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十八章 吃人的军队

第十八章 吃人的军队

  

  匈奴人从来就没有打架留手的习惯,否则也不会有军营里那壮观的人头金字塔。栾布的面色阴冷,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十分护短的家伙,虽然事情是自己的孙子闹出来。

  “爷爷,他们要杀我。”

  栾旭气喘嘘嘘的说道。刚才他可是下了死命的奔跑,否则早就被身强力壮的匈奴人砍成肉酱。

  “闭嘴。”

  栾布横了一眼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孙子,如果不是长房长孙。恐怕早就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了。

  “云侯,我家旭儿不过吃了一块肉,用不着这么喊打喊杀的吧。”栾布用眼睛瞄着云啸,脚下却不丁不八,准备随时后退。他可不敢保证这些骄兵悍将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营门外道路两边挂的可都是大汉的军卒。

  云啸也很为难,他还没想好怎么处理目前的问题。正在两难之间,忽然营门外传来喧哗声。

  “又怎么了,去看看。”

  苍鹰得了云啸的命令,跑去营门前查看。过了不一会儿便跑了回来。

  “侯爷,是长安来的宣旨校尉。要侯爷去营门口接旨。”

  “老前辈,云啸先去接旨。”

  传旨的不是宦官,而是一名带着十名羽林侍卫的校尉。

  “臣云啸恭请圣安。”

  “胶东王内侍令云啸,战功卓著特旨加封车骑将军,赏金五百斤。所俘获吴军士卒军资移交洛阳大营。令云啸着即统辖长安禁军两千,赶赴睢阳效力,归属梁王节制。望云卿再传捷报,以宽朕心。上不负皇天之厚恩,下不负黎民之期许……”

  校尉摇头晃脑的读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才算将这篇圣旨宣读完,估计他的嗓子也已经冒烟了

  “天使请进营帐内喝杯水酒,让云某略进地主之谊。”

  “标下为云将军贺,本当叨扰这一杯水酒,不过标下还要去洛阳宣旨。就不叨扰云将军了。”

  “哦,那不敢打搅尊使的行程,云谋略备薄仪还请尊使收下。”苍鹰已经从营帐里面跑了回来,手里捧着一大袋子铜钱。

  “谢云将军赏。”

  校尉笑着接过了铜钱,道了声谢。翻身上马便一路疾驰奔着洛阳去了。

  “云侯,咱们还是交接战俘级吧,莫误了将军的行程。”

  不知道什么时候,栾布已经来到了营门口。出乎云啸的意料,这老家伙没有再提刚才的事情,而是说起了交接战俘的事情来。云啸自然是从善如流的答应下来。

  战俘们被绑成一串串的带到栾布的面前过数,至于人头栾布的行军书记更是一个个的勘验。仔细的核对着数字,云啸将一个小木盒子交到栾布的手中。

  栾布好奇的打开,里面放的正是步雉的人头。

  “禀将军,这里的人头计三千八百四十一颗。俘获敌军九百八十三人,与军报相符并无差池。”

  “好了,将人头装车押着俘虏,咱们走。云侯,告辞了。”

  刚扎了一半的军寨这会又要冒雪回洛阳,随栾布过来的两千军卒皆抱怨连连。无奈的开始拔营起寨,押着俘虏赶着大车回洛阳去了。

  “爷爷,为什么不杀了那些匈奴人,他们差一点杀死孙儿。”

  “闭嘴,你这个混账。栾家早晚败亡在你手里,这小子圣眷正隆你杀他手下,他岂肯干休。一个擅杀功臣的罪名就能要了栾家满门的性命,况且这小子早晚会一飞冲天,这样的人交好还来不及,你却喊打喊杀的得罪。哼,回洛阳就给我滚回老家去。别到处给我丢人现眼。”

  “爷爷,别生气了。大哥也是无心之过,您看您老气得。”面容白皙的栾玲宽慰着栾布。

  “哎,玲儿可惜你是个女娃子,你大哥要是有你一半爷爷便可以闭眼了。”

  云啸看着远去的栾布,转身回了大帐之内,暗自庆幸这道圣旨来的及时,否则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件棘手事情。

  “让那些民夫打扫大营,门口那些死倒有家的让家里来领。没有家的便挖坑埋了,挂在那里晃晃荡荡的怪瘆人的。”

  “诺”

  溜达着去了后营,亲自查看了巴图的伤势,还好冬天穿的多,栾旭直握匕又没使上力。只是划了道口子,皮外伤而已。安慰了受伤的巴图,云啸又来到了沸腾的大锅边上。

  大锅里面的牛肉随着滚滚的汤汁时上时下,已经煮了几大锅,这一锅已经成了老汤,锅边飘着厚厚的一层牛油。云啸用汤勺捞了一勺,味道醇厚,比后世的李师傅加州牛肉面强多了。

  刚才根本就没有吃饱,想起了牛肉面心里痒痒,肚子里的馋虫也一个劲的往上拱。

  没说的叫人和面,没人会抻面是个问题,只能吃裤带面。

  宽宽的裤带捞上来,浇上一勺浓浓的牛肉汤,上面再捞一大块牛肉。挖上一勺红油,剥两半大蒜。蹲在营帐的边上便吃了起来,一群匈奴汉子争抢着捞面。现在他们也喜欢上了红油这东西,顿顿都少不了这玩意,说吃了不冷。

