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十五章 秦卫跑了?

第十五章 秦卫跑了?

徐远举其实并不想告诉戴笠秦卫要奖金的事儿的,因为他实在拿不准那所谓的“没良心炮”.毕竟,不管凭秦卫再怎么说,那也就是个薄铁皮桶……他还好说,也就是个站长,可戴笠、郑介民却相当于军统的大小王,他们仨人带着五万块钱去了,要是试验的炮不行,传出去就是铁定的笑柄。中统的陈氏兄弟可正逮着想看他们的笑话呢。事情不成,那俩货肯定会在委员长面前递小话。人家本来就跟老头子关系近,私下里都是叔侄相称的,再逮着真凭实据,老蒋肯定要找人算帐。那时候戴笠会找谁发火?再说了,不带钱又怎么样?小小一个秦卫,还能因为这个把他们吃了?大不了最后再补上就是了……可问题是他现在是当着戴笠的面儿,旁边还有唐纵。戴笠最讨厌的就是手下人给他藏着掖着,尤其现在还是当着唐纵的面儿,他就更不能这么做了。那会让唐纵以为戴笠对手下控制不力……人家可是委员长侍从室的少将组长,就算跟戴笠关系好,保不齐也会在委员长面前说上几句。真要是那样的话,后果会比他们三个人带着五万块钱奖金到了地方,结果发现所谓的“没良心炮”只比二踢脚强上一筹的情况还要糟糕十倍。因为老蒋很有可能会由这件“小事”认为戴笠并没有其表现出来的那样强的能力,会让戴老板在委员长心里的地位有所降低……那样的话,戴笠会在第一时间扒了他的皮。  那就连戴笠和唐纵一起瞒着?  那更是找死.  他们可是去见秦卫。虽然接触不多,可他徐某人又岂会看不出秦卫是个什么货色?十有八九,一见面,那小子就得先要奖金!到时候他怎么跟戴笠解释?又会让唐纵怎么看?  所以,短暂的思考之后,他还是决定把对方的要求告之戴笠。  谁叫他是人家的手下呢?  当官难!在中国当官,更难!因为你必须面面俱到,考虑到所有你需要在乎的人的面子,否则……  “五万块?我倒要看看他到底凭的什么。”  徐远举的报告让他自己不必再做什么选择题,而戴笠在小小考虑了一下之后,就当没听到过这个要求……五万块?别说大洋,就是法币他也不会给。堂堂的军统大老板,能来看看你就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还敢要钱?他倒要瞧瞧这个姓秦的到底凭的什么敢这么狂……留下郑介民看家,带着唐纵和徐远举就直奔秦卫等人试验火炮的军营。  可是戴笠没想到,他堂堂的中国“特务之王”,气势汹汹地赶到了地方之后,居然被放了鸽子。  ……  “秦卫不在?”  听到在军营门口迎接的少校营长的报告之后,徐远举的汗登时就流了下来……他身后跟着两个将军,而且都是大大的实权将军。来之前还专门打了电话告诉了秦卫,虽然因为要保密而没具体说有谁要来,可他已经暗示过了会有大人物……本以为秦卫会跟这个叫什么郑航的营长一起在营门口等上几个小时,热烈的欢迎他们,可没想到……那货居然没来?  “刚刚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来找秦先生,结果秦先生一见他们,马上就说有急事,跑到那边山里去了,还不让我们跟着,谁跟跟谁急……差点儿就要拼命的样子。我们就没敢跟着。”郑航向徐远举解释道,越解释声音越小,汗也越流也多。而重庆本来就湿热,又正值盛夏,所以一会儿就汗流浃背,可他还不敢擦……那边站着的那两个人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一个肩上扛着星星的,另一个一看就知道地位相差无几,说不定还更高。因为那个将军还站在后面,明显属于从属地位……早知道会来这么两位,他宁可跟秦卫拼命也不会把人放走超过三十米。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他一个二线杂牌部队的小营长,还不是只能看人家心情好坏?  “那家伙来历诡秘,你怎么能放他自由活动?”看看身后的两位上司有些等得不耐烦了,徐远举更加着急,忍不住叫道。  “来历诡秘?你们把人送来的时候也没说啊!”郑航只觉得自己冤死了,“不是只说找个偏僻地方试验简易火炮吗?怎么突然就诡秘了?……不带这样的。”  “少说这些没用的……我的人呢?”徐远举突然又问道。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可不只是让秦卫自己跑来的,他还派了人跟在那家伙身边监视着。  “跟着一块儿去啦!”  “上哪儿?”  “我也不知道啊,就只知道秦先生出去之后,他们马上就跟着出去了。”  “就没留下一两个?”  “没!”  “M的,一帮蠢货!”徐远举再次气得咬牙。好嘛,派来的人居然一个都不在……秦卫要是敌人,在外面设个陷阱把人都坑死了,他恐怕也要好几天之后才能知道了。  ……  “怎么回事儿?”  戴笠等得不耐烦了,光看着徐远举跟那个小营长在前面嘀嘀咕咕,却把自己和唐纵俩人晾在后头,这让他感到很没面子。  “报告局座,秦卫跑了!”徐远举急忙回身答道。  “跑了?”戴笠眉眼一瞪,“跑哪儿去了?”  “没跑,没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郑航居然插了进来,“秦先生只是说出去跟人联系一下。”  “联系?”自己不一直就想找到秦卫背后的人或者组织吗?这货刚才怎么不说?徐远举突然觉得自己这一天恐怕把一辈子能悲愤的都给悲愤了,反正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他跑哪儿去跟人联系了?”  “不知道!”郑航躲避着徐远举杀人的目光,小声道。  “你……你个废物!”徐远举大骂。  “马上派人去找!”  戴笠的脸已经变得黑黑的。他突然觉得自己或许找错了人担任重庆站的负责人。这儿可是“陪都”,日本人每天不知道要往这儿派多少间谍,还有中共,还有列强……尤其是日本人,人家可能已经把那朵“帝国之花”撒过来了,可看徐远举这样子,能是对手吗?恐怕就是南造云子就站在这货的面前,这货也不知道自己要抓的对象在哪里,哪怕他已经把南造云子的样貌牢牢地印在了心底。  “营长过来!”  徐远举被戴笠的黑脸吓得心里惶惶,不敢留在这儿继续看上司的表情,赶紧留下了几个人保护戴笠和唐纵的安全,又向郑航要了一个排的人马,然后就匆忙地沿着对方指出的方向追了出去。可他并没有注意到,看到他惶急的表现之后,戴笠的脸色更黑了,就仿佛是夏天压城欲摧的乌云……可唐纵却好像对这一切都视而不见,看到郑航依旧站在那儿,同样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他招了招手。  “长,长官好!”郑航急忙小跑过来,立正敬礼。  “你叫什么名字?”唐纵问道。  “回长官话,卑职郑航,职衔少校营长。”郑航答道。  “那个秦卫……他的活儿怎么样?你是营长,应该知道吧?”唐纵点点头,又转而问道。  “知,知道!”郑航连连点头。  “那他的活干得怎么样了?”唐纵倒背着手,接着问道。  “秦先生那可是……”  想都没想,郑航直接伸出了大拇指!  “这意思是……还行?”唐纵面容一肃,沉声问道。  “何只是还行?那简直……”郑航抻了抻脖子,把大拇指又抬得高了些:“没的说啦。除了射程近点儿,威力比卑职以前见过的德国产75山炮还狠。这要是我们当初在前线的时候有这么几下子,那也不至于让小鬼子打得那么惨,说不定还能让他们喝上几壶呢!”  “哦?”戴笠原本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一些,“你说的都是真的?”  “那还有假?”郑航道。  “试验场地在哪儿?”唐纵又问道,声音居然有了一丝急切。  “靶场!”  “带路!”  “是……”  ……  徐远举并不知道他走后发生的那一幕,他只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秦卫给“抓”回去,没错,就是抓回去……因为他觉得自己被秦卫弄得很丢脸,还很丢份儿,而除此之外,还给戴笠和唐纵这两位情报部门的大头子留下了一个很不好的印象。这都是秦卫的错。不给对方一点儿颜色看看,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军统的人。  可事情的发展再一次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本以为自己怎么也要追出去个十里八里,说不定还要追出去几十里才能找到一点儿线索,可事实却是,跑了没有十分钟,拐过两个弯,在距离军营门口不到两里地的山路上,他就看到了正在朝着他这个方向走过来的目标:双手叉在裤袋里,低着头,一副落寞样的秦卫本人。  “抓人!”  心情不好,徐远举想都没想就朝手下下了命令。他就是要给秦卫一点儿颜色瞧瞧,顺便也让戴笠瞧瞧,自己的办事能力还是有的……你看,这么快就把人逮了回来。所以,刚才的那些有些丢份的表现,责任不应该归在他的身上,至少大部分责任都不应该归在他的身上。所有原因,都是因为那个傻冒姓郑的,还有这帮不成器的手下。  “回去给这小子摆成十八个模样,看看他到底联系了谁……”徐远举暗地里发狠,眼神却依旧盯着秦卫一动不动,可突然间,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不是说那几个负责监视的人都跟在这小子后面吗?怎么这小子回来了,监视的人却不见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