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三章 甜美的毒要

第三章 甜美的毒要

    周亚夫带领着两万细柳营军士到达霸上的那一刻,这场没有任何事先准备的哗变,就如六月的飞雪一般的迅平息了下来。除了那些持强残杀羽林侍卫的护卫,余下的军卒皆放下军器,乖乖的走出军营接受处罚。  那些持强残杀羽林侍卫的护卫,翻看了被杀的羽林侍卫腰牌。现自己杀的居然是皇家的亲卫,立时觉得大事不妙。互相招呼一声便收拾金银细软,四散奔逃。  刘启无奈的看着昨日自己还乘坐的御撵,华丽的配饰已经被抢掠一空。驾车的马匹也被乱军抢走,周亚夫将几匹杂毛军马套上才算给弄回来。还好,郅都带领的一千羽林连夜赶来,同时带来了甘泉宫的备用御撵。让皇帝大人不至于乘坐杂毛马拉的御撵返回甘泉宫。  “高祖带出来的亲兵,这才几代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朕带着几百羽林,便可入其军杀其将。难道朕就要靠这样的军队削藩?去击败匈奴?”  休息了一夜的晁错恢复了些精神,看着自己学生兼老板紧锁的愁眉。无奈的道:“文括武戏十几年,不是旦夕之间便可以改变的。臣还是那句话,欲治兵必先择将。臣说一句大不敬的话,刘氏宗亲忠诚是没有问题,但是可堪大用的宗亲有几人。刘仁愿带出来的霸上驻军您也看见了,想当年那可是高祖的亲军啊。  陛下以为霸上的军队比细柳营如何?  臣认为,陛下应该着意提拔一批有能力的将领。臣观细柳营的周亚夫便是一个可堪大用的将军,如果大汉的军兵都如细柳营一般,那么陛下又何愁江山社稷的安危呢?”  “老师说的有理,看来任用刘氏宗亲为将这一条路走不通了。朕需要周亚夫这样真正会带兵的将军,朕需要一支战无不胜的军队。”  刘启看着车外的雪景,没有了昨天的闲情雅致,多了一些难以言喻的心绪。甘泉宫高大的宫墙已经在望,刘启看着雪后的甘泉宫,仿佛有了一丝陌生的感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在冬天来过甘泉宫。  丞相陶青、太尉文翁早已经听说了昨天的变故,尤其是太尉文翁已经吓的脸色惨白,只能以不断的走动来遮掩心中的焦虑。焦泰是他向刘启推荐过的。文翁很想打断儿子的两条腿,如果不是儿子收了人家五百金,自己又怎么会推荐这个素未谋面的人,家门不幸啊看来老天爷要亡我文家。  “宣,陶青、文翁觐见。”  陶青看了文翁一眼,率先向大殿内走去。因为他的袖子里有昨天鸿翎急使连夜送来的八百里加急奏报。  “臣,陶青。”  “臣,文翁”  “参见陛下。”  “啊,都来了。”  刘启并没有如往常一下吩咐平身,而是踱着步子在丹樨前来回的走动。  “文太尉,朕记得你向朕提起过一个名叫焦泰的人。你可曾记得?”  “臣,有罪。臣识人不明,请陛下责罚。”  文翁双膝跪倒,伏于地。  陶青与文翁素来不睦,自然没有替文翁开脱的心思。不过自己手里的那几道加急的奏报,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拖延的。  “陛下,臣这里有诸侯国传回来的加急密报。”  陶青从怀里取出一卷绢布,双手递给了千度。  刘启正要大雷霆,对陶青打断他说话,十分的不满。从千度的手中拿过绢布,不耐烦的打开。只看了几行便脸色大变,双手颤抖着将绢布放到了书案上。身体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陛下。传太医,快。”  距离刘启最近的晁错赶忙伸手搀扶。  刘启挥了挥手。  “不必了,朕没事。御史大夫,吴王反了,还有赵王、楚王、胶东王、胶西王、济南王、济北王。七个诸侯国都反了,吴国的十几万大军已经向北开进,正欲与楚军会师。  那些个没有反的藩王们也都蠢蠢欲动,天下大乱,天下大乱啊。”  刘启将书案拍的啪啪作响,整个大殿中的内侍宫女皆跪伏于地,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触怒了恼怒中的皇帝。  晁错见刘启心智有些失常,赶忙上前劝解道:“陛下,国家逢此大难之时。陛下需要有坚刚不可夺之志的决心,臣以为非常之时应行非常之事。臣建议,立即割除文翁的太尉之职,擢升周亚夫为太尉。统领三军,以利平叛。”  “准奏。另太尉文翁交廷尉署,依律处置。”  “诺。来人,将文翁拿下。”  两名侍卫上前便将已经浑身瘫软的文翁拉了下去。  “周亚夫现在何处?”  “周亚夫目前正在清剿散乱的逃跑军卒,这些军卒都持有武器。距离长安又近,所以臣……”  “好了,咱们立刻回京。