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二章 混乱的夜晚

第二十二章 混乱的夜晚

  

  身边的亲卫被一只只的拖走,如同被套中的野狗。当只剩下戴宇一个人的时候,树林里面出现了一双蓝幽幽的眸子。戴宇紧张的握了握手中的剑,两条腿已经失去了知觉。他不知道那对蓝色的眸子是什么,不过出于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戴宇仍然举起了盾牌。

  小白摇头尾巴晃的走了过来,蓝盈盈的眼睛漫不经心的看着戴宇。小白蹲在戴宇的面前,前腿略弯后退弓起。一副作势欲扑的样子,戴宇紧张的用铁盾护住了身子。他打猎的时候遇见过老虎,他还闹不清楚眼前的这东西是什么,不过好像比老虎要可怕些,那双眼睛是那么的蓝,比吴王的那块蓝宝石还要漂亮。

  一双大手从后面捉住了他,大手上传来的力道不似人类。苍熊抓住戴宇抓剑的手,猛的往铁盾上一砸,“当啷”一声剑便落在了地上。戴宇还想反抗,想举起铁盾砸向苍熊。忽然他看见苍熊的老拳在眼睛里由小变大,接着便觉得脑袋好像撞在了树上一般,鼻血哗哗的淌了下来。脑袋晕晕的,无数之小星星围绕着他,接着便是无尽的黑暗。

  “好了别玩了,大鱼要上钩了,快点打扫战场”云啸骑着马走出了树林。这次的胜利与上一次如出一辙,长矛与弓弩挥了巨大的威力。信奉不接触战争的云啸好像欧洲的智人与尼安德特人较量。擅长远程攻击的智人最终获得了胜利,而顽强凶悍的尼安德特人最终会失败。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伟人就是伟人总结的就是这么的透彻。

  巴图玩的也很嗨,跟随戴宇出来的弓弩手已经被杀的溃不成军。只有一把短刀的弓弩手碰见了这些高举马刀的家伙,顿时变成了砧板上的肉。还好,黑夜影响了他们同样也保护了他们。聪明些的弓弩手开始跑向夜暗之中,躲避匈奴人的马刀。

  “王爷,步雉的部下可以肯定,城寨外面的就是杀散他们的匈奴人。标枪、劲弩还有游骑的战术都一模一样。”

  卫黛跑进中军帐,一边施礼一边道。

  “王爷不好了,戴宇将军带着人追出去了。已经有弓弩手逃散回来,他们是被骑兵杀散的。”

  传令的校尉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什么?不是不让他追击的么?怎么会,这个戴宇真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王爷要赶紧派兵接应啊,否则。”

  “晚了,大营中仅余的五百骑已经被他带出去了,没有骑兵咱们的军卒跑的过马不成,点烽火让项三秋回来保卫大营。”

  “可是北门那边……”

  “先不管了。”

  城南的小山包上点燃了巨大的烽火堆,在这漆黑的夜里有如海上的灯塔一般的耀眼。它出的光亮,数十里外都清晰可见。

  “项将军,不好了。大营点起了烽火,召咱们回去。”

  “嗯?”

  匆匆起身的项三秋看着远处亮如火炬的烽火堆。

  “将军,哨骑来报有一支敌军正在接近睢阳。”另一个校尉打马来报。

  “有多少人?”

  “大概两千多人,将军要不要吃掉他们。哨骑观他们阵型不整,军卒好似十分的疲惫。”

  “再探”

  项三秋缕着胡子看着远处的烽火,明灭的火光在他的眼中闪烁不定。作为先秦时期的楚国贵族,项羽的旁支后裔。项三秋对战争有着深刻的理解。

  “将军,我们该如何?”一名校尉一边吩咐叫起酣睡的军卒一边询问。

  “大营驻有十万兵马,没有同等的兵力断然不会贸然进攻大营。现在咱们并没有听见战鼓声,证明没有这么大规模的袭营。而吴王又燃起了烽火,证明大营的确遭受了袭扰。

  如果老夫判断不错的话,他们的真正目的是调走我们,掩护这两千人进城。哼,冲上去咱们吃掉这两千人。”

  “可是将军,吴王的军令是让咱们在这里埋伏截杀出逃的梁王,这样不会暴露咱们的意图?”

