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九章 万儿八千门吧

第九章 万儿八千门吧

“大炮?”

  “对。”

  “你是说,你……你们有大炮?”

  “啊,有!”

  “真的?”

  要不是手里还捏着电话,徐远举相信自己已经双手合什,遥对着武汉进行膜拜了……果然不愧是戴老板,嗅觉灵敏非凡。早先就说这姓秦的背后有人,现在果不其然,居然连大炮都弄出来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型号,可哪怕只是一批迫击炮,对前线的战斗也是非常有利的。

  “老子要立功了!”

  徐远举的心剧烈的跳了起来。他开始进行激烈的心理斗争:这事儿郑介民还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先瞒着?

  “喂,徐站长,徐站长,你还在吗?怎么不说话了?”

  电话这头,秦卫坐在重大教务处长的座位上,不耐烦地敲了敲话筒。

  “我在,我在。”徐远举马上回过了神儿来,“秦先生,你们真有大炮?”

  “废话,都说有了,你怎么还问?你到底打算让我确认几遍?”秦卫不满道。

  “秦先生你别生气,别生气,那个……你们的大炮是什么型号?有多少?”徐远举的心跳得更厉害了……此时此刻,他十分地想从话筒里得到一个心动的答案,虽然他现在已经非常的激动。不过激动之余,大特务也依旧没忘记考虑保密性的问题,而考虑后的答案让他稍稍安心:对面是大学,并非一般人注意的对象,自己这边是军统甲室,更是保密性高到不行的地点,双方的通话,应该不可能被什么人窃听。

  “型号?这型号我还真不太清楚,我就只知道口径从三百毫米到四五百毫米的都可以有,就是射程近了点儿……”秦卫努力地回想着自己知道的资料,可话还没说完,他就被对面突然爆发出的尖叫震得耳膜直响……他从来没想到,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稳重的男人,居然会发出这样的尖叫声。可是,他这边怎么想的都跟徐远举无关,对方也没有心情去考虑自己形象的得失,徐远举只听到了了“三百毫米到四五百毫米”这个词……然后就再也镇定不下来了。

  “你呆在那儿别动,我马上派人去保护你……听着,不许动!听到没有?”

  “啊?”

  “呆在那儿别动,一动也不许动!”

  “啪!”

  徐远举放下电话,转身就走出了办公室,

  “来人!”

  “徐站长?”

  罗家湾19号相当于军统总部,并不是区区重庆站就能辖制的,但此时军统还并没有完全搬过来,郑介民又不在,徐远举对这里自然也就拥有了一定的指挥权。

  “通知沙坪坝方向,让他们立即派出一队人赶赴重庆大学,找到一个叫秦卫的人,保护其安全,并且不许他跟其他任何人接触……”

  “是!”

  “另外,派人通知郑主任,让他立即赶到重庆大学,就说我先走一步了。”

  “是。”

  “通知湖南会馆(军统名义上的总部),派出一队人,跟我一起赶去重庆大学。”

  “是。”

  “快去。”

  “是……”

  没有人知道徐远举为什么突然像吃了耗子药一样兴奋,但特务们都能发觉这位站长的急切,所以,一听到命令,立即就行动了起来,没有丝毫耽搁。而这时,经过初期的兴奋发热,徐远举的脑子也微微凉了下来,他马上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三百毫米到五百毫米?他大爷的,战列舰也没这么大的炮管子……那小子不会是蒙老子吧?”

  ……

  “你也知道这口径大了点儿?”

  郑介民赶回来的正是时候,在门口碰上了徐远举,就一起上了车,结果,听到徐远举转述了秦卫的电话和他自己的担忧之后,军统秘书长忍不住抚住了额头。

  “五百毫米?你知道五百毫米口径的大炮有多大?岸防炮都没听说过有这么大的,顶了天四百多毫米……你觉得这么大的炮,什么人能给咱们弄来?”

  “那个……戴老板不是怀疑,那小子背后可能是洋人么?”徐远举小声的反驳道。自己怀疑归自己怀疑,可既然已经行动起来了,人也派了出去,他总要维护一下一站之长的威严,哪怕他自己也觉得这理由很不着调……洋鬼子会舍得把岸防炮给中国人运过来?就算运过来也晚了呀,小日本儿都打到武汉了,要那么大的炮还有什么用?光安装恐怕就得费老鼻子劲儿了。再说了,那些洋鬼子有那么大方吗?

  “算啦,我估摸着,那小子应该不会是骗我们。应该有炮,但量不会太多,至于口径……哼,他要是能给我弄几门105口径的山炮,你我就都有大功。”郑介民冷哼道。

  “是是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徐远举苦着脸应道。头脑发热,头脑发热啊,自己居然也会头脑发热?但愿这姓郑的别把自己今天的表现告诉戴老板,那可是要失分儿的。

  “姓秦的,你最好能给老子一个好点儿的答复,不然,……老子他M的弄不死你。”

  ************************************

  “你们这到底找来了个什么人?”

