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十七章 当教授了

第十七章 当教授了

1938年9月20日。  湖北黄石富池口。  波田重一站在阵地后方,不时的拿望远镜朝着前面观望……已经三天了。在他的指挥下,波田支队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已经将中国军队赶到了富池口的另一边。按这样的进度估计,用不了几天,他就能攻克这一战略要地。  “听说,富池口是三国时期,东吴大将甘宁的屯兵之地,号称‘楚江锁钥’。不知道支那军的指挥官听说这里失守,会是什么表情。”  波田重一身边,同为少将的饭田祥二郎放下手上的望远镜,又开始卖弄自己的学问。日本人就是这样矛盾,一面不停地对现在的中国表示着鄙夷,一面又以学习中国文化为荣。  “如果我指挥的是本土士兵,那么,你现在就可以看到支那指挥官的表情了。”波田重一依旧在望远镜里观察着前面的战斗情况。他现在其实也没什么可指挥的,虽然他手下的是一支台湾支队,可这支部队的战斗力比起支那军队来也并不弱,甚至更高,而且各级指挥官也都是日本籍军官,战斗素养很高,知道在战场上该怎么做.而且,他也一直为这支以自己的姓氏而命名的部队的战绩而自豪.  波田支队本名重藤支队,去年9月7日的时候,以台湾守备司令部下辖的第1、第2联队,台湾山炮兵联队及新组建的台湾第1、第2卫生队,台湾临时汽车队,台湾第1、第2输送监视队合编而成,以少将重藤千秋为支队长,总员额约1.4万人,相当于日本半个师团或国民革命军一个师的兵力。  9月9日,重藤支队正式划归上海派遣军。14日,重藤支队经川沙镇向常熟方向机动,随后原地休整,11月13日,会同第16师团在白口登陆,19日占领常熟。第9、第16师团一部11月25日攻克无锡,重藤支队得以从无锡出发,经沪宁线西进。12月5日,重藤支队占领丹阳,同日,占领句容。2天后,军部调重藤支队等三支部队组成第五军,准备在华南沿海登陆。因此,重藤支队没有参加对南京的总攻。  12月22日,日本军部决定推迟在华南登陆的时间,重藤支队遂归台休整。次年2月15日,日本撤销第五军建制,22日,重藤支队划归华中派遣军,他波田重一代替重藤千秋出任支队长。6月,波田支队开始向合肥集结,7月4日,编入华中派遣军第11军。准备进攻武汉。按照作战计划,波田支队与第11军其他部队溯江西进,先后占领安庆、九江等地,8月中旬,已进至瑞昌北部。8月16日,第11军下令进攻瑞昌,波田支队会同第9师团丸山支队由北、东两面夹击瑞昌。24日,瑞昌失陷。波田支队受命原地休整。9月7日,第11军命令波田支队向瑞昌西北部地区进攻。11日,波田支队向瑞昌西北山岳地带发起进攻,并于当晚进占马鞍山——严家山一线。12日,波田支队又前进2公里。13日,波田支队已离开瑞昌20公里。14日,波田支队下辖之台湾步兵第2联队永井大队在其他部队与海军的协同下,攻占码头镇。15日,波田支队全军攻克考屋柯。16日,以台湾步兵第1联队、第2联队永井大队及山炮联队1个小队组成的右翼集群进攻富池口……  可以说,自成立以来,他的这个支队就战功赫赫。  不过很可惜,虽然战功赫赫,波田重一也一直为这些战功而自豪,心里却依旧感到缺憾.因为这是一支主要兵员都来自台湾的军队,虽然穿的是跟正规日军一样的服装,军官也全都是日本人,可在波田重一的眼里依旧比不上正规的日本军队,他甚至认为,就是因为士兵不是日本人,所以才拖累了他的进攻,否则,他现在早就已经越过富池口,占领黄石,越过一切障碍,直逼武汉三镇了。  “这些台湾兵当然不能跟本土士兵相提并论。不过在我们的军官的指挥下,他们能打成这样已经相当不错了。而且,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您就有机会指挥本土士兵了。”饭田祥二郎笑道。  “希望会是这样吧。”波田重一轻哼了一声,“只是可惜,支那人又调来了四个军,第九师团正在与其在阳新、大冶一带激战,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支援我们。否则,我们现在就可以向对面发起总攻。”  “可现在我们依然在进攻,到时候,我们独力完成攻克这一战略要地的任务,不是更值得骄傲吗?”饭田祥二郎道。  “富池口重要,可我更加希望能直趋武汉。”波田重一道。  “我想,这是所有指挥官共同的想法。”饭田祥二朗笑道。  “当然,我……”  “轰——”  波田重一话音未落,就被前面战场上的一声重重地闷响打断了,不等他反应过来,闷闷的“轰隆”声又接连响起,甚至,隔着几里地远,他都能感觉到地皮的颤动。  “八嘎,炮兵是怎么回事儿?谁让他们开炮的?”  波田重一大怒。