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三章 奇怪的庄子

第二十三章 奇怪的庄子

    “将军,咱们不能再追了。已经追了一天一夜,咱们离大营太远了,前面便是窦婴的防区。如果外面再追下去,恐怕……”  “好吧,咱们回营。算这小子跑的快,老夫很好奇。他的马车居然也可以行的这么快,走咱们回营。”  项三秋无奈的调转了马头,向着吴军大营的方向前进。  这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被项三秋追了一天一夜的云啸和部曲们被阳光晒得昏昏欲睡。云啸只得命令留些哨骑,其他人全部都在马车上睡觉。  温暖的阳光驱散了些清冷的空气,天空里没有一丝云彩,蓝的让人指。云啸躺在摇晃的大车里搂着小白打着盹,不光是他所有不值哨的人都在打盹。  云啸很羡慕小白厚实的皮毛,冬日里抱着这样一个家伙碎觉简直就像是抱了了一个暖炉。小白同样是睡意盎然,白天睡觉符合它自然的天性。  这里是窦婴的防区,已经没有必要考虑追兵的问题。数千骑兵进入了自己的防区。窦婴肯定会紧张的要死,说不定这个时候正在调兵遣将,对付这些冲进自己防区的骑兵。  在颠簸里,云啸再一次的回到了前世。父亲摇头晃脑的督促自己背古文,仿佛在听一甚为美妙的音乐一般,每当云啸背错了一个字,便有如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音符。这个时候父亲便会从陶醉中苏醒,一柄粗大的戒尺便会落在自己的手掌上。  慈爱的母亲便会冲过来夺下父亲手中的戒尺,狠狠的骂一句死老头子,然后拽着泪眼婆娑的云啸去买冰棍。父亲每次都被气得胡子翘起,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忘不了自己考上科技大,父亲那落寞的眼神。那眼神便有如自家藤蔓上结出的瓜果,被别人摘走一样。当母亲享受着串门亲戚的夸耀时,父亲一个人在庭院里抽着闷烟。  烟雾弥漫间,父亲好像苍老了许多。  “嘭”  一声巨响将云啸从梦中惊醒,感觉马车中好像有许多烟雾一般,一股冲人脑仁的恶臭扑鼻而来。  “小白你又放屁”  云啸以武林高手的度冲出了马车,人都说吃的好屁便臭。小白的屁那真叫一个臭,臭到不能再臭。臭到后面拉车的马都开始打响鼻,不停的往边上靠,看来是有车的打算。  终于知道为什么没人肯跟小白一个马车睡觉了,云啸为自己的错误决定深深的后悔。扶着车厢干呕了一阵,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看着骑在马上直朝自己点头的苍鹰,云啸觉得这么走下去不是办法。虽然阳光暖和,但毕竟的冬天。感冒几个就不好了。  “停。”在路边扎营,咱们休息一下。顺便打听打听咱们到哪儿了”  云啸唤醒了一直在向自己点头的苍鹰。  “诺。”  揉了揉睡的木的脸颊,云啸信步走上一处山坡。这两天不是骑马便是坐车,腿都有些酸胀的感觉,云啸知道经常的不运动会导致下肢静脉曲张,那个病非常的痛苦,梦中的老爹便患有这种疾病,疼起来经常是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  从马车里钻出来的苍虎慌忙的跟上,山坡上荒草依依,远处的一处庄子正有炊烟升起。不时看见牧羊的孩子赶着几只羔羊在荒草中时隐时现,好一派人间烟火的景象。  自己的车队在大路上排了好长的一列,睡了一路的汉子们都在下车放水。黑袍紫枫钻进草丛中隐没不见,队伍中有个女子的确不时便利的事情。不过缺少了紫枫,还真没有一个可以疗伤的人。  俘虏的那几个人还在马车里躺着,也不知道他们的生理需要怎么解决。云啸十分担心自己的马车会被污染。  “去告诉大家,前边有一处庄子。加把劲,咱们进庄子休息也好打探一下这是什么所在。”  “诺”  苍虎几步跑下了山,告诉车队山坡对面有一处庄子。侯爷有命去庄子里歇息。  远远看去,这庄子与平常的庄子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茅草房舍,庄户们穿着一样的粗布麻衣。可是云啸觉得这庄子就是与众不同,到底不同在哪里他又一时想不起来。  干净,对了是干净。  看着整洁的大路,云啸忽然明白自己的疑惑是从哪里来的。这个庄子说不出的干净,在庄里的大路上,根本看不见一粒牲畜的粪便。而且不管是柴草还是粮垛都码的整整齐齐,一点都没有平常庄户的邋遢。而且庄子里的庄户都衣着整洁,见了云啸的大军没有一丝的惊慌,一点也不像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人。  如果在其他的庄子,恐怕就苍虎与巴图那副凶恶的面貌已经可以让小儿止啼,家家闭户了。