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七章 战机现

第二十七章 战机现

  

  云啸在第一时间便冲了出去,因为他听得很清楚,出尖叫的是颜纤。

  很明显肇事者已经逃逸,云啸只看见一抹白色的身影以及昏迷的颜纤。惊慌之下云啸便要上前做人工呼吸,结果颜家五兄弟强壮的身子挤开。

  好好的一场订婚宴,草草的收场。在颜家老爷子的好声劝慰下,云啸怒气冲冲的回去找那个肇事者算账。

  戴宇这几天一直过的很清闲,甚至是很开心。因为每天都会有一个穿着黑袍的女子前来给自己换药,她很温柔也很细心每次都不会弄痛自己。在全身黑袍的掩护下,看不出这个一个女子。只是秀美的大眼睛和柔软修长的手指,出卖了她。戴宇已经二十二岁了,这在吴国属于是大龄青年,这个平均年龄只有三十几岁的年代,二十二岁还没有成亲的不多见。

  身为荆楚第一剑客的他却没有女人肯嫁,这很奇怪。不过确切的说应该是没人敢嫁。原因很简单,吴王要将自己的孙女嫁给戴宇,老迈的吴王罔顾孙女芳龄只有六岁的事实。坚持的认为,荆楚第一剑客必须做自己的孙女婿。

  不过好日子终归到头了,自从那个爱放屁的蓝眼睛的家伙出现之后。有洁癖的戴宇好日子便到头了,面对沼气池一般的牢房戴宇想死的心都有。

  “嘭”

  不得不说就放屁这一点上,小白比墨门的第一剑客要大气许多。绝对没有控制节流这一说,讲究的粗狂豪放,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痛快。面对大鸣大放的小白,戴宇痛不欲生。双手紧紧的扒着窗户,努力的让自己站起来,因为只有窗子的边上才有一些新鲜的空气。

  小白有些痛苦的用爪子捂住了脸,丝毫没有因为能让当世荆楚与墨门两大剑术高手痛不欲生,而产生自豪感。

  云啸在院子里拉磨似的乱转,直到打听消息的苍鹰回报说颜纤已经苏醒,只是受了些惊吓没有其他的症状时这才放下心来。

  一锅浓浓的鸡汤加入桂皮、陈皮、干辣椒段、大料、八角、三奈、汉源花椒、在倒上一碗浓浓的醪糟汁。放在文火上慢慢的熬煮,直煮到高汤泛白香气四溢的时候,才倒入苍鹰才打回来的大雁、豆芽、豆腐干、还有采回来的蘑菇以及干豆皮。

  没有豆瓣酱是个问题,不过好在有黄酱,拌上辣椒油芝麻油勉强代替。点了一些云家的蒸酒,加上云家的冰糖、生姜还有白白的细盐。一锅极其不正宗的汉代麻辣烫便诞生了。

  哄女孩子麻辣烫绝对是不二的法门,尤其是这个辣椒还处于绝版状态的年代。即便是皇帝想吃,也得来找云啸来要。

  带着苍氏兄弟,抬着还在油泥炉子上的咕嘟冒泡的麻辣烫来探望自己的未婚妻。

  一路上,不知多少儒士流着哈喇子垫脚抻头的张望。就连董仲舒那家伙也扒着自家的篱笆缝,向外观看鼻子还不停的猛抽。

  一锅麻辣烫颜纤吃的是稀里哗啦,被辣椒辣的舌头吐出老长依然故我。真不知道,从古到今女人为什么都对麻辣烫都这么痴迷。

  明显是吃撑着了,颜纤捂着肚子牵着云啸在院子里遛弯。已经定亲的人了,就算是老颜现在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一直溜了十三圈,云啸的腿都软了颜纤这才放过了疲累不堪的云啸。

  来到前宅,云啸郑重的将作为聘礼的一面巴掌大的镜子放在了颜清的案头。颜清拿起观瞧,只见镜子里的人影清晰可见,惊为神器居然不敢收,这让云啸郁闷了好一阵子,来的时候还觉得拿一块玻璃骗回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很不道德。

  颜纤在见到镜子之后,眼睛里顿时出了惊羡的光芒。云啸立刻将镜子作为礼物送给了颜纤,反正早晚还会回到自家,还顺带勾搭回一个女神级别的大活人,云啸怎么感觉怎么觉着这礼送的值。

  应该说云啸还是一个合格的将军,在谈情说爱之余没有忘记本职工作。训练与伙食挂钩的做法被严格的执行,短短的几天云家的庄户对铁胎弩的操作水平涨了不是一星半点。啃馒头吃咸菜的家伙已经绝迹,最次的也能混上口热汤喝。

