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六十八章 中行悦陨落

第六十八章 中行悦陨落

bx
  去汉境抢掠越来越难,汉军越来越强。如果可能,伊稚斜根本不像去汉境抢掠。一头狼可以抢劫一群羊,但让一头狼去抢劫一群浑身是刺的豪猪,那还是算了。
  可如今的情势,伊稚斜不得不去。白毛风刮遍了草原,人和牲畜冻死数。如果不去汉境抢劫一些粮食出来,会有多的人饿死。匈奴人已经十分虚弱,若是再虚弱下去。那些平日里臣服的部落,此时会向狐狸一样偷偷摸摸的惦记自己的牛羊。
  “大单于,去汉境吧。没办法了,白灾太多厉害。只有去汉境抢掠,才能够养活剩下的部众。”中行悦已然很老了,十年间这个给匈奴人谋划数的宦官,已然成为一名风烛残年的老者。
  风霜磨砺的草原生活,使得中行悦的健康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如今他感染了肺疾,每天午夜他都会大口大口的咳个不听。巨大的咳嗦声可以传出很远,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咳嗦声,好像要将肺咳出来似的。
  浓痰好像玉一样的绿,大口大口的有时候咳得厉害。便会大口的呕吐,尽管已经吃不下什么东西。但嘴里还是不断呕出白色的沫子,与绿色的浓痰来。
  巫医在他的身旁又蹦又跳,企图挽回中行悦的健康。大单于十分在意这个汉人,吩咐了要用一切方法治好他。
  “是的!刮了白毛风,牛羊冻死很多。现在吃冻硬的牛羊还能过活。可开春了怎么办?冻住的牛羊会发臭,人不是骆驼吃一顿饱饭可以挨上好久。”
  “咳咳咳……!”中行悦再一次剧烈的咳嗦,他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巨大的咳嗦声便从胸腔里面喷出来。咳了好久他的脸色一阵潮红。
  “大单于,老奴不成了。不过,您要是真的想进攻汉地。便要稳住,既然冬日里有冻死的牛羊吃。那便让牧人们敞开了吃,谁说人不是骆驼,牛羊吃了丰美的水草可以贴膘,人也一样。
  吃得多了。不活动便会在身体里堆积肥膘。肥膘堆积得多了,人也样抗饿。待来年开春。汉人防备松懈您再去进攻汉地。奴才已然派人侦察了,北地诸郡中朔方的防守为薄弱。大单于可以用雷霆之击,击破朔方当面之敌。虽然,汉军这些年有些进步。但骑兵的规模与素质仍然不如我军。大汉好像一只蚌,只要在长城上打开一个缺口。大单于便可以冲进去,肆意掏取肥美的肉吃。
  咳咳咳……!”还没有说完,中行悦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嗦。
  “你别说了,本单于都知道。你先休息,改日我再来看你。”伊稚斜看着病入膏肓的中行悦,有些于心不忍。毕竟这个人曾经在自己登上单于宝座时,立下过汗马功劳。数十年相交之下,二人早已成为挚友。话不谈。肝胆相照。
  中行悦干枯的手忽然拉住了伊稚斜的袖子,尽管还是咳得满脸通红。但眸子里的目光却很坚定,“咳咳咳……!大单于。不要走,奴才……!奴才还有话说。”
  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嗦声之后,中行悦好像咳走了身的力气。拉着伊稚斜的手说道:“奴才是不成了。奴才有几件事情要托付大单于,请大单于抚准!
  这一边是我大匈奴日后的战略!汉人越发的强大了,他们的人很多。近些年又得了一种叫做玉米的粮食,听说亩产可以翻上数倍。没了粮食忧虑的大汉。人口会爆发性的增长。
  他们填满了自己的生存空间,便会来挤占咱们的。或许三十年后。或许五十年后。汉人会主动向匈奴境内蚕食,因为汉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了。他们的土地已然养活不了他们。
  大单于要早作打算,唯一办法便是西域。只要征服了西域,断绝西域与大汉的商路。便可以让汉人,得不到血统优良的马匹。汉人现有的马匹,在几代之后便会退化,不足为虑!
