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十六章 三兄弟

第十六章 三兄弟

    刘启一踏入宫苑的大门便看见跪在廊下手捧战报的苍熊。心中暗赞王美人懂事,没有私自拆开来看。朝廷有朝廷的法度,就算是亲娘也不能违反,这东西只能经过刘小猪稚嫩的小手之后,王美人才能观看,当然作为胶东王的母亲,她早已经从苍熊的嘴里知道了战报的内容。  皇帝大人一把便从苍熊的熊掌里抢过了战报,没有如往常一般的由千度代劳。  战报的内容除了题头,其他的内容与窦婴手中的一模一样,刘启边行边看脸上的喜色愈来愈浓。踢翻了矮几也不自知,直到差点撞上了柱子才被千度拦了下来。  刘启兴奋的放下了战报。  “好,好,还是好。月余之郁气一朝全消啊,哈哈哈。”  看着王美人,有摸了摸小儿子的头。点着刘小猪的鼻子道:“你是个好命的,有个聪慧的娘,给你选了一个文武全才的内史令。”  刘小猪茫然的看着自己异常兴奋的老爹,又看了看跪在廊下的苍熊。他认得苍熊,在云家的时候就认识,狗熊一样的身材便是最好的标签。  “你是来给我送好吃的东西的么?炸丸子带了没有,还有炸鸡?”  “呃……”苍熊实在是无言以对。  “哈哈哈,炸鸡、炸丸子。好好,朕命御厨给你做,哈哈哈。你起来,跟朕说说你们是怎么打胜的这一仗。”  刘启大笑着指了指苍熊。  “回陛下,云侯得到吴王派遣五千步骑袭击邺城的情报后,连夜出终于在黄河岸边堵住了吴军。云侯剑锋所指,麾下无不奋勇杀敌。末将的狼牙棒都被血肉糊满,吴军仍死战不退。最后还是末将的四弟一箭射杀敌将步雉,这才致使敌军溃败。  我军乘胜追杀,这才获此全功。”  背了一个晚上的台词终究没有白费功夫,苍熊完美的履行了自己的使命,憨厚粗狂的外表欺骗了所有的人包括刘启,这样的军中猛汉是不会撒谎的,这几乎是所有人的印象。  “不料当我军回师大营的时候,却见邺城大仓的军卒正在围攻我军留守,士卒抢掠纵火残杀云侯从人数人……”  刘启听的义愤填膺,握拳的手指尖都变得雪白。  “可恶,将士们在外杀敌征战。这些贪生怕死的龌龊小人,居然在后面捅刀子。来人。”  “陛下。”  千度躬身施礼,他跟随刘启多年,自然知道眼前这个暴怒的皇帝招惹不得。  “传旨,大仓哨长按大逆论处诛九族。急令窦婴将俘获军卒押赴长安,未央宫前献俘,朕要亲自受降,一出这一个月来的闷气。步雉之级传檄九边,让天下人都看看朕的麾下自然有能征惯战之士。  着即加封云啸为车骑将军,拨步卒两千。令他前去睢阳援助梁王。”  “诺”  “呃……回来。”  刘启召回了正要出去传旨的千度。  “赏云啸金五百斤,由内廷拨付。好了下去吧。”  “诺”  “朕认得你,在云家庄子便见过。好好跟着你家云侯为朝廷征战,告诉你主子朕不会亏待了他亏待为朕征战的勇士。好了你也去吧,把朕的话带到。”  “诺”  苍熊直起了身子,倒退着走出了庭院。  云家庄子欢腾一片,苍虎威风凛凛的带着缴获的牛车辎重,还有五十名精壮的战俘回来了。侯爷在黄河边上打了大胜仗,听说砍死了几千人嘞。消息像风一样的传遍了云家庄子,就连满街跑的娃娃脸上都绽放着笑容。  老余更是将嘴捩到了后脑勺,将自己的小舌头秀给所有人看。自家侯爷打了大胜仗,看那些公侯的管事还再在自己面前吹嘘军功。百骑破半万的事情,你们哪家的主子干过。  看了看五十名精壮的战俘,都是精选出来的,身体倍棒的棒小伙子,一看就是壮劳力。老余的脸又乐开了花,人手不足一直是自己的心病。匈奴汉子跟侯爷打仗去了,酒坊豆腐坊造纸作坊都缺人手。新招来的雇工根本没有匈奴人实诚,偷奸耍滑的事情时有生,必须得看着才会干活。这些战俘便没有问题,叛逆的身份背在身上,便是杀了他们官府也不会追究,敢不好好干活,嘿嘿。  匈奴的族人被老余召集在一起,没说的大群的羔羊,如山的白面,几大车的铜钱便是给她们准备的。侯爷有吩咐,每家二百斤白面,十只羊羔子,麻布十匹赏钱两贯。庄户们顿时爆出一阵的议论,嗡嗡声喧嚣尘上。乖乖,别的不说。两贯钱就是在长安也能买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若换成粮食足以养活一家子半年。  匈奴汉子的家眷们一个个笑的牙不见眼,以前给头人去打仗,除了抢回来一些东西。头人赏上一两只羊便是恩典,便是立了大功也不过是赏一口锅而已。可不敢想像这里的侯爷这样,一次赏这么多东西。听说这些圆圆的带着方孔的东西可以换好多东西,匈奴族的半大小子焕了极大的劳动热情,六十斤一贯的铜钱扛在身上便往家里跑,娘说了这些铁片片可以换大姑娘。  