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八章 你们国军要大炮不?

第八章 你们国军要大炮不?

虽然有齐琪的反对,但由于秦卫异乎寻常的坚持,所以,五个大学生最终还是捎上了他……结果,这一次的搭车行为也成就了秦卫对重庆的深深怨念,他忘了这座城市还有一个名字:山城!

  在山城骑自行车……如果不是因为还需要这几个学生帮忙,他恐怕就要直接骂傻B了。一会上坡,一会下坡,几乎连个间隔都没有,这还不算,这个时期的山城也没有几条好路,不说一路崎岖,肯定比后世的乡间小路还要颠簸就是了。在在这样的地方骑自行车,还不如步行……可偏偏坐在他后座上的齐琪却死活不愿考虑他的难处,坐上去之后就儿就没有下来过,连他推车上坡也是如此,结果,原本半个小时就能走完的路,他骑自行车居然跑了90多分钟,将近两个小时!

  “你们是怎么想到要骑自行车的?”

  重庆冬冷夏热,而且湿度极大。八月份更是能湿热死人。所以,到达重大,放下齐琪的时候,秦卫已经汗流浃背,近乎湿透,还要不停地模仿着某种以忠心著称的动物。只是他很不明白,眼前这几个人明明是大学生,看模样也在收容院教课教了一段日子了,怎么就没想过这一点?难道他们累得很快乐,亦或者,几个男生想追两个女生,所以选择了这种虽然很浪费力气,但却貌似比较“浪漫”的出行方法?

  “骑自行车赶路快嘛,这还要问?”齐琪白了他一眼。

  “快?”秦卫瞠目结舌,“你说用这玩意儿……快?”

  “废话。”女生又白了他一眼。

  “好吧,”秦卫被打败了,“我承认你说的对……你们这儿有电子或者机械系之类的学科没?电气类的应该也行。”

  “你到底要干嘛?”齐琪皱眉问道。

  “做个小玩意儿。”秦卫随口答着,又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面前就是重庆大学的大门,没什么出奇的地方,甚至还不如后世某些普通院校的大门气派,但直觉却告诉他,自己面前的这个学校恐怕比后世的重庆大学要“恐怖”的多,甚至可能比清华北大也要强上不少。而究其原因,自然因为目前的局势。

  “小玩意儿?你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吗?”回到主场,齐琪的气势比起在收容院的时候又盛了许多,眼神瞪向秦卫的时候直如俯视。

  “重庆大学啊,牌子上不写着呢吗?”秦卫指了指门口,并不在意对方的态度。

  “没错,重庆大学!”齐琪微微仰起下巴,一脸傲然:“俗话说的好,‘长江与嘉陵江相汇而生重庆,人文与科学相济而衍重大’,数年前,蒋委员长和夫人视察重大,赞我学校有‘蒸蒸日上之势’,可为‘中国之剑桥’……”

  “那又怎么样?”秦卫反问。

  “怎么样?这么重要的一所大学,尤其是现在的局势,使得我们重大的肩上担负了更加重大的责任,大家的学习教育任务有多么重,你知道吗?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想找人替你做个什么小玩意儿?”齐琪板着脸蛋儿,努力绷出一副严厉的神情。

  “你的意思是说……我错了?”秦卫迟疑了一下,问道。

  “当然错了。”

  “不会吧,就是个小玩意儿而己,说到底就是个小型的变压器,难道……你们重大的人做不出来?”

