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七十四章 不长眼的老天爷

第七十四章 不长眼的老天爷

“坐吧!叫你们来,是因为我觉得快不行了。”云啸一句话便惊得苍虎与戴宇从椅子上蹦起来。
  “不要大惊小怪,我的身子骨什么样我清楚。这些年南征北战,身上没有一处伤。这一受伤便是在心口,若不是铠甲坚固。现在我已然是个死人。”
  “侯爷!”苍虎惊得叫出声来。
  “别一惊一乍的,人都有这一天。你有我有天下人都有,这个世上有人权倾天下,有人富可敌国。可你听说过,有谁长生不死?一辈子没受过伤今天受伤,便证明老天是要收了我,让你们来就是为了托付一下身后事。”
  “侯爷!医馆说了,只不过是小伤不要紧。”戴宇以为云啸是因为没有受过伤,赶忙上前劝解。
  “医馆是受了我的吩咐才说的,箭头入胸两寸我的肺一向不好。受了这样的伤,你们说会怎样?好了,不说这个趁现在还有点精神头。把身后事交代一下,有些事情现在就要开始布置。
  你们各派一名心腹,带着我的佩剑去江南。让颜儿速速带着江南侍卫,回大王城接管防务。苍鹰哪里有我的留书,只要打开照着办便可以。云颜这孩子这些年苦吃了,罪受了。小时候老是看着他懦弱忧郁,这些年来也算磨练了他的心性,小时候那些脾性也改得差不多。
  做这大王城的主人,要有坚钢不可夺其志,诸邪不可侵其心的定力。终有一天,我汉家江山将走向大海。那个时候,你们便会知道今天我们所作所为有何等意义。”
  “侯爷,您福泽万年定然没事的。”
  “胡说,尧舜到现在不过几千年。哪里来的万年之说。你们是武人不要学文人那一套。知道你们以前的心思,总想着我可以自立为王。你们有了从龙之功,将来可以福泽子孙。
  其实我很想对你们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罪人。子孙的事情,谁又说得准说得清。大汉需要一个领袖。这个人不是我,而是当今的陛下。
  我连一个家都治不好,如果带着你们造反作乱,干掉了当今的皇帝。后果只能是荼毒天下苍生,前边有车后边必然有辙,天下这一乱不知道有多少人称王,有多少人想坐进未央宫。
  大汉数十年积攒下来的一点国力,便会损耗一空。千里无人烟,村村五鸡鸣将重现人间。如果那样。你我都将是我华夏之罪人。”
  云啸每说一句,苍虎与戴宇便心惊肉跳三分。他们都有过这样的心思,甚至私底下还曾经密谋过。万万没有料到,云啸已然想到了这一层。
  “别的不用说,以后好好辅佐颜儿。你们看着他长大,这孩子敦厚自然不会让你们没了下场。聪儿便让他回东胡,帮助他的哥哥。一奶同胞,断然不会出现祸起萧墙的事情。好了。我精神不济你们去办差吧!”