  苍鹰蹲在云啸的身边也吸溜吸溜的猛吃,蒜瓣也不扒皮放在嘴里便嚼,也不知道舌头和牙是怎么运作的,反正在里面鼓捣几下便会将蒜皮吐出来。此种功能深得云啸羡慕,不过自己尝试了几次均不成功,反而吐掉了好大一块牛肉,只得无奈的放弃尝试。

  面活多了,无奈的云啸只得吩咐厨子将面饼合上葱花在锅里面烙成葱花饼。就要出征了,多准备些军粮也是好的。葱花饼这东西在这个季节绝对不会腐败变质,这个云啸还是心理有底的。

  牛肉还得继续的煮,令民夫砍了许多的松木回来。点上干柴开始熏烤煮熟的半熟的牛肉,半生不熟的没问题,没看那些匈奴人连生牛肉都吃。估计真要饿着他们,连人都能吃。

  时间不多了,得在那些拨付给自己的禁军到来前将这些东西弄好。否则,这点牛肉还不够两千多人塞牙缝的呢。

  大营中到处是篝火,炙烤牛肉的香味飘得邺城都能闻得到。

  联想起那些光溜溜的大腿骨,云侯的军队吃人的消息不胫而走。守备大人再也不敢在云啸的大营混吃混喝,民夫们看大营里面的人眼神都怪怪的。邺城的居民有事没事都不出城,深深为当初守备大人送走云家军的举动而庆幸。

  “听说没有,云侯养了一队匈奴人。那些人打仗为什么那么厉害,都是因为吃人吃的。前些天树上吊着的那些人,大腿上的肉都没有了,哎呦听我家老二埋尸回来的时候说,大腿上光溜溜的被啃得就剩下了白森森的骨头,上面牙印都看的清楚。”

  “是啊,我家姑爷回来也说。前些天看见好些个吴军的俘虏关在大营里面,有一口老大的锅整天咕嘟咕嘟的煮。黑压压的上千人,这就都不见了。哎呀,太渗人了。”

  “你们不知道,他们把人吃了,还用人骨头烤人肉吃。要不那么多人怎么都不见了,这些天人都吃完了没骨头烧了,这才让出公差的人砍树。哎呀,当初的亏守备大人英明,没有让他们住在城里。要是让这帮子吃人的家伙进了城,那还了得。这街头巷尾的孩子,恐怕早吃的不剩喽。”

  “是啊,我也听说吃人肉的家伙最爱吃孩子。”

  “我也听说……”

  邺城的街头巷尾到处是这样的传闻,以前到处玩耍的儿童被彻底禁足。“再哭,再哭就把你送到云侯的大营里面,让那些匈奴人吃了你。”孩子们止住了啼哭,惊恐的四下张望,生恐那个叫做云侯的恶魔突然间杀出来,将自己生吞活剥。

  谣言被无限的放大,当禁军们路过邺城的时候。谣言已经无可遏制的展成为,云侯的大军吃掉五千吴军的步卒。

  带队的刘大疑惑看着跟随自己身边的苍熊,看着那张凶恶的脸再加上那副狗熊的身材。刘大不禁往旁边躲了躲,禁军们也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跟随一个吃人的将军会有怎样的遭遇。

  苍虎回来的比苍熊还要早,两马驾辕的马车远比刘大的步卒走的要快许多。停车休息的时候现了藏身车中的小白,和已经吓得面无人色的庄户后生。苍虎面对小白十分的无奈,得罪不起这个祖宗。

  非但不能赶,还得拿出羊奶供这位祖宗享用,现在的小白已经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对付得了的。营养充足的小白现在已经长的比老虎小不了多少,即便是苍熊的身体也是一扑一个跟头。被它拍了一巴掌的庄户后生,现在还在晕菜中,走路跟踩在棉花堆里一般。

  距离云啸的大营还有几里路的时候,小白就蹦下了车。鼻子在空气中一张一合的嗅着,接着便以豹的度冲向了云啸的大营。

  守门的墨家弟子自然认得小白,可是服劳役的民夫却吓得四散奔逃。见到了云啸的小白,用大脑袋猛的一撞,云啸便一个腚墩坐在了地上。一人一豹滚在地上打做了一团,巴图苍鹰嘿嘿笑着在旁边打趣。

  “你们不知道,云侯可以操控飞禽走兽。我家老二亲眼看见一头豹子跟那个云侯打闹在一处。云家的人都不怕那豹子。”

  “是啊是啊,我家姑爷……”

  云侯可操控飞禽走兽的传言再次喧嚣尘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