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七十章 出兵?不出兵?

第七十章 出兵?不出兵?

“云家,为什么又要云家。长安北军有二十万之众,这一路北上你还能收拢近十万人,为何还要云家帮忙。”刘彻现在最不愿意听的便是云家,这个在大汉不独不臣的权贵是一个糟糕的特例。汉武大帝对云家简直伤透了脑筋,打不得剿不得抚不得。只能看着这个庞然大物在海外无所顾忌的增长,刘彻担心终有一天当云家的力量超过大汉朝廷时,他们会取而代之。
  “二十万之众,可骑兵只有五万人。而其中训练有素可堪一战的只有不足半数,过去大汉与匈奴人征战。取得胜利也不少,但掠获与斩首数量都很少。
  因为我军多是步兵车兵,缺乏可以追击扩张战果的骑兵。这些年来,陛下的马政虽然取得了巨大成果。但大汉本不是牧马之地,所产骏马不如匈奴人的马匹。从西域引进的马种价格昂贵,不过一两代之后便会退化。
  而云家所长正是骑兵,他们的军马都是东胡每年按损失供给。这一仗既然要打大,必然要歼灭匈奴人的有生力量。只有请来云家骑兵,我们才能大规模的追歼匈奴骑兵。请陛下允准!”
  卫青说得头头是道,刘彻虽然千般不愿意,但也无可反驳。
  “此事朕再思量思量,林滤与南宫姐姐交好。你去让林滤探探口风[,云家……哼!”刘彻陷入了两难之中,在他的心里是再也不愿意扩大云家在大汉的影响。可面对匈奴人,他却没有办法。与云家冷了这么多年,忽然上门去求人家。刘彻无论如何也拉不下这个脸,他决定让林滤是透透口风。反正卫青与云家有着摘不清的关系,不利用一下实在说不过去。
  “姐姐,想死妹妹了。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那个叫做鱼翅的东西很鲜美。有没有带?”林滤拉着南宫的手,好像一个小孩子。不但左右摇,还噘着嘴。根本就是没长大。
  “两个孩子的娘了,还这么没样子。他日你的孩子学了你的样子,看你怎么办!”南宫点了点林滤的翘鼻子。
  林滤向来以翘鼻子为傲,南宫的鼻子有些趴。于是南宫最喜欢的动作便是点妹妹挺翘的鼻子。
  “母后。姐姐欺负我!”林滤不依的向姐姐告状。
  王娡这些年真的是在纳福,田蚡倒了。这件事情上,王娡没话说。干预朝政是不要想了,超越太皇太后也只能是梦想。不如一门心思的养老就好,还别说这些年倒是养得身康体健。别说毛病,平日里连个咳嗦都没有。肤色甚至比一些年轻的嫔妃都细嫩。
  “好了好了,儿子都生了两个还没个正型。要什么东西就找你姐姐要去,她如今掌管着云家的内府。钱财可比咱娘两加起来都多。”
  “母后!这钱财多,最后还不是别人的。到现在连个儿子都没生下来。云侯将大公子打发去了江南。如今是那个贱人的儿子受宠,我看大王城早晚是云聪的。那个贱人倒是能生,听说还要把儿子往大王城塞。东胡占地千里,张掖城已然成为了西域第一富庶之地。还装不下她,偏偏过来跟我抢。”
  南宫对自己的肚子颇有怨念,母凭子贵。看看云颜的下场就知道,如今云啸得意的儿子都是茵茵所出。真要是哥仨绑一块,云啸百年之后自己的下场堪忧哦。
  “云侯最近身体怎么样。以前可是个病秧子。动不动就生病,如今可还好些。”南宫一发牢骚。王娡就切住重点。只要云啸没事,南宫便无后顾之忧。
  “他那个身子也不知道怎么了,每天参汤养着。冬日里能不出门便不出门,现在就连夏日里也出不得们了。一年里,也就春秋两季能好些。剩下的时日,整天待在屋子里。不是泡澡。便是躺着。不过还好,这些年没怎么犯过病。身子骨似乎也比以前好些。”
  “哎!马上的将军,如今怎么都成了这样!记得以前司马季主说过,云侯杀人盈城,煞气重了些。有违天和的事情做得多了。老天自然要罚他。或许,这便是老天在罚他。
  南宫啊!你得想个退身步,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孩子着想。钱财不足持,实在不行回长安来。你弟弟还能看着你要饭不成。”
  王娡絮絮叨叨的说,一番话下来说得南宫心里好像进了一群小老鼠,七上八下的。
  “就是,姐姐那大王城有什么好。哪里好过长安城,这关中的水土最养人。若是云侯不成了,你就搬回长安来。咱们姐妹也能时常见面,免得每年只能母亲过寿见一面。想你想得凄惶,也没办法见你一面。”
  “呸呸呸……!瞎说什么呢,你姐夫身子康健。哪里像你说的,快呸两口。”南宫气恼,手指使劲儿的戳着林滤的脑门子。
  “又闹!南宫啊!有件事儿,你弟弟不好意思说。求到哀家这里,你看看……!”王娡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
  “母后,什么事陛下还不好意思说。要您来张这个嘴,这天下的事情还有难得住彘儿的?”