一些信息都透露出,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庄子。就整洁程度来说,能与之比拟的也就只有云家的庄子还勉强合格。  云啸不敢大意,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注意戒备,这庄子很特别。”  巴图盯着不远处的庄子,缓缓的抽出了马刀,数十骑匈奴汉子便分散开来。隐隐对庄子形成了包围之势,大车上的云家庄户们也拼命的摇着铁胎弩。  马车呈一字摆在了庄口,云家庄户守卫在马车的后面,紧张的看着庄子里的一举一动。而匈奴汉子们则要轻松许多,他们将马刀扛在肩头,不时还用匈奴话说上两句。  “苍鹰,你去问问让他们的庄主出来见我,客气点。”  这样的活只能让苍鹰来干,如果是苍熊恐怕会把人吓着。  “诺”  打马走进庄子苍鹰对着在庄口站着的庄户道:“车骑将军云侯路过你庄,请庄主出来相见。”  那庄户拍拍一个孩子,那孩子一路飞奔着向庄子里跑去。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粗布衣衫头戴儒巾的青年人走了出来。对云啸做了一躬,标准的九十度。如果不是双手向前,云啸还以为到了鬼子的地盘。  “将军请,家师年事已高恕不能出门迎接,还请将军恕罪。”这人说话斯斯文文一点不像是务农的粗汉,倒像是一名儒生。  “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在下姓董名仲舒。”  “你便是董仲舒”云啸大吃一惊,上下打量着这个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的人物。便是他提出的天人三策奠定儒学在中国的历史地位,他的思想甚至几千年后还在影响着中国人的生活。  二十刚刚出头的年纪,微黑的脸庞,方面大口,圆圆的眼睛像是在脸上戳了两个窟窿,中等的身材十分的壮实。给他一身铠甲,说他是行伍出身都有人相信。除了那三缕长髯,没有一点能看出他儒学巨匠的身份。  “将军认得董某?”  董仲舒看向云啸的眼神有些疑惑,无论他如何思索也想不起来自己认识这样一位少年将军。  “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三生有幸。”云啸在马上拱了拱手。  这一下董仲舒更加的糊涂了,自己在庄子上开坛授徒不假,难道自己的名声已经大到了这个地步?不过董仲舒的疑惑只是一闪而逝,对着云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站在这里叙话,不是待客之道。云侯请,家师在府中等候。”  云啸挥了挥手,庄户与匈奴汉子们都放下了兵刃。排成一列长队进了庄子。看的出这庄子并不富裕,一排排的木栅栏隔开了各家各户。干净整洁的茅草屋里隐约可以听见,枢机的声音。  不时还能看见一名庄户打扮的人拿着一卷竹简在那里摇头晃脑。几个孩子围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即便是扛着农具擦肩而过的庄户,也会相互施礼。  云啸甚至有一种错觉,他来到了陶渊明书里的桃花源。  庄主的家好像并不比其他人的好多少,三进的茅草房子。院子里打扫的十分整洁,一名老翁拄着柺杖站立在门前,看见云啸微笑着点了一下头便算是行礼。  “老朽颜清见过将军。”  颜清?没听说过,颜回倒是听说过,难道是一家子?  云啸翻身下马,对着颜清深鞠一躬。  “不知道颜子是老先生什么?”  “哦,小将军听说过家祖?”  “颜子好学之名,天下皆知乃是孔门七十二贤人之一,小子怎敢不敬。”  颜回是高皇帝刘邦亲自下令与孔子同列的人,老者对云啸知道自己的祖宗也不觉得十分意外。  “小将军果然博学,小将军里面请。”  一方矮几,一壶清茶。颜清与云啸相对跪坐,董仲舒跪坐一旁意为陪衬。  “不知少将军来此有何赐教?”  “无他,行军路过而已。不知此乃颜家庄园多有叨扰,小子冒昧了。”  “观小将军也是深明礼仪之人,为何却有异族侍从。小将军不知难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么?”  云啸看了一眼董仲舒,难怪这家伙会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条陈,原来是这么个小心眼的家伙。  “董先生难道没有读过,子曰有教无类的说法么?”  第三更奉上,为了答谢打赏的朋友,今天龙王吐血四更。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