?他现在更关心对方的目的。他这种角色,还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被律师敲开房门。  “那好吧,我就开门见山了。”高惠对顾长钧的洒脱也是一怔,继而笑笑:“顾先生,你是不是有一位叫做秦卫的表舅公?”  “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