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十三章 生命之花

第十三章 生命之花

    步雉还没有喘匀一口气,前阵的惨叫声便传了过来。最前排的数十名弓弩手已经倒地,不少受伤的人已经被自己的袍泽抢了回来,在阵营中犹自惨嚎不已。步雉不禁暗吸了一口气,没想到区区不足百余骑居然敢向自己数千兵马展开攻击。  “弩手在前,弓手在后。出阵还击把对方的弓弩压下去,刀盾营掩护。”  弓弩营校尉指挥着手下,冒着飞矢冲了出去。刀盾营的步兵们高举盾牌掩护着这些弓弩手,嗷嗷叫着杀出阵去。  吴军的弩手激了手中的弩机,弩箭飞行了不足三百步便失去了动力。摇摇摆摆的落在了地上,远远看去好像还距离那些匈奴骑兵还有二百步的样子。  “不可能,他们的弩怎么射的这么远。”  弓弩营的校尉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转身看着步雉。  步雉咬着牙,一脸的铁青。  对手仗着射程的优势死死的吃定了自己,虽然自己麾下有五千军卒。但是在敌人弓弩的袭击下行军七十里显然是不可能是事情。照这个趋势下去,自己就算到了邺城恐怕这五千人也剩不了几个人了。看了看身后的百余辆牛车,这些牛车算是派上了用场。现在好些牛车上面已经躺满了伤兵,哀嚎声不断的摧毁着军卒们的意志。  已经有军卒露出慌张的神色,尤其是那些没有盾牌的长戟兵。在弓弩面前他们是最脆弱的存在,现在他们被围在阵中,完全靠刀盾营与弓弩营的保护。  “刀盾牌手列阵前方,掩护弩手退回本阵。  你去通知卫黛大夫,让他率领麾下一万五千兵马向我靠拢,快。必须在今天日落前与我汇合。”  步雉对着自己的传令兵命令道。现在传令兵是为数不多的有马匹的军兵。  “诺”  传令兵打马便向洛阳城的方向跑了过去,可是堪堪跑出军阵不过数百步,便被一支斜刺里飞来的羽箭射穿了脑袋。  苍鹰带着十余骑已经游曳到了步雉的后阵,与其他人不同苍鹰手中是一把三石的强弓。  匈奴汉子们见苍鹰如此神勇,响起了一阵的欢呼。步雉气的脸都白了,这下可算是被困在这里。进不得退不得,如果对方那种远距离的弩箭射过来,恐怕就算是刀盾手也抵挡不了。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是灭顶之灾了。  云啸悠闲的打马在距离步雉军阵五百步远的地方转悠,不时还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豆子塞进嘴里,嚼的咯嘣咯嘣的直响。匈奴汉子们在几个方向上向吴军的军阵不断射弩箭,虽然有刀盾手保护但是还是有人不停的倒下。吴军几次冲锋都被密集的弓弩射了回去,到了三百五十步的距离上就是刀盾手的盾都经不住铁胎弩的攻击,被射的洞穿。  渔老回来了,十辆大车掉过了头便开始对着吴军的军阵射击。当云啸听见熟悉的撕裂绢布的声音,吴军便开始混乱起来。一个个活生生的军卒被标枪钉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具具没有生命的尸体。这种有力没处使的窝囊,对士气的打击是巨大的。拥有庞大军阵的吴军正被云啸带领的匈奴骑兵像蛋糕一样一口口的吃掉。  摇臂的设计让匈奴骑兵省却了很多的力气,他们不必费力的拉扯弩弦,而只需摇几圈摇把便可以上弦。不远处的大车里面装满了弩箭,他们不担心弩箭会用完,看样子这些弩箭就是算是对付两万人都没有问题。  步雉在努力收拢着军卒,使士气不至于崩溃,可是对于那些远射程的东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看着自己的军卒像围猎一样的被射杀。几次反击,军卒们堪堪冲到己方的射程,弓弩手刚要射击。却现那些游骑与大车都已经退后,距离再一次被拉开,匈奴骑兵一边纵马驰骋一边射击,他们的弩箭仿佛永远都用不完一般。军兵们悲哀的认识到,人跑不过马。  照这样下去,别说日落能不能顶到中午都是问题。刚才自己还天真的以为可以坚持到天黑,与卫黛汇合一处全身而退。步雉眼睛一闭,抽出佩剑便向脖子上抹去。与其窝囊的被人当猎物一样的杀死,还不如自己了断。  “将军不可,我保着您杀出去。”一名校尉抓住了步雉的胳膊,死命的抢下了佩剑。  五千军卒在校尉们的指挥下,向来路疯狂的奔去。几乎所有的刀盾手都被留在在后阵,依仗牛车与盾牌抵抗着匈奴骑兵的进攻。  云啸微微一笑,这就是作死了。刀盾手都留在了后阵,前面的弓弩手与长戟兵不就是自己的靶子。匈奴汉子都是围猎的高手,见吴军变阵便知道他们要逃跑,只是人数太多不能一口吃掉罢了。  