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章 攻寨

第二十章 攻寨

    看着血淋淋的人头,刘大没有再争辩。赶忙回城里集合他的禁军,失期当斩这一条军律从秦代便没有变过。当初陈胜吴广便是因为大雨失期奋而起义,现在天下是他刘家的天下,刘大没有造自己家反的觉悟。  忙活了一个上午,下午这些禁军老爷们终于上路。守备千恩万谢的将这些祖宗送出了邺城,粮草辎重要什么给什么,只求这帮祸害赶紧走。  看着拖得老长的行军队伍,云啸默然不语。  “矩子,你真的要率领这样的军卒打仗?”渔老在云啸身后问道。  “怎么办,陛下将这帮杂碎当精兵派给了我。不带着他们又能如何。”  云啸有些无奈的道。  “矩子,圣旨上说的是让我们听梁王节制。咱们便将这些人送进睢阳,一来咱们是骑兵,机动是咱们的根本,带着这帮家伙根本就是累赘。二来梁王是陛下的亲弟弟,也只有这样贵重的身份才能使唤得动这帮老爷兵。”  “恩,这倒是一个办法,可是吴楚大军二十万人围城。我怎么将这两千人送进去呢?”  “这个倒是不难,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睢阳老夫去过,城郭二十里不止,比上长安也小不到哪里去。二十万人想要围城一面只有五万人,况且吴王也不可能笨的将大军平均非配到每一面城墙。肯定会有一面主攻,其他的三面助攻。只要充分的侦察,咱们趁夜暗以骑兵扰营,送这两千人进去还是有可能的。  况且这睢阳周边是大片的平原,正适合我们的骑兵机动。带着这样的一帮累赘,反而使我们的后勤补给大大的增加。”  “也只有这么办了,收拾一下吧。咱们明天一早出。”  好像受了云啸的刺激,迟迟在山东打不破僵局的周亚夫一举战败胶东四国数万大军,挥师睢阳。窦婴也与栾布向睢阳进。吴王不得不分兵与周亚夫与窦婴分别对峙。  围攻睢阳的兵力大大减少,七王之乱的战局一时间陷入了胶着状态。  云啸实在是服了这些长安来的老爷兵,提前走了一日。云啸只用半日便追上了上来。按照他们这个走法,走到睢阳的时候七王之乱恐怕已经平定了。  看着刚过中午就要安营扎在的禁军,云啸已经是无语了。  “刘兄,这刚过中午为何便要安营扎寨?”  “兄弟,士卒困顿为兄也是没有办法。”  这就是所谓的非暴力不合作了,云啸打量着刘大。看来这个纨绔也对自己阴奉阳违起来。  “好吧,今天士卒便歇息一个晚上。不过从明天开始每天行军八十里,我会在前面等。逾期归营者斩。”  云啸说完便打马离开,里子面子都给了,再不要脸那就是作死了。  第二日,畏惧云啸吃人的恶名。大多数人还是咬牙完成了任务,不过还是有百十名禁军拖曳在最后,目的很明显。不是说斩最后十人么。老子百十人围做一团,看你敢斩哪个。  看来说服教育对这帮人来说就有如鸟叫一般,不动点真格的还真制不住这帮子纨绔子弟。  对于这样的人云啸本着一个也是杀两个也是砍的原则,不过就是多挥几下马刀而已,不麻烦。在强弓硬弩的压制下,百十名军卒被绑成了粽子。为的校尉犹自不知死活的在狞笑,好像笃定云啸不敢杀他一样。  云啸还是只说了一个斩字,百十颗人头便落了地。  “云侯饶命啊,我是窦家的……”  话还没说完校尉的头已经在地上啃泥,腔子里的血喷出了老远。  云啸纵马上前。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皇亲国戚,是谁家的人。入了我的营,便要听我的令。明日行军,凡有拖曳者斩。凡有擅离军营者斩。还是那句话,明日逾期不至。一人逾期斩一人,十人逾期斩十人。百人逾期斩百人。就算是将你们都杀光了,你们去阎王那里去告云某又当如何?够胆你们就试试,我能杀五千吴军,便杀不了你们这些杂碎?想保住六阳魁,便机灵些。”  禁军们看着地上的百十具尸分离的尸体,脸都吓得白了。真没有想到这个娃娃一般的侯爷居然这么狠,一口气杀了百十人居然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再看他手下那帮子匈奴人,一个个磨刀霍霍盯着自己的脖子看,好像在看在哪里下刀好。  