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一章 戴宇

第二十一章 戴宇

  

  无月的夜晚,黑暗笼罩了大地。云啸带着匈奴人悄然的接近着吴王的营寨,所有的马蹄全部都裹了麻布,嘴上带着嚼子。两百多匹战马没有出丝毫的声音,云家的庄户们被派去了十里外的一处密林中躲避。那里距离大路一两百步的距离,正是适合这些菜鸟来射击。显然他们没有匈奴人的天赋,五百步外的靶子还少有人能射中。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云啸带着人接近到了一千步的距离上。所有的马车开始掉头,寂静的夜里响起了三弓床弩上弦的声音。

  李艾看着寨子外漆黑的一片,他不喜欢北方的天气,冬日里的夜晚是这样的黑暗,只有寨子里灯火的光亮才能给他一丝安全的感觉。跟随吴王征战了十几年,第一次来到北方作战。所有的人都不习惯,作为百夫长得给弟兄们打打气。拽起一个偷懒的家伙,在屁股上踹两脚。

  周围的军卒都出了哄笑声,被踹的家伙揉了揉屁股。委屈的看向寨子外面的黑暗。

  黑暗中忽然有一支长矛刺了过来,他还以为自己眼花。刚想揉揉眼睛,忽然觉得自己飞了起来。耳朵有些不好用,看见越来越远的袍泽们的嘴张的大大的,却没有听见声音。胸口传来剧烈的疼痛,所有的人像蚂蚁一样奔着自己跑来。

  李艾惊恐看着自己被钉在阅兵台上的手下,什么东西能有这么大的力量。多年征战的经验这个时候帮助了他“敌袭,有敌袭赶快拿盾牌来。”随着叫喊,李艾迅的伏低了身体。

  一根黑暗中刺出的长矛呼啸着带走了他的头盔,将城寨下一名不知所措的军卒钉在了地上。

  黑暗中不断的有长矛刺出,寨子上的人不断的出惨叫。当李艾看见一个手持大盾的家伙被射成对穿之后,惊得目瞪口呆。

  角楼里面的铜钟敲的山响,刚刚睡下的军卒纷纷起身。整个军营忙乱成了一团,许多端着长矛的军卒匆匆忙忙跑上了城寨,然后被黑暗中刺出的长矛带走。

  云啸满意的放下望远镜,墨家弟子的射击技术越来越高了。现在这样的点射都非常的准确,当初在黄河岸边的时候他们还达不到这样的水平。云啸知道,由于光线的原因,背光的吴军军卒就像是靶子,而自己成功的隐没在黑暗中。

  汉代还没有能射上一公里的探照灯,灯笼火把的亮度还不足已照到这么远的距离。

  城寨上站着的吴军军卒越来越少,他们也不傻。一支弩箭射落了辕门前那盏巨大的气死风灯,里面的燃油洒落在辕门上立时燃起熊熊大火。很快另外一盏气死风灯被没有目标的墨家弟子射落,大火将整个辕门吞没。

  “报,王爷。城寨外不知道什么样的东西,射的弩箭粗若标枪。劲力之大盾不能挡,若被射中人马具裂。现在军士们只能趴在城寨上,动弹不得。辕门处已经燃起大火,若不处置恐怕辕门会被烧毁。”

  “嗯,有这样的东西。可曾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射出来的。”

  “回王爷,天色黑暗目不能视。”

  令戴宇率五百轻骑一千弓弩手出营查探,探查到敌军即可。不可追击,切记。”

  “诺”

  传令官领命而去,卫黛凑上前来道:“王爷,军卒们说的这东西怎么像是步雉将军逃回来的部属口中所称的东西?”

  “哦,难道是那个云侯来了?”

  “根据军卒们的描述,臣认为很像。听逃回来的军卒们说,那东西射程可达千步。而且那个云侯的手下全部都是匈奴骑兵,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强弓硬弩十分厉害,而且他们手中的兵刃可以轻易的斩断我军的长戟佩剑。

  臣最初还以为是败卒推诿过失的胡言乱语,今天一见好像他们说的是真的。”

  “你去找两个军卒上到城寨,如若属实。怕真的是那小子来了,步雉随我征战二十年,没想到死的如此凄惨,哎。”

  “诺”

  军寨的侧门缓缓的打开,粗粝的门轴嘎啦啦的响声传出老远。

  “所有三弓床弩瞄准侧门,轮流射。巴图让你的人准备,前出到五百步封死这个门。”

  “诺”

  当侧门完全打开的时候,大将戴宇带领着骑兵一马当先的驰了出来。一支长矛贴着他的头盔飞了过去,在人群中穿出了一条血胡同。共有三个人两匹马被这支长矛带走了生命。接着便是第二支,第三支。

  一支支长矛像是死神的镰刀,成串的收割着军卒们的性命。摔落马下的戴宇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捧箭雨便从黑暗中飞了过来。勉强冲出的十几骑骑兵顿时被射落一片。

