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一章 霸上军营

第一章 霸上军营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兵已死成新冢,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知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鹅毛般的大雪覆盖了整个霸上草原,一辆九乘的马车拖曳着行驶在泥泞的道路上。拉车的白马不断喷出阵阵的白雾,不时抖落鬃毛上融化的雪水。身后的羽林头插赤羽,鲜亮的汉甲配上大红的披风,丝毫没有因为恶劣的天气显露出一丝一毫的颓唐。  刘启放下御撵的车帘,手放在炭炉上烤了烤。  “高祖当年便是这这里赴了一场鸿门宴。张良之智,樊哙之勇。有这两位擎天保驾之臣,高祖以无畏之气战项羽,平定天下,鼎定中原。如今朕有张良,何处去寻那樊哙。”  晁错见刘启居然将自己比作张良,心中不禁得意。  “陛下,智者于庙堂之上。勇者自然长于军营之内,相信陛下的霸上之行定然会有收获。”  “高祖霸上驻军,均是我汉军精锐,想必他们的后世子孙也不会让朕失望。朕未通知便前来,便是要看看霸上驻军真实的样子。”  大学中的灞上军营,雾影绰绰中偶尔会闪现一丝灯火。  “大汉皇帝陛下驾到,着车骑将军刘仁愿整军出迎。”  刘启一行来到军营门口,羽林侍卫上前喊了两声居然没有人出来搭话。羽林侍卫心中奇怪,堂堂霸上大营居然在营门前没有守卫?营门旁边的一处土坯房里面忽然传出来一阵喧哗声,羽林侍卫循声走了过去。  残破的木头门后是一条肮脏到极点的的门帘,羽林侍卫厌恶的用剑鞘挑起门帘。一股浓烈的酒气夹杂着炭火气扑面而来,房内七八个身着汉军服饰的汉子正围着一张桌子大呼小叫。墙的角落里面堆放着锈迹斑斑的兵器,地上散乱的堆放着牛皮铠甲,上面踩满了泥脚印。  难怪无人应声,在这房子中根本听不见外面的一丝一毫声音。  羽林侍卫喊了几声房中的汉子,那些汉子奇怪的看着羽林侍卫,一阵面面相觑之后,貌似为的一名汉子嚷道:“你他娘的哪钻出来的,赶紧把门关上,大冷天的有点暖和气容易么。”  “大汉皇帝驾到,让你们车骑将军刘仁愿整军接驾。”羽林侍卫压着心中的火气高声喝道。  一个一脸凶相脸上长着红色胎记军官模样的人喷着酒气道:“滚你娘的蛋,大冷天的消遣老子。大过年的皇帝会来这鸟不拉屎的军营?弄了身鸟毛行头便充羽林,来呀给老子拿下。”  “废什么话,卫绾将他们给朕拿了。”  刘启温怒的声音从羽林侍卫的身后响起,一群如狼似虎羽林侍卫涌了进去,羽林侍卫是皇帝的亲兵,何曾遭到如此的怠慢,二话不说先报以老拳。小小的土坯房内顿时爹一声妈一声的叫嚷起来,在外面听得有如杀猪一般。  不一会儿,几个鼻青脸肿的汉军便被羽林侍卫押了出来。卫绾踹了那个胎记军官一脚,喝骂道:“军营之内吃酒戏耍,按律当斩。”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实在是天寒地冻,兄弟们才躲在房间里面喝酒御寒的,求大人饶过小的一命。”那胎记小军官跪伏在地,磕头如捣蒜的央求。  卫绾回头看着刘启,请示是否应该行军法。  “放开这狗才,让他带着朕去中军行辕。营门守着这么个东西,朕要去看看刘仁愿这狗才……”  “陛下。”晁错忙上前提醒。  刘启真是气的有些糊涂了,刘仁愿乃是刘氏宗亲。如果他是狗才,那么皇帝陛下应该如何自处?  “嗯”刘启压了压心中的不快。  “带朕去中军行辕。”  卫绾见这小军官还在呆,又踹了一脚道:“愣着干什么。真的不要你这颗狗头了么?”  “诺,小的带路。”小军官慌忙的爬起来,弓腰塌背的在前面带路。  肮脏的路面满是泥水,刘启走了几步鹿皮靴子已经污了脚面。行了好远都不见一名巡查兵士,各处营房里面均是吵闹声震天响。偶尔跑出一名行色匆匆的汉军军士,也是不着甲胄贴着墙根撒了一泡尿之后赶忙跑了回去。对进入大营的刘启一行,看都不看一眼。  刘启脸色铁青的来到了中军行辕的外面,在这里他终于看见了两名持戟军士。那持戟军士见小军官引了一群人来,便喝骂道:“高虎,你个狗娘养的。将军有令,今天外客一律不见。你他娘的聋了,赶紧带着人滚。莫惹恼了将军,赏你一顿棒子炖肉。”  “两位小……”小军官刚要答话。便被卫绾制止,刘启隐约听得军帐内传来丝竹之声,间或还传出一两声女人的调笑。不禁眉头大皱,节庆松懈是有的,这也在刘启的预料之中。以前常听说文括武戏,今日一见才知道原来汉军已经烂成这个样子。  向着卫绾使了一个眼色,卫绾一挥手两名狗熊一般的羽林侍卫便走上前去,将两名持戟军士按住。  “你们要干什么?”一名持戟军士失声高喊。  “让他闭嘴。”卫绾瞪着眼睛吩咐道。  那羽林侍卫忙抱着这军士的头使劲的一扭,那军士连挣扎都没有挣扎一下便一动不动。  “廷尉大人,小的手重这小子死了。”  “死了干净。”  刘启怒气冲冲的当先走了进去,卫绾连忙跟随在刘启身后护驾。  刘启挑开门帘,一阵浓烈的酒气便熏得刘启倒退一步。卫绾见状连忙上前挑开门帘,当先闯了进去。一众羽林侍卫也纷纷冲了进去,军帐里面响起一阵女人的尖叫声,与大声的斥骂声。接着便是杯盘坠地的打斗声,与粗疏不堪的相互喝骂声。  好一会儿,里面的打斗声才停止。看来将军们的武力还是比帐外的持戟军士要强些。  刘启捂着鼻子走进了杯盘狼藉的军帐,几名被羽林侍卫按住的将军仍在不住嘴的咒骂。军帐很大,中央的火炉上正炙烤着一只金黄色的全羊。两侧杯盘满地,几名赤膊大汉被羽林侍卫按倒在地上。正中间的一名矮壮汉子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十几名上身裸露的妇人龟缩在帐角。很明显,刘启进来的时候这些将军们正在喝花酒。  “怎么停了,来美人接着喝。”  正中间座椅上的矮壮汉子努力睁着惺忪的眼睛,手在矮几上划拉着寻找酒杯。  刘启看着眼前的矮壮汉子,眉头中间拧起了一个大疙瘩。  “御史大夫,朕见过刘仁愿分明是瘦高的身材。可这人……”  晁错仔细辨认了一下,躬身答道:“回陛下,这人乃是刘将军的副将,鹰扬将军焦泰。”  “哦,朕记起来了。有些印象,太尉好像还提过这人,还说什么可堪大用。原来是这个样子,朕看他这个太尉也快当到头了。”  周围的几个将军一听来人口称朕,酒便醒了一半。再偷眼观瞧,刘启只是远远的看过,不大认得。可是刘启身边的晁错他们是看的明白的,混到将军这级别的有几个不识得帝师晁错的。  “问问,刘仁愿去哪里了。”  “回陛下的话,刘将军前日里去了咸阳,上位归来。现在营中军务统归焦将军署理。”  一名被羽林侍卫押住双肩的壮汉结结巴巴的答道。  “无诏主将不得擅自离营,陛下没有诏谕他去咸阳做什么?”晁错追问道。  “回御史大夫的话,末将听闻刘将军新纳了一房妾室,因怕将军夫人责怪便养在了咸阳。刘将军隔些日子便会去与之相会,如今正是上元佳节所以,所以……”  这壮汉明显是偷看了刘启那快要喷火的眼睛,赶忙住嘴不再说下去。  “抓回来。卫绾,派人把刘仁愿给朕抓回来,现在快去。”刘启愤怒的一脚踹踏了正烤的吱吱冒油的全羊,军帐内顿时腾起了一阵烟雾。  “陛下,臣以为陛下还是回甘泉宫为宜。这里毕竟是……”  晁错担心的看着四周,毕竟霸上的驻军有三万多人。而刘启只带了二百羽林进入军营,一旦刘仁愿或者其他的将领狗急跳墙,那后果不堪设想。  “就这样的蠢货还有胆子造反?”刘启愤怒的一指跪在地上抖如筛糠的几个将军。  “文翁真是瞎了眼,给朕选的好将军。朕看他们就是一头头猪,朕在霸上养了五万头猪。”刘启显然怒急,抽出宝剑一剑便刺在了焦泰的胸口。  这焦泰宿醉之下剧痛之下,竟然下意识的随手操起一个酒壶便向刘启砸了过来,刘启躲避不及酒壶擦着刘启的额头砸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刘启吃痛之下,连忙撒手。这焦泰果然彪悍,居然迷醉之下拔出宝剑遇要反击刘启。  一旁的羽林侍卫大惊失色,宝剑出鞘声不断。一齐涌上前去,将焦泰捅的全身都是窟窿。  晁错连忙在身后扶助刘启,不由分说拉着刘启便向营外奔去。一旦这几万汉军哗变,乱军之中可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生。  账内羽林砍瓜切菜一般的将几名将军就地斩杀,慌忙的跟着皇帝陛下跑了出去。  龙王求收藏求推荐,请各位高举贵爪,用数秒钟时间点击一下加入书架,谢谢。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