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九章 密谋

第九章 密谋

    数百民夫在伐树立寨,云啸无奈的歪倒在帐篷里烤火。一只肥美的羊腿正在向下滴着油脂,弄得炭火时明时暗。这两天被匈奴人烦的要死,整天给这帮家伙擦屁股,云啸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巨大的卫生巾。  有理想,没文化,有组织,无纪律。  十二个字足以概括自己的这帮子手下,无论自己怎样说服教育,胡萝卜加大棒还是肉包子加鞭子。怎奈,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一充满霸气的信条,已经根植入了这些匈奴人的骨髓里,进城刚刚两天,抢劫斗殴**妇女这样的事情都干了。如果不是云啸有通关的文书,守备简直以为来了一群土匪。  无奈的云啸只得带着这帮家伙搬进了仓储大营,守备千恩万谢伏地痛哭。干菜肥猪更是送了好几大车,民夫们积极的上山伐木帮助云侯立寨建营,甩开膀子的干活,丝毫不顾及寒冷的天气。只求将这些瘟神送出城去,别再祸害邺城的百姓。  帐篷里跪着两个匈奴汉子,苍氏兄弟巴图渔老与大铁锤都在。紫枫的眼睛里散着寒光,云啸无奈的用手敲着桌子。  这两个倒霉的家伙是因为条戏妇女被苍虎抓获的。  “噌。”巴图抽出了马刀便准备实践自己的誓言,已显示草原汉子说话是算数的。  “算了,拉出去。抽二十鞭子,今后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离开营地。”  没有办法,骨子里的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改变的。匈奴人可以接受云家的庄户,那是因为他们感觉云家的庄户和他们一样都是云家的人,是自己人。  不过他们显然没有拿邺城的百姓当做自己人,所以秉承持强凌弱祖训的匈奴汉子自然要欺负一下瘦小的城里人。  好在匈奴人本来就是睡帐篷的,对于搬来城外睡帐篷倒是没有什么怨言,只是眼神有意无意的瞄向城里的方向。晚上云啸巡夜的时候,总是在匈奴人的帐篷外面听见他们在讨论如何洗劫这个小县城。  学着朝鲜人的样子,胶泥与土砖盘出了简易的火炕,而火炉却是在外面挖的一个坑里。这样就避免了一氧化碳中毒的问题。云啸对这一点还是比较满意的。守在这个风口的地方,能有个暖和的窝的最重要的。  在一个温暖的帐篷里,一盘盘的豆芽顽强的挺立起了身子。在地炉的旁边还有一丛丛鲜嫩的蒜苗顽强的生长,现在连习惯了肉食的匈奴人都开始喜欢吃豆芽、蒜苗这样的东西。  天寒地冻能见点绿色的吃食的确是冬天的一大享受。  在处理了一次男人对男人的**之后,云啸觉得应该给这些家伙找一点事情做。闲的蛋疼的匈奴人已经在商量着打猎的事情,他们嘴里的打猎他娘的就是抢劫。本着对邺城附近庄户们生命安全负责的精神,云啸决定搞一点练兵活动。  铁胎弩这东西人手一具,吃饱了没事做的匈奴汉子们整天在鼓捣这玩意。想射中五百步外的靶子其实也是有很大难度的,往往一次齐射只有几只可以射中靶子。  三弓弩也被拉了出来,墨家弟子们在挑战更高的难度。他们的射击距离是一千步。  不过云啸的大练兵很快就遭到了全体人员的秉弃,无他,他他娘的冷了。云啸的脸蛋被冻的通红,摔鼻涕的样子很像拔丝苹果。毡帽的保暖作用实在是有限,云啸觉得自己的耳朵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没有棉花啊,如果有了棉花这东西,做一顶暖和的棉帽子是不错的选择。  棉花没有,羊皮还是有的。二十几只羊被挑了出来,匈奴汉子都是杀羊的好手。一只咩咩叫的肥羊,不一会便成为了**羔羊。  画了图样,把那个倒霉的守备找来。  “见过侯爷,您找小的来有何吩咐。”  云啸没有说话,只是扔给了他一张图样,指了指那二十几张羊皮。  “看见没有照着这个样子,做一百顶帽子明天要。”  苍虎拎着守备的脖子,凶恶的说道。  “侯爷,这恐怕来不及吧。急了些,可否缓两天。”  “我的部曲正在挨冻,本侯也不忍心。既然守备大人有麻烦,没关系。我让他们带着羊皮自己进城去找人缝制如何?”  “侯爷,明天中午属下一定将一百顶羊皮帽子送来。”  牵着不走,打着倒退。说的就是这样的人,有时候对付这样的人就得用点**的方法。  “苍虎,吩咐下去。今天晚上煮羊肉汤,每人一盘炒豆芽,两人一盘炒蒜苗。