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六十六章 请大单于三思

第六十六章 请大单于三思

bx
  居然掠了七百多人回来,刘彻认为这是大胜利。于是卫青的部曲又多了一千,封地也扩充了五十里。乐得林滤抱着儿子跑进宫里来谢恩。
  整个大汉都在为长平侯的胜利而欢呼,长安街头张灯结彩。刘彻宣布金吾不禁三天,以便让民众欢庆这伟大胜利。
  至于可怜的李广,还有公孙敖被选择性视。这个时候干掉这俩家伙过于碍眼,况且刘彻觉得留着他们还有用。大笔一挥,李广,公孙敖丧师辱国,回家种地。于是两位将军脱下铠甲立即下岗,成为了标准的社会闲散人员。
  公孙贺虽然带着大汉旅游团在匈奴境内观光七天,得总算是把人带回来了。不管怎么说,都算是个成绩。要知道,那时候匈奴斥候在草原上满天飞到处搜寻汉军下落。能稳稳当当的把一万多人带回来,一是靠运气二是靠实力。
  刘彻给的批复是功亦过,不赏不罚还做他的轻车将军。
  公孙贺虚心接受领导批评,表示今后努力改正错误,争取再立功。态度端正得一塌糊涂,甚至弄得刘彻都有点不好意思。赏赐了跟随他出征的将士一些财帛,这才算8安心。
  皆大欢喜,真正的皆大欢喜。除了倒霉的李广和公孙敖,所有人都得到了想要的。卫青升官发财,公孙贺继续混日子。刘彻打着摆子,接受朝臣们的马屁。长安城的百姓在狂欢,那些被掠回来的祭司则瑟瑟发抖。
  似乎都很满意,但这只是似乎。有一个人不满意,非常不满意。
  伊稚斜看着龙城的一片狼藉,眼珠子当时就红了。汉军做得相当的绝,居然死后连尸体都不焚烧。雪后的草原正是为缺乏食物之时。可龙城的血腥味儿居然将方圆百里之内的狼都招了来。
  卫青做得很干净,很彻底。龙城没有一个活人留下来,甚至连个报信的人都没逃出来。冬日里的草原又没有牧人流动,若不是一队匈奴人斥候意中来到龙城。匈奴人还以为,此次战役他们毫发伤。
  看着遍地被狼啃得只剩下森森白骨的尸体,伊稚斜出离的愤怒了。从来只有匈奴人如此对待汉人。却没有汉人在匈奴人祭祀之地如此放肆的事情。云啸来草原,也不过是攻击了几个部落。还不曾,对这祭祀之地进行洗劫。
  刻着祖先图腾的石碑,被砸得粉碎。数不清的人头,与那些碎石块丢弃在一起。好多都被乌鸦啄去了眼睛,幸好这是冬天。不然腐臭的气息,足可以将人熏死。千百年来的祭祀之地,看起来就要废了。这对伊稚斜来说,是对他大的侮辱。他是草原上的雄鹰。大漠中的头狼。绝对不能够接受这样的侮辱。
  “召集各个王爷,在王廷召开大会。这一次,我要带着大匈奴的勇士们,一直打到长安去。让汉人的皇帝知道,得罪大匈奴的代价是什么。”伊稚斜暴怒得好像一头雄狮,他很愤怒出离的愤怒。手中的刀胡乱的挥舞,所有侍卫都立刻远远的。这时候就算是被砍成两半,也是活该。
  看着如怒狮一般的伊稚斜。中行悦很担心。主不可因怒而兴师,这是汉人的至理名言。伊稚斜在如此暴怒下做出的决定。是否是正确的很待商榷。