这个时候骑兵的机动优势便显现了出来,匈奴汉子们换过战马。一路疾驰着向着长戟兵的方阵跑了过去,这是军阵最柔软的部分。他们对于弓弩没有丝毫的防护力,在匈奴汉子们的攻击下,割麦子一般的倒下。几乎是每走一步便会有几个人倒地不起,哀嚎的伤兵逐渐的没有人理会,恐惧像瘟疫一样开始在军中迅的蔓延。  崩溃便从长戟营开始,军兵们扔掉自己手中的武器,不顾阵型疯狂的向来路跑去。精神极度紧张的军兵们顿时崩溃,接着便是弓弩营。所有的军卒都开始跑。方向不重要,目的也不重要。他们只是本能的跑,逃离这个正在慢慢吞噬着生命的雪原,巴图狞笑一声挂好弓弩抽出了马刀。  崩溃的军卒有如被驱赶的黄羊,虽然有数千之众却被几十个如狼一般的骑兵所驱赶。  巴图一马当先,奋长刀柔阵而入。马刀横劈竖砍,大捧的鲜血一次次飚起,在阳光下生出诡异的艳丽。匈奴汉子们像饿狼一样的疯狂收割着性命,咬死一个便扑向下一个,对没有丝毫抵抗能力的溃军没有一点的怜悯。  步雉痛苦的看着被残杀的部下,一支羽箭准确的穿透了他的喉咙。苍鹰盯着这个唯一骑马的家伙已经很久了,如果不是步雉的马也算是宝马,恐怕一早便去阎王那里报到了。  苍熊更是兴高采烈,身材高大的他以前经常被人抢人头,往往是在他即将追上的时候被人一箭射杀,现在好了这场面简直犹如一场饕餮盛宴。所有人在忙着追杀,人头多的忙不过来。苍熊嗷嗷叫着轮着狼牙棒左突右杀,碰到的人无不是筋段骨折,狼牙棒的尖刺上面挂满了碎肉,许多人被他敲碎了脑壳,至于级的提取问题,那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苍虎手持马刀在密集的人群中横冲直撞,所到之处人头滚滚。  云啸眼睁睁的看着一场围猎的大戏,就在自己的眼前上演。想当年恐怕高祖刘邦也是被这么围在白登山。之所以没有被吃掉,原因很简单人数太多。在这个冷兵器的年代,骑兵对步兵的优势是巨大的。再配上自己的远程打击武器,使得步兵唯一的反抗手段华为乌有。被吃掉是一定的事情,不过云啸没有料到,步雉会败的这么快,这么惨。  追杀整整持续了一个下午,没有人无聊的将人头挂在马上,因为人头实在是太多了。  刀盾营一千军卒在校尉的率领下决定投降。  苍虎担心的要求云啸拒绝投降,因为降兵实在是太多了。有时候落水狗不打,转身它们就会变成饿狼。  云啸下了几次决心,还是没有鼓起勇气杀死这些军卒。没办法虽然身在这个杀戮的年代,后世的教育还是起了巨大的作用,内心那种柔软的叫做人性的东西一再告诉云啸不可以这样做,毕竟他们都是汉人,与自己同文同种同祖同宗。  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杀掉这些降卒是正确的。带着十几倍于己的俘虏行军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但是云啸就是下不了手,感叹着自己的软弱,制止的巴图即将落到校尉头顶的马刀。命人绑了将这些人,押在后面。吩咐他们分成小队走在中间,匈奴汉子们遥遥的跟着。  在校尉的带领下,亲族的俘虏被挑了出来。一部分留在这里帮助巴图打扫战场,一部分被押回邺城大营。明明打了胜仗,可是云啸的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不安的感觉笼罩着云啸的全身,不过具体哪里会有危险云啸却又一无所知。  百十辆牛车全部留给了巴图,他应该有许多的东西要装。从军甲器械,到计算功绩的人头,凡是自己能弄走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  巴图欢喜的结果了这个任务,驱赶着战俘们拣拾满地的刀枪,砍掉尸体的级然后扔在慢慢行驶的牛车上面。  不安的感觉促使云啸决定连夜赶回邺城大营,心里不踏实的感觉只有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才能释放。云啸将这种情绪归结为杀戮过后的自责,云啸带着墨门弟子与二十名匈奴骑兵,押解着四百多捆的跟粽子一般的战俘,每二十人一串连夜向邺城而去。幸亏步雉准备打包带走邺城大营的粮草军械,否则云啸还真没有这么多的绳索来捆这些战俘。  云啸爬上一座小山坡,落日的余晖下苍茫的雪原呈现一种绚丽的红色。一朵朵殷虹的生命之花在雪原上朵朵绽放,每一朵便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放眼望去仿佛无边无际,一直延续到天边。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