  “哎……!照实说了吧!匈奴大单于,带领二十万骑兵打过来了。已然攻破了朔方,现在围了马邑,看起来似乎还有进军太原的意思。
  过两日,你妹夫便要领兵出战。哀家这个生日过得也是着实不踏实,说到底这江山是你刘家的。你看看能不能给云侯去封信,让云侯帮着出点兵。将匈奴人打回去!南宫,毕竟大汉才是你的根。这次你帮了彘儿,他不会忘记的。真要是有什么意外,你回了大汉他断然不会让你没了下场。”
  王娡可谓是成了精的老狐狸,几句话便将出兵的事情定义成为了家里亲戚互相帮忙。而且将南宫的未来牵扯进来,从哪个方面讲南宫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可我在大王城只管内府,军队上的事情他从不让我插手。这出兵的事情……!”南宫有些为难,云啸对军队把控甚严。平日里南宫也只能指挥得动那几十个侍卫,云家军队上的事情他根本插不上嘴。
  “不是让你调兵。而是让云侯领兵出战。听说这一仗至关重要,匈奴人已然拼了老命。陛下说,这一仗打得好了。北方边境至少十年,不用动刀兵。卫青也说了,没有云家的骑兵这仗打不赢。”林滤也在边上帮着劝,昨天晚上她已然接到任务。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劝得南宫修书一封。请求云啸出兵。
  “你知道修书一封,将话说明白了就好。这场仗关系到大汉千千万万子民,云侯是个识大体的人。他定然会出兵的。”王娡见南宫有些动容,赶快在边上添一把柴。
  “修书不难,只是成与不成实在难说。让云侯领兵更是难上加难,就他那个身子。如今这天气里,定然是缩在王宫里整日不出屋。即便是溜达,也只是在花园子里转上那么几圈儿!
  再说,云家打仗那真的是在打钱。云侯说。三军一动黄金万两。我管着府库我知道,他去一趟江南。那银子就流水一样的淌,云家的马吃得都是黍米。云侯说了养好马喂精料,出兵简单可这军费粮草什么的谁出啊!”