  草原上白雪皑皑,各个王爷们都带领着自己的部族待在冬窝子里。这两年连续抢劫汉地,各个部族都很富足。王爷们现在都很享受生活,狼吃饱了肚子。需要的便是安逸的休息,储备体力进行下次狩猎。匈奴人也是一样,只有他们挥霍光了财富之后。才有继续去狩猎的意愿。在他们享受安逸的日子里好不要打搅这些吃饱了的狼。
  可是,观伊稚斜目前的状况。此时断然不能上前劝阻,已然出离愤怒的伊稚斜会立刻挥起屠刀。什么天才,人才,在屠刀下都将变成劈柴。
  这破事儿自己不能出头。要出头便要交给王爷们。只要王爷们出头,众怒难犯大单于就是再愤怒,也得忍了。毕竟,这些王爷们才是匈奴统治的根基。即便是大单于,也不敢轻易得罪。
  中行悦看着暴怒的伊稚斜一眼,悄悄拽了来一个侍从。低声耳语了一会儿,那家伙便带着几名匈奴军卒打马奔向远方。
  云啸正带着笑云聪是房里练字,小小的人还拿不惯毛笔。写字七扭八歪不说,还经常走神希望云啸放他出去玩会儿。
  “不准调皮,不然今天多写一篇大字。”写大字是对云聪有效的惩罚,比什么不准跟小虎或者小白玩强多了。
  听了云啸威严的声音,小云聪只得收起心思继续跟那支不听话的毛笔较劲儿。
  “练字就是练心,心不静则字也写不好。这人不管遇到什么事,必需得平心静气。这练字,其实就是练心。”云啸正在教导云聪,忽然铁卫来报说是苍虎求见。
  一定是有重要的事件,云啸立刻令苍虎进来。
  “侯爷,长安那边儿有消息传过来了。”苍虎一见云啸歪倒在罗汉床上,旁边小云聪正拿着毛笔写字。不由得暗叹,看起来云侯很看重这个三子。就连写字这样的事情,都亲自教导。侯爷有经天纬地之才,由他亲自教导出来的孩子会是个什么样儿。苍虎的脑子里立刻想到了嫡庶之争,看起来这王宫里要不太平喽。
  “长安又怎么了。这位陛下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云啸一边看着儿子写字,一边询问苍鹰。
  “回侯爷的话,陛下派了李广,公孙敖,公孙贺,还有卫青四路人马出塞。结果,李广军覆灭。公孙敖所部遭遇大单于主力,仅于三千军马逃回汉境。公孙贺死伤,没有任何斩获……”
  “卫青那一路如何?”云啸收集着脑中的记忆,好像此次作战只有卫青建功立业。这也是他在对匈奴作战中,捞到的第一桶金。从此之后,卫青便一发出可收拾。成为了匈奴人的克星。
  “回侯爷。卫青奇袭了匈奴人的祭天之地龙城。抓获匈奴祭司等七百余人,斩杀匈奴人数。”
  “哈哈哈!这小子总算没给咱家丢脸,经过东瓯国的事情。雏鹰的翅膀总算是摔打出来了,看着吧陛下还会继续倚重卫青。今后出塞作战,将会成为汉军的常态。匈奴人的苦日子要来喽!”云啸透过玻璃,看了一眼外的雪景。想着长安城现在不知道有多热闹。这是汉军多年以来取得的第一个大战果,不好好庆贺那可怎么成。
  “侯爷,匈奴人性格如狼。属下担心他们一定会报复,虽然汉境的事情与我们没有多大关联。但每每听到匈奴人抢掠汉地,末将心里都不是滋味儿啊!”