  “笨,咱们已经被人猜出来了。你看看今晚的布置就明白了,所有军骑上马。咱们先吃掉这两千人再说。”

  “吴王那边……”

  “哎,派一千骑先去,就说大军随后就到。八千骑吃掉两千步卒,已经足够了。”

  “诺”

  禁军的步卒们正散乱的奔跑着,领军的校尉紧张的看着四周的黑暗。按照云啸的吩咐,他们没有敢打火把。只是尽量快的向睢阳城靠拢,云啸告诉他如果不尽快的跑进睢阳,便只能被城外的吴楚联军砍死。

  远处黑乎乎的睢阳城已经可以看得见轮廓,如果不出意外再有小半个时辰也许就能进睢阳城了。

  忽然,校尉感觉大地在颤抖。

  黑暗中传来潮水般的轰隆声,军卒们迷茫的看着远处声音传来的方向。不知道黑夜里有什么能出这样的声响,校尉的脸色大变。

  “骑兵,是骑兵。快列阵,列阵。”

  很显然,列阵已经来不及了。黑暗中冲出来的骑兵像是地狱里的恶魔,仓促组织起来的军卒还没有摆开防卫的阵型便被骑兵无情的踏在脚下。

  拖得老长的行军队伍几乎是瞬间便被切成了数段,那些身着重凯的骑兵并不与禁军的纠缠。一个冲锋之后穿阵而过,打马便走。

  地平线上亮起了一条火龙,轰隆声再次响起。残存的禁军步卒惊恐的看着火龙的靠近,不知是谁“妈呀”一声便扔下了武器,疯狂的向黑暗中逃去。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禁军们顿时作鸟兽散,在黑暗中哭爹喊娘的四散奔逃。

  城头的刘大看着城下的一切,拉着梁王的袖子哀求道:“王爷打开城门出城救援啊。您答应派人接应的,为何出尔反尔?”

  “你长了一副猪脑子,就凭你和你带来的圣旨本王便会轻易的派兵出城?你是奸细怎么办?一旦出城中了吴军的埋伏怎么办?再说了,你看你那两千人。就算是进了城也是浪费粮食的货,若不是看是你刘氏宗亲早吩咐人把你扔出去了。”

  “可是他们都是长安禁军啊,他们都是勋贵的子弟啊。王爷……”

  “来人把他关起来,免得瓜噪。”

  两名侍卫冲上来,便将哭号的刘大押了下去。

  “王爷是不是……”大将军韩安国做了一个切的手势。

  “不可,这里人多眼杂。还有不少长安调来的军骑,他们都看见他进了睢阳。高祖遗命刘不杀刘,违者凡刘氏族人共诛之。不能冒这个险,暂时关起来。只要打赢了这一仗,怎么都好说,死两千人算什么。”

  “诺,南门那边是否点篝火。吴军大营好像真的受到了袭击,现在戒备的紧。”

  “还真有不怕死的,百十人居然敢闯十万人的大营。就烧一堆篝火吧,真正浴血拼杀的汉子,能少死两个就少死两个。”

  “诺”

  云啸在看见吴王烽火的时候便命人敲响了撤退的铜锣。杀的兴起的巴图只得带着人返回了密林。

  “鱼上钩了,咱们赶紧撤。一会儿他们骑兵铺天盖地的压上来,咱们就麻烦了。”

  苍鹰与苍虎先后回来,苍虎气喘吁吁的道:“侯爷,一路骑兵沿着东门外过来了,太黑看不清楚人数。”

  “那咱们就往西走,躲到窦婴的身后去。让追兵去和窦婴拼个你死我活。”

  云啸掏出指北针辨别了一下放向,向着西面放马奔去。

  “将军,散乱的军卒已经追杀的差不多了。斩一千四百余级,俘获近四百人余者逃散。”

  “看来城里面的梁王是不会出来了,让弟兄们撤吧。”

  “将军,据审讯俘虏得知。这些人是长安禁军,而且带队的就是那个斩杀了步雉的云啸。”

  “哦,可曾抓到那个云啸?”

  “将军妙算,正如将军所料云啸为了调开将军,率领自己的部曲去攻击吴王的大营去了,所以并不在军中。”

  “聪明的小子,走咱们先回吴王大营看看,再慢慢的审他们,老夫对这个小子实在是太好奇了。”

  “王爷项将军的先锋一千骑已经到达大营,先头在距大营十里外现了戴宇将军遇伏的地点。戴将军所率军骑全部阵亡,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没有现戴将军的尸体,还有他的亲卫也不见尸体。”

  “什么?”

  “王爷戴将军会不会是被俘虏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戴宇一定是被打散了,再等等,天亮的时候他一定会找回来的。”

  吴王痛苦的抱着脑袋,戴宇自小被自己收养,多年情谊情同父子一般,他不愿意见到戴宇被人俘虏侮辱的样子。

  “王爷,睢阳南城门燃起篝火。”

  一名校尉进来回报。

  “一定是事先安排好的讯号,袭营的小子恐怕已经跑了。让骑兵跟踪追击,一定要把这些人吃掉。还有把那些射程远的弓弩给本王带回来。”

  “诺”

  漆黑的夜里再次响起了马蹄声,这注定是一个混乱杀戮的夜晚。

  感谢渔老的打赏,今天三更。晚上正常更新。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