  苍虎与戴宇对视一眼,施礼退下。
  “大单于。不如咱们明天再攻击其他方面。今天是遇到了云家,若是换成别的汉军已然溃败得不成样子。”赵信头上抱着麻布,这家伙被人消掉了一只耳朵。现在狂暴异常,不过他也就是叫唤一下。他手下近两万人马,现在只剩下了八千。
  对云家右翼最后的攻击堪称疯狂,匈奴人下了死力气想突破右翼。结果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队汉军。这些家伙明显更加悍不畏死。为首的将军剑都砍成了几截,被十数名匈奴骑兵围住猛砍。尸体都被砍成了十七八块。
  “晚了,刚刚我派出去的侦骑回报。汉人在挖战壕,你知道汉人很会挖土。一夜之间,便能够挖出很深的堑壕出来。我干肯定。到了明天。无论我们冲击哪一边都冲不出去。”阿木斜着眼睛鄙视的看着赵信。
  今天匈奴诸王全部都损失惨重,唯一还算是损失小的。便是正在进行屠城的六万多本部骑兵。
  在匈奴人阵中,最能打的便是这些本部骑兵。伊稚斜有些后悔,如果今天不是抱着保存实力的想法,带着这些本部骑兵去进攻汉军,或许可以赢得胜利。
  “那你说怎么办,在这里等死?”赵信反唇相讥。
  “今天如果我的队伍在前面,定然可以突破汉军的针线。”阿木当仁不让。匈奴诸王立刻出来帮腔,匈奴贵族们在太原太守府里吵得一塌糊涂。
  无论多么不愿意,太阳还是从东方一点点升起。眼前的景象让伊稚斜吃了一惊,昨夜他想到了汉军会挖掘战壕。但是绝对没有想到,汉人能一夜之间完成这么大的攻城。
  宽阔的战壕居然有两三丈宽,里面还有人不断的王上扔土。这些汉军非常缺德,扔出来的土都堆在一边。沿着太原的城峦,居然堆出了一道土墙出来。远处,还有源源不断的民夫在挖第二道,甚至第三道战壕。
  伊稚斜眼睛都快瞪出来,因为他悲哀的发现自己被困死在了太原城中。
  “大单于,不好了您快去粮仓看一看。”一名匈奴士卒惶惶然的跑了过来向伊稚斜禀报。
  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粮仓里面看着好像是满的。但只有上面薄薄一层粮食是新粮,剩下的粮食都是霉变的粮食。好多粮垛里甚至有一个巨大的空心木桶,看着粮食是满的。实际上,偌大的粮仓里存粮不足一石。
  完了,完了!退回太原城里的人足足有十几万人,加上一路上掠夺的奴隶足足有三十万人。没有粮食,吃什么难道要活活饿死在这里?
  吃着辎重营发来的干粮时,阿木第一次发现原来干粮也是如此的美味。他拼了命的咀嚼,似乎要将每个饼渣都吃进去。还好,太原城中水源充足,让他不至于噎死。
  吞咽的时候阿木觉得自己的头好像要裂开,几天来他的头一直非常的疼。该死的春雨一连下了五天,嗓子疼得好像有一块火炭卡在那里。以至于每天吃一次这些干饼。便好似受到一次刑罚。不过尽管如此,阿木还是艰难的吞下干饼。
  肚子还是如往常一样,没有一丝饱的意思。胃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烧,不过多少有点东西垫底没有平常那样难受。在瓮中舀起了一瓢水,阿木咕嘟咕嘟的灌了进去。舒服的打了个水嗝,走路时甚至能够听见哗啦哗啦的水响。
  汉人已经围城围了一个半月。他们没有攻城一次都没有。似乎就想这么将十几万匈奴人活活饿死,死亡不可怕。刀头舔血的人早就有了身首异处的觉悟。但这样活活被饿死,还是让人无法接受。
  城里的粮食供给一缩再缩,现在就算是阿木这样的人,也只能一天吃两张干柄喝些凉水来充饥。
  已经有人开始杀戮汉人俘虏来充饥,当活不下去的时候,人是不如狗的。狗不会吃狗,但人没了吃的便会吃人。阿木亲眼看到城头上,赵信的部下将一名汉人剜肉剔骨。用城门楼子拆下来的木头烤上一烤。便半生不熟的吃了。
  幸好太原城够大,房子也足够的多。不然,或许连烧柴都成了问题。
  阿木的手下也有人吃人肉,阿木见了没有制止也没有鼓励。说什么呢?在这个人人吃不饱肚子的日子,或许死去也是一种解脱。有几次,阿木甚至都想给自己来一刀。但想着自己的尸体可能被吃掉,便打消了这个主意。吃别人是一回事,自己被吃掉便是另外一回事。
  “大单于有令。掠夺来的女子统统送到本部大营。”传令兵的嗓门非常的大,远远的好像在打雷。阿木有些心惊。听大单于的侍卫说,赵信向他建议。将掠夺来的女人集中起来宰杀食用。
