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六十五章 老马识途

第六十五章 老马识途

使者的头颅被扔出来的一刹那,伊稚斜与中行悦的眼仁都眯成了针鼻儿。因为那颗头颅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田荣。
  中行悦心疼的直哆嗦,他本就不同意田荣前去。奈何田荣一再请求,说自己精通汉话与汉人的性格。极力在大单于面前说项,这才派了他去。万万没有想到,一等一的间谍人才居然会殒命在这里。
  “杀,杀光他们不要俘虏,一个都不要,杀光眼前这些汉人。”伊稚斜的手不定的颤抖,他也后悔得要死。既然刀锋已过人头已断,那唯有用敌人的血让田荣在地下有个安宁吧!
  “杀!”按照老规矩,敢死之士第一个杀了出去。并且在汉军的弓弩之下损失惨重。一连冲了两次,居然没有冲下来。这让伊稚斜更加的愤怒,十万人攻击一万人居然打不下来,这是耻辱大匈奴的耻辱。
  “阿木!该你了!”当敢死之士再一次腿下来,暴怒的伊稚斜对着阿木下着命令。
  公孙贺的运气很差,或者说非常的好。他就这么带着一万人在草原上晃悠,奇异的是。现在草原遍布斥候,有汉军的也有匈奴人的。居然就没有一队斥候,发现这一万汉军的下落。
  逍遥的公孙贺在草原七日游之后,由于给养耗尽不得不带着自己的】8,..大汉观光团折返回了大汉。
  如今,草原上只有一支汉军。带队的不是旁人,正是意欲建立丰功伟业震烁古今的卫青。
  李广与公孙敖兵败的消息他不知道,公孙贺溜达回大汉的消息他也不知道。此时,他昼伏夜出。已然到了目标十里之外,他的目标便是龙城,大匈奴的祭天之地。
  龙城守军只有两百人。任谁也猜不到汉人居然可以从大单于十万精锐的围剿下钻出来。况且这里除了祭祀时之外,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人来。甚至不在祭祀的日子里,匈奴人自己都忘记了此地的存在。
  当大队的人马出现在龙城外面时,他们还以为是大单于的军队经过。惹得好多牧人在站在城墙外面欢呼。
  卫青看了一眼那些又蹦又跳的缴获,嘴角露出一丝冷库的微笑。看起来,那些匈奴叛逃者说的是真的。这里的确有个匈奴人祭祀的场所。那可笑的城墙。不过是木头制成的栅栏而已,再看那些盔歪甲斜星散其上的军卒,卫青便知道。此次战役,剩下的事情便是如何逃回大汉去。毕竟是人家地盘,干掉了大匈奴的祭天之地。伊稚斜一定气得发疯。
  卫青“唰”得抽出长剑,对着身后的将士们高叫道:“弟兄们,你们有的来自禁军,有的来自北军。也有的来自羽林卫,可是今天你们都是汉军。大汉的军队!一直以来。都是匈奴人侵扰我们汉境。在我中华土地上少杀淫掠,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这一次,终于咱们大汉的军队可以来到草原。可以攻击匈奴人的部落,你满的面前便是匈奴人祭天祭祖之地。自认为还是我大汉男儿的,跟随本将军冲上去,捣毁他们的祭祖之地。冲啊!”
