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七十二章 阴谋的味道

第七十二章 阴谋的味道

bx
  “放弃太原!”卫青终于盼来了云啸,可云啸的第一个命令让卫青惊愕不已。居然放弃太原,要知道太原城防虽然不比长安那么坚固。但也毕竟是有四五丈高的城墙,护城河宽阔难度论怎么说都应该凭借坚城守上一守,况且这城里还有数十万百姓。若是弃城,这数十万百姓要如何安置。
  不要说,丢失太原朝廷里的那些御史言官会激动成什么样子。他云啸没事,可自己定然会被成筛子。
  “对,放弃太原。你大老远的请我来,不就是为了在河北之地打一场歼灭战。歼伊稚斜带来的这二十万大军么?
  现在马邑已失,唯有太原这样的大邑可以装得下这么多人。这里背靠吕梁山脉,只要把守住几个要点。匈奴人便进不来,然后咱们三面分兵。将匈奴人死死围在这里,这一招瓮中捉鳖便可以使大汉北部边境二十年战事。”云啸指着地图,给脸色发白的卫青解说。
  卫青要吓死了,这样的打法可谓绝户。卫青知道,云啸这么说就会这么干。可朝廷里那些御史言官可不这么想,这些唾液系统异常发达的家伙会将卫青的八辈祖宗骂一个遍。自家的侯府能不能保住都两说,这样的方案只有刘彻敢于批准施行。
  “云侯!这……!”卫青≮的舌头在嘴里打转,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想请示陛下是不是,我告诉你时间只有一天。如果我猜得不错,匈奴人会对我们进行试探。一旦觉得太原坚不可摧,他们便会遁回草原。想清楚,有些时候男人要有一点担当。”云啸扔下一句话,便离开了卫青的帅帐。只留下满头是汗。纠结比的卫青。
  这一夜卫青彻夜眠,云啸说得对。此时请示刘彻已然来不及,第二天一早钻出帅帐的卫青吓了所有人一跳。这位大汉将军,眼睛红得好像只兔子。
  “考虑的如何,你若是否定这个建议。趁着云家主力还没有到达,我会立刻命令他们退回去。以与陛下发生不必要的误会。”云啸在自己的大帐里吃着早餐。昨夜里显然他休息得很好。脸色比起卫青来,好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我同意您的计划,为了北部边境的长治久安。即便身为齑粉,亦所憾!”卫青脸色晦暗,但此刻眼中却是光华流转,语气异常的坚定。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将军说出来的话,云家大队三天后才能到达两万人。剩余的会在十天后到达,你派人沿着都尉、原平、阳曲、盂县,狼盂逐次抵抗。
  记住!既不能顶得狠了也不能顶得松了。顶得狠了匈奴人会缩回去。顶得松了,军队便会一泻千里那时候想收的收不住,因为谁也不愿意留在后面送死。听说李广在你的帐下,就让李广去吧!他是老军伍,别人还干不了这样的活计。打胜仗难,其实打败仗比打胜仗还难。
  多年的老军伍,一直没捞到军功封侯。想必这一次积累了军功,好歹你得保他一个侯爵才是。李广难封。对这样一位老将来说不公平。”
  云啸停止了用餐,第一次如此郑重的跟卫青说话。卫青的决断赢得了云啸对他的尊重。至少这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一处处的指给卫青地名,后干脆连地图一并送给了卫青。这样的地图,卫青可没有。
  “安排太原的百姓撤出吧,告诉他们匈奴人要打来了,有不走的也由得他们。既然选择了舍命不舍财,我们也没有办法。”云啸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卫青却知道让数十万人搬迁有多困难。这其中的损失可是一个天文数字,卫青心里发苦看起来自己要受太原百姓一世的唾骂。