  “胡说,变压器我们怎么可能做不出来?”齐琪叫道。

  “那就是要用很多时间?我这就是个巴掌大的玩意儿,从一般的电源电压变到1V左右,难道你还还需要做个一年半载的?”秦卫继续追问。

  “当然不……”

  “齐琪。”看着同学被秦卫几句话又绕了进去,路姓女生终于忍不住又扯了齐琪一把。而看到她的眼神儿,齐琪也终于明白自己又被秦卫给耍了,漂亮的脸蛋儿顿时又红了一片,看向秦卫的眼神儿仿佛都要冒出火来了。

  “姓秦的……”

  “我想参观一下你们学校,另外跟这儿的教授探讨一下当前最前沿的科学问题,劳烦诸位带一下路。”秦卫没理会已经处于爆发边沿的女生,整整衣领,又向躲在边儿上的几个男生说道。

  “这个……”几名男生为难地看向了齐琪。本来,他们还有一点儿愤青的潜质,偶尔也能跟秦卫喷上一两句,可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路上他们已经领教到了对方碎嘴的厉害,只要敢挑衅,秦卫就不仅能让他们找不到平时那种身背大义的优越感,还能把他们反喷成误国误民的祸害。所以,在路姓女生的提点下,他们已经打定主意不再跟秦卫杠上了。这也是为什么齐琪死活要占着秦卫的后座不下来的原因,实在是这一路上连带着被秦卫气得不轻。可是没想到,自己不招惹人了,秦卫又找上他们了……他们得罪不起秦卫,可同样也不敢得罪齐琪。

  “我在问你们,可你们却在看她……中国男人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没有自主能力了吗?”看到几个男生的表现,秦卫又忍不住摇头叹道。

  “你胡说什么?”齐琪在一边恼了,既恨秦卫嘴臭,又恨自己的同学没出息。

  “不跟你们闹了,”秦卫又叹了口气,然后脸色一变,摆出了副一本正经的模样:“齐琪同学,你也别再耍小脾气。我都已经来到你们学校门口,难道你还真能就在这儿把我再赶回去?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打个电话,如果耽误了,你知道在武汉前线要多死多少人吗?这个责任你担不起,别说是你,整个重庆大学都担不起,明白吗?”

  “你吓唬谁……”被秦卫突然摆出来的样子吓了一小跳,可吓过之后,齐琪依旧嘴硬。

  “女孩子偶尔发点儿小脾气叫可爱,可如果不依不饶,那就是胡搅蛮缠了。”秦卫的脸沉了下来:“我只是想让你们当一下向导而己,如果你们不愿意,我可以自己进去找。”

  “你,……谁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目的?”看着秦卫不像是在开玩笑,齐琪虽然还在嘴硬,可终于还是转身向着大门那边走了过去。剩下的人相互看了一眼,也跟着她走了过去。

  “齐琪就是这个脾气,从来都不肯认输的,输了也要找回来,秦先生您别介意。”一边走,路姓女生一边小声向秦卫表示歉意。

  “没关系,这种事我遇的多了。”秦卫笑了笑。齐琪这样的女性在后世比比皆是,哪个男人没遇到过几个?齐琪这样的,小意思而己。

  “真的没关系?”路姓女生显得有些不相信。

  “我像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秦卫苦笑问道。

  “那……呆会儿你可别生气。”路姓女生又叮嘱道。

  “什么意思?”

  秦卫愣了一下,什么叫“呆会儿别生气”?可路姓女生回答他的只是一记微微的苦笑……这让他更加疑惑。不过,仅仅只是几秒钟后,他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呀,齐小姐,你们怎么才回来?晚那么多。”

  大学门口迎出来一个中年人,不用仔细辩认,就知道这是一个门房,俗称的传达室大叔。

  “李叔,不好意思啊,……食堂还没关吧?”齐琪显然跟这位传达室的大叔很熟,听到问话,立即就笑眯眯地问道,哪还有刚才对秦卫横看竖看不顺眼的一点儿样子?

  “还有十来分钟,不过不是我说你,齐小姐,别再走那些小路了,不就是点儿野草吗,有什么看头?不安全,还不好走,万一碰上点儿事儿可怎么办?”

  “是是是,我知道了。这不是闲着无聊嘛……我们不打扰您了,先去吃饭啦,再见!”

  “慢点儿,不着急。食堂肯定给你们留着饭呢,老吴懂这个。”

  ……

  “刚刚走的是……小路?”

