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华娱 > 第二十九章 话痨+自带BGM的讯哥儿

第二十九章 话痨+自带BGM的讯哥儿

  “你去哪里的啊?”李胜抽了一口烟,徐徐的吐出来,随口问道。

  姑娘惬意的抽着烟,不在意的回了一句,“帝都!”

  “咦,这么巧?我也是去帝都!”李胜讶然。

  姑娘轻轻的清了清喉咙,“咳咳!”

  “咦,你是不是看我长得漂亮,看上我了呢,我告诉你哟,我可是有男朋友的,我男朋友可是很帅的哟!”

  “……”无语,李胜决定不搭理这货了。

  “哈哈……”姑娘顿时又乐了,好像她的笑点特别低。

  “噗……咳咳咳……”

  李胜顿时笑了,“嘿嘿,什么叫做乐极生悲?这就是!我看你还笑!”

  嘴里虽然是这么说着,李胜还是伸手拉过背上的小包,从里边掏出一瓶水拧开递给她,然后伸手轻轻的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打着,缓解她的咳嗽。

  “咳咳,你是个好人!”咳嗽终于缓解了一点了,李胜摁灭了手里的烟头,把刚才抽的也捡起来拿纸巾包起来然后揣在兜里,拍拍她的肩膀。

  “成了你,赶紧喝口水吧,就不要随便给别人发好人卡了,我又没说喜欢你呢!”

  “嘿,舒服多了!”女孩喝了两口水感觉舒服多了,把水放在腿上,摘下了墨镜,从口袋掏出一个手绢擦了擦眼角被呛出来的泪水。

  “好人卡是什么梗啊?”擦干了泪水,女孩又开始慢条斯理的话痨起来。

  李胜笑着摇摇头,开口道,“一个男孩跟一个女孩表白了,女孩对她说……咦?”

  “咦?”女孩听着听着没下文了,抬头看着李胜,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周讯?”李胜不确定的问道,是啊,这姑娘的确是周讯呐,不过,这跟一老烟枪一样跟着自己蹲在这里抽烟算是什么鬼?还是蹭烟抽?

  “你认识我呀!”周迅笑了笑,大眼睛眯了眯,“女孩对男孩说了什么?”

  “哦哦!”周讯虽然说的是疑问句,但是口气很肯定,没在意这个问题,追问李胜说了一半的梗。

  “男孩跟女孩表白之后,女孩对男孩说,你是个好人,但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其实我还见过其他的版本,比如说我们不合适之类的。”

  “不过话说回来,妹纸你长得这么漂亮,读书的时候没少有小子跟你表白呐,怎么可能不懂这个?”

  “嘿嘿,我那时候拿他们都当哥们,嘿!”周迅笑了笑,忽然她愣了一下。

  “对了,你刚才认出我来了?”

  李胜理所应当的点点头,“是啊!”

  这不废话么!你很红的好么,橘子红了,像雾像雨又像风,红高粱,你的作品海了去了……

  “你看过我的电影呐?”周迅眨巴眨巴眼睛追问道。

  “是啊!”李胜再次点点头。

  “哪一部啊?”周迅又问道。

  李胜刚想回答红高粱,忽然又愣住了,这片子还没拍呢,哪一部拍了,哪一部拍了,咦,对了。

  “就是那一部!”

  “哪一部?”

  李胜一时之间还很想不起来那部片子的名字,依稀的记得于飞鸿前几天好像看过,还跟李胜拽过里边的台词来的。

  “就那个,你爱我吗?爱!一直爱吗?一直爱!就这个!”

  “我跟你讲,你这片子坑,大坑!我女友看了这个之后每天晚上就跟我叨叨这个,那叫一个烦!”

  周讯讶然的看着李胜,“咦,你也觉得烦呐?”

  “我拍的时候没感觉,事后看的时候,也觉得挺烦的!”

  “嗯,是挺烦的!”李胜点点头。

  “嗯!”

  ……

  俩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都沉默了,周讯不愧是绰号被成为周公子的讯哥儿,对着李胜没有一点的害臊,李胜在观察周讯,周讯也在看他。

  大眼瞪小眼,好半晌,周讯忽然问李胜,“你去帝都干什么呐?”

  “上学!”李胜言简意赅,心里则是在琢磨着是不是让她给自己签上个一打签名先,可是又觉得太掉份。

  “咦,没看出来呀,您都这么大了,还上学?”一句话,气死你。

  李胜不禁为之气结,“你成心的吧?我还没你大呢,好吗?而且我上的是大学,我十九岁上大学已经算天才了好吗?”

  “什么大学啊?”

  “北电!”

  周讯不禁肃然起敬,“哟,还是同行呀,厉害!北电的我见多了,您要是十九岁,那可是真少见了!”

  “咦,不对啊,你旷我?”周讯拉住李胜的衣服,怒道。

  李胜不解道,“我怎么旷你了?”

  “北电99级开班要到夏末去了,现在才什么时候,还几个月呢好吗?高考都没过呢!”

  李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没考试,保送!’

  “啧啧,关系户呢还是!”

  “说说,谁保送的你,我听说只有北电的老师才有这个权利呢!”

  ‘等等,你别说!’

  ‘北电的老师才有这个权利,你又是从横店出发的,出来拍戏的老师们好像只有黄雷和于飞鸿,黄雷我回来之前在帝都遇到过,排除掉,那就剩下于飞鸿了!’

  “不错嘛,于飞鸿的眼光可是出了名的刁钻呢!”

  “说说,是怎么被于飞鸿赏识的?”

  周讯拉了拉屁-股下边的行李箱,朝着李胜靠了靠,从李胜的口袋摸出了香烟,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支,饶有兴趣的追问。

  李胜无语,也给自己又点了一根,默默抽烟,不作声。

  是啦,怎么回答,难道告诉周讯,嘿,妹子,哥哥我不是被于飞鸿赏识的,我是把于飞鸿泡到手里了,所以这才被保送北电的。

  嗬,一股子小白脸榜上贵妇吃软饭的既视感!

  “说呀,怎么不说话呀?”周讯扛了抗李胜,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

  李胜有些郁闷的扯了扯衣领,这姑娘真烦,神烦,以前看电视真不错,这本人这么话痨呢,还自带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属性,坑!

  最初认识一个未来即将大红大紫的女星的雀跃感早就被抛到了爪哇国去了。

  “咦?这是什么?”周讯忽然在李胜外套里边的T恤上拉了一把,然后就脸红了。

  “咳咳……那个……那个,天,天气,不错哈!”

  看看周讯奇怪的反应,李胜忽然猛地一惊,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马上把衣服拉了上来,因为今天要走,昨晚自然是抵死缠-绵,至死方休,免不了在胸口上又留下不少的痕迹。

  这被周讯这么一扯,全都露出来了。

  ……

  俩人之间这会的气氛忽然有些尴尬了。

  ……

  “开往帝都站的K1202班次列车即将进站,请旅客们拿好自己的行李,做好登车准备。”

  “开往……”

  ……

  最后还是候车室的广播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PS:第二更,各种求,各种求。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uayu/1824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