  李广带着三万兵马走了,云啸远远的站在小山包上目送这位老将的离开。上一次的被俘,对李广的伤害太大了。俘虏的名声,几乎催垮了这位老将军挺直的脊梁。听说他家乡的城门官都敢戏弄他。云啸听了不是滋味儿。
  想起二十几年前,那个粗犷狡猾的李广,云啸的心里便泛起一丝苦涩。时光如白狗过隙,一转眼就连李广的头发都已然花白。
  “咳咳咳!”云啸一阵的咳嗦,这肺就见不得冷空气。稍微吸进去一点凉气,便会咳嗦。这些年幸亏有参汤吊着,不然云啸知道自己一定早就挂了。
  “父亲!”云聪赶忙递给云啸一个手炉,云啸搂在怀里这才觉得暖和了一些。
  “哎……!这身子骨啊,是一天不如一天。你可不能学为父,年纪轻轻不要贪图安逸。打熬好身子骨是正经的,人这一辈子其他的都是零只有身子骨是一,一旦这个一倒了便什么都没有。
  算了,不说这些个你有个警醒就好。传令戴宇齐铁苍虎,让他们七日内务必赶到太原集结。我总感觉,李广挺不了那么久。”
  “诺!父亲,您还是进马车里吧。外面天寒,您别冻着。”
  云啸猜对了,太原许多百姓都选择了舍命不舍财。卫青又不敢透露自己要放弃太原,太原的属官磨破了嘴皮子,后还是有一成的百姓不肯搬离家园。
  “算了,做人各安天命。既然他们选择了,我们便没有办法。你还是想想,怎样将匈奴人弄进来。”云啸看着一嘴大泡的卫青,有些可怜他。不过成大事者,终究要经历一番磨难。胜利来得太容易,便不会珍惜。
  “可这是数万条性命啊!这不是匈奴人,而是我大汉子民。”
  “战争需要牺牲,我们给过他们生路。但是他们不走,数十万人你敢说这里没有匈奴人的奸细?既然他们不走,便是天命的选择。日后有什么,你便说这是我安排的就好。
  若是老天真要报应,便报应在我云啸身上好了。这辈子东征西讨,南征北战。身上背负的性命数十万条,多这几万不多少这几万不少。”
  卫青疼得直吸溜。他娘的谁敢劾你云啸。再说了,劾你有用么?后那些章还不是会落到老子的头上,真心祈祷李广能够再顶两天。让这边的事情,再多进展一下,多迁走一户人也是好的。
  赵信一脸的狞笑,挥剑砍断了一名汉军的脖子。人头被脖颈上的鲜血喷出好远。赵信这一剑使得相当巧妙,一滴血也没有喷溅到身上。
  这些天来一直遭到汉军的狙击,从马邑出来便是这样。今天审讯了俘虏,又是长安北营。从都尉开始,便碰上这些汉军精锐。每一次都打得难解难分,但后时刻汉军总会溃败。有几次赵信都觉得自己坚持不知了,可后还是汉军先败。
  有时候,当你觉得坚持不住时。很有可能,你的敌人和你一个想法。
  当年卫青跟自己说过。没想到自己领悟这句话的含义,却是在和汉军争斗的战场上。
  “进军狼盂,拿下太原外围的后一处堡垒。让大单于看看,我自次王不是泥捏的。”赵信在死尸上擦干血,对着传令兵吼道。
  “报……!李广将军急报,盂县已然失守。匈奴军自次王赵信部,已然进兵狼盂。李广将军会在明日弃守,往大将军早作布置。”
  “这么?”卫青不禁大吃已经。原指望李广能够多顶上两天,没想到这么匈奴人便兵临城下。
  “算了。李广顶得辛苦。没必要苛责他,这太原城还要守上两天。云家大队后天就能到达。这太原北面便交给云家,其他的地方你来布置,我不管。”
  赵信要乐疯了,那个汉人女奴终于要归自己所有。七天时间,连克都尉。原平,阳曲,盂县,狼盂五座城池。尽管部下伤亡惨重,但汉军的伤亡也不少。前面就是太原。竟然凭借一己之力扫平了太原外围的所有城池。这样的功劳,那个阿木拍马怕也是赶不及。
  同样兴奋的还有伊稚斜,接到赵信的战报。他带领着匈奴精锐紧紧追赶,现在他已然看到了太原的城墙。