  这一路胜利,几乎每名匈奴军卒都带了两三个女人。有些带得多了,嫌累赘便一刀杀了了事。如今,这些可怜的女人将会成为军粮。
  阿木不禁想起了古儿别速,汉人的粮食一向充足。应该不会将她也作为军粮吃了吧。
  如今唯一的出路便是撑下去。撑到草原上集结起足够的兵力,来这里援救。可任谁都知道,草原上其实已然无兵可派。为了这次侵掠汉境顺利,大单于几乎动员了各部族所有的精锐。剩下的那些人,能大得过如此众多的汉军。将大单于还有自己救出去?阿木不太相信。
  猛然间一个熟悉的影子从营垒门口走过,一名军士用一根绳子拴着一串女子。那身影便是其中的一个。
  “住手!”阿木几步便冲了出来。
  果儿的小脸已然吓得煞白,她知道此去意味着什么。赵信向大单于进言的时候,她就在帐里当值。万万没有料到,自己刚刚下差便被捆起来。转念一想,自己三十岁了,已然是人老珠黄。大单于玩够了,若不是那两个争执的男人,自己或许早就被赏给哪个牧羊人。
  刀光闪现,阿木已然斩断了绳索。大手一扯,便将果儿扯到了身后。
  “阿木万骑,不要让小人难做。这女子是大单于亲自吩咐下来的,您这是公然违抗大单于的命令。”押送的小军官自然不敢跟阿木叫板,可以说本部大部分军官,不是阿木曾经的手下。便是他曾经手下的手下,若不是此女是大单于吩咐,小军官也不想跟阿木犯口舌。
  “别人我不管,这个女人我要了。快滚!”阿木没好气的踹了那小军官一脚,什么时候这种级别的家伙也敢跟自己人五人六的。
  “大单于,就是这样阿木万骑将人抢走了。”小军官有些无辜,不过大单于吩咐下来的事情。他也不敢隐瞒,走进大单于的帅帐如实的向大单于禀报。
  伊稚斜有些为难,交出果儿便是自己做出来的姿态。自己将婢女都交出来,别人怎么好藏私。没想到阿木这家伙居然破坏,粮仓里能吃的粮食已然见底。这些天吃的干饼,都是新米掺着霉变的陈米制成。已然有军卒吃了之后身体不适,军心更是不稳。
  没有办法,伊稚斜接受了赵信的建议。将那些掠来的汉人女奴都集中起来,宰杀之后发放给大家食用。现在能活一天算是一天,至于援军伊稚斜也知道那是没谱的事情。
  “带着本单于的金狼令箭,去阿木你里将人要回来。今天给吃饱了,明天第一个宰了她。”此时权威比什么都重要,伊稚斜断然不允许自己的队伍里出现一个不听话的存在。
  “呃……!若是阿木万骑不从命怎么办?”小军官哆哆嗦嗦的说道。
  “蠢货!带着本单于的卫队去,不从军令格杀勿论。”伊稚斜暴怒的说道。这些天他的心情本就不好,此时更好像是火山爆发一般。那小军官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阿木大人,不要为难小人。小人也是……啊!”小军官刚刚说了几句,便被暴怒的阿木一刀斩下了头。自己是堂堂的万骑,要一个女人有什么了不起。多日来积攒的火气,在这一瞬间爆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自己想杀人,那小军官只是比较倒霉而已。
  第一支箭射在阿木胸口的时候,他还没感觉出来。一直以来,那里都是火辣辣的难受。他看着自己的亲卫疯了一样扑上去与大单于的亲卫厮杀,想冲上去却忽然发现自己身子没了力气。眼前的景物慢慢的变幻,一蓬蓬鲜血溅到他的脸上。果儿抱着他的身子在哭,一柄狼牙棒带着呼啸的风砸瘪了她的天灵盖。
  黑暗,一切都归结于黑暗。
  柳絮纷飞的天气里,云啸已然穿着大氅。云聪推着一辆小车来到太原城不远处,黑黝黝的城墙就是眼前不远的地方。
  “在大丘,我饿死了三十万人。这一次,我又饿死了三十万人。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老子的身子居然慢慢好起来,老天爷啊!您这眼睛到底是怎么长的。”
  云啸抬头看了一眼阴郁的天空,又看了看那阴郁的城墙。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未完待续……)r1292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679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