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混在抗战 > 第一章 刚到就泄露天机

第一章 刚到就泄露天机

“老顾,如果可能的话,你也穿过来吧,老子一定把你扔进长江洗个澡,让你好好的醒醒脑子……老子是那种半夜打电话扰人清梦的王八蛋吗?”  1938年8月的某一天下午,朝天门码头,秦卫木然地看着手里的iphone4,看着那因为停电已经没有任何显示的屏幕,恨恨骂道。  他居然穿了!  跟无数的写手同行们一样,穿越时空。可问题是,人家只是在脑子和文字里进行模仿,他却是实际行动……刚刚出现在重庆街头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不过好在也是写手这一行当里混了许久,并且阅读过N多网文的老鸟,心理接受能力还算可以。所以,在短暂的彷徨之后,他无奈而又有些暗自兴奋地接受了这一现实,直到肚子突然叫起来……  他没钱,同时身无长物.  而且他没穿越之前也是夏天,所以衣服很少.要不是正好出门买“粮”,他说不定连现在的衬衫长裤都没有,只会是背心加内裤……可即便这样又如何?他不觉得地摊货能值几毛钱,哪怕现在是民国.  短暂的考虑之后,他开始漫无目的乱跑。顺着路,顺着山城那一阶又一阶的阶梯,他居然一路走到了朝天门……然后,面对着在面前交汇的长江和嘉陵江,他前进无路,茫然中,居然想到了打电话……求救?!  然后,在百无聊赖之中,奇迹发生了,在接连拨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打不通之后,他居然接通了顾长钧……可不幸的是,对方显然不能接受他穿越的事实,反而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搞恶作剧……好吧,如果是平时,秦卫可以接受对方的想法,因为如果把他和顾长钧换一个位置,他也绝对会得出跟对方一样的结论。可问题是,他现在就是想换也换不了……  “下面怎么办?”  打电话前秦卫就没抱什么希望。虽然以前也看过不少网文,穿越之后还能上网查资料之类,可那需要的运气太过逆天,仅次于在穿越之后还留有时空隧道可以回到现实的某些“气运之子”。他一个倒霉蛋儿,连工作都找不到,写个网文也只能勉强够生活费和地下室房租的货,能有这样的鸿运?  可偏偏电话最后还打通了,而且还通话正常……他来不及思考这是不是因为手里的苹果手机是他从顾长钧那里花三百块钱淘来的三手山寨货,曾经沾染过对方的气息或者什么磁场之类的原因,他只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目前的情况……而很显然,他的目的没能达到。  “咕咕咕……”  肚子开始打鼓,胳膊和腿也开始觉得一阵阵的酸痛。从上大学开始就再没有长时间的活动过,今天居然能在重庆这赫赫有名的山城一路走了那么远……秦卫在感叹自己的运动潜力的同时,也不禁开始懊恼为什么在穿越之前不好好的先大吃一顿……话说在穿越之前他就已经一夜没吃东西了。虽然他也对社会有过这样那样的不满,可不管怎么说,他从出生起,就没有连饭都吃不上的担忧。  “电话没电了,手里还有……”  甩甩头,把懊恼和不甘,还有某些隐隐露头的恐惧扔到一边,秦卫开始盘算自己穿越后的家底儿:  苹果四代手机一台,外加耳机一副(虽然是山寨的,可在这年头也算是绝对的高科技产品,而且还能与未来通话,可惜已经没电。另:充电器没带过来!)  钱包一个,里面有人民币若干(显然这已经是废纸,而且如果处理不好,还有可能会成为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工具),二代身份证一张、公交卡一张、银行卡两张。  另外,刚买的几包白沙烟和一元钱打火机一个……  再然后……  没有了。  虽然不能算是裸穿,但也相差无几。而且,不论手机,人民币,身份证,银行卡,还是公交卡,都是随时能暴露身份的东西。就算这个年代的人不可能由上面的日期之类推断出他来自未来,但至少会把他当成不稳定份子,尤其是人民币,上面的头像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带他走进国民政府的大牢……虽然那上面印的是老年的毛爷爷,跟现时期的毛主席长得不太像,可只要仔细分辩一下还是能看得出来那是谁的。  “恐怕不光是老蒋,就算到了抗日根据地,看到钞票上印的居然是老年毛主席,肯定也会在第一时间带老子去审讯室拷问一番,问问老子为什么要把他老人家弄得这么老了,诶……”  长叹了一声,从钱包里把本就为数不多的人民币抽出来,又不舍地放在手里摩挲了几遍,秦卫终于下定了决心,双手猛得一使劲儿……  几张红的绿的人民币就此散落入了滔滔江水。  “我这算是毁掉了时空穿越的珍贵物证吗?”  苦笑一声,秦卫又把几张卡逐一地扔到了水里。  ……  “下面该干嘛?”  留下了手机,钱包,烟和打火机……秦卫给自己点了一根儿烟,开始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他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  *********************************  "得几十根儿了吧?"  李全坐在山城遍地可见的阶梯上,背靠着一块突出的石头,眼睛盯着前方一瞬不瞬,不时地还舔一舔嘴唇……他已经盯着前面那个家伙看了半天了。身为一名警察,他从来没有看到有人这么抽过烟。一根一根接一根儿的,好像就没个够,一会儿的功夫,地上就已经掉满了烟头。  "真他M的舍得."  又舔了舔有些发黑的嘴唇,李全咽了口唾沫。他很眼谗。他也是个烟鬼。只是他一个小小的巡警根本就没那个能力天天都抽卷烟,有时候烟瘾上来,就随便找张纸,卷些烟叶末子抽着过过嘴瘾,甚至有时候烟叶没了,而烟瘾又实在熬不住,他还把枯树叶子揉碎当成过烟叶儿……这并不是说他真的就穷到这个地步了。重庆是个大地方,听说前面的武汉会战国军吃紧,国民政府都打算搬过来了,这样的地方自然不可能少了卖烟的。可问题就是打仗!国军打不过小日本儿,逃难的人一拨接一拨,都往这大西南蹿溜,人一多,吃穿住用行哪样不是腾腾的往上涨价?重庆的房租这大半年都涨了好几倍了,就更别说别的了。国民政府又向来发钱少,他们这些警察想过得好一点儿,就得多捞外块。可他一个小巡警又能捞几毛钱?就是收成好的日子,一天下来也不够几包烟钱,还不够粮食涨价的,又怎么舍得乱花?  可今天倒好,居然看到一个穿着“讲究”的家伙,一根一根接一根儿的抽完一包又一包……看着眼谗啊。  ……  “兄弟,给根儿抽抽?”  喉咙越来越痒,终于,李全忍不住凑了过去。  “嗯?”  那人转过了头,似乎很诧异。  “就、就是想要根儿烟儿!”这是什么眼神儿?李全被瞅得有点儿发毛。他当了这么多年巡警,杂七杂八的什么人没见过?居高临下的,阿谀奉承的,爱理不理的……可这么怪的眼神儿却是头一次见……好像,好像这家伙就是在看怪物。怪物?李全在有些心虚的同时又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没哪儿不对劲儿呀!  “哦……”  又盯着李全看了好一会儿,那人才恍然大悟似的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地从怀里抽出一包烟递了过去。  “谢谢啊……”看着眼前精致的,外面还包着一层透明晶亮的纸的烟盒,李全小心翼翼地从中抽出了一根儿,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好烟啊,什么牌子的?”  “白沙!”  “白沙?”李全想了一下,“没听说过?新牌子?很贵吧?”  “也不算贵,五块钱一包!”  “哦,五块钱……”李全点点头,接着整个人就是一僵:“多,多少?”  “五块!”  “咕……”李全强忍着咽了口唾沫,“我、我说先生,你开玩笑吧?五块钱?洋烟也没这么贵啊!”  “这已经很便宜了。”对方叹了口气,又看了李全一眼,突然又一拍脑袋,“哈哈,不好意思,是我弄错了。不是五块,五毛……五毛钱一包!”  “我就说……不过这也够贵的。”李全干笑了一下,却没能松下口气儿。他是干什么的?警察!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巡警,可见过的人也多了,眼力自然也不会差。眼前这个人,穿着有点儿怪,但明显很“讲究”,也挺洋气,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与众不同,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老百姓。