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七十五章 终章

第七十五章 终章

bx
  伤竟然慢慢的好起来,在这个缺乏医疗手段的年月里。居然没得破伤风也没有感染,甚至被伤及的内脏自己在愈合。云啸认为这是一个奇迹,对匈奴人来说,堪称噩耗的奇迹。
  本来杀死自己,会是匈奴人可以大肆炫耀的战绩。一辈子不败的战神,居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匈奴射手杀死。伊稚斜估计会乐得疯掉,即便他被活活饿死也乐得拿拉云啸来垫背。
  “伊稚斜请降了?”云啸鄙夷的看了一眼太原城,原以为狼族后裔会带着他后的骄傲自杀,却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投降。
  “是,使节今晨刚刚入营。”卫青是跑来找云啸商量的,本来他是主帅不用找任何人商量,俘虏匈奴大单于的功绩,足矣使他光耀千古。但不知为什么,他还是像一个小孩子一般,扔下自己的将军们,跑来云啸这里听取他的意见。
  “杀了使者,用投石机将人头扔回去。这便是我们汉人的答复!”眼中的蔑视渐渐褪去,或许这个伊稚斜连让自己鄙视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呃……!”卫青有些踌躇,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他不想破坏这个规矩。
  “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做?记得当年的白登之围么?冒顿单于大的败笔在于,放了高祖皇帝回长安。如果干掉了高祖,他将面对一个四分五裂的大汉。王爷们忙着争皇位。哪里有时间抗击匈奴。如果干掉了高祖,匈奴单于说不定已经住进了未央宫也说不定。
  我们今天围住了伊稚斜,就如当年冒顿围住了高祖。我们不要犯当年的错误。一定要将大草原的主人杀死。从此之后,草原将四分五裂。到时候你带着汉军横扫草原,相信大汉的北疆会变得很静。不干净,却安静。
  如果你放了他,我敢担保你会死不瞑目。只要你闭上眼睛,便会有千千万万双眼睛看着你,那些迷失在草原大漠中的冤魂在看着你。想想在他的统治下。匈奴人多少次侵扰大汉边境,有多少次屠城有多少汉家子被掠去草原成为奴隶。有多少汉家姑娘沦为娼妓。
  如山的尸体,如海的鲜血,扪心自问你真的可以饶过这个始作俑者元凶巨恶?”云啸的胸膛剧烈起伏,戟指指着卫青剧烈的咳嗦使得他一口鲜血喷出来。
  卫青狼狈的逃窜。他,云家的家将刀子都抽出来。
  云啸却笑了,他明明白白的看见吐出来的鲜血里夹杂着几颗小小的血块。没想到激愤之下,居然将胸中淤血吐了出来,这几个小东西才是真正要命的玩意。
  “哈哈哈!”云啸张着嘴,牙齿上满是猩红的鲜血在笑。样子要多狰狞便有多狰狞,要多恐怖便有多恐怖。
  “父亲……!”云聪很担心父亲的精神状态。
  “没事,你不要担心。好人不长命,你爹这个祸害一定会活千年。哈哈哈。告诉你大哥向北扫荡。匈奴人已经是奄奄一息,这个时候狼族的后裔也是羊。抓回来,让他们给你大哥放牧打草种地。让这些高高在上的狼族。也尝尝做奴隶的滋味儿。”云啸看着远处的太原城再一次发出了狼嚎一般的笑。笑得所有人都心惊肉跳。
  使者的头终于被抛了回去,不过不是云啸的原因。卫青得到了刘彻的密旨,这位大汉皇帝也知道笼子里的狼仍然是狼,一旦他们缓过来还是会吃人。他没有犯冒顿单于的错误,伊稚斜死定了。
  孤独的狼族在绝望中哀嚎,绝望的匈奴人发动了一次突围。伊稚斜派出了手下勇猛的战士。在饱餐了一顿人肉之后。他们发出了狼一般的嚎叫,冲向那些深深的壕沟还有高高的土墙。
  云啸端坐了高塔上。这一次他是看客。云家的军队已然不负责围城,现在太原城的周围是四十万枕戈待旦的汉军。
  战斗从一开始就显示了屠杀的本质,配有壕沟尖刺还有高高土墙的汉军居高临下的射杀一切靠近的匈奴人。箭雨是那样的密集,犁地一样的犁过每一寸土地。没有匈奴人可以靠近壕沟,因为土墙后面都是弓箭手。
  斜上四十五度进行覆盖性的抛射,让冲锋的匈奴军损失惨重。人和马的尸体,淹没在密密麻麻的箭雨之下。箭矢插在地上,就好像地里的庄稼。
  云啸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情景,历史上的汉匈战争打了三百年。情的战争吞噬了数汉家男儿,不过有了自己这个意外因素。想必这场战争不用三百年,已经露出狰狞面目的刘彻会早早的喊出“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激励了汉家男儿几千年的豪言壮语。
  数匈奴人倒下,接着便有数人冲过来。云啸认为他们是故意的,与其这样被杀死不如像个男人一样的战死。倒在战场上的人,终究会有一些尊严。
  “我们该走了!”云啸对着云聪说道。
  “父亲,不看了?”云聪诧异的看着云啸,此时的杀戮让这个十五岁的毛孩子看得血脉喷张。他巴不得多看一会儿,匈奴人成片的被屠杀这样的场景可不多见。
  “啪!”云聪被抽了一巴掌,“小孩子家家的,喜欢看这调调。命令戴宇他们开拔,留在这里等着被人宰啊!”云啸相信,刘彻下令干掉云家的密旨已然在卫青的手里。
  搂草打兔子,自己便是那只为肥硕的兔子。大王城山高皇帝远,想抓自己千难万难。不趁着这个机会干掉,还等着云家继续壮大作乱?
