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十一章 你说你是谁?

第十一章 你说你是谁?

“你还真敢开口……县长?你干嘛不要个市长?”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不介意。”

  “我介意——”

  徐远举瞪着秦卫,突然发现眼前这家伙怎么看怎么腻歪。可惜秦卫根本就不在乎他的观感,见他生气,只是轻轻摆了摆手:

  “打个赌而己,发什么火呀?你要是做不到,完全可以另换一样,我又没说一定要当什么县长市长。”

  “你就是要我也做不到。”徐远举没好气儿地说道。他听得出秦卫刚才是开玩笑,不过他也知道如果他敢应下这个条件,这货肯定就会立码拍板……当特务,绝对不能冲动。所以,他果断地承认自己不行。

  “如果真的能够试验成功,我们到时候可以请上峰给你一个军衔,至少也是少校,这个可以了吗?”郑介民在一边问道。

  “少校?”秦卫皱眉,“太小气了吧?如果真的能成功,当然这肯定会成功……那就相当于白送了你们国民政府几个炮兵师,一个少校就把我打发了?你们好意思吗?”

  “几个炮兵师?你好大口气……”徐远举直接就被秦卫气乐了,“你知道什么叫炮兵师?你知不知道咱们整个国民革命军,炮兵的最大编制也不过才是旅?炮兵师?你那不过就是几门土炮,是比得上德国产的105和150口径榴弹炮,还是比得上75山炮?我看连迫击炮也比你那玩意儿强上百倍。”

  “徐站长!”秦卫板着脸,“我承认,咱这种‘土炮’确实没法跟人家正经的大炮相提并论,但你也必须承认,越是简单,越是造价便宜,耐用,操作简便的炮,就越适合我们的国情……我就算现在给你两个师的210MM口径的远程火炮,你又能找得到人放吗?”

  “只要你有,我们就不缺人。”郑介民抢在徐远举前说道。

  “呵呵,”秦卫忍不住失笑:“郑主任,就算你不缺人,你有那么强的运输能力吗?210MM口径及其以上的火炮,没有汽车牵引,恐怕你用上一回就要被日军的炮火砸得稀烂……到时候就算你不心疼,我还疼呢。”

  “也就是说,你拿不出来?”徐远举冷哼道。

  “对,我拿不出来。”秦卫点头:“不过,我这回送给你们的可是可以达到500MM口径的‘大炮’,而且只要愿意,你们立即就能造出几千门,根本不怕被炸坏多少,这不比一点儿200MM的货强多了吗?”

  “那怎么能一样?”

  “就算不一样又如何?量变决定质变,数量多了,蚂蚁也能咬死大象,何况是大炮?”

  秦卫白了这货一眼。

  “说的也是。好吧,既然秦先生你坚持,那……我们就看看你这个‘没良心炮’到底是怎么厉害到了‘没良心’的地步,希望不会让我们大家失望。”郑介民站了起来,对秦卫郑重地说道。

  “只要人员物品到位,我保证二位到时候大开眼界,立功受奖。”秦卫也跟着站起来笑道。

  ******************************

  “郑主任,你觉得这小子能成功?”回罗家湾的车上,徐远举和郑介民一起坐在后座,可一开始,两人都没说什么,显得各有心事……直到快差不多走出沙坪坝,徐远举才突然向郑介民问道。而对他的问题,郑介民却只是笑笑:

  “我虽然不怎么看好他这什么‘没良心’的炮,不过,从这小子的话里,我倒是觉得他还真有可能拿出来好东西。”

  “我也觉得这小子可能藏着掖着什么,可他如果真有好东西,干嘛非要弄什么汽油桶?这玩意儿就算能当炮筒子,又能有什么威力?此时又正值武汉会战,如果真的有好东西,必然会得到上面的重视,他的目的岂不是更容易达到?”徐远举疑惑道。

  “那他有什么目的?”郑介民反问。

  “这个……我不清楚。”徐远举摇头。

  “这就是了。”郑介民笑笑,“虽说我们都知道这小子可能有什么目的,但从他今天的表现,我倒觉得他并不是想在武汉会战是搞点儿什么,当然,我也并不是否认这种可能。”

  “怎么说?”

  “如果这小子真的是心向国民政府,那他今天隐约露出的210MM口径重炮的口风,未必就没有实物。可这些东西都不便宜啊,他估计是怕咱们浪费了。”郑介民苦笑了一下,道。

  “我就觉得那小子是吹牛。两个师?别说210MM口径重炮,就是100MM口径以上的山炮,这世界上又有哪个国家会轻易出售那么多?他一个来历不明的小人物,真能搞得到?”徐远举表示怀疑。他虽然是个特务,但也是军人出身,对火炮也有一定的了解,尤其是国民政府本来就没有多少炮兵,中央军75MM以上口径的火炮几乎都是由中央直辖,由此就可知火炮的珍贵。而在抗战正式开始之前,整个中央直辖的炮兵加起来,也不过才编成了两个旅,整个国民革命军序列,也不过才四个旅的炮兵,火炮总数还不到五百门,型号样式更是五花八门,大多数都为小炮……至于200MM口径以上的火炮,在中国那就是个传说,连日本都没几门。

