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五章 为了女神

第二十五章 为了女神

  

  云侯驻足,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

  一儿曰:“我以日始出时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也。”

  一儿以日初出远,而日中时近也。

  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日中则如盘盂,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

  一儿曰:“日初出沧沧凉凉,及其日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

  云侯不能决也。

  两小儿笑曰:“孰为汝多知乎?”

  颜家庄子是个神奇的地方,两小儿辩日这样的事情几乎会生在任何人身上。云啸没有让手下的这帮子杀才驻扎在庄子里,他怕打搅了庄子的和平与宁静。这是一个梦想中的桃花源,而且桃花源中真的有美女。

  “云侯为何不住军帐而喜住茅屋?”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云某能身居此不染凡尘之所,实在是三生有幸。”

  半篇陋室铭说的颜清目瞪口呆,董仲舒张口结舌。颜纤满眼全是小星星,剪水双瞳看得云啸的心都要化了。

  自打云啸住进颜家庄子之后,这样的妙句便不停的出现。董仲舒痛苦的感觉到师妹看向云啸的眼神已经有了根本的变化,是敬仰是惊悸是艳羡是欣赏。反正一个恋爱中的女子花痴的症状,一样都没有少。就算是自己的那些学生,也有事儿没事儿喜欢围着平易近人的云侯转悠,讨论一些学问上的东西。

  看着云啸指东打西,指南说北。董仲舒悲哀的现,耍猴的时代已经结束,被猴耍的时代即将开始。

  云啸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忽悠颜女神以及他的老爹,长的好看漂亮的女人有的是,但长成这么妖孽的确是稀有品种。上辈子净看着照片视频**了,这辈子好被容易逮到了活的。不一棒子打傻拖回家已经是老子最大克制的结果,反正千言万语一句话,不把女神忽悠回云家,誓不罢休。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你敢忽悠,什么奇迹都是可能生的。正所谓:只有想不到,没有忽不了。

  “侯爷,颜家小姐过来了,已经到院子里了。”

  作为云啸的忠实爪牙,目力极佳的苍鹰爬在草屋的顶上洞察着一切。不时小声的向云啸汇报着女神的最新位置,云啸的望远镜现在便在他的手上,对颜纤出没的地方进行全天候的监控。

  云啸看着院中的梅花,血红的残阳映照在他的后背。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说完还做一副慷慨激昂苦大仇深状,向着落日的方向仰起了自己的头。手上一颗光芒闪烁的红宝石迎着晚霞熠熠生辉,怎么说也是上辈子经过了琼瑶、席绢、三毛的洗礼,对于追女孩子还是有一些心得的。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

  果然,云啸满足了几乎所有小女生的内心追求。美丽的诗词与华丽的珠宝从来就是对女人杀伤力最大的东西。一个迷惑精神,一个蒙蔽心神。

  “云世兄!”颜纤的眼神已经充满了迷离,不知是被珠宝蒙蔽了心智还是被华美的诗词迷惑了心神。虽然世家的传承,但是在那个朱熹先生还没有诞生的年代,存天理灭人欲的话还没有市场,女孩子也没有受到想象中的束缚。

  “哦,原来是颜小姐。在下冒昧,观落日寒梅略有所感,让小姐取笑了。”

  “世兄不必这么拘谨,叫我小妹便好。”

  不知是晚霞的映照还是别的原因,颜纤的脸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抹红晕。再衬托上质朴的农家院落,真是景美人更美云啸一时看的痴了,庭院中此时无声胜有声。

  “小妹,你真美。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神游的句子脱口便从云啸的嘴中溜了出来。

  “世兄!”

  颜纤已经被华美的诗句击的几乎晕厥,看来从小诗书传家的颜纤对于华美的诗句比珠宝要热爱许多。

  云啸上前,轻轻的托起了颜纤的手。趁热打铁是必须的,云啸深蕴此道。当初他老婆便是被一串硕大的珍珠项链所击倒,而被云啸在六十块钱的小旅馆里轻松拿下。此时此刻,只不过珍珠项链换成了没有任何成本的盗版诗词而已。

  这样的诗词,云啸要多少有多少。唐诗三百不够,那就拿宋词凑数。实在不行,曹公的红楼梦云啸也是看过的。

  颜纤轻轻的抽了一下柔夷,没有抽动便任由云啸紧紧的握住。两双年轻的眸子正产生着无尽的吸引力,带着两张带着激动的脸越来越近,鼻息碰触着鼻息,喷在脸上痒痒的感觉。颜纤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停的抖动。

  随着云啸嘴唇的靠近,颜纤的鼻翼急的张合,小心脏紧张的几乎要蹦出来。被云啸握住的手也不停的颤抖,云啸轻轻搂过颜纤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当云啸的手触摸到颜纤腰际的时候,颜纤如遭电击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接着便全身瘫软在了云啸的怀里。

  云啸的嘴唇向着那对樱红慢慢的压了下去。

  “云侯!”