  “哈哈哈,太原就在前面。自次王这一次连克五城,功劳自是第一。放心,该赏给你的。太原城里,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伊稚斜这样说,便是将果儿赏给了赵信。
  赵信兴奋的扫了一眼脸色铁青阿木,十年的争斗看起来今天便可以争出一个胜负来。说到底,还是我赵信赢了。
  “大单于,阿木愿率本部兵马攻击太原。”阿木见不得赵信的小人嘴脸,愤然请命。
  “好,自次王已然做出表率来。阿木,这太原城就看你的了。不要让本单于失望。”
  伊稚斜很满意属下的这种争斗,不管怎样后的得益者都是自己。
  沉重的城门被战斧劈开的时候,城里城外都发出了欢呼的声音。只不过,一边是欢呼一边是绝望。
  阿木从门上拔下巨斧,木头渣子崩在他的脸上。可惜,他没有一丝胜利者的喜悦。只有尽的空虚,石块与瓦砾开始稀疏起来。也是,自己带着部下猛攻了三天。大概他们也疲累了,想必那些汉人已经开始逃亡了吧。大单于说什么围三缺一,想必剩余的汉人一定会从东门逃走。不过等待他们的,将是琅邪王骑兵的追击。那些汉军步卒一定会死得很惨很惨,阿木仿佛看到了荒原上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杀戮,多年来养成的习惯。阿木机械性的挥舞着手中的巨斧,这是为了攻击城门特地使用的。没想到效果不错,攻城车撞开了城门。粗大的门轴居然一时不断,这柄巨斧倒是派上了用场。
  城里人不多,汉人一个个好像老鼠。他们沿着阴暗的角落里逃走,只要被匈奴人追上毫不犹豫的便是一刀。
  又劈死了一个汉军,侍卫牵来了坐骑。阿木翻身上马,身后传来传令兵那大大的嗓门儿。“大单于有令,屠城三日以儆效尤。”看来大单于也心悸此次攻城的伤亡,他要立威在汉人的地方立威。
  阿木感到浑身一阵疲累,部下们却是一片欢呼声。因为屠城便意味着他们这些第一波进城的,可以肆意抢掠。大单于本部人马,多少也会有些福利。
  “你们去玩吧!我累了!”手下的万人队,此次居然损失高达三成。那些看不惯赵信的王爷们,也是碰得头破血流。太原城里燃起冲天的大火,一定是汉人在烧毁粮仓。这些汉人,拼了命的种粮食。现在却又放火烧掉,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远处的山顶,云啸看着太原城冒出的滚滚浓烟。甚至随着风,还能隐隐听到一两声尖利的惨叫。
  “也难为李广了,顶到了这个时候。现在便要看咱家的了,苍虎攻下狼盂没有?”
  “父亲,马来报一个时辰前。苍虎已然攻下狼盂,现正带着人向被扫荡。一路都是匈奴散兵,未遇阻碍。”
  “好,想必匈奴单于也应该知道这个消息了。传令各部戒备,咱们截断了匈奴人的归路,他们一定会跟疯子似的冲上来。让民夫们些,挖条沟而已,至于这么慢?”
  云啸很急,伊稚斜也很急。三天时间,折兵过万终于攻下了太原。却没有想到,后路却被人抄了。讨回来的败兵说,他们看到了传说中的黑甲骑兵。还有那梦魇一般的云字大旗。
  “该死!”伊稚斜忽然闻到了一丝丝阴谋的味道。赵信带着三万人便可以连克五城,太原如此大邑居然三天而下。按照他的想法,啃穿如此坚城不扔下两三万具尸体是办不到的。
  “胡羌王,落日王。你们带着五万兵马,立刻向北攻击。夺回狼盂,保证大军退路。”
  “大单于,五万人可能不够。我在汉境时就听说,云家兵马之精锐天下罕有。属下觉得,胡羌王,落日王,与琅邪王还有属下,各带三万兵马压过去。趁着云家立足未稳,以雷霆之势压过去。或许可以打开北上通路。”赵信不愧在汉境混过几年,一见这架势就知道是上当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676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