  后面的弓弩手更是伤亡惨重,亲兵举着铁盾死命的拽着戴宇将他拖进了城寨的后面。只有厚实的城寨才是生命的保障。

  侧门门口已经的横尸遍地,到处都是滑腻腻黏糊糊的鲜血。所有的军卒都跑到了寨墙的后面躲避那些黑暗中射来的弓弩。

  “娘的,走那边那个门。”

  “诺”

  当又一处寨门响起嘎啦啦的声音时,云啸差点没有乐出声来。这是多好的预警,更何况背景的灯光可以清晰的反射出每一道人影。

  三弓床弩只不过调整了一下角度,便又开始了高效率的工作。这一处的寨门同样是人仰马翻。大难不死的戴宇又被亲卫拖了回来,戴宇暴怒的吼道。

  “娘的,两个门一起冲。就不信冲不出去,这打的什么鬼仗。”

  这一次戴宇成功了,付出了百余人的伤亡后。戴宇终于冲了出去,远处响起了马车狂奔的声音,怒火中烧的戴宇拍马便追了下去。

  “将军,王爷不让追击。”

  “滚你娘的蛋,老子要追上这帮家伙扒了他们的皮。你要是怂蛋就滚回去。”

  四百余骑兵随着戴宇便追了下去,不过不管他怎么催马,马车的轱辘声始终在前面不紧不慢的响着。

  “娘的,这什么马车。居然可以跑的过战马?”

  云啸已经跑回了林子里,远远看去一条火龙正向着密林的方向奔了过来。漆黑的夜里,云啸甚至能看清楚举着火把骑兵的胡子。铁胎弩上弦的声音在身旁哗啦啦的响起,第一轮的齐射便有不下百余骑落马。

  戴宇喊出了步雉曾经喊过,今后还将有无数人喊过的名言。“上当了,撤。”

  还没有来得及拨马,第二波箭雨便又洒了下来。一支弩箭射在了戴宇的铁盾上,冒出了一个大大的火星,戴宇的手臂震的一阵的麻。这什么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第三波箭雨洒下的之后,戴宇的四百余骑已经不足二百骑。黑暗中,凶恶如虎的巴图冲了出来。长长的骑枪直接将一名吴军骑兵刺落马下。匈奴汉子们对骑枪的使用已经很有心得,再也没有人因为舍不得扔掉骑枪而扭伤手腕。第一轮的冲锋,吴军的骑兵便掉落了一地,人人的身上都插着一杆不断颤动的骑枪。

  “弟兄们,跟他们拼了”

  打了一个晚上,终于看见人了。戴宇兴奋的拔出了佩剑,在这一点上来讲戴宇还是比步雉强些,至少他还有点军人的血性。不过血性比不过装备的差距,近三米长的骑枪还是有着巨大的长度优势。戴宇用铁盾完美的护住了身体,怎奈没有马镫的借力,下盘不稳的戴宇被巴图的骑枪撞下了马。

  这是今天第三次落马,戴宇已经有了一定的落马经验。后背弓着着地,落地是戴宇郁闷的现,自己的亲卫都和自己一样落下了马,他们拿着和自己一样的铁盾。

  戴宇迅的爬了起来,与亲卫们背对背的持剑而立。十几个人围成了一个圈子,眼睛紧紧的盯着四周黑暗的树林。

  忽然林子里传来了一声哨响,一阵沉闷的马蹄声渐渐远去。地上残存的火把,倒映在戴宇的眼睛里,一闪闪的火苗在戴宇的眼睛里明灭不定。

  “嗖”一只弩箭从树林中飞了出来,戴宇急忙将头缩在铁盾的后面。“铛”的一声,一支弩箭冒着火星子被铁盾弹开。

  云啸看着眼前的这些个家伙,还真是顽强,被巴图这样一冲即便是久经战阵的步雉都惊慌失措,这些被撞下来的家伙居然还能结阵反抗,有意思的家伙。

  “射他们的腿,那么小的盾不可能护住全身。”云啸放下望远镜说道。

  树林里不断的射出弩箭,不过这次都是冲着腿上招呼。惨呼声此起彼伏的响起,骑兵的圆盾无法护住全身。戴宇是最惨的,一条腿上便插了三支弩箭。

  黑暗的树林里悉悉索索的走出了许多人,令人惊奇的是他们手中除了弓弩只有一根长长的木杆子。十几个腿部受伤的家伙仍然没有放弃抵抗,东倒西歪的持着圆盾围坐在一起,互相依靠着给对方打气。

  “荆楚剑士果然名不虚传。”

  一个木杆子伸了过来,杆头的绳套准确的套在了一名亲卫的腿上。在亲卫惊恐的叫喊声中,亲卫被一股无情的大力拖走。无论袍泽怎样拉都拉不住。

  在地上被拖了一段,几个拎着大棒子的家伙劈头盖脸的一顿捶。迷迷糊糊中,亲卫看见自己被一只马托着走。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