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十五章 百骑破半万

第十五章 百骑破半万

  

  吴立文看了看阴郁的天空,吩咐驿站的驿差打扫院子,烧水做饭。几个王爷正和朝廷的军队打的不可开交,来往的信使非常的多。这天阴的厉害,好像又要下雪了。瑞雪兆丰年,开春兴许会有个好年景,让庄户们的日子过的轻快些。

  大路上烟尘滚滚,一看便是有信使经过。吴立文赶忙吩咐驿差准备饭食,前线总是送过来坏消息,信使老爷们都很烦躁。听说吴王已经打到了睢阳,陛下的亲弟弟梁王正在苦苦的支撑。周大将军在山东打的也是辛苦异常,只希望兵灾不要烧到这里就好。活了一把年纪,旱灾水灾蝗灾都遇到过,不过最可怕的还是兵灾。

  远远的已经可以看见红翎,是红翎信使。莫不是哪里打了胜仗?

  这队信使一看来头便不一般,五个人居然有十匹马。为的高大汉壮的像是一头狗熊,马上还挂着一只硕大的狼牙棒,狼齿之间隐隐还有血迹与风干的肉屑。

  “驿丞,快些准备饭食。用过了,我们要赶去长安。”

  “敢问尊使,头插红翎是否是哪里有了大捷?”

  “胶东王内史令云侯,在黄河岸边以百骑击破半万吴军。阵斩吴王大将步雉,斩近四千级俘获敌军千余。你说是不是大捷!”

  “果真?”

  “俺还骗你不成,老子的狼牙棒便拍死不下百人。”

  吴立文立刻敬仰的看着狗熊一样的苍熊,眼睛里全是小星星。一挥手,便冲上来一群驿差。沏茶倒水,捏腰捶腿,全挂子的本事全都用上。只要不遭兵灾便好,肥鸡美酒不打哏的往上端。

  “那一仗真是是凶险,五千步骑漫山遍野。云侯剑锋所指,弟兄们便冲杀进去。直杀的人头滚滚,老子的狼牙棒上糊满了人肉。马身上溅的全都是人脑浆子,地上的白雪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拙嘴笨腮的苍熊忽然单田芳附体,一场大战在他的嘴里说出来是道不尽的惊心动魄。听得一众驿差全都呆住,驿馆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人们全都傻子一样的听信使讲述。

  大家都来瞻仰这位盖世猛将,如此猛将都被云侯充作信使,看来这云侯麾下的确是猛将如云。

  苍熊明显是说书吃饭两不误的主,一通书说完一盆肥鸡已经变成了鸡骨头。叉手施礼口称告辞,便接着宣扬云侯的光辉事迹去了。

  人老成精,按照这一理论渔老绝对是合格产品。五千步骑被他修辞成半万,云啸看着这老妖精,心中不免佩服。想起当年大学的时候,班上有一位胖子,不多也就二百多斤。云啸介绍的时候一时兴起说成零点一吨,结果被零点一吨一顿胖揍。

  于是乎一个百骑破半万的故事便新鲜出炉,被苍熊广为宣传。作为胶东王的内史令,云啸需要向自己的王爷禀报自己的战报。

  苍鹰站在洛阳城的将军府里面,帅案后面坐着一个真正的将军。朝廷任命的一品大将军窦婴,在窦婴的左手侧坐着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矮壮的老者。一双晶亮的眸子不停的打量着苍鹰,手不停的捻着胡子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窦婴将军报转给了老者,手指在帅案上不停的敲击着,看着苍鹰的眼神里面充满了问号。

  老者一目十行的看了军报,又递还给窦婴。

  两个老妖精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心思。

  “先带信使下去用饭,详情容后相询。”

  “诺。”

  一名校尉走上前引领苍鹰出去。

  “栾老,您看这是真的么?真的会有百骑破半万的事情?”

  原来这老者便是号称山东第一大侠的栾布,手下游侠下不千人,这可是黑的不能再黑的黑社会老大,真真正正的总瓢把子。

  “虽然老夫认为百骑破半万的事情有些扯,但是老夫还是认为军报是真的。”

  “哦,此话怎讲?”

  “军报可以作假,战俘做不得假,要知道那是活人是会说话的。就算尸体是他残杀乡民得来的,五千吴军的军械他哪里去弄。如果做这样的假军报,恐怕不容易。所以老夫认为军报是真的,但是老夫活了这五十多年,还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便是当年项羽的八千江东子弟还不是败亡垓下,淮阴侯韩信曾经说过带兵多多益善的话。战场上数量还是很大的优势,再者吴王的兵也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军卒。前些时来攻打洛阳的那些军兵,大将军也看到了,根本不是乌合之众。老夫还真想看一看,到底这以百骑破半万的侯爷到底是怎样的人。”

  “哦,窦婴正有此意。军报上说,云侯人手不足难以看押千余吴军步卒,要咱们洛阳大营前去将俘虏押回来。不知老将军是否愿意走这一遭。”