令周亚夫也回京履职,剿灭散乱军卒的事情,交给地方的武备就好。事情总有个轻重缓急,国家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今第一要务便是平定七王的叛乱。”  一个内侍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跪伏在地道。  “启奏陛下,太后的銮驾已经到了宫门口。陛下是否迎接?”  “什么?太后也来了,这冰天雪地的太后眼睛还不好,这摔了可怎么得了。你们这帮奴才是怎么办事的。”  刘启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路过那内侍的时候一脚便将这倒霉的小内侍踹翻在地。千度忙抱着宝剑跟了上去,对那个趴在地上的小内侍看也不看。  刘启刚刚走到殿门前,太后已经在栗妃与王美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皇帝,听说霸上军哗变了?你没有事情吧。”太后一边说,一边伸出枯瘦的手向前摸去,刘启连忙上前抓住太后的手。  “娘,这大冷天儿的。又是雪大路滑,您怎么还到甘泉宫来了。儿子这就准备回京了,你看儿子这不是好好的么。”  太后的手不断的在刘启的身上摸索着,一直到摸了个遍才放下心来。  “晁错在这么?”  “臣在。”  晁错闻听太后呼唤自己,连忙走到近前躬身施礼。  “晁错,你可知罪。来人给老身拿下这个妄臣。”  太后的命令让大殿里面的所有人都是一呆,侍卫们眼神疑惑的看向刘启。  “娘,您这是?”  “就是他献媚于上鼓动陛下白龙鱼服,陷万乘之尊于险地。就这一条便够杀他的满门。怎么?老身的话不管用了么?甘泉宫的侍卫不再忠于大汉皇室了么?”  “呃,娘您息怒。是儿子要去霸上军营看看高祖留下的亲军,也没有想到会弄成这个样子,其实这里面也有儿子遇事操切的过失,御史大夫公忠体国,能在危难的时候舍身护驾,保着朕在乱军之中杀出来,也算是有功。  娘,儿子跟您讨个情儿。功过相抵就不要难为老师了吧。”  “你呀,总是护着他。在东宫的时候,你便护着他。贾谊说,这个晁错是谋国不谋身。老身看来他既不谋身也不谋国,皇帝是万乘之躯,以一身担负天下社稷。这样的白龙鱼服算是怎么一回子事儿,好歹身边还带着两百羽林。  如果没有这两百羽林,陛下陷于不测之地。你知道这天下将会生怎样的大乱么?到时候生灵涂炭,战火连绵。大汉立国数十年修生养息的成果毁于一旦,这是他晁错满门的人头可以抵的么?  来人,将晁错给我押起来。”  侍卫见太后已经气得头摇手颤,不敢怠慢冲上前去便将晁错按倒在地。  “母亲,一切都是儿子的错。您别生气,儿子答应您以后不会了。您别气着,老师在东宫的时候便对儿子朝夕教诲,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哎……”  太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儿子大了,当了皇帝了。有面子了,好吧为娘的也不会不顾及你的颜面。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廷杖二十小惩大诫。晁错,你给老身听好了。今天老身用的是私刑,打的是当年太子的师傅,因为他没有尽到人师之责,不配为师。这是家事,老身做得这个主。  异日你如果一意孤行,再陷陛下与危难。你便是大汉的国贼,到那个时候恐怕就是陛下也保不了你,你好自为之吧。”  “诺。”  晁错被侍卫按在地上,不敢抬头。  “娘这天冷,儿子陪您进去。你们两个也真是是,也不说给太后披一件大氅,太后冻着怎么得了。”  刘启一边训斥王美人与栗妃一边亲自搀扶着太后向殿内走去。太后的贴身内侍带领着侍卫将晁错拽走,拖到偏殿廷杖去了。  “我听说吴王反了?”  “是,还有楚王他们。一共七个王爷,都反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高祖在世时封了那么多的异姓王,还不是都反了。楚王刘戊自认为是嫡出,一向看不起咱家。认为当年是先帝抢了他的皇位,其实说来说去都是为了这个位置。  其实他们都不明白,坐上这个位置虽然能获得天下最大的权利,却也是背负了天下最大的负担。  其实权利才是天下间最甜美的毒耀,只要尝到第一口便没有人能够停下来。直到撑死的那一刻才会理解,专注于权利的同时失去了多少生活的滋味。”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