而且他还看得出,这家伙身上的衣服,料子比许多有钱人的衣服都好……说白了,十有八九,这人非富即贵。这也是他为什么要考虑许久才敢过来讨根儿烟抽的原因……说是烟瘾上来受不了了,实际就是想看看能不能碰个好运气,得点儿好处。就像前几天,他有个同事碰上个贵人,帮了点儿忙,人家随手就赏了五块大洋。五块大洋啊!半年他都存不来这么多钱。可没想到,人家一包烟居然就要五块钱……这种价钱,他打死都没听说过。虽然对方很快就改了口,可五毛钱也够他一家吃上小半个月饱饭了。所以,眼前这家伙在说谎,这包烟,很有可能真的就是五块钱一包!  “老子该不是真的碰到什么大富豪了吧?”李全的脑子开始转动。他想看看能不能再跟这人凑近乎点儿,毕竟,就算这家伙有钱,现在也是一副落魄发愁的模样,不然干嘛在江边儿一根一根儿地抽烟?……他一个小巡警,就算帮不了什么大忙,最后弄点儿赏钱也应该不难吧?看看这烟,不说盒子包得光光闪闪,图也印得好,光这烟卷儿,长长的,一头还怪模怪样的弄了个黄色的什么东西,一看就不是凡品,难怪要卖五块钱一包。就算最后弄不到赏钱,能抽到这种好烟也不算白忙活一回。  “要火吗?”  “嗯?啊,要要……”  李全怔了一下,然后急急地把烟叼进嘴里凑了过去,而下一刻,他的眼睛就一直紧盯着那人手里的打火机闪不开了……红通通的,肯定不是玻璃,可他居然透过那外层直接看到里面的“煤油”。应该是煤油吧?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对方的打火机上,居然印着一个女人的画像,那画像……浑身上下就包着两块布,胸前一块,下面一块……只一眼,李全就觉得自己浑身发热,两腿中间的某个要害更是忍不住一阵阵的躁动。  “这他M的到底是个富贵公子,还是个色鬼?打火机上还印着这么风骚漂亮的娘们儿……”  ……  “听先生的口音,像是北方人?”  好不容易压下了腹下的那股子邪火,李全又开始跟对方搭讪,只是说话的时候他的脑子里还是时不时的闪过打火机上的几近全裸的女人。  “是啊,北方人。”  “那您是为了躲日本人才南下的?”  “不是。”  “不是?可我看您的样子,像是有心事儿。”  “呵呵,如果你是我,肯定也会有心事……天大的心事!”  “呵呵,您开玩笑了。我就是一个小警察,哪能跟您这样的大人物比!”  “大人物?我?……”那人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摇头失笑:“你可真会开玩笑。我算什么大人物?像我这样的,以前不过是勉强活着罢了,现在……恐怕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两说了。”  “看您说的。像您这样的,就算是再差,还能差到哪儿?您说是吧?”还说不是大人物?听这说法,这语气,那就不是一般人儿。李全暗自想道。  “承你吉言……”那人笑了一下,接着又打量了李全两眼:“你们警察都这么喜欢开导人的吗?可我以前听说,国民政府的警察好像都不怎么……热心。”  “这个……嘿嘿!”李全有些尴尬。热心?要不是看你不是普通人,谁给你热心?不把你手上的烟都敲走,老子都不好意思在这朝天门一带混……刚才老子可都看清楚了,你身上还装着好几包这什么白沙烟呢。  “对了,重庆最近……”那人看李全有些尴尬,也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可他刚一开口,就听到附近突然响起了尖锐刺耳的警报声……  “防空警报!!”  李全一下子跳了起来。  “快走,小日本儿的飞机要来了。”  “飞机?”  “看你就是刚来……鬼子要来轰炸了,快走!”不管三七二十一,李全拉着那人就往附近的防空洞跑。  “鬼子经常来轰炸吧?”那人的腿脚也不慢,在突然汇聚起来的人流中,居然能紧紧跟在李全的身后,一边跑,还一边不忘问道。  “倒也不常来,”李全一边跑,一边叹了口气,“可这帮杂种不分东南西北到处乱炸,炸的都是老百姓……没人性啊!”  “人性?”那人突然冷哼了一声,“日本鬼子要是有人性,太阳都能从西边出来……他们光在南京可就屠杀三十万人!”  “南京啊,知道,被小鬼……你说什么?”  李全猛地顿住了步子,“三十万?!”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nzaikangzhan/233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