  “两个师肯定是吹的,可就算只有一个团,也值得咱们试一试。而且,你不觉得那小子好像对炮兵并不怎么了解吗?”郑介民又道。

  “这还用觉得?他要是真懂,哪怕只懂得一丁点儿,就不会拿汽油桶来跟火炮比。”徐远举冷哼道。

  “嘿嘿,他不懂火炮,却知道火炮口径有一种是210MM……他为什么不说是200MM呢?一般人的习惯都应该说整数吧?是有人告诉他的,还是200MM口径之上他正好知道这一种?再结合他可能的来历,还有今天突然又把咱们叫过来的表现,你不觉得这里面有一点儿意思了吗?所以,不管他怎么比,或者比不比都无所谓,反正,咱们也没什么损失。”郑介民笑道。

  “我就是看那小子不顺眼……刚开始看着还老实,怎么这才半天,就突然成了‘能人’了?居然还敢跟我吹胡子瞪眼……他还真以为跟他客气一点儿,他就是块料儿了?”徐远举又冷哼了一声。

  “不管他是不是块料儿,反正这一趟我还算是满意,你记得明天给他把人派过去,东西也准备齐整……看看他到底能种出个什么花儿来。”郑介民道。

  “是。”

  *********************************

  “天黑了?”

  “是啊,天黑了。”

  “你们这儿……”

  “我们这儿没有给你住的地方。而且,我们学校也不欢迎你……你可以走了。”

  郑介民和徐远举的谈话自然传不到重大教务处,但这并不能改变他们两个人对重大的影响……虽然这个范围并不大,只限于沈重宇的办公室及其周围不足五十米的范围,但也足够了。至少,一直就对秦卫很看不上的齐琪同学就愈发的讨厌起了眼前这个人。

  “齐琪,你是怎么回事儿?我们重大的学生都这么没礼貌吗?”沈重宇就在一边,闻言忍不住斥道。他虽然刚才被赶了出去,但也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秦卫人家是想弄些火炮给国民政府,虽然找错了对象,没找国防部,反而找了军统,但这也是出于好心啊。现在天晚了,人家想在这儿住一宿,这有什么?重庆大学这么大,还能找不到个住处?居然还把人往外赶,真真岂有此理。

  “主任,他要是住在这儿,那那些人怎么办?”齐琪很不忿沈重宇对自己的批评,一指秦卫身边几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家伙,叫道。

  “诶,原来你是担心他们啊……”秦卫笑了,身边一共四个黑中山装,都是沙坪坝军统分处的,徐远举临走的时候留下来“保护”他的,不过他也知道,这四个军统特务肯定还有监视他的任务,说不定还不只这四个……可这又有什么?徐远举想监视他,那可真的找错了对象。

  “我还以为你这丫头片子真的要把我往外赶,连点儿事儿都不懂呢。”

  “你才不懂事儿!”齐琪怒道。

  “我怎么会不懂事儿?我是特别‘懂’事儿。你们呢,给我找个住处……他们呢,”秦卫一指四个黑中山装,“身为他们上司派来保护我的保镖,当然是在我的住处附近保护我,所以,他们有没有住处,都没有关系的。”

  “哦?”齐琪冷笑着扫视了四个黑中山装一眼,只见四名军统特务都有些变了脸色……显然,这四人都觉得秦卫刚才那话不怎么地道。可惜,秦卫并不在乎他们的感受,依旧笑嘻嘻的看着齐琪:

  “怎么样?这下可以了吧?”

  “当然……不可以。”齐琪很干脆地一摇头。

  “为什么?”

  “重大不欢迎特务!不管他们是干什么来的,都不欢迎!所以,身为他们的保护对象,你最好还是……滚蛋!”齐琪一仰下巴,冷哼道。

  “嘿……”秦卫呲着牙,猛得转向沈重宇:“我说沈主任,你们这怎么教的学生?这太不礼貌了!”

  “是是是……”沈重宇也是尴尬,他虽然赞成留秦卫住下,可内心里也是赞同齐琪的,重大还真的不适宜留特务……明天学生们知道了的话,该怎么解释?总不能说这儿有位爱国人士通过军统向国民政府出售大炮吧?这也得有人信啊。不过话说回来,齐琪的话虽然在理儿,可其特别针对秦卫的言语还是不合适的,所以,沈重宇略一考虑,还是决定先委屈一下自己的学生:

  “齐琪,还不向秦先生道歉!”

  “凭什么?”齐琪梗着脖子,一脸不服。

  “凭我对这个国家的贡献比你的大!”秦卫挺着胸膛道。

  “哈哈哈,这话说的真有意思,难道对国家的贡献大小就能决定两个人的对或者错了吗?”

  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一阵杂乱但却清晰的脚步声从远处渐渐传了过来,很快,两个人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校长,马院长!”

  看到来人,齐琪、路小佳等人纷纷欢呼迎上,沈重宇也快步走了过去,秦卫在后面看到他跟那两人低声交谈了一会儿,然后就带着两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大约五十来岁的中年人首先走到了秦卫面前,向他伸出了手:

  “秦先生是吧,你的事儿已经听沈主任说了,鄙人叶元龙,幸会!”

  “幸会幸会,您是……”秦卫跟对方握了握手,又小声问道。

  “这是我们校长!”齐琪在一边虎声虎气地说道。

  “哦,原来是叶校长,您好您好,久仰大名。”

  “虚伪!”齐琪等人在一边齐翻白眼儿。

  “呵呵,马寅初,目前是本校的商学院院长!”两个人另一个看上去已经应该有六十岁的老头笑了笑,上前一步自我介绍道,可不料,他刚介绍完,就看到秦卫脸色狂变:

  “你说你是谁?”

  “马寅初!”

  “你……你就是马寅初?”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