事实又一次证明: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在一百多位反面教材的激励下,禁军们的行军度明显的加快。巴顿说过当你要动一个人钱包的时候,他的反应最快。云啸没有罚款的坏习惯,他直接动的是人头。禁军们以自己都不可思议的度完成了六百里的行军。这一次他们只用了六天,长安到洛阳的一半。  云啸带着骑兵到睢阳城外转了一圈,果如渔老所说睢阳是一座方圆不下二十里的大邑。吴王分兵与周亚夫和窦婴对峙后,围攻睢阳的兵力更加的不足。睢阳的北门干脆便没有吴军部署。  “矩子,这便是兵法上的围十缺一。如果将城围死了,恐怕城内守军会困兽犹斗。但是放一条生路给守军,守军人心思变士气必然低落。这样城也守不了许久,看来吴王也是神韵兵法之人。  老夫敢保证,吴军的骑兵主力便是在这北城外埋伏。他们正等待着梁王弃守睢阳之时,他们好乘胜追杀。”  “吴军的骑兵能有多少?”  “吴楚军向来以步战为主,骑兵并不多。老夫昔年游历吴楚之时吴王麾下不过五千余骑,楚王更是缺乏军马。依老夫推算,吴楚联军的军骑应该不过万骑。睢阳城里驻扎着三万精锐梁军,如果想要吃掉恐怕没有五六千骑是不行的。”  “五六千骑,那两千军卒都是步卒。根本逃不脱骑兵的追杀,如何能平安的走进城里是个大问题,我虽然不喜欢他们,可是就这样让他们被吴王干掉,我还是有些不甘心。”  “看来只有让梁王出城接应一下了,不过派一般的人去恐怕梁王不会相信。”  “让刘大去,他是刘氏宗亲。让他带着陛下的圣旨,不由得梁王不信。”  云啸一拨马便向来路奔了下去。  “刘兄,如今有一趟军务要劳烦老兄。”  “云兄弟请讲。”刘大现在已经被云啸折磨的没有了脾气,现在看起来这小子比吃人还可怕,百十颗人头还插在营垒前面的人头桩上以儆效尤,恐怕就是自己这小子说砍也不会含糊。  “大军要去睢阳效力,但是我观睢阳城外定有伏兵。所以需要梁王出城接应,其他人梁王未必信得。你是刘氏宗亲,又拿着陛下的圣旨想必他是会信你的。”  “自当从命。”  现在只要是离开云啸的身旁,刘大便是吴王大营都肯去。反正他父亲与吴王关系不错,就算是被吴王抓住也不会将他怎样。  “好,一会我让苍鹰苍虎陪着你去睢阳。你入城之后与梁王约定,今晚三更由北门入城。为了掩护你们,我会攻击南门外的吴王中军大营,你们平安进入睢阳之后。便在南城门上点起篝火,我会自动撤退。”  “你不与我们一同进城?”  “没有我在外牵制吴军,恐怕你们不能平安入城。”  “兄弟,让哥哥如何说才好。”  刘大变身标准的演技派,拉着云啸的手哽咽着差点掉下眼泪来。心里却乐开了花,终于摆脱这个杀人魔王了。当初以为这是一个好差事,变着法的钻营才获得带队的机会。没料到,这小子是菩萨的面阎王的心。  眼看这苍虎与苍鹰送走了刘大,云啸这赶忙的准备起来。吩咐刘大的副将,天黑行军以及与梁王的联络暗号。便带着自己的队伍与辎重大车向南门迂回过去。  无论作为进攻方还是防守方,城池绝对是不利于骑兵挥的地方。云啸不打算进入睢阳,虽然历史书上说睢阳没有被攻破,那云啸也不愿意进。那个喜怒无常注定被哥哥玩死的王爷,云啸还侍候不来。  冬日里的天气黑的很早,太阳只是在地平线上站了一小会便沉了下去。云啸已经带着人来到了南门外吴军大营的五里处,放眼望去吴军的大营一片的灯火。  灯火下一队队吴军穿梭巡视,寨墙上也有吴军的军卒持矛守卫。巨大的辕门上方挂着两盏硕大的气死风灯,一队队军卒在门前穿梭忙碌,大路的中央散乱的放着许多拒马鹿砦,用以防备骑兵的突袭。  “看来吴王也是一个知兵之人,只看这军营的布置便可见一斑。”  “老夫昔年游历吴楚之时,吴王常与闽粤等国接战。手下军卒也是百战之军,矩子不可小觑。”  “当然,我不会傻到去冲击他的大营。此战的目的是骚扰,让三弓床弩在外射击。如果吴军大队出战,便如上次一般的撤退。如果他们骑兵出战,便如上次一般射杀。总之,一定要把北门外的伏兵引过来。让苍虎与苍鹰分别去东西两门检视,只要北面的伏兵动了。咱们便要立即撤退,知道了么?”  “诺”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