  浑不知自己莫名其妙地又得罪了军统重庆站长,秦卫依旧坐在重庆大学教务处主任的座位上低头沉思,而他对面的沙发上,重大教务处主任沈重宇正一脸严肃地看着并排站在面前的齐琪、路小佳、方洪等人。沈主任倒是没觉得自己有多倒霉会碰到这种事儿,给军统打电话,问国军要不要大炮,这事儿怎么听都不是坏事儿,前线正在抗战,士兵们正在浴血拼搏,多几门炮,就多了一丝胜利的希望……他只是很不满齐琪等人惹事儿的能力:至少也得把对方的来路弄清楚吧?

  “主任,我们哪知道这家伙是什么人?他本来是要接替观音庵的郑振华当收容院院长的,谁晓得突然就成了军火贩子?”齐琪低着头,小声嘟囔道。

  “放肆!”沈重宇脸色又是一沉,“秦先生是爱国人士,时刻关心前线抗战,为了胜利,劳心劳力弄来大炮,身为重大学生,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怎么看不出来他劳心劳力了?真要是那么好,军统的人干嘛还要他去当收容院院长?”齐琪不服道。

  “齐琪,你就少说两句吧。”路小佳拽了拽同学的衣袖。

  “都是你舅舅惯的,看我明天怎么去骂他。”对齐琪这种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犟脾气,沈重宇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找上了对方的家人。可惜,他的威胁明显对齐琪无用。

  “我舅舅才管不了我。”

  “你舅舅是谁?”

  “王韬甫!”

  “王韬甫又是谁?”

  “巴县……你!关你什么事?”

  齐琪回过神儿来,大怒,狠狠地瞪了秦卫一眼。

  “问问而己,难道你舅舅见不得人?”

  “你才见不得人!”齐琪怒火满腔……她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是谁教出来的?怎么总是能随随便便一两句话就能气死人?

  “秦先生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沈重宇插进来,先向秦卫笑了一下,又板着脸看向几个学生,末了,把目光攒射向了齐琪:“你给我老实一点儿。不然,当心我找你们系主任!”

  “哼!”

  齐琪气得一鼓一鼓的,但终究还是没有再开口。

  “你们先都回去吧,我在这儿陪着秦先生。”沈重宇又道。

  “不,”几名男生,还有路小佳都答应了,正想离开,齐琪却突然摇头,“主任,我担心这家伙不是好人,我们要留在这儿保护你。”

  “胡闹!”沈重宇脸一板,“这是你们能参予的吗?马上回去。”

  “我就是不走。”齐琪梗着脖子,又朝几名男生扫了一眼,“你们也不许走。听到没有?”

  “那个……主任,我觉得齐琪说得很对,我们还是留下吧。”一名男生想了想,也对沈重宇说道。

  “胡绪中,你是个好学生,怎么也跟她胡闹?”沈重宇斥道。

  “沈主任,那个……我有一个问题。”秦卫突然插了一嘴。

  “哦?秦先生请问。”沈重宇顾不得教训几个学生,当然,他其实也没什么真要教训人的想法。这年头的大学都倡导学生自由地去想,去做,校方很少去强制学生做什么,这就使得大学生们具有较强的自主能力,敢于质疑权威,而校方对这种现象也喜闻乐见。反倒是那些喜欢压制学生的人,往往会臭了名声。何况,齐琪等人也颇有些背景,就像齐琪刚刚提到了自己的舅舅王韬甫,那是巴县县长,他们现在所在的这块地皮上的最高行政长官,并且跟重庆大学,还有因为领土失陷而迁来的国立中央大学等一些名校的教授领导都颇有关系,虽然这并不会成为搞特殊化的理由,重大也不会因此而对齐琪等人有什么特别的照顾,但不可否认的,他们这些人或多或少的会帮衬一下,何况,齐琪等人这回也并没有犯错,就是态度有些不好罢了。这又算什么错?

  “你们这所学校有没有电子方面的专家?噢,机械或者机电,又或者电气类的应该也可以。不用专家也行,只要能帮忙……”

  “秦先生需要我们帮什么忙?”

  “就是弄一个变压充电器。小号儿的,能给这块电池充电就行。”秦卫从身上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电池……他在来之前,就已经把这玩意儿从手机上拆了下来。不过也幸好是山寨版的苹果,把后盖一掀就可以取了,要是正品,没工具还真不好弄。

  “这是电池?”

  沈重宇看着秦卫递给自己的扁平扁平的所谓电池感到有些惊奇,他见过的电池都是圆柱形的,还头一次见到这种货色。

  “我要一种充电器,能从普通民用电压变到上面标识的电压,再有两根铜针,能够抵到这两个正负极点……”秦卫接着解释道。

  “这电池还能充电,难道是蓄电池?”沈重宇这才想到重点。能充电的电池他只知道汽车用的蓄电池,可那都是大家伙,这么小的他还是头一回见。

  “算是蓄电池吧。那个……沈主任,能行吗?”

  “这应该不难。我去理工学院那边儿问问……”

  “谢谢,沈主任,您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那个……呆会儿我卖了炮,一定给你们重大捐上一笔。”

  “不客气,我们这是应该……秦先生你说什么?你要‘卖’炮?”

  “啊,不行吗?”

  “不,不是……我还以为,你是要捐呢。”

  “也可以说是捐吧,要知道,按我的方法,国军最少也能弄个万儿八千门的大炮,那炮虽然射程近了点儿,可威力……啧啧,没良心啊!”

  “万儿八千!?”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