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七章 母子连心

第七章 母子连心

  

  利益,只有充足的利益,才有驱动人们的魔力,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极其的残酷,却异常的真实。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多了自然就有了皇帝。皇帝就好比是武林盟主,想要金盆洗手光荣退休那就是梦想,富有梦乡精神的赵武灵王就是光荣的好榜样,被儿子搞的野外生存活生生的饿死。

  要知道做大侠虽然风光,但是做武林盟主却更为风光。七大门派这次联手造反,要的不是为吴王的儿子报仇,也不是晁错那颗肥头大耳的脑袋。而是武林盟主的宝座,而现任武林盟主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全力支持内史令的筹款好处有三。其一不管是胶东王还是王娘娘又或者是田兄,你们的富贵均来源陛下。也就是说,如果一旦吴王等七王逼宫成功。受损失最大的不仅仅是陛下一人,保陛下其实就是在保自己。

  其二若陛下听说王娘娘与胶东王如此支持国家平叛,必然会对娘娘与胶东王另眼相看。这宫里头的事情波谲云诡,刘荣是陛下的儿子,胶东王也是陛下的儿子。”

  田蚡忽然放下了手中的炸鸡,乌黑晶亮的小眼睛极其迅的四下张望。确定四周除了小白外再没有可以呼吸生物,田蚡这才紧张的说道:“云侯,此话不可轻言,如果被人听了去,怕是姐姐与胶东王危矣。皇后娘娘已然过世,现在总掌内宫的便是栗娘娘,如果这话传进栗娘娘的耳朵里,恐怕……”

  “田兄认为,有人可以逃过豹子的耳朵?我的人自然不会,因为他们明白跟着我有肉吃,他们的后半生全都靠在我的身上。而你的人,如果靠近这间屋子小白会立刻将他们撕碎。对于外人,小白从来都不会留有情面的。”

  云啸的话让田蚡大为放心,不过仍然是习惯性的贼眉鼠眼的扫视了一圈才道:“那其三呢?”

  “其三嘛,便是我们可以大捞一笔。不仅仅是三分利的问题,我们还可以大肆收购粮食马匹食盐等一切军需物资,然后用来换汉军手中的缴获。你想想吴军加上楚军有二十万人,光是战俘的卖就是一笔大大的收项,更不用说那些随军的物资。

  咱们只要在战场上低价从汉军官兵们手里收了来,然后带回长安卖。你想想这里的利润如何?另外,咱们还不用付现银,汉军的家眷大都在长安附近。咱们答应直接将银钱给汉军们在长安的家眷。

  咱们可以将物资贩卖之后再付给汉军家眷们银钱,你说这是不是无本的生意?”

  “高,高啊。看来姐姐选云侯做胶东王的内史令的确是高明,今后彘儿便要靠云侯了,为兄看以你的本事以后彘儿的胶东国想不成为最富足的藩国,那都是不可能的。”

  田蚡兴奋的一口抽干了陶杯中的蒸酒,脸色顿时红润了起来,心情仿佛也好了许多。

  “好了,还有正事要办。陛下派下来的差事还是要办的,云兄弟。为兄得罪了,请把家里的下人们,还有你的那些匈奴仆役都集中起来吧。为兄也好勘验。”

  廷尉署的大人们,在突击检查了云家的饭食之后。一个个打着酒嗝开始查点云家的仆役与护卫。

  仆役少了几个,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被陛下要走去宫里包包子去了。

  带刀的侍卫算起来只有七十五个,剩下的人手里无刀无剑。大铁锤手里的铁锤被认定为生产工具,不在武器的范畴。那些匈奴人全部都有咸阳令开具的奴籍证明,而且还是半年以前田蚡亲手开具的。

  刀具倒是有七十多把,不过没有打制铠甲。整个云家也只找到了一张弓,而且还没有过三石。

  廷尉署检查了一圈下来认为云家简直是模范贵族,侯府都没有建,直接住的上任御马监丞的宅子。侯府规制占地三十亩,云家的侯府连十亩都没有,就连门上的铜钉都少了几颗。庄户里的老人跪在田蚡的面前信誓旦旦的用脑袋担保云侯不会造反。

  检查了两天之后廷尉署据实上奏,结论是云侯兴农事,善乡民。未建侯府先建民宅,于乡邻无扰,于大臣无交,所部护卫亦未逾制。朝廷应下旨褒奖。

  栗贲听见这封奏疏差点没气吐了,这年头哪儿来的五好贵族。身为贵族,不强抢一下民女,不鱼肉一下乡民,简直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打死栗贲他都不相信云啸的屁股有这么干净,无奈刘启大笔一挥准了。

