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六章 定亲宴

第二十六章 定亲宴

    其实云啸多少有些妄自菲薄,放眼大汉天下十六岁的车骑将军,除了刘氏宗亲云啸是独一份,可见刘启对云啸是如何宠信,坊间传闻陛下在云家吃饭的时候,云侯的豹子掀陛下太后梁王的桌子,陛下与太后都没有降罪,又可见恩宠之隆。  论起爵位,好歹也是侯爵。说是少年英雄毫不过分,云家庄子的富庶满长安谁不知道。事实上长安城里一些勋贵家族,甚至是刘氏宗亲已经开始考虑将自家的待嫁闺女说给云啸,如果云啸不是出征在外恐怕现在说媒的人已经踏破了门槛。  五位舅子明显是董仲舒一党,对云啸全部都抱有敌视的态度。酒席刚刚摆下,大舅子便出来挑事。  “听闻云啸对于我儒家了解颇深,颜如辛请教云侯……”  “如辛,不得无礼。云侯乃是颜家贵客,你如何如此的无礼,颜家的家训你忘记了么?”  “父亲,孩儿不敢忘记颜家家训,不过您刚才说的事情事关小妹的终身大事,孩儿只不过想考校一下云侯而已。”  云啸一听终身大事,顿时眼睛一亮。怪不得老头子请自己吃饭,原来是要提亲,天爷啊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如果不是场合限制,云啸真想冲上去抱着颜清亲一口。  “好吧。云侯,且荣老夫说几句。老夫听闻云侯尚未定亲,老夫膝下三女,两女已经嫁做人妇,唯有幼女纤儿侍奉身旁,年方十六与云侯也算是年龄相当。老朽不敢说视为掌上明珠,不过也是疼爱有加。老朽,有意将小女纤儿许配给云侯。不知云侯意下如何?”  云啸乐的差一点没昏过去,真的是提亲宴。  “晚辈心仪颜家小姐许久,今日来原打算也是要提亲的。如今看来是晚辈失礼了。”  “哈哈哈,不过老朽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还要考校你一番。不知云侯可否赐教,让他们也无话可说。”  “颜家家学渊源,这也是应有之理。”  哼,老子大学上的可是九八五,二一一凭你那点知识储备考的过我。偶的老爹可是北大中文系教授,说起家学渊源老子恐怕不差于你。  “子曰,君子有六艺。礼乐射驭书数,前四样不适合在今天的比试。不过这书与数倒是可以请云侯赐教一二。”  听见颜如辛的话,云啸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当初老爹那么看着自己练字,自己怎么就没有好好练毛笔字呢?别说毛笔字,就算是钢笔字好歹也跟庞中华好好练练啊。比什么书法,有本来跟老子比键盘,搜狗全拼五笔随你挑。  好在较量的是书与数,怎么说自己在数学上不会输给两千多年前的古人吧。自己可是从幼儿园开始到高中,数学从来没有下过九十分。  颜如辛的几个弟子抬过来一卷粗布,上面三横三竖画了九个方格。  云啸暗道不会是要考究九宫格吧。  果然颜如辛拿起毛笔,蘸了墨汁在中间的格子上大大的写了一个五字。  云啸捂嘴偷笑,这玩意自己上小学老师就教过。  “烦请云侯从一到九填到格子里,不可重复。不管是横竖还是斜,相加之合必须是十五。请吧云侯。”  颜如辛一脸得色的向云啸一拱手。这九宫格可是他研究多年,而且颇有些心得。而且这九宫格没有一定的算学基础的人,是算不出来的。  云啸微微一笑,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小学一年级就会背的口诀,比九九乘法表背的还溜,就这点小学问还能难得住我?  云啸上前,没有丝毫停顿的刷刷刷写了起来。  颜如辛看着云啸几乎没有思考的书写,顿时惊的说不出话来。这九宫图可是自己研究数年的心血,云啸怎么可能不假思索的便填了出来。颜如辛还在震惊,云啸已经填写完毕。  “颜先生,如何?”  “你……”  颜如辛指着云啸头摇手颤,如见鬼魅一般。  “来而不往非礼也,云啸也想与颜先生探讨一下算学。不知颜先生是否不吝赐教?”  颜如辛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对着云啸一拱手道:“不知云侯想如何考校颜某。”  云啸拿起陶碗,一口抽干里面的酒道:“一把尺算出这一坛酒可以倒多少杯。如何?”  “呃……这……”颜如辛顿时傻眼,这如何算的出。  云啸拍着圆柱形的酒坛笑的得意,不知为何颜家的酒坛子居然是圆柱形的,而且没有一点的鼓肚。计算这样的圆柱体的体积简直是太简单的事情,酒碗的体积难了些,不过这也难不倒云啸。老子高考都闯过来了,没有理由算不出这酒碗的体积。两下一除便好,这没什么难度。  “颜某认输,不知云侯如何算出。”  颜如辛怎么也不能想象,一把尺子便可以算出坛子里面的酒可以倒出多少碗来。如果是这样,那江河湖海岂不是都能测算?  云啸认真的测量了一下坛子的周长,然后又量了量直径。拿起笔便在苍虎递过来的一张纸上算了起来,颜如辛本打算偷师,不料想走近一看,满眼都是没有见过的奇怪文字。勾勾画画洋洋洒洒画了一大篇子。当云啸验算完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胸有成足的说道:“如果不计算倒酒时泼洒的部分,这一坛酒可以倒四十七杯半。颜先生可要一试?”  董仲舒连忙喊人将家里的碗都拿出来,云啸连忙笑着制止。  “不用,拿一个空坛子就好。”  董仲舒一窒,随即明白了云啸的意思。不由得老脸一红,在坛子中倒出,再倒进另一个空坛子就好,怎么自己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想到。  众目睽睽之下,酒杯一杯杯倒出,然后再一杯杯倒进空坛子。苍虎倒的十分的仔细,一滴酒都没有洒到外面。当大家共同数到四十七的时候,苍虎晃了晃坛子,现里面只有一些残酒,果然不足一碗。顿时对自己主子感佩万分,小心的将残酒倒出。当最后一滴酒滴入酒碗的时候,所有人都流露出叹服的表情。  “云侯,这算学一途颜某佩服,仅是这算学一道云兄弟已经可称为宗师级别。这书法,不比也罢。仅凭云兄弟这鬼神莫测的算学,便足矣娶我的小妹。”  颜如辛一声痴迷算学,最是佩服算学强者。如今见云啸神鬼莫测之技,顿时惊为天人已经完全忘记了董仲舒的嘱托。  云啸见颜如辛如此的识趣,大方的将两套公式抄录下来,赠与颜如辛令颜如辛激动莫名对云啸好感大增,当下便痴迷的研究了起来。  拿着尺子到处的测量,然后便开始不停的计算,从碗到柱子概莫例外。  董仲舒灰心丧气,原指望颜如辛出来考校云啸,进而搅黄这桩婚事,不料一生痴迷算学一途的颜如辛居然被云啸漂漂亮亮的完败。不仅没有起到打击云啸的作用,恐怕是现在正在屏风后面偷看的师妹也更加的倾慕这个小子。  一定要比下一书法,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小有心得,必须把这个云啸比下去,否则师妹便真的是要嫁做云家妇了。  “云侯的算学的确是鬼神莫测,想必这书法一途也是高手,董某技痒。不知云侯可否赐教?”  窗外的颜纤仔细回味着四个字,自失的一笑。忽觉身后有些异响,转身一看……  “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