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五章 骑兵初战

第五章 骑兵初战

    苍鹰在云啸身后凝目远望,然后俯身对云啸说道:“侯爷,大概有三百多人的样子,而且队形杂乱估计也没有人指挥,巴图他们应该没有问题。”  “不能掉以轻心,让幻天领着武派弟子去庄子四周巡视一下,别让人玩了一个声东击西。还有,铁胎弩不许拿出来。让羽林的人看见了不好交代,这东西威力大了些,会引起朝廷的猜忌。”  “诺”  苍鹰跳下了房去传令,小白借着墙头窜了上来。老实的趴在云啸的脚边,现在这家伙已经一百多斤了,不能在没事腻在云啸的怀里撒娇,这让小白多少有些怨念。  庄子里传来了隆隆的马蹄声,巴图带着他的六十八名匈奴汉子从庄子里疾驰而出。在庄户的前面列队,等候云啸冲锋的命令。  他们每个人的左手都抓着三杆接近三米长,有着三棱尖锥的长矛。这样的长度足可以保证他们优先刺到别人,而低碳钢铸造的三棱尖锥也足够刺穿对方的铠甲。  只要在刺中对方的一刹那松开自己的手,绝对不会出现弄伤手腕或者折断矛杆将自己撞下来的惨剧。  逃兵们很明显对于一个庄子有这么多的骑兵感到畏惧,他们抢劫的时候听说附近最富裕的庄子便是云家庄子。于是他们就赶了来,可是多年的军伍生涯使得他们知道,骑兵对步兵有着怎样的优势。  正当逃兵们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冲击云家庄子的时候,云啸已经向巴图出了冲锋的命令。二百米左右的距离正是骑兵理想的冲击距离,看着匆匆忙忙结阵的逃兵。云啸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但看逃兵们混乱的组织就知道,他们完蛋了。  六十九骑排成了一字阵型向着逃兵们走去。  “慢跑。”  “快跑。”  “加。”  “放骑枪,昆仑神、”  高大的匈奴健马踏起了一片片的雪沫子,远远看去好像千军万马一般的向着逃兵们冲了过来。  “匈奴人,是匈奴人。大家快跑啊,是匈奴骑兵。”  逃兵中不乏识货的家伙,当巴图他们高喊昆仑神的时候。一些在北军混过的逃兵便知道他们对面的是匈奴骑兵。  本就散乱的阵型几乎是瞬间便崩溃了,巴图率领的匈奴骑兵好像小刀切黄油一般的便将逃兵们的阵型冲垮了。  匈奴汉子们一见没有了继续冲锋的机会,便将长矛当标枪使。许多奔跑中的逃兵被狠狠的钉在了雪地上,没有了长矛的匈奴汉子们纷纷拔出马刀。嗷嗷叫着追杀着逃散的溃兵。  这让村口观战的苍虎等人大感无趣,这太没意思了。还指望看一场血战,没想到是一场屠杀。这下这些匈奴人可有的炫耀了,哥三个眼巴巴的看着云啸。  “好吧,你们也去吧。小心点,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实在是受不了三兄弟的眼神,云啸只得答应他们三个出战,反正这些溃兵已经败的不能再败了,场面简直就是屠杀,让他们去见见血也好。  苍澜跟在后面一副跃跃欲试的架势。  “不行,你保护侯爷。”  苍虎跳上马对着苍澜吩咐道。  “我……”  “不听话我踹你,回去保护好侯爷,海棠快生了,你这时候见血不好。”  苍虎说完,三兄弟便冲了出去。  卫绾带着大队的羽林侍卫赶到的时候,只看到遍地残缺不全的尸体。马的冲力加上锋利的马刀,用不了多大的力气便可以将人劈成两半。  苍氏兄弟垂头丧气的回来了,苍熊太重了马驮着他根本跑不快。他追逐的对象总是被匈奴汉子截胡。  苍虎干掉了一个,被溅了一身的血。苍鹰依仗箭术高,干掉了十个。多少给苍家兄弟挽回了些颜面。  逃兵们一个都没跑了,也没有一个活口。杀红了眼的家伙眼里根本就没有投降的感念。如果卫绾再早来一会儿,说不准还会生误伤的事件。  卫绾看着遍地的尸体和正在打扫战场的云家庄户,不禁愕然。  这些逃兵都是杀害羽林侍卫的护卫,二百羽林都被他们残杀。虽然是以多胜少,但是一个侧面也说明了他们武力的强横。可这些好勇斗狠的家伙,短短的半个时辰不到便被云家杀了个精光。要知道这可是两军对垒,从尸体分部上看这些逃兵曾经结成过阵型。  