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华娱 > 第三十一章 旅途-2

第三十一章 旅途-2

  听李胜说完,周讯一直没吭声,许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也许吧!”

  “不过,你真是和于飞鸿在一起了么?”周讯又问道。

  “是啊,怎么了?”李胜理所应当的点点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

  “那她比我幸运多了,据我所知的,于飞鸿比你大了有十岁吧,你不介意?”

  周讯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另一只手举着香烟,好奇的看着李胜。

  “年纪并不是问题吧,在这个性别都已经不是问题的年代,年龄又算什么大问题呢!”

  周讯扯了扯嘴角,“性别?也是!”

  “是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去吧!”李胜点点头回道。

  “能跟我讲讲你们怎么认识的么?我很好奇哎,于飞鸿平日里虽然待人和善,不过好像也不像这么冲动的人呐,这才和武京的绯闻过去多久,就忽然和你好上了呢!”

  周讯不经意的一句话,忽然触动到了李胜的神经。

  “等等,你说武京?”李胜伸手打断了周讯的话。

  周讯点点头,‘是啊,你不知道?’

  李胜摇摇头,“不知道,武京我是知道的,我之前就是在乱世桃花的剧组,顶了绍峰的缺,演秦琼,不过你说他俩……怎么可能?”

  周讯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不小心泄露了一个大秘密,又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那、那个,我不是有意的哈,你、你也别多想,我只是说哈,只是说说,难道于飞鸿没跟你提起过这个?”

  李胜摇摇头,回想着于飞鸿在剧组的时候和武京的接触,没什么异样的地方呐,周讯故意这么说挑拨关系?不能够啊!

  “那也许就是怕你多想吧,你,能不能说说你们认识的过程,说不定我可以给你参考参考。”

  “我吧,是中原嵩山那边寺庙里收养的孤儿,跟着剧组跑到横店,那天晚上……”

  李胜觉得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开始从最初到现在,和于飞鸿从相识到相知一直到在一起的一点一滴都说给周讯听。

  等李胜跟周讯讲完,忽然就想起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转了一大圈,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从开始到现在,李胜还是没有从于飞鸿那里得到一个当初怎么就能对李胜这么有好感的答案。

  难道问题在这里?李胜想到,抬起头就看到周讯正盯着自己打量。

  “你干嘛?神神叨叨的,眼神很奇怪啊!”

  周讯摆摆手,问道,“你练过武?而且功夫很好?”

  “是啊!怎么了?”李胜不解道。

  “你、你想想你和武京你们两个,有、有没有什么相同的地方。”

  “诺,你看哈,你们俩都有点小帅,又都是演员,又都能打,不过你说你会唱歌,武京应该不会!”

  “你别误会啊,我、我不是挑拨你们的感情啊,我、我只是、只是就事论事!对,就事论事!”

  李胜摆摆手,“没事,我没想那么多,你的意思是她和武京分手了或者说两人就没在一起只是互相有好感,然后因为什么原因没在一起,然后我出现了。”

  “所以我就顺理成章的成了一个替身,武京的替身?”

  “没、我、没这么说,你别多想了。”周讯连忙否认。

  “不会的,不管是不是真的因为这个都无所谓了。”李胜仔细的想了想,也想开了,对周讯笑笑。

  “我们已经住在一起了,她家里的钥匙什么的我也都有,一个女人能把她自己交给你,无论起初是怎样的理由,那都不是理由。”

  “她爱不爱你,在你们两个人最亲密无间的时候能听的到。”

  “如果她真的要骗我,那就骗我了,反正没她我还是个剧组里跑腿的小替身,唔,最好能骗一辈子!”

  李胜这会说的也算是真心话了,至于周讯不小心透露出于飞鸿和武京还有纠葛的时候,心里起初还是莫名的一疼,不过仔细想象也就释然了。

  从小李飞刀开始,于飞鸿就和武京合作,再到乱世桃花,两部戏又都是合拍戏,港台那边的演员不是每一个都像吴盂达那样通情达理好说话的,所以唉这种情况下,两个同样背景的内地演员,地位又差不多,即便有点好感也正常。

  再加上之前在乱世桃花剧组根本看不出两人有什么异样的,也许是前世没结婚的缘故吧,也许是于飞鸿真的走进了李胜心里,在他看来,只要不是根本性的错误,比如出轨什么的,女人作为弱势群体总是能被原谅的。

  更何况,于飞鸿并没错,如果一定要说于飞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可能就是在两人相处的过程中发生的小瑕疵,这也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这场迅速如同闪电般的恋爱,于飞鸿并没有什么信心,不告诉李胜,可能也是怕他多想。

  不得不说,李胜还是比较乐观的,这些问题想清楚了,心情也好了许多。

  看到李胜露出释然的笑容,周讯心里莫名的酸溜溜的,忍不住问道,“你们唱歌的是不是不都是很感性?”

  “感性?”李胜砸吧砸吧这个词语,“不觉着吧,你的情况我多少也听过一点,你那不叫感性,叫任性好伐?”

  “嘿!我、我、我怎么就任性了?”周讯不乐意了,一拍桌子,怒视李胜。

  “别激动,别激动,淡定点,都过去了。”

  ‘1993年你能因为恋爱跟着窦朋从江浙跑到帝都去,拍苏州河你能喜欢上贾红生,目前你什么情况我并不清楚。’

  “但是就这两段感情吧,我觉得你……怎么说呢?过于感性了,对,就是这个,你喜欢把一些事情想的太过美好。”

  “流浪歌手和摇滚歌手的内心的确都是神经质和脆弱的,而贾红生也不是马达,你也不是牡丹,你只是在他的身上看到了窦朋的影子。”

  “你迅速的,绝然而然的投入另一段感情,是,这样可以让你迅速的忘却那些开心的,或者说难过的过往,但是更多的是在你自己还没有愈合的伤口上撒上盐,倒上水!”

  “疼,疼到你撕心裂肺,你把恋爱当成安抚心灵的伤药,殊不知就是它给你的伤害最深。”

  ……

  李胜说完发现周讯在发呆,李胜也觉得自己好像说的太过彻底了,好像一下子把别人内心处掩藏起来的伤口给拽出来,再撕裂。

  “好像真的是,你说的对,是我太任性。”就在李胜准备开口道歉的时候,周讯才幽幽的说了一句。

  “我也不是有意的,对不起啊。”李胜看了看一脸落寞的周讯,叹了口气,出声安慰了一句。

  “没事。”周讯摇摇头。

  气氛一时有些愣,李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忽然,周讯转头看着李胜说,‘我忽然想喝酒了,你呢?’

  李胜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到嘴边,还是说不出口。

  “好吧,我去餐车买。”

  在李胜看来,周讯的感情其实都差不多,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爱,直至成伤!

  PS:昨天只给大家更了一章,今天早起写了一章,哈哈,大家早安,看我起的这么早,大家是不是意思意思?打赏推荐收藏各种求,跪求,打滚求!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ayu/1824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