匈奴的女人们也不甘落后,苍虎张大着嘴巴看到一个牙都没有了的老太太扛起一百斤面粉便走,胳肢窝底下还夹着一匹麻布。  庄子上的人看着匈奴人大呼小叫的用大车往家里拉东西赶羊,一个个眼热的不行。深深为自己当初的贪生怕死而羞愧,更为了没有机会领到米粮赏钱而后悔,物质的激励使得他们焕了极大的参军热情。  年青的后生们纷纷涌到了苍虎的院子,强烈要求参军入伍保家卫国,为朝廷的平叛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弄得苍虎想和自己的老婆亲近一会儿的时间都没有。  关键时刻,老余站了出来。忽悠走了热血澎湃的青年后生,临走还挤眉弄眼的做了一个都了解的表情,感动的苍虎跟什么似的。  一个晚上,只有一个晚上,因为云啸只让苍虎在庄子住一晚上。云家庄子的后生们便完成了海选初试面试等等程序,没有导师认定,也没有能转圈的大椅子,一切都由老余等几个进过军伍的汉子决定。最后经评委一致认定,五十名庄户的子弟光荣入伍,成为平叛大军的一员。  当忙活了一个晚上的苍虎神情疲惫的走出云家大门的时候。门口已经站了五十名精壮的新兵蛋子。  “老余,云侯并没有募兵的命令。”  苍虎瞪着铜铃似的眼睛看着笑眯眯的老余。  “苍虎兄弟,庄子上的后生想为国家效力,这也是人之常情嘛。况且侯爷那边肯定也需要人手,上阵父子兵嘛。乡里乡亲的总比外乡人牢靠些,听说墨家死了几个人,还不是人手不够闹的。  况且,昨天匈奴人打了胜仗版赏了那么多东西。乡亲们也看的眼热不是,都是一个庄子的也不能厚此薄彼不是,知道那些匈奴人的赏赐是一刀一枪挣出来的。这些个后生也想去混个出身,苍虎兄弟就给他们一个机会如何?”  “苍虎叔,俺一定好好打仗听侯爷的话。”  “苍虎叔,你就带俺们去吧,俺要挣钱娶媳妇。”  “苍虎叔……”  很显然,这些庄户们的后生已经做过了充分的思想动员。毅然决然的扔下锄头,准备拿起刀子开始自己的人生新起点。  “后生们,不是俺拿捏你们。战场不是好上的,那都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营生,你们干的了么?”  苍虎有些担心的问道。  “干的了。”  后生们的声音出奇的一致,这多少让苍虎有些意外。无奈的苍虎只得带着五十名手无寸铁的新兵蛋子,和新打造的十辆大车上路,他不知道的是一个白色的身影溜进了一辆大车里,此刻正龇牙咧嘴的吓唬后生们不准出声。一个后生刚张了一下嘴,便被拍了一个满脸花,将要出口的话被生生拍进了肚子里。  苍家三兄弟在同一天上路,回来的却有早有晚。最先回来的是苍鹰,他的身后还跟着一支两千人的队伍。为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老汉。  云啸的大营现在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方,冬日里的天气阴沉沉的。大白天也没有一丝阳光,道路两边的树上挂满了尸体,随着北风不停的摇晃。大群的乌鸦呱呱叫着扑棱着膀子在天空上盘旋,山林里经常会有绿油油的目光盯着大营,如果没人注意便会扑倒死人的身上撕下一两条肉来。不少尸体大腿上的肉已经被啃的干净,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整个场景诡异到了极致,不知道的还以为误入了地狱之门。  大营里面一群衣衫褴褛的人围拢着火堆坐着,如果你仔细看便会现他们十个人便会被绑成一串。正用树枝串着干硬的馒头放在火上烤热,一口馒头一口雪的往嘴里填。  在他们的不远处,一座人头堆成的金字塔让人毛骨悚然。北风吹过的时候,阵阵风声好似鬼鸣啾啾。  二十几头犍牛被匈奴汉子们扒的精光,都是扒皮的好手,牛皮一张张的摞在一旁。解肉刀翻飞之下,一头犍牛便成为了一堆互不关联的牛肉块。  大块的牛肉被扔进大锅里煮,一盆盆的盐巴辣椒被倒进锅里和牛肉一起煮。牛肉的香味飘出去老远,守备闻着肚子便开始叫,不过一看到路旁的白骨,便再也没有进食的**。此时便是给他龙肉,恐怕他也吃不下。  偷眼看看身边这位年轻的侯爷,还是那副白净的脸膛,还是那副人畜无害的微笑,可是守备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他比面貌狰狞的吃人恶魔更可怕。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