而且阵型是被一冲而溃的,好像没有看到有云家庄子阵亡或者受伤的人存在。  好多的尸体都是被斜着劈成了两半,这让卫绾有些害怕,是什么样的兵刃可以造成这样的伤害,汉剑肯定是不会造成这样的伤害的。  一连串的问题想的卫绾头都大了,连忙催马来到庄子里面找云啸。  云啸正在忙着骂人,毕竟是两军对垒有伤亡是难免的,这个云啸也是理解的。当听说匈奴骑兵只是轻伤了四个人之后,心里还挺高兴。可是当他看到这四个伤兵的时候,气的差一点没跳起来。  四个人,三个是扭折了胳膊。还有一个是被折断的骑枪顶下了马,亏得他落马的时候脚没有被马镫拖住,不然飞驰的战马能将他活活的拖死。  说了多少次了,还是冲刺的时候紧紧的握着枪杆不放。  气恼的云啸在场院里不停的转圈,受伤的家伙还不能抽鞭子,不过狗熊似的巴图没有问题。  狠狠的抽了巴图几鞭子,告诉他这是他替那几个受伤的家伙挨的。  “心里有气等那四个家伙好了,自己去抽回来,反正你是族长。告诉你们多少回了,再有这样的事情一人抽十鞭子。”  找了几块长短合适的木板,将伤者的胳膊固定好。然后用麻布紧紧的缠好,一边做还要回答紫枫的问题。  “这样做是为了将断裂的骨头固定住,不然一旦错位骨头长的歪了人就废了。”  一旁的巴图弯腰驼背的跟在后面,他有些闹不明白为什么打了胜仗还要吃鞭子,一根筋的草原人觉得有些委屈。  看不惯善战的匈奴人这个德行,尾巴翘上天才是狼,夹个尾巴算是怎么回事儿啊。还好,极有眼色的老余将巴图拉到一边探讨人生去了。  卫绾的到来终于让云啸甩开了十万个为什么。  “见过云侯。”  卫绾难得客气的先给云啸施礼。  “这哪里敢当。天寒地冻,中尉大人请到府中喝一杯酒水。”  对于未来的丞相,云啸觉得还是客气一点的好。卫绾这样的人比较刻板了点,但是他不是那种生下来就存着害人心思的人,云啸认为他还是属于可以挽救的类型。  没有贵族的狂傲骄纵,这就是卫绾眼中的云啸。他有好多次都现,庄子上的庄户主动跟这位侯爷打招呼,而这位侯爷笑着跟人家拉家常。卫绾对云啸的印象相当的不错,至少在他主动的范围还没有哪个人不喜欢这位年轻的云侯,当然除了栗妃。听说栗妃与云侯有过节,卫绾实在是不明白,**的一位娘娘为什么会和云啸有过节。  一杯云家的蒸酒下肚,卫绾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吭吭哧哧的像极了便秘的样子。又喝了一大口酒,卫绾好像豁出去似的对着云啸道:“云侯,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但说无妨。”  “前次乱军出现在甘泉宫附近,羽林侍卫贪生畏战。这个郅都害惨了我了,连我也被陛下斥责。想带军出来找回些颜面,结果却被云侯捷足先登。卫绾厚着脸皮向云侯讨要一些级,不然这回去让为兄如何与陛下交代。”  哦,原来是求着自己把军功让出去。没说的,咱中国就是人情社会。讲究的就是有欠有还,未来的大汉丞相欠自己人情,这笔买卖划算。  “中尉大人客气了,级嘛身外之物。如果羽林勇士需要,那便拿去。云某当个闲散的侯爷很知足。”  卫绾大喜过望,他没有想到云啸会这么简单的便将级给了他。这可是偌大的一个人情,卫绾叉手施礼。  “云侯这个朋友,卫绾交了。以后你我兄弟相称。”  “那小弟便高攀了。”  送走了酒足饭饱的卫绾。云啸找来了渔老,今天虽然取胜,但是暴露出的问题也不少。虽然人只伤了几个,但是马却伤的不少。虽然没有致命的重伤,但是轻伤的却达到了二十多匹。这些马都是耐苦战的匈奴健马,价值千金如果真的战死一匹那可是很难补充的。  “云侯要打造马凯?这人还没装备铠甲,怎就先装备起了马?”  “恩,匈奴马珍贵啊。咱们一共就这二百多匹,伤不起啊。再说匈奴人的长矛比大汉步兵还要长,步兵根本对人造不成伤害。只有马才容易成为攻击的目标,这一次伤了二十多匹马。虽然可以恢复,但是如果遭遇强大的敌人,咱这一点老本岂不要一战打光光?”  “其实马凯并不难制造,只要生牛皮加上毡布就可以。只是这牛皮实在是难弄,所以这马凯一时间还弄不出来。”  “嗯,这倒是问题。”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