  卫青说完,队伍中的旗手便迎着风打开红底黑字的汉字大旗。猩红的牙旗被风吹得列列做响,这一路因为害怕暴露目标。卫青都让旗手将旗子卷起来。从不张开示人。
  今天可算是长脸的时候,此时不将旗帜打出来更待何时。汉旗所指之下。一万骑兵好像风一样卷向龙城。
  守卫门口的匈奴人还没明白多来,便被弩箭射成了筛子。最要命的便是,那木头做的大门还是敞开的。卫青面对的,是一座基本上不设防的城市。
  许多匈奴人还没来得及上马,便被冲上来的汉骑砍杀。那些牧民更是好像砍瓜切菜般的被屠戮,卫青给军士们的命令同样的杀光烧光。这道命令包含了龙城之内。所有的两条腿直立行走动物,甚至连牛羊等牲畜都不放过。
  二百匈奴军卒,在一万汉军的冲击下,连个泡都没冒便不见了踪迹。现在汉军在做的便是赤裸裸的屠杀。
  “将军,不用这么干吧。若是被朝中的那些御史知道。会说我们纵兵屠城的。”副将小心的对卫青说道。这位大胡子副将出身北军,原本来不太服气这位少年将军。总觉得,他是靠着皇帝小舅子这个身份才上位的。打仗,能在战场上不尿裤子就不错了。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小家伙居然带着军士们摸到了匈奴人的祭天之所。还料定了里面没有过多的匈奴军卒,如今看起来真的好像是算命先生一般,好像能掐会算似的。
  现在他对卫青是心服口服,只是这杀戮进行的是否过于残酷。就连襁褓中的婴儿都砍上一刀扎上一矛,好像有点过分了。
  “哼!他们在汉地的时候,可曾放过那些妇孺婴儿。咱们给他们收的尾还少么?他们在汉地怎么敢,咱们在草原便怎么干。
  记得当年云侯说过,拼消耗十年时间。便能将匈奴消耗成为一个部落。可惜,以前我大汉没有骑兵。现在好了,马政有了效果。你看,咱们这不也有了马骑。
  再说,留着那些家伙。等咱们走了,他们便会骑着马去给伊稚斜报信儿。咱们只有一万人,本将军得将你们全须全影的带回去。千万别在这里杀了人,取了军功头颅。却在回转的路上,遭遇匈奴人结果损失惨重。
  个个都在这场战斗中捞得盆满钵满,若真是遇到那种情形。说不定,会很快崩溃。”卫青知道军队其实最看不得钱,一个个搂钱都搂成了疯子。满载而归之下,谁愿意留在后面送死。换取同伴骑着马从容逃走,然后回到长安花天酒地。在某个寂寥的下午,坐在躺椅上静静给自己祝福。
  “好吧!哦,将军那些人不能杀。那是匈奴人的祭司,不但势力庞大还掌握着神权,乃是大匈奴里面比较厉害的人物。末将看来。不若将他们抓回去献与陛下。到时候,也让长安百姓看看活的匈奴祭司。以提振我汉军的士气。”
  副将指着远处那六七百人的一坨,虽然不断有人求饶。但这个大大的人坨子,还是在被无情射杀,汉军们也是妙人。射人不射身体,居然射腿。
  那些中箭的祭祀趴在地上不断哀嚎。可很快便被无数双大脚板淹没。怎么死的不知道,反正最后卫青查看时,一定是满身脚印。
  卫青看了看,觉得副将说得有道理。献俘的时候,只有小猫几只那就难看了。这些肥头大耳的祭司是最好的人选,在匈奴人中有地位。现在匈奴龙城受到重创,估计几十年里。匈奴人便不会出现这些隐没在宗教之后的强大势力。
  卫青无聊的看着自己的手下不停的杀戮,地上的尸体越积越高。
  “挑拣战马,带着这些俘虏咱么撤退。”卫青看了一眼。从开始进城到屠城结束。不过四个时辰左右。龙城内外已然被毁得不像样子,到处都是焚烧着的毡包,还有地上一片片的尸体。野狼们也好似问道了味道,站在卫青待过的坡地下,静静的嗅着血腥味儿。并且用长短声号召,更的群狼加入。只待汉军撤走,它们便来一次饕餮盛宴。
  天空上盘旋了许多只秃鹫,冬日里食物难寻。血腥味儿早已顺着风。刮遍了整个草原。至于乌鸦,它们利用身体优势已然落得满地都是。许多死人的眼睛都变成了两个血窟窿。这都是乌鸦们的杰作。
  整个龙城的场景,怎一个惨字了得。似乎老天也觉得卫青做得太过分,鹅毛般的大学在最后一声惨叫戛然而止时飘落下来。