  其二便是收容汉人奴隶,给他们牛羊让他们成为牧人。这样大匈奴便多了许多的可用之人。一旦汉人背叛了他们的祖先,其他的汉人便会自发的排挤他们。这样他们会加的忠心大单于,因为他们已然别选择。
  好好利用这些汉人,他们可能是我们战胜汉人的本钱。我们的人口太少了,跟大汉一比便好像沙漠与绿洲一般。如今,我们还能依仗大漠草原的阻隔与汉人相持。一旦汉人的人口超出土地承载,我们只能迁徙。或许一百年,或许两百年。长远上来看,迁徙终究会发生的。咳咳咳……!
  这后一事便是奴才自己的私事,奴才上半辈子给大汉办事。下半辈子给大匈奴出谋划策,本就是刑余之人。加上一个汉奸的罪名,汉地已然我容身之所。
  奴才想请大单于,在老奴死后将我的尸体烧成骨灰。待来年秋日大雁南飞时,将我的骨灰用布包了系于大雁身上。这样,我的骨灰便会洒遍大汉江山。即便是刘彻,也奈何我不得。呵呵呵!咳咳咳……!”或许是中行悦笑得太多得意,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嗦声响起。
  “你好好休息,巫医会治好你的。别想着死啊死的,你会活着。我还要你给我继续出谋划策,大匈奴需要你。”见中行悦已然开始交代后事,伊稚斜也不禁动容。强忍着泪水,安抚中行悦。吩咐了巫医继续诊治,便不忍再看中行悦痛苦的模样,带着侍卫回到了自己的大帐。
  “大单于,中行悦先生怎么说?”赵信好像哈士奇一样跟着伊稚斜,他听说了中行悦的病可能会过给他人。于是,胆小的赵信选择在帐篷外面等候大单于。草原上的风带走了他的一丝丝体温。在脚都冻麻了以后。大单于终于出来了,也不知道跟大单于说了什么,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半天。害自己挨冻!这个老不死的。
  “中行悦反对现在用兵,他说让军卒们多吃些冻死的牛羊肉。多贴点膘之后,开春了再去汉境抢掠。这样,或许能够打汉人一个措手不及。他说在朔方用兵比较好,你看呢?”
  赵信不禁暗自佩服,老家伙都病成那德行了。居然还能想得如此周到,果然是厉害。不过这老家伙的时代就要过去了。今后将是我的时代了。
  “中行悦大人说得没错,朔方城周边也都是草原。咱们遭了白灾。他们也同样遭了白灾。他们的兵屯在朔方城中,需要后方运送来粮食补给。所以,在白毛风开始刮的时候。大部分的汉军已然撤出了朔方,前往汉境内地就粮。
  开春只时。正是守城老卒疲惫。兵未到之时,趁此机会咱们只要一举拿下朔方,便可以在长城上开个口子。只要进了长城,咱们的大匈奴铁骑怕得谁来。”赵信颇为自信,伊稚斜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的解说比中行悦的加细致,显然这赵信是下了功夫的。
  “嗯!既然如此,那便按照中行悦先生说的去做。另外,将各个部族的大祭司都召集起来。我看中行悦先生时日多,待他走了给他好好的祭祀一番。也算是酬谢他为我大匈奴谋划了这许多年。”
  “诺!大单于果然仁厚,赵信这便去办。”赵信一撩门帘出去,临走时还往帐篷里面看了一眼。那眼神好像带着钩子。
  果儿的心里肃然一惊,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伊稚斜没有将果然许给阿木,或者赵信任何一个人。现在她的身份还是大单于军帐中的侍女。
  可能是没有生养过孩子的缘故,已然年过三十的她,身材还是那样的苗条。鼓囊囊的胸脯高高挺起,纤细的小蛮腰盈盈可一握。到了臀部却极具扩张。已然将女人的身材展示到了极致。再加上如画的容颜,许多二八年华的少女也难以比肩。