  卫青的确接到了刘彻的密旨,正在挣扎犹豫之间。匈奴人便发动了反攻,卫青只得调兵遣将先堵住匈奴人再说。至于云啸,想必机狡如狐的云侯不会让自己失望。
  “将军,云侯的军队忽然向东疾驰。公孙贺将军询问,是否拦截。”一名传令兵气喘吁吁的前来禀报。
  “不行,匈奴人正在突围。堵不住匈奴人,这几个月的功夫不是白。竭尽力堵住匈奴人,其他的容后再说。”卫青大义凛然的下着命令,心里却在想云啸走得些。让他这个云家长大的人去进攻云家,或许这是痛苦的事情。
  云啸没有辜负卫青的拖延还有伊稚斜的配合,三天之后云家骑兵已然驰出三百里。分水陆两部,回大王城去了。
  两个月后,伊稚斜耗尽了后一丝力气。野兽一般的匈奴人发生了哗变,汉军趁机攻占了太原城。云啸看着情报有些发笑,与其说是攻占不如说是开进。
  伊稚斜死在太守府里,据说两条腿已经被吃得只剩下光秃秃的骨头。太原城到处是残肢碎骨,已然沦为了一片鬼蜮。数月间有数十万人在此灰飞烟灭,也的确称得上鬼蜮的称呼。
  是役近二十万匈奴骑兵,北逃者寥寥几。强横一时的匈奴人,不得不面对现实。开始了背上的迁徙,男人们都死光了。他们需要重回到苦寒之地,再一次进行蛰伏的修生养息。几百年来匈奴人都是这么干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北方那些没有开化的野人,还不是匈奴人的对手。
  伟大的睿智的汉武大帝不这么认为,匈奴这只臭虫已然趴在大汉身上吸了太多的血。现在正是讨还血债的时候,就算是追到天边也要碾死这些该死的臭虫。
  前后整整二十年,卫青还有他的外甥霍去病就没有消停过。几乎每年都会去匈奴人那里捞上一笔,只要被他们碰上。掠夺与杀戮轻易便将一个部族从草原抹去。
  原封元年,武帝登泰山封禅。修一封,邀约云侯一会。云侯答曰:缘分已尽,相见不如怀念。
  武帝怒而兴兵,败!
  征和二年,江充诬蔑太子谋反。太子刘据奋而斩之,长安乱。八月,太子刘据家罹难。卫青之子卫伉,皇后卫子夫,相续自尽。
  征和四年,武帝再临泰山祭祀明堂。下罪己诏!
  武帝归长安,路过河间。望天边紫气,曰:此地必有奇女子。属官大索,得女子赵氏。此女生来双拳紧握不得施展,武帝助其展开,掌中现一玉钩。武帝喜,封为婕妤又称钩弋夫人。
  次年,钩弋夫人诞下一子。武帝大喜,赐名弗陵。
  后元二年,武帝偕钩弋夫人往甘泉宫休养。闻钩弋夫人有亲眷来访,遂见之。
  刘彻已然七十岁了,虽然须发皆白但眼神仍犀利如鹰。钩弋夫人年迈的奶奶一踏入殿门之时,刘彻便觉得她有些眼熟。
  老奶奶同样满头银发,她好像对这富丽堂皇的甘泉宫没有一丝陌生。人老了,走不稳手里拄着一根拐杖。拐杖上拴着一方漂亮的玉佩,尤其是那一抹血沁看着让人精心。那沁色是那么的红,红得好像一滴血。
  刘彻的眼神死死的盯在那枚玉佩之上,终于他的眼神从玉佩上离开。
  “你是钩弋夫人的奶奶?”
  “陛下想必想知道我的另外一个名字,老身匈奴名字叫做古儿别速!”
  白发苍苍的云啸佝偻着腰,躺在软榻上看着邸报。看到武帝杀钩弋夫人时,不禁长叹一声。“你要走了,不知道这老天什么时候来收我这个老头子。”
  一阵秋风吹过萧瑟的庭院,云啸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文完!)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680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