  自己居然被这几个学生给耍了?几个人继续朝学校里面走着,秦卫却欲哭无泪。怪不得这一路赶得那么累,仔细想想徐远举带自己来的这一路,进入沙坪坝之后,地势就已经很平坦了,哪有那么多的崎岖山路可赶?真要是那么难走,这几个学生又不是傻帽,干嘛每回都要骑自行车?郑振华也不像没脑子的,还想着骑自行车追汽车……自己怎么就没想过?

  “不好意思,秦先生。”路姓女生又凑过来小声道歉。

  “没关系,这种事……我遇的多了。”秦卫勉强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身为现代人,居然被几个“古董大学生”给耍了,这让他有一种挫败感。

  “要不我带您去打电话吧?”路姓女生又道。

  “我们这不就是去找电话吗?”秦卫看了一眼前面头也不回地朝前走的齐琪,心中又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条路是去食堂的。”路姓女生的话里的歉意又加深了一点儿。

  “哦,那个……吃完饭再去打电话也一样的,反正也耽误不了太久。”不说还罢,一说起食堂,秦卫也觉得自己的肚子有些咕咕叫了。

  “可等吃完饭,教务处就该关门了。”路姓女生道。

  “……”

  “小佳,跟他说什么呢?快点儿走,食堂要关门了。”秦卫正在考虑一顿饭重要,还是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着的武汉会战重要,前面的齐琪突然回过头来向路姓女生招呼了一下,接着,更是直接过来把人拉到了自己身边:“少跟那家伙说话。净会胡说八道,真以为我会信他的?哼!”

  “可是齐琪,万一秦先生真的有要紧事呢?”路小佳道。

  “他?哼!”

  “还是带我去你们那什么教务处吧,我真的有要紧事。”还是人命重要,虽然好像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秦卫无奈地摸了摸了肚子,沉声说道。

  “可我们饿了。”齐琪道。

  “饿一顿不会死人,可你多耽误一会儿,就真的有可能会多死很多人。”秦卫道。

  “你以为……”

  “我带你去。”

  见齐琪又要犯犟,路小佳赶紧又扯了她一把,然后,带着秦卫转弯沿着另一条路走去。齐琪在后面停了一会儿,也跺了跺脚跟了上去。而剩下的三个男生相互看了看,最终也无奈地放弃了食堂的诱惑,快步撵了上去。

  ******************************

  “诶,终于回来了。”

  到沙坪坝一趟,再回到罗家湾,饶是徐远举也是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依旧觉得有些疲惫。毕竟,这个时候不论是路况还是车况都着实够呛。可是,不等他喝上一杯茶,歇上一会儿,电话铃就突然响了。

  “喂,哪位?”

  “徐站长,重庆大学有电话找郑主任,郑主任不在,他就要找您,要不要接进来?”电话那头问道。

  “重庆大学?重庆大学找我们军统干嘛?”徐远举顿时大奇,“接进来!”

  ……

  “徐站长,是我。”

  重大教务处办公室,齐琪、路小佳等人,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都正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拿着电话的秦卫,事实上,从对方抓起电话,让话务员接通“军统重庆总部”的时候,几个人就一直是这个表情。那可是军统!虽然才刚成立没多久,可名头却是实打实的。可眼前这家伙,居然直接要军统总部?还直接就要军统的秘书长?秘书长不在,才转而要打给重庆站长……

  “你是谁?”徐远举自然不知道重大的一帮人是什么表现,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关心,他只是对这个从重大打过电话的人感到吃惊。要知道,军统的电话不是什么人都知道的,就算知道,也不是什么人都敢打的。何况这电话还是来自象牙塔的大学?

  “我是秦卫。”秦卫报了报名。

  “秦先生?”徐远举愕然,“你怎么跑重庆大学去了?”

  “我有事儿找你。”

  “有事儿?”徐远举一怔,接着就在于有些不耐烦了:“我说秦先生,你怎么这么着急?不就是个委任状嘛,放心,明天一准送到!”

  “谁管你什么委任状?我有重要事件找你!那个……武汉会战,国军要不要大炮?”

  “嗯?”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