他在望远镜里看到手下的士兵已经冲了上去,跟支那军的阵地相距已经只有两百多米,这么近的距离,很容易被炮弹误伤……  “这好像不是我们的炮!”饭田祥二郎一开始也吓了一跳,可仔细一想却又觉察出了不对,“声音不像!”  “难道是支那人?”  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同时举起了望远镜……支那军队还是有炮的,而富池口又是这样一个战略要地……可问题是,这几天的进攻,支那炮兵开炮的次数一支手都可以数得过来,而且从来没有这么密集过。可刚刚连续响起的“轰隆”声,就算没仔细数过,恐怕足有三四十下……支那军队哪有那么多的大炮?就算有,他们又怎么舍得这么用?  “部队还在进攻。”  望远镜里,被短暂的炮击打懵了一会儿之后,支队的台湾士兵们又在日本军官的强迫下继续向支那军的阵地发起进攻。跟本土军队同样的装束,同样的吼声,甚至同样的战术……一般情况下,支那军队会像往常那样,紧守阵地,先是趴在阵地上打枪,等到支队士兵冲到近前,就跳起来肉搏,要么,将支队士兵赶下去,要么,被支队士兵赶跑……可这回不一样。波田重一和饭田祥二郎看到对面敌人的阵地里突然“扔”出来一个个黑糊糊的东西,隔得远,即便用了望远镜也看不清那到底是些什么玩意儿,可是,那些东西落地后的效果却是明显的……他们清楚地看到,随着一声声闷闷的巨响,正在冲锋的支队士兵被直接掀飞或者干脆就被炸成了碎块儿,而除此之外,那些离得比较远的,没有受到爆炸波及的士兵,在爆炸之后居然也直接倒在了地下,再也没有起来……  ***********************  “我军已经夺回了富池口、阳新、大冶大部分阵地,并重创日军波田支队和第九师团,击毙敌军三千余人,击伤无数。”  武汉行营,唐纵向蒋介石报告最新得到的战报,可以看得出,他现在精神很振奋。  “三千多?有这么多吗?”蒋介石沉声问道。  “校长,学生已经查过,一共两千九百七十四人。”唐纵答道。他能理解蒋介石的问题。虽然已经跟日军交战一年多,从上海,到徐州,再到如今的武汉,国军跟日军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会战,可从没有在一次战斗中就消灭如此多的敌人……李宗仁在台儿庄指挥整个第五战区的部队打下来的那一场胜仗,加起来也不过才打死两千多日军,不足三千,加上打伤的也不过才一万多人,可那就已经是振奋人心的大捷了。而这一次,第三集团军加另外四个军居然在一场战斗里面就击毙将近三千日军,难怪蒋介石不信,就连他也不相信,否则也不会再派人去调查一遍了。要知道,这种行为可是很得罪前线指挥官的。  “你确定有这么多?”蒋介石依旧不相信会有这样的战绩。三千日军啊。虽然会战至今,国军已经消灭了数万敌军,可这只是一场战斗啊……这话说出去能让人信吗?  “回校长,学生可以保证。”唐纵再次确认道。  “……就因为那个什么‘飞雷炮’?”蒋介石终于信了,可他还是觉得有如梦幻……他很清楚,孙桐萱的第三集团军其实一直都是在波田支队和第九师团的进攻下苦撑,要不是自己又咬着牙调过去四个军,那个方向早就失守了。可即便如此,孙桐萱依旧不时告急,请求支援。可现在,居然一下子打起了反攻……孙桐萱被他的老上司韩复渠附体了?可就算是阴魂附体,韩复渠又算个什么东西?一枪不放就丢了黄河天险,丢了山东的混帐王八蛋,他能打退日军,还让对方蒙受了如此巨大的损失?可如果不是韩复渠附体,那就只能是前几天支援过去的几百个汽油桶了,说真的,要不是唐纵和戴笠全力推荐,他都没打算同意……那玩意儿也能用来打仗?  “校长,根据第三集团军报告,‘飞雷炮’一般射程仅在150—200米,但爆炸威力巨大,对日军的防御设施具有极大的破坏力,不仅如此,其杀伤范围也是骇人听闻,甚至不在重炮之下。学生还听说,被击毙的许多日军身体表面完好无损,可内脏却被震得稀烂……”唐纵又道。  “真有这么厉害?”内脏都被震烂了?饶是蒋介石见多识广,也不自禁地暗吸了一口凉气儿.  “近距离内确实非同小可。日军也正是因为措手不及,被我军逼近了打,炮兵无法发威,这才连连吃亏。不过在学生看来,就算他们能用上炮兵,恐怕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毕竟我军先前就硬扛过他们的火炮……何况,这炮弹可比炸药包贵多了。”唐纵道。  “让孙桐萱写一个报告过来,详细描述一下‘飞雷炮’的具体威力和战果。”蒋介石道。  “是。”  “那个发明了飞雷炮的,叫什么来着……”蒋介石又突然问道。  “秦卫。”唐纵接口道。  “嗯,秦卫,”蒋介石点了点头,“他在干什么?”  “他本来是想出国避难来着,现在么……在重庆大学当了教授!”  “嗯?”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