  “甚好,老夫正有此意。”

  苍虎正优哉游哉的躺在大车上,身后跟着二十名墨家弟子。大车上装满了搜掠来的吴军银钱与数十头犍牛,匈奴伤病躺在牛车上互相用匈奴语说着什么。

  太过瘾了,在北军的时候可没有跟着侯爷这么过瘾。百骑破半万,长这么大就没有听说过。便是北军的精锐李广将军的麾下也不行,大哥当初的决断真是是英明,将苍家的未来绑在这样一个年轻的侯爷身上简直就是慧眼独具。

  看了看一边啃着半生不熟羊腿,一边喝着云家蒸酒的匈奴汉子。心道:你们这帮家伙倒是好命,碰见了这样的一个主子。

  想着后天便可以赶到云家庄子,想想老婆孩子。苍虎吆喝着队伍加快度,将侯爷胜利的消息带回去是头等的大事。

  长安城外,苍熊整了整身上的衣甲,步雉的衣甲穿在身上小了一些,不过胜在鲜亮华丽。衣甲上的血迹还没有擦干,这是侯爷特别吩咐的。苍熊看了看身后正在打乱头的墨家弟子,吼了一声:“弄好了就上路。”

  五个人十匹马烟尘滚滚的杀向长安。

  身后的墨家弟子扯着破锣嗓子疯狂的喊叫“洛阳大捷,云侯阵斩数千,俘敌千余。”

  苍熊不满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墨家弟子,“洛阳大捷,云侯阵斩数千,俘敌千余。”

  浑厚的声韵混合着胸腔的共鸣,从苍熊张开的大嘴中喷涌而出。与那些墨家弟子想比,这简直就是美声与通俗,藏獒与土狗的区别。

  洛阳的城门官看着远处烟尘滚滚,隐隐见到疾驰而来的骑士盔樱上插着红色的羽翎。是红翎急使,这些天接到都是战败的军报。今天居然来了报捷的红翎急使。城门官赶忙清理城门的甬道。

  “都他娘的不要命了,被鸿翎急使踏死百踏。”彪悍的长安人还没来得及张嘴开骂,苍熊便已经纵马来到的长安城门。

  “洛阳大捷,云侯阵斩数千,俘敌千余。”

  “洛阳大捷,云侯阵斩数千,俘敌千余。”

  五骑快马一阵风一样的冲进了甬道,向着未央宫的方向奔了过去。

  长安城的百姓议论纷纷,多日来朝廷的兵马老是吃败仗。这还是七个王爷造反以来第一个胜仗。

  “云侯是谁?”

  “你不知道啊,朱雀大街的豆腐坊里的豆腐便是云侯家做的。”

  “哦,我听说朝廷最新用的纸张也是云侯家做的。听说还在他的庄子上建了作坊,我家二小子的朋友的小叔子的弟弟就在作坊里面上工。一个月工钱便有五百文。”

  “哇,五百文。他二叔那后生有婆家没,我婶娘的嫂子的妹妹的侄女今天刚好十六还没有婆家。”

  “听说云家庄子家家都住砖瓦房。”

  “听说云家庄子顿顿都有肉菜吃。”

  “听说云家庄子没有徭役赋税哦。”

  “听说……”

  云侯大捷的楼层被迅的盖歪了,人们开始谈论的是云家庄子的特产与富庶。

  翻看了一天奏章的刘启正在御花园溜腿,一个人参娃娃一头撞进了刘启的怀里。

  “抓住了抓住了。荣哥哥我抓住你了。”

  欢乐的人参娃娃扯下蒙住眼睛的绢布。

  “原来是父皇,荣哥哥孩儿在和荣哥哥他们捉迷藏。可是他们都跑不见了”

  “哈哈哈,他们都跑了。还等你来抓。走,跟父皇去看看你奶奶。”

  “好啊,去看奶奶。”

  一名内侍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见了刘启连忙行礼。

  “千度,这宫里的人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在宫里还这么张慌,不知道的还以为吴王打进长安了呢。”

  刘启盯着千度,面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奴婢这边处置了他。”

  千度一挥手便冲上来两名侍卫,拖着这名小内侍便走。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奴才是来报喜的。”

  “哦,等下。你报的什么喜,说说。”

  刘启拦住了侍卫,好奇的看着这名小内侍,他已经很多天没有听见能让他开心的消息了。

  “回陛下,是王美人差奴婢来寻胶东王的。胶东王内史令云侯,在洛阳打了大胜仗,听说阵斩了好几千人,还俘获了千余步卒。已经差人送来捷报,需要胶东王亲自拆启。”

  “云啸?为什么不来报朕?”

  “回陛下话,云侯乃是胶东王属官。按礼制应先禀报胶东王,然后由胶东王呈报朝廷。”

  “哦,哦……”刘启一时激动,神色有些尴尬。

  “千度,赏。”

  刘启说完便拉着刘小猪向王美人的寝殿走去。

  “你好命。”千度阴测测的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