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二章 还我手机

第二章 还我手机

“你要不要交待点儿什么?”“那你觉得我能交待点儿什么?”  祸从口出的意思秦卫懂,可这个“懂”一直都留在纸面儿上。他没料到自己这辈子会遇到相同的情况,更没料到会这么快……随口一句话,被那个小李全的小巡警牢牢记住。之后,小巡警的报告在最短的时间内,由其所在的巡警小队小队长,上报到队长,再上报到分局局长,再上报到了重庆警察处长兼局长帮办的东方白手下,然后,再由东方白上报给了刚上任没多久的警察局长徐中齐,再然后,上报到了同样新上任没两个月的重庆市长蒋志澄处,而知道事关重大的蒋志澄在第一时间就向自己的大佬,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汇报了这一情况,然后,不到十分钟,蒋介石的命令就经由刚刚成立没多久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局长戴笠传达给了正在重庆,负责整个军统搬迁重任的秘书长郑介民,最后,郑介民将他从警察局的"贵宾室"“请”到了罗家湾19号,军统甲室,也就是机要室的所在。“需要交待什么就不用我说了吧?”“可我真不知道需要交待什么。”秦卫一脸迷糊相。他对郑介民这个名字模模糊糊地似乎有些印象,可根本就想不起什么来……但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带进了军统。虽然对方对他一直和和气气,也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甚至连审讯室也没进,而是被请进了会客厅喝茶。可是,这是军统啊!整个抗日战争期间,中国一方最有实力的特务机关。在后世,军统的威名盖过了所有的中国情报机关,虽然在许多电视剧和电影里面最后都是地下党更胜一筹,可谁不知道那是因为解放军最后打嬴了的原因?  “你如要想不起来,那我就提醒你一下……南京那三十万人的事!”  “就为那随口的一句话,你们就把我抓来?”  “秦先生说笑了,我们只是请你来说明一下情况。而且……我们并不觉得那是你‘随口’的一句话。要知道,自从日军攻占南京以来就有大屠杀的传闻,只是这种传闻一直只在高层流传,因为日军的封锁和其蓄意制造出来的一些所谓‘亲善’的假新闻,民间很少有人知晓这一情况。但是,即便是高层,也只是隐约知道了日军的屠杀,却没有人知道日军在南京到底屠杀了多少人。我们军统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去查这件事情,依旧如此。这样的情况下,你又是怎么知道有三十万人遇害的呢?”郑介民淡淡地问道,手里还摆弄着从秦卫身上搜出来的一样东西。那东西呈长方形,闪闪亮亮的,最重要的是,还有一块大屏幕。如果有识货的人在,肯定会第一眼就会注意到其背后那缺了一口的苹果标志……  “这东西很精贵吧?”郑介民把玩着手机,眼神却跟秦卫差不多,满是迷糊。他郑介民虽然只是海南文昌一个破落小地主出身,却也曾走南闯北,少年时就跟着孙中山闹革命,还跑过南洋,后来考上了黄埔军校二期,毕业后还被派往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回国后便出任蒋介石侍从副官,从事特务工作。1932年后,历任复兴社中央常务干事会干事、特务处副处长、参谋本部第二厅第五处处长、第三处处长,军统局秘书长这些职务,绝对说得上是见多识广,可是,他却认不出来手上的这个玩意到底是什么……就一块连镜子都当不了的玻璃,打开壳,里面倒是有些貌似电子零件的玩意儿,可组装的却很简单,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复杂的东西。不过,多年的特务生涯所养成的直觉却告诉他,这东西不凡!而事实上,也正是手里的这个东西引起了警察局方面的注意,觉得眼前这小子古怪,层层上报,才使得上面动了心思,才有了他的出手。而他也正是亲眼看到了实物,才动了直接询问秦卫的心思。否则,仅仅只是从秦卫嘴里蹦出的一句话,至于让他这个军统秘书长亲自过问?他可是军统仅次于戴笠的存在。  “那是我的东西,你能不能还给我?”看着对方手里那自己花了三百块钱“高价”买来的三手山寨版iphone4,秦卫脸上不自禁地带上了一些紧张……身为一名写手,有着比较过硬的穿越后心理素质,早先就已经把那些容易暴露身份的东西,譬如钞票之类,都撕碎后扔进了长江,反正也就那么百八十块钱,没多少,不至于太心疼。本来这手机也要扔的,毕竟没电了么,充电器又没带来……可问题是,这手机能跟那头的顾长钧通话。虽然对方并不相信他已经穿越到了民国,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搞恶作剧,可事情总会有弄明白的那一刻不是?