  栗贲气的后槽牙都咬碎了,看着卫绾那张瘦脸恨不能上去啃两口。只能用一丘之貉,这句成语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不过另外一个消息却让晁错大惊失色,吴王的诏讨檄文传了来,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清君侧,诛晁错。”

  晁错犹如遭到当头一棒,肥硕的身体晃了晃差一点没有摔倒。偷眼看了一眼刘启,见刘启也是一脸的阴郁,表情让人有些琢磨不定。

  “彘儿,快去门口迎接你父皇。”

  太后双眼迷茫的看着外面,嘶哑的声音像是直接从胸腔里面出。

  刘小猪茫然看了看长乐宫的门口,没有现皇帝的銮驾。疑惑的眼神望向正在给太后捶背的母亲,王美人挥了挥手示意他去门口看看。

  快步奔跑的刘小猪一头撞进了刘启的怀里,惊得刘启赶忙用手扶住。

  “父皇,奶奶在里面等您呢。奶奶说您来了,孩儿还不信,奶奶真厉害。”

  刘启望了望眼前的长乐宫,拉着刘小猪走进了殿内。

  王美人已经扶着太后坐直了身子,刘启一躬到底没有因为太后双目已盲而稍有懈怠。

  “儿子参见母亲。”

  “起来吧,王氏带着彘儿去花园里玩吧。老身与皇帝有话说。”

  “诺”

  “母亲有话对儿子说?”

  刘启看了看王娡与刘小猪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说道。

  “皇帝难道就没有话对老身说?”

  “呃……这个”

  刘启一时间被太后问住,不知道如何的回答。

  “眉头不要皱的那么紧,七个跳梁小丑而已。当年高祖在霸上面对项羽数十万大军都没有怕过。

  吾儿,你是大汉的皇帝。沉住气,越是这样的时候你越要沉住气。大汉的皇帝要的就是心沉气定,你若能气定神闲的应对这场危难。则大臣们便会人心安定,百姓们也会人心安定。

  既然要打仗,那就让他们来好了。他们身体里流淌着高祖的血脉,我的儿子同样流淌着高祖的血脉。你要让那些个反王,还有天下的臣民知道。你,刘启才是大汉的皇帝。是普天之下唯一的大汉君王,一切跳梁小丑的表演都会灰飞烟灭,这便是高祖的霸气,一个帝王的霸气。”

  太后说的有些激动,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刘启赶忙上前给太后缕后背,帮助顺气。

  “娘,您消消气。为那些人气坏了身子不值得。是儿子做事操切了些,朕也没有想到他们会联合造反。”

  “反就反了呗,是疖子早晚要出脓。娘让内府给你预备了些银钱,还有娘的庄子上有些产出,你都拿了去。有困难给娘说,打虎亲兄弟。你弟弟梁王一定会帮你,上阵父子兵。你父亲不在了,娘一定帮你。”

  “娘你真的要帮我就给孩儿弄一个人来。”

  “谁?”

  “窦婴。”

  “你要他干什么?他可是做过吴国丞相的人,与吴王的关系可近的很呐。”

  “窦婴才堪大用,周亚夫率军出征。这个洛阳大本营没有守护可不成。窦婴虽然是做过吴国的丞相,但是他更是您的侄子。他总不会反过来帮着吴王造反吧,洛阳事关全局必须要有一个信得过又有才干的人来守备。

  这样周亚夫在前做战,粮草军械才能供给得上。”

  太后狐疑的道:“你要用他直接给他一道谕令不就完了么?怎么还来找为娘?”

  “这个,前些天因为削藩的事情他和御史大夫闹了些支吾,朕有些偏帮了御史大夫。所以……”

  刘启有些踌躇,毕竟窦婴是太后的外甥。

  “所以,他便称病不出是不是。你呀,不是为娘的说你。总是信着外人,遇到危难才想起家里人的好来。看来这次必须得老身亲自去请了。好了皇帝,把心放下肚子里。这天也未必就会塌下来。

  周亚夫的大军已经出了么?”

  “已经出了。”

  “这个人用的好,国有难找亚夫。这是你父皇说过的话,老身看来还是你父皇英明,给你留下了这么一个擎天保驾之臣。想当年诛灭吕氏一党,如果没有他的父亲周勃后果恐难预料。这个天下还是不是刘氏的天下,这都很难说。”

  太后的神情有些落寞。

  “好了,皇帝去忙吧。窦婴的事情交给为娘好了,未央宫才是你现在该去的地方。记得,为娘的话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危难过后要善待你的兄弟。”

  “是,娘。儿子一定会重重的赏赐老三。”

  “备撵,老身要去看看窦家的那个侄子。”

  “诺”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