  门口处传来董仲舒那可恶的喊声。

  颜纤以兔子一般的身手从云啸的怀里迅的弹了出去,勃颈处的皮肤已经全部染上了羞涩的桃红,让云啸大恨。

  到手的雅子,啊不对是美人飞了。

  汤锅里的老鼠,脚面上的蛆虫。说的就是董仲舒这样的人,云啸很有冲上去掐死他的冲动。没事不好好躲在家里写祸害中国几千年的天人三策,却偏偏跑来坏老子的好事。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董仲舒此时身上恐怕已经布满了弹孔。

  “哦,师妹也在这里啊。”董仲舒丝毫没有坏人好事的思想觉悟。看见颜纤在这里,好像还吃了一惊。

  “啊,呃……我来和云世兄讨论一下诗文。”颜纤期期艾艾的说道。

  “哦,云侯又有佳作。董某可有耳福?”

  “只不过是偶有感悟罢了,董先生此来有何见教?”

  “家师派我来,想请云侯晚间赴宴。”董仲舒双手奉上拜帖,礼仪周到的没有任何的瑕疵。

  “哦,待我谢过颜先生。晚间,云某一定登门叨扰。”云啸依足了礼数给董仲舒还了一个礼。抽空还向颜纤挤了挤眼睛,羞得颜纤转身便跑。

  董仲舒尴尬的看着一向沉稳大方的师妹变得局促不安,甚至落荒而逃没有丝毫的办法。

  未来的老丈杆子请吃饭是好事,不能不去一定要去。云啸特地将自己的裘皮大氅拿了出来,这是一次重要的会面,礼物是不可或缺的。云啸打算在这次宴会上将女神合情合理的弄回家,拖泥带水绝对是失败的前兆,快刀斩乱麻才是胜利的保证。

  绝对不能够放过上辈子心仪了一辈子的女人,老头敢不答应老子便学一把纨绔抢人的把戏。反正到了大汉,欺男霸女的事情还没有做过。这年头,作为贵族鱼肉百姓便是天职,没抢几个民女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为了女神,云啸准备使用一下贵族的特权。反正老子手里有兵,你还打的过巴图不成?

  沐浴更衣之后,为了显示尊重。云啸决定步行至颜清的宅子。

  小白紧随着云啸出门,被云啸一把便推了回去。带这个家伙去,再把老头吓个好歹。小白委屈的走了回去,趴在屋子里一副受气包的模样。

  颜清带着五个儿子站在门口迎接云啸,礼数上可算是给足了云啸面子。像他这样的大儒,便是进了未央宫也是受刘启礼遇的。高祖刘邦曾经特旨加封颜回为圣人,与孔子享受同样的祭祀礼仪。这对于任何的家族来说都是莫大的殊荣,在大汉的儒士之中能与颜家比肩的只有孔孟后裔。

  颜清的大儿子已经近五十,头已经花白。背也有些驼,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常年劳作的庄稼人,他的四个兄弟也是如此。看来颜家的家训,安于贫,乐于道。已经被吃进了骨子里。

  云啸打量道最小的老五也已经三时许人,按此推算未来的老丈杆子五十多了才有了颜纤这个小闺女。对于老骥伏枥的颜清,云啸还是十分佩服的。心中暗自祈祷,希望自己快六十的时候还有这样的成就。

  礼仪繁琐的令人指,一次见面一次介绍便要鞠躬数次,而且角度各有不同,不熟悉儒家礼仪的云啸经常出错。惹得未来的舅子很是不满,觉得云啸是怠慢自家。

  云啸不理会这几个家伙,为了女神就当自己的脸皮是橡胶做的好了,子弹都防的了,还怕你们的眼神儿?

  终于熬过了进门礼,云啸觉得后世里在老婆闺房前将自己折磨的欲仙欲死的闺蜜们,比现在这几个舅子厚道多了,至少人家见钱眼开。不像这几位油盐不进,自己的大氅可是苍鹰打了一百多只貂才做拼出来的。卫婶一针一线的可是费了一番心思。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