十人一坛酒,一只羊。”  “诺。”  营地里到处都飘着羊肉的香味,羊杂汤被熬的咕嘟咕嘟冒泡,羊杂随着乳白色的汤汁不停的翻滚,三九天有这样一碗羊杂简直是一种享受。看的看守军械粮草仓库的守军直流哈喇子,对自己手中的滋粑充满了厌恶,恨不得现在就混到云啸的军中。跟着这样一位将军,就是战死也值了。  二十几条汉子不顾寒冷,缩头缩脑的向云啸的军寨观望。眼神中充满了羡慕与渴望,对自己的上官则投去了鄙视的眼神。  云啸亲自量了距离,几个距离五百步的靶子插在了营门口。  敲了敲桌子,云啸指了一下远处的靶子。  “明天开始,用餐前大家要射那个靶子。  每人三箭,全中的吃一等饭食,也就是今天咱们吃的。中两支的次等馒头肉包子,加一碗干菜炖肉、羊杂汤。中一支的,只有馒头炖干菜肉汤。没中的,只有咸菜馒头、米粥。”  匈奴汉子们看着远处的靶子,都进了帐篷开始吃饭。  墨家的弟子窃喜,他们用的是三弓床弩。射这样的靶子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不过当云啸的手指向了一千步外的那个靶子时,所有的人都笑不出来了。  第一天的情况很不好,几乎所有人都在吃着咸菜啃着馒头。只有几个人坐在了三等饭食的桌子边上,肉汤喝的有滋有味。  轰轰烈烈的大练兵运动开始了,为了肚子问题。匈奴汉子与墨家弟子对训练都爆了极大的热情,羊皮帽子与羊皮手套给户外的训练提供了有力的保障。虽然还是很冷,但是至少不会引起冻伤。  看守军械仓库的军卒们心里开始平衡了,人家吃的好罪也比自己遭的多,这撒尿都要拎根棍子的天儿,对面那位侯爷还整天不停的折腾,这日子简直就不是人过的。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十五日后大多数人都已经在吃二等饭食。一等饭食也有几个人在吃,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还在吃三等饭食,用餐之后还会受到大家的嘲笑。  云啸觉得自己就算是这么熬过这场战争也不错,毕竟历史上记载这场战争一共才进行了三个月。糊里糊涂的在这喝三个月的风,回去继续过自己猪一样的生活,云啸觉得幸福生活还是有指望的。  前线传来的军报显示,周亚夫已经与山东四国接战。虽然是互有胜负的局面,不过相信有李广、程不时的加入。山东四国败亡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吴王与楚王的二十万联军被梁王一路狙击,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刚刚攻到了梁都睢阳城下。面对着高大坚固的睢阳城,看来吴楚联军的好日子也快过完了。  就是云啸憧憬着幸福生活的时候,一场阴谋正悄然的展开。  “大哥,咱们这么做陛下知道了会灭九族的。”  栗妃四下张望,有些心虚的道。  “妹子,哥也是没办法。为了栗家为了荣儿和你咱们只能这么办。吴王与楚王二十万大军已经到了睢阳城下,梁王损失惨重恐怕也守不了几天了。朝廷的军马都被拖在了山东,听说周亚夫与山东四国打了个旗鼓相当。  一旦梁国被灭,吴楚联军便可以扣关函谷,直取关中了。你看看现在这长安城里,还有多少兵马可以调配。妹子,这场仗陛下输定了。  我与吴王有故交,吴王差来信使已经跟我保证。只要咱们家荣儿上表表示拥护吴王,那么吴王事成之后便会封荣儿为长沙王。”  “荣儿是未来的太子,大汉皇帝一个长沙王……”  “哎呦我的傻妹子,你还做着太后的梦呐。一旦长安被破,你可知道咱们的性命都在吴王的手里,你就别做你的太后梦了。”  见栗妃的神色有些慌张,显是已经信了栗贲的话。  “妹子,吴王在信中提了一个条件。那就是……”  “什么条件?”  栗妃疑惑的问道。  “吴王说想要荣儿当长沙王永保富贵,需要将朝廷的军力分布图拿给他。”  “军力分布图,我哪里有那东西啊。那东西都在陛下的小刘家寨里面,等闲人是不得进入的。”  “妹子你可不是等闲人,为今之计只有你进去将军力分布图偷出来,才能保证荣儿的长沙王的位置。”  “那么重要的东西丢了,陛下会不查。”  “这个……一不做二不休,咱们买通守卫。盗图之后,一把火烧了小刘家寨。”  “能行么?”  “为了荣儿,只能这样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