  “嗨……!大姐,你怎么管家管得变成了钱痨!陛下窜登你修书,自然这粮草什么的都是他出了。皇帝不差饿兵,你的心就放肚子里好了。”林滤开始嘲弄起南宫来。
  “我算是知道了,你与母后定然是商量好的。就等着我今天进宫。合起伙来给我下套。”
  “死丫头,下什么套。这是为国为民的大事。本来这些年哀家也不管朝里的事情。但天家无私事,如今匈奴人犯境。咱们天家一体,你能帮衬就帮你弟弟一把。说到底,匈奴人来了。苦的还是并州百姓,你就算是为了那些百姓,也要写这封书信。”
  “好吧!女儿这便修书一封。让人八百里加急送回大王城去。”见王娡与林滤如此劝说,南宫思来想去还是下笔开始写信。
  八百里加急,歇马不歇人。三名骑士打马扬鞭,载着这封至关重要的信笺穿越整个大汉,前往大王城。
  云家的将领们齐聚大王城。就连在东瀛的戴宇也乘船赶了回来。云啸的军令中说,他必需带着大院君一块来。对于这位降将,云啸有本能的不信任。这位神户之王已然年过五旬,仍然腰杆笔直。双目炯炯有神,若不是鬓角已然有了白发。似乎与四十几岁的人毫无二致,云啸有些嫉妒他很希望自己奔六的年纪里,也能有这样的身子骨。
  “都来了!今天叫你们来,是为了一封信。南宫从长安给本侯写了一封信,期望本侯念及天下苍生。率兵出征,前往并州与匈奴人打上一仗。将你们都叫来议一议,到底拿个什么章程出来。出兵,还是不出兵。”云啸一边喝着参汤,一边看着手下这帮将军们。
  苍虎老了,苍鹰也老了。老哥俩满头的头发都白了,正当壮年的齐铁坐在他们的下首。对面坐的是戴宇,荆楚第一剑客明显发福。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以前的身手,十年了。云家十年修生养息,没有打过像样儿的仗了。也不知道这些老家伙,还能不能上得了战场。
  议政殿里鸦雀无声,谁也不想出头。太平日子过久了,说愿意打仗那是标准的瞎话。谁不愿意太太平平的过日子,撇家舍业的去打仗。况且,这场仗和大王城好像还没什么关系。至多只能算得上,是云侯帮助小舅子。
  议政殿有沦为鬼蜮的趋势,云啸不说话。下面的老家伙们也不说话,这些一辈子杀人放火的家伙,好像忽然感悟,一个个都准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苍虎就很像一尊佛,坐在那里揪胡子不说话。胡子都揪掉八根了,云啸很担心这老家伙这样下去变得和他大哥一个模样。
  “咳咳……!我来说两句。”到底是年轻,齐铁最先坚持不住。这家伙是最想打仗那一类型,原因很简单。他上位的时间短,还没有相应的军功资历。
  “侯爷,这几年没什么战事。大王城可用的兵马有六万多骑,都是骑兵。这些人有的是在大汉招募,有些是老兵子弟。这人多了,训练便得跟上。
  这些年的训练都是属下抓的,不敢说百战百胜的雄师。至少也是千锤百炼的精英,唯一缺乏的便是实战。若是侯爷打算出兵,这倒是一个实战的机会。匈奴人也是理想的对手,骑兵对骑兵。那这些小子们见见血,也有好处。”
  齐铁说完,没人搭话也没人接茬儿。场面继续冷着,云啸不动声色继续吸溜吸溜的喝参汤。眼睛却叽里咕噜的转,看看这个瞅瞅那个。
  “我说说东瀛的武备,这东瀛现有水陆军共四万人。包括骑兵,水军还有大院君的兵库武卒。若是侯爷出兵,东瀛现在可抽调出一万骑兵。大院君的兵库武卒也可以出战,不过他们的装备只能作为车兵。”戴宇见场面实在难看,老部下的脸色已然变成猪肝色。便出言解围,没说打也没说不打。看起来荆楚第一剑客,也学得油滑起来。
  既然都开始说了,云啸自然不会让几个老家伙再装下去。
  “苍虎你怎么说?”云啸开始点名儿。
  “侯爷,老臣担心两件事。一,若是出兵,对大王城有什么好处。相应的粮秣军需到底由谁来承担,仅仅一个练兵的理由似乎太充分。
  二是出征用谁为将,匈奴人不易对付。当年若不是侯爷居中指挥,对付匈奴人哪里会取得这样辉煌的胜利。若是所托非人,一场败仗打下来。不但损了咱家的名头,同样会损耗大王城积攒了多年的实力。至于出兵与不出兵,还请侯爷裁夺!”
  “打仗,自然是本侯亲自出马。”
  “不可……!”云啸的话音刚落,便传出一片反对之声。(未完待续……)r1292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670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