  云啸现在是标准的孤军,他的直接领导是梁王。问题是梁王现在被困在睢阳城里,打死也不出头。而混在外面周亚夫和窦婴都在和吴王对峙,一点都没有去解睢阳之围的念头。梁王在睢阳城里急的直跳脚,却没有丝毫的办法。这二位磨洋工的仁兄只一句话便打了朝廷的使者,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于是这场七王之乱便打到了冬去春来,一直到地上的冰雪开始融化都没有结束的迹象。

  云啸也急的直跳脚,赶紧打完赶紧回家。一个女神还等着老子拉回家洞房,谁有工夫跟你这磨洋工。可是无奈,手底下就这么点人,真要是把项三秋惹毛了,跟自己来个不死不休,还真干不过这老小子。

  探马派出去越来越远,公元前的时代是信息时代,想在战场上生存下去就必须要掌握精准的战场信息。

  云啸现在的位置其实并不在窦婴的身后,而是向南了一些,看起来自己打盹的时候手下们走错了路。云啸没有追究走错路手下的责任,不走错路哪里弄这么一个女神回家。

  这些日子两个人经常见面,好的简直是蜜里调油。无奈走到哪里,颜清都派小孙女跟着,云啸几次要霸王上马最后都功亏一篑。威胁利诱无效之下,才知道这个老狐狸派了个死脑筋的小丫头。

  在又一次被小萝莉打搅了好事之后,云啸又像拉磨的驴子一样在院子里转圈。

  “侯爷,好消息。好消息啊。”

  渔老兴冲冲的跑了进来,也不知道是什么重大的消息能让一向持重的渔老如此的兴奋。

  “渔老因何事如此高兴?”

  渔老拉着云啸进了屋子,摊开地图指着一处地方说道:“探马来报,据此一百八十里有一处吴军营寨。细细打听之下才得知,这里是吴王的军械仓储。

  吴王将军械与粮草分开仓储,这样可以避免一处被袭全军既无粮草又无军械。粮草大营在哪里还未曾侦知,不过应该离的很远。最近吴楚联军要与周亚夫与窦婴对峙,又要围攻睢阳,兵力明显不足。根据探马回报,军械大营里应该只有一千军卒左右。而且据说,吴王的军饷都囤积在那里。”

  云啸的眼睛顿时一亮,吴楚联军二十万人的军饷可是一笔天文数字。要是劫了这批军饷,自己恐怕一辈子的花销都不用愁了。真正的数钱数到手抽筋。

  紧张的看着地图,云啸的脑子不停的琢磨。

  “附近,可有驻军?”

  吴王没有理由不在这样重要的地方只派一千军卒把守。

  “距离军械大营二十里有一处吴军营寨,估计有数千吴军驻守。”

  云啸将军械大营与吴军营寨画了一条直线,再做了一个延长线。手指在一个叫淮泗口的地方停了下来。

  “吴楚联军的粮草大营必定在此,这里地处荒原不比军械大营在人烟稠密之地,保密工作很好做。而且吴军这驻防的数千军卒肯定是守卫在粮草大营与军械大营的中间。也只有淮泗口这样的地方符合条件,不过这淮泗口肯定会有大军驻防。咱们不去碰那个霉头,再说咱们也不是没有粮食吃。”

  “不过咱们的给养也不富裕,估计也只能再坚持一个月左右。”渔老有些担心的说道。

  “这个好办,你说咱们将吴楚联军屯粮淮泗口的消息放给周亚夫或者是窦婴。那么,你猜猜他们谁会冲过去烧粮呢?没有了粮草,你认为吴楚联军在坚城之下还能坚持一个月?”

  “矩子的意思是?”

  “硬骨头便让窦婴或者周亚夫去啃,咱们埋伏在军械大营旁。一旦粮草大营有事,吴军的数千人马必定全力支援。咱们便突袭军械大营,只要不给他们放烽火的机会。咱们便可一举拿下军械大营,粮草大营被烧后,吴楚联军必然混乱。咱们趁这个机会,便有充足的时间将整个军械大营搬空。二十万大军的军饷啊,想想都流口水。”

  云啸一副猪哥样的**着。

  “可是云家庄子路途遥远,咱们只有四十辆大车恐怕……”

  渔老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会先拉倒颜家庄子,这里距离只有一百八十里快的话马车一天一夜可以走一个来回。我估计咱们怎么都有三天的时间,能搬多少搬多少,拣值钱的拿。”

  云啸已经完全沉浸在战争财的梦游状态之中。

  “你先去让大家准备,我看看得想个办法将淮泗口屯粮的消息传给窦婴或者周亚夫,还不能让他怀疑咱们。否则,他们一定会怀疑军械大营是被咱们劫的。辛辛苦苦弄来的钱财分他们一份,这样可不行。”

  “知道了矩子,我这就让大家准备。”

  渔老不理苦苦思索的云啸迈步走了出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