  赵信这一眼就差将果儿吞进肚子里。对这个女人他已然是魂牵梦绕。听说这女人私底下经常会跑到啊木的帐篷里,每每听到这样的消息。赵信便恨得牙痒,有几次他想着把人绑来,霸王硬上弓。却没有想到,阿木的那些手下总是神出鬼没的破坏自己好事。
  哼!早晚向大单于讨了你过来,老子操够了。就让手下接着操,哼,到时候老子玩不死你。
  赵信贪婪的咽下一口吐沫,走出了伊稚斜的大帐。
  入夜,从各个部落赶来的大祭司还没有到。中行悦却已经不行了,从吐绿色的痰。到大口大口的咳血,每咳嗦一声便有一口鲜红的血喷出来。
  一块布巾子已然被鲜血浸透,放进盆里清洗顷刻间盆里的水便变得通红。痛苦的中行悦急剧的喘息着,他在忍受病魔残酷的折磨。随着一口口鲜血的喷出,他的意识逐渐模糊。终于,在喷出一大口血之后。中行悦躺在地塌上不动了,只有一抹鲜血顺着嘴角慢慢滑落。
  过了好久,仆役们见他的胸膛不再起伏。一个仆役打着胆子将手伸向,中行悦的鼻翼下面。没有呼吸,他已然停止了呼吸。这位匈奴人数十年的智囊,专门与自己民族为敌的家伙,终于闭上了嘴巴。
  中行悦死了,伊稚斜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他找来许多木头,将中行悦的尸体焚化。期望来年秋天,将这些骨灰系在大雁身上。洒遍大汉的江山。
  处置了中行悦的身后事,伊稚斜便开始集结军队。准备,在来年开春之时,对汉境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抢掠。
  刘彻手中拿着边关将领的文,脸上的神情很难看。头发花白的千度腰板依然拔得笔直站在刘彻的身后。
  “陛下,长平侯卫青奉旨觐见。”一名小内侍走进承明殿禀报。
  “宣!”刘彻显然大权在握威势日涨。一个宣字,居然喊出了金石之音。
  卫青大跨步走上了承明殿,对着高高在上的刘彻便是一礼。
  “了!宣你来,就是因为这封文。匈奴境内又闹了白灾,看起来今年冬天匈奴人又该不消停。你说说,如果匈奴人出兵会攻打哪里?”
  刘彻已然来到那副巨大的地图前,这是经由南宫几次讨要。云啸给的放大版北部山川地理图。刘彻命人誊抄一份,标注了各个城池之后,便挂在这承明殿当中。
  “这……!请恕臣法给出陛下答案,咱们与匈奴边境两三千里。匈奴人几乎可以处处用兵,况且这些年咱们执行将长城向草原推进的战略。虽然收回了河套,但许多长城已然耸立在草原之上。
  草原上的匈奴人遭了白灾,戍卫长城的我军军卒亦遭了灾。荒漠草原,根本没有办法就地收罗给养。只能将军卒们大部撤出,回到汉地就粮。
  不过,白灾很限制匈奴人的机动性。据说草原上闹白灾,有些地方的雪比马腿还要深。
  我们不能出击,估计匈奴军同样不能出击。匈奴人也是人,臣就不相信他们打仗不要补给。”卫青这些年牧兵放马,已然成为大汉的一代军神。在军中的地位一时两,即便在北军中浸淫多年的李广。也不得不走他的门路复出。
  “你的意思是说,冬日里不用担心匈奴人会发动进攻?”刘彻有些狐疑的道。
  “正是,匈奴人此时估计会将军队集结起来。具体攻击哪里,还要等前方的战报才能知晓。现在我们做的只能是等,准备好了军械粮草马匹。等匈奴人一进攻,判断准匈奴人的主攻方向,迎头痛击之。”
  “你估计,这次匈奴人会在什么时候进攻?”刘彻有些相信了卫青的分析。
  “臣估计,匈奴人会趁着春暖花开。道路利于奔波的时候进攻,这样他们便可以大限度的发挥机动性的长处。”
  “那你说,如果这个时候。朕再派一支骑兵,进入到匈奴腹地进行劫掠。你说效果如何?”
  “陛下英明!”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6684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