  晶莹透亮的雪花落到地上,便成为了诡异妖冶的红。人脚马蹄子在上面踩来踩去,将更多的白雪染成了红色的血泥。白白的雪,红红的血。这一刻雪白血红。看得越发的怵目惊心。
  “只要战马,马驹子也杀死。除了这些祭司俘虏,全都杀了。我们带不了那么多人。”卫青此刻好像一个屠夫,一道道比天气还寒冷的命令从他的嘴里喷出来,如果不是带着一丝白气。大家会以为将军成了魔。
  卫青没有成魔,而是想起了二十年前的卫家庄。一个只有妇人与孩童的庄子,那些血淋淋残破的尸体。如果说公道,今天将匈奴祭天之地糟蹋成这样,这便是公道。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卫青大声的吟诵着孔子的名句,对待这些人的仁慈便是对待死去亲人的残忍。
  “将军,干脆放把火烧了算了。”中军官见此情形,未免有些恶心。战后焚烧尸体,也算是惯例。放任野兽啃噬,似乎有些有违天和。
  “不行,若是此时咱们点火数十里外便可看到烟火。这不是在向匈奴人指示方向么?明摆着告诉他们,咱们偷袭了龙城。让他们,在我军返回之时阻拦我军,甚至是吃掉我军?”卫青有些气恼,自己怎么挑了这么个二百五中军。
  “将军所言极是,小人唐突往将军恕罪。”这中军就这点儿好,不管怎样只要卫青说得对,这货立马告罪。可下次,还是会在同一问题上犯二。
  大雪将天地间弄得一片苍茫,也分不出到底黑天还是白昼。卫青带着一万军卒,裹挟这那些祭司驰出龙城时。等不及的野狼便蜂拥而入,整座龙城瞬间充斥着嘴原始我呜咽声。那些没死透或者装死瞒过的,此刻更加的凄惨。
  一声惨嚎响起,七八头狼各叼着身体的一部分四散奔逃。只留下血糊糊的身子在地上翻滚哀嚎,不过很快便有喜欢吃活食的草原狼冲过来,继续撕咬战团血肉模糊的一团。
  卫青带着人小心的躲开了匈奴人搜捕的队伍,大雪很好的覆盖了他们的脚印。只要风雪不停,在草原上想要找到他们这支队伍。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不过此时卫青却遇到了另外一个难题,那就是他们迷路了。云啸给他的指南针不停的打转,卫青看了也不知道究竟哪里是北。
  大雪埋没了脚印,同样使得视野十分模糊。卫青急得满身是汗,匈奴人正满草原的找他。一旦发现龙城的被毁,一定会跟着踪迹追过来。大雪只能掩埋一些表象,一旦被细心人检查,便会露出破绽。
  卫青有些无奈,看着不断打转儿的指南针一筹莫展。真希望此事云啸在这里,他一定知道怎么办。
  “将军,是不是迷路了?”副将赶到中军询问道。
  “是啊!迷路了,连指北针这东西都不好用了。或许这里有天然的磁场,干扰了指北针。如果不赶快出去,一旦雪停下来。咱们便会被匈奴人围上,到时候想走也走不掉了。”卫青喷出一口白气,此时的他有些着急,虽然官拜车骑将军,但毕竟是只有二十几岁娃娃。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将军且看老夫的。”大胡子将军微微一笑,便令营中几个家伙走了出来,他们都是骑着一匹马牵着一匹马。很明显,牵着是马都是汉军原先骑乘之马。
  汉地马匹紧张,不少老马都被征伐入伍。此次刘彻更是一下征伐四五万匹马,其中自然也有不少老马的身影。
  只见这几个军卒将老马的缰绳放开,那几匹老马便信步的走了起来。
  “请大将军下令,全军跟着这几匹老马来走。定然会回到汉境,虽然速度慢了些总比被匈奴人围住要好。”副将自信满满的说道。
  “哦,这几匹老马会将我们带回汉境?”卫青有些惊疑的道。
  “这是我们在北军中总结出来的,年老的马通常能够寻找到回家的路。不管路况多么恶劣。它们也要回到家乡,我们称之为老马识途。将军请放心,此计策在北军中百用百灵。将军还是下令吧!莫耽搁了才好!”(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6673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