  “嗯!不愧是老北军出来的人,到底有些情谊。不过这次你放心,汉军可以打过去。但匈奴人绝对不会打回来,你什么时候看到吃饱了的狼,不好好待在狼洞里消化。还跑出来没事儿跟狮子老虎打架的。
  这两年。连续抢掠汉境。匈奴人现在可谓富得流油,匈奴的王爷们才不会当出头鸟。跟着伊稚斜来汉境趟浑水,汉军爱死守城战了。如今长城沿线肯定是枕戈待旦,匈奴人想进来抢掠。得将长城啃穿才成,汉军如今今非昔比。
  咱家制造的军械与弓弩,已然成为了汉军的制式武器。这些东西用在草原厮杀上还差了点儿。但用来守城,则是个顶个的好用。想攻破长城,恐怕得付出点儿代价才行。”
  “侯爷说得是。咱们是不是要提醒一下匈奴人就要攻击的消息。”
  “别操心了,匈奴人不会进攻的。长安的暂且不要管。过年了让戴宇回来。咱们在一起乐乐,这许多年也没过个消停年。多准备写烟花鞭炮,在长安时咱们怎么过。此时咱们就怎么过。”
  看起来云啸的心情很好,不知道是父子之情滋润。还是被家庭环境熏陶,难得的收敛起一身戾气。
  “诺!属下这便去准备,定要让过年时大王城热热闹闹的。”苍虎赶忙躬身施礼。
  大王城的土著们。并不过元日。他们一年中大的节庆在丰收时,每到那个节日。他们便载歌载舞,唱歌云啸听不懂的歌谣,各个兴奋得形同抽风。
  云啸猜得一点儿都没有错,匈奴的王爷们懒懒散散的。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了王廷。有个老家伙居然走了一个月,见到伊稚斜居然还说,“不就是龙城被袭了么,早就看那地方不好。每次,都害得老头子跑那么远。骑马骑得都颠散了架,汉人将它毁了正好。以后祭天的地方就放到狼居胥山,生得老头子以后还要跑这么远。”
  伊稚斜的鼻子都差一点儿气歪了,奈何老家伙人老地位高。就因为这么句话被干掉,舆论压力太大。中行悦暗自一笑,看了看似乎与己关的胡羌王。
  这老家伙的势力着实庞大,居然连这么老的老家伙都帮着他说话。看起来自己的信使已然将信带到,论如何王爷们都不会同意此时再对汉境进行打击。
  “各位王爷们,我伊稚斜是大漠的主宰,草原的雄鹰。咱们大匈奴的祭天之地被人踏平,本大单于怎么能够动于衷。现在我要带领你们,昆仑神的忠实奴仆,大匈奴精锐的勇士们出征。踏平汉人的长城,让他们在我们的马蹄下战栗。让……!”
  伊稚斜正在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咆哮声之大堪比疯狗。双手挥舞如同抽筋儿。可下面坐着的王爷们,纷纷端起酒碗。不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便是一顿胡吃海塞,还有两个家伙已然将旁边站着的侍女搂在怀里。过分的两个混蛋,居然在划拳。
  “大单于,依奴才看。此事还是容后再商量吧,王爷们很明显都不愿意出兵。若是赐死您强行出兵,那后果就是,们在战场上出工不出力。大单于还不能逼迫,逼迫得紧了说不定有哗变的可能。
  如此君臣离心,若是被有些人一挑拨。说不定便会成为对我们非常不利的局面。何况,这些年连续抢了两次汉境。这些王爷们一个个都肥成猪了,此时都想着挥霍。待他们挥霍光了,必然一个个卖力的像您表白忠心,求您带着他们抢掠大汉。
  再者,咱们大匈奴的骑兵也的确需要休整。连续两年的征战,多少会有些人员上的损耗。本部骑兵还算是好的,有些部族的人打下一座城池,结果伤亡大半。
  依奴才的见识,大单于还是收回成命。让我大匈奴好好修生养息一阵子。”中行悦见时伊稚斜被匈奴诸王们打击得够呛,趁机进言。
  “一个个的都被安逸的日子磨没了血性,祭天之地被人毁了。居然还是这个样子,他们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单于。来人……”
  中行悦千算万算,也没算准伊稚斜的脾气。这位伊稚斜大单于属于吃软不吃硬的这种人。中行悦说服胡羌王,对他来这套非暴力不合作。让伊稚斜十分憋屈,自认为是草原上的雄主。可如今,这些个王爷们居然如此对待自己。伊稚斜加的愤怒了,他的厉声呵斥下。大批的亲卫涌了进来,毡包旁边似乎也有不少人在在跑动。
  外面哭喊声连成一片,人喊马嘶吵成一团。好像怒人要内讧一般,阿木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赶忙带着人将王廷围了起来,一些王爷们的下跑了出来。对着大家高喊大单于要杀人,同时呼唤远处的护卫们,赶过来保护主子。
  大帐里一下便安静下来,谁也没有料到。伊稚斜的脾气居然如此刚烈,说翻脸就翻脸。虽然这些王爷们势力强大。但伊稚斜才是草原上的霸王,在他面前王爷们都是孙子。
  “大单于三思啊!此时若是闹出内讧的事情,站便宜的只能的汉军。”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667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