而且,虽然手机已经没电,可这是民国,又不是什么没有电力的古代,充电器而己,下点儿功夫,还能造不出来?不就是个变压器之类的东东么?哪怕是真苹果的,也肯定不是多么巨大的难题,何况还只是山寨货。  “还给你没问题,可你至少得给我一点儿答案吧?”郑介民随手把手机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虽然好奇,也觉得手里的东西不简单。可他也依然不会对一件看不懂的电子产品产生太大的好奇心……这也是这个时代的官僚的通病,对科技和科技产品并不关心,甚至于不屑一顾。他们最注重的,永远是人本身。  “那你能不能先把东西给我?”这可是自己跟未来唯一的联系了,而且还能穿越时空进行对话……绝对的“先天至宝”!  “先说,再给!”郑介民笑道。  “我能说什么?”秦卫苦笑,“我就只知道南京大屠杀表面是松井石根下令,由其所率领的中支那派遣军执行,而其幕后黑手其实那个叫朝香宫鸠彦的鬼子亲王……南京城被他们杀了三十多万人,完全有组织的屠杀!”  “你怎么知道三十万这个数目的?”  “有人统计的呗!”  “谁?”郑介民突地坐直了身子。有人统计?有人统计!看来他们真的猜对了.如果日本人真的在南京进行了大屠杀,那么,他们会统计自己杀掉了多少人么?只要不是傻瓜就肯定不会!可既然日本人不会,在被日本人完全控制的局面下,又有什么人能统计得出这么一个巨大的数目?  “这小子背后有人!而且很有可能就在日本人内部!”一个惊人的想法从郑介民的脑子里冒了出来。  “我不知道!”秦卫暂时还没想到自己话里的毛病,可他知道自己不可能透露出这个数目的出处……能知道松井石根,还有朝香宫鸠彦这两个畜牲的名字就已经是因为他以前久混网络,阅读过N多网文的原因了。至于其他的,他们这些写手可从来都不关心。  “你不知道?”郑介民一脸怀疑。“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人统计了三十万这个数目和有人把日本人在南京进行屠杀的情况进行了录影和记录!”  “砰!”郑介民一巴掌拍在了身边的茶几上,倏然站起,声音也不自禁地有些颤抖:“谁?谁录了影?”  “根据《档案》上说的,好像是约翰·马吉和约翰·拉贝那一伙人!”  “档案?”这家伙还看过什么档案?郑介民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了。不是背后有人,甚至一个组织,怎么可能有什么档案去看?  “能不能把那份档案拿过来交给我?”  “不能!”看着郑介民满脸的渴望,秦卫歉意地摇了摇头。我就是拿过来,你这儿也没电视机,怎么看?就算有电视机,你有电视信号吗?  “为什么?既然能告诉我们这些情况,说明你们也想把日本人的暴行公诸于世,让全世界都看清日本的嘴脸,为什么不能?”郑介民沉声问道。  “我回不去了!”  “回不去?”  “嗯!”秦卫很认真的点头。  “什么意思?”  “就是说,我既然来了,就回不去了,至少短时间内我是回不去了。而就算我能回去,再回来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其可能性绝对少于亿分之一,甚至更少。这样一来,那什么资料档案的我自然也就拿不到,就算拿到,也没法交给你。”  “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是……过河的卒子?”  “虽然不全是,可也差不多吧。”  “……那好。”看来这小子身上的内容还不少。郑介民想了想,决定暂时不追问下去,“不过,既然你能告诉我是谁录了影和做了记录,也应该知道那两个人现在在哪儿,对不对?”  “对。”秦卫点头。  “他们现在在哪儿?”  “美国和德国!”  “美国和德国?”郑介民一怔:“不在南京?”  “一听他们的名字你就应该知道他们不是中国人了,怎么可能还呆在南京?那儿可是刚发生了一场大屠杀没多久,有点儿手段能力的,谁愿意继续呆在那儿?”  “说的有道理。”郑介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看了他一眼:“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留下的证据也应该不在南京了,对不对?”  “没错。”秦卫耸了耸肩,“他们早就把那些资料送回了美国!如果我没有记错,那些资料现在还在耶鲁大学!”  “耶鲁大学……”  “没错,在美国的纽黑文市……那个,我都交待了,能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了吗?”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