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六章 匈奴的由来

第二十六章 匈奴的由来

  

  洁白的豆腐被火红的辣椒所包围,金黄色的花椒粉末遍布其间。一些嫩绿的葱花点缀在豆腐与肉沫之间散着扑鼻的轻香。这就是集传统川菜精髓为一体的麻婆豆腐。

  皇帝陛下在卫丫将豆腐刚刚端上来的时候便掴了一勺子。尽管烫的直跳脚也舍不得吐掉,急的千度也在旁边直蹦。看着猴急的皇帝陛下,云啸真为大汉的天子不值,这皇帝当的真心不如后世的村长,一道麻婆豆腐就吃成这个样子,如果吃了西红柿炒鸡蛋那会是什么景象?

  吞下了烫人的麻婆豆腐,刘启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接连说了三个好。

  “这白白的东西是什么?”

  刘启又剜了一勺,这次明显吸收了教训,仔细的吹了吹这才入口。

  “此物名曰豆腐。是由黄豆制成,口感嫩滑入口香甜。陛下觉得怎样?”

  “好,甚好。”

  “微臣想建一所豆腐坊,专门生产这种吃食。可是苦于在长安没有店铺,不知道陛下是否愿意入股?”

  老子的豆腐不是白吃的,不留下点好处怎么行。

  “好,朱雀大街的店铺给你一间。同样是二八分账,千度记下来明日找内府的人来办理。还有什么好东西一并拿来。”

  卫丫很快又端上来两个盘子,一碟是鲜嫩纤细的豆芽炒肉,一碟是碗口大的一摞薄薄的面饼。云啸取下一张面饼,将豆芽夹出一些卷在里面,卷成一个桶之后便递给了刘启。

  刘启咬了一口,豆芽在嘴里清脆宜人,瘦肉浓香可口。旁边的千度学着云啸的样子,一脸给卷了四张刘启这才打住。

  每次到你家都吃的积食,走陪朕出去转转看看的你庄子。

  庄子上的路有些不好走,原有的路被扒开。巴图正在领人将一块块青石板铺在路上,已经铺了一段。刘启走上去,很平整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庄户们正在路的两旁挖排水沟,见侯爷来了都爬上来打招呼。

  “路两旁要挖排水沟,这样夏日里便不会积水。积水会滋生蚊蝇,瘟疾就的这些蚊蝇传染的。”

  “哦”

  刘启很新奇的看着干的热火朝天的庄子,在此之前他没有看见过哪个庄子有这样的场景,庄户们不都是好吃懒做的么?为何会如此积极的卖力气干活?

  “你庄上的庄户为何干活都这么卖力气?”

  刘启思考了很久都没有想出答案,便随口问了出来。

  “庄户们每天的劳动都要记工分的,月底可以用工分换钱粮。出工不出力的家伙会被扣工分,庄户的日子想过的红火便要使力气干活。那些游手好闲的只有看别人吃白面馍馍,自己吃粗糙的黍米。时间久了庄户们干活都是这样卖力气了。”

  “哦,你这个法子可以推行。朕给你一个郡县让你牧守,如何?”

  “微臣难当大任。”

  “朕看你的庄子就打理的很好嘛。”

  “回陛下,微臣打理的好是因为庄子是自己的。每年的收成都是入了臣个人的腰包,庄上的工分也是微臣亲自记的。所以没有差池,如果换做一个郡县,微臣如何记得过来。下边的书吏便会中饱私囊,亲者多记远者少计。时日久了便会产生民怨,民怨沸腾揭竿而起之时便是臣人头落地之日。”

  “哦,那你说怎么办?”

  “臣没有办法,所以臣只能管理一座庄子。”

  “哈哈哈,你这小滑头。”

  小白肆无忌惮的横行在村里,村里的孩子们并不怕小白。围拢着小白给它抓痒痒,有些还在向小白告状说后山又有狼了,希望小白空闲时间去管束一下云云。挠完了痒痒的孩子们就找卫青要冰糖吃,一块亮晶晶的冰糖便是给孩子们最好的奖赏。

  有些没有要到的便去向小白告状,面对着委屈的孩子,小白立刻变做正义的化身,张牙舞爪的向卫青讨要。无奈的卫青只得将截留下来的冰糖如数分。快乐的孩子和垂头丧气的卫青相映成彰。

  村口正在喝粥的老汉张着没有几颗牙的嘴向云啸打招呼。

  刘启看着那些拿着白面馍馍边跑边吃的孩子,再看墙根几个老人家碗里的稀粥,回手便给了云啸一巴掌。在乡下的庄子里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只给老人喝稀粥剩余的粮食给青壮吃,甚至还有故意将老人饿死的事情。老人年纪大了干不动活,没有继续养活的价值。

  巴掌刚落到云啸的头上,一双筷子便砸在了刘启的脸上,接着一个陶碗便落在了刘启的头上,幸亏老人手摇脚颤没有力气,否则非给刘启开瓢不可。卫绾和千度等一干人等都愣住了,反应过来的卫绾操刀子就奔老人家去了。

  行刺皇帝剐了你也不冤枉。一众侍卫纷纷抽出刀子,杀向站都站不稳的老汉。

  “住手。”

  刘启抹了一把脸上的米粒断喝道。

  卫绾硬生生停下已经到了老汉头顶的刀子。

  “老人家我打他是为你出气,你为何掷我?”

  刘启很疑惑的询问老汉,他想不出是什么给了这个老汉打他的勇气。

  “俺知道你是贵人,你打侯爷侯爷都不敢还手。可是就算你再贵在庄子上打侯爷就不行。俺几个孤老头子,活了一把年纪了。什么都见识过了,谁家没有饿死几口人啊。俺儿子徭役死的,出兵打仗死的,老汉我活了六十五了,都死光了就剩俺一个了,俺也够本了要杀要剐随便你。”

  另一个老汉也说道:“老哥哥,你不打他我也打他。木有侯爷养着俺老哥几个,俺们早就饿死了。这庄子上哪年不饿死人,自打侯爷来了就木有饿死一口人。庄子上的娃子以前脸上是什么成色,现在壮的跟牛犊子似的满山跑。做人要讲良心,你看看这碗里不是粗黍米,是精贵粟米。”

  老人拿起陶碗杵到刘启的脸上让刘启看碗里的食物。

  “俺们也想吃馍馍。可是你看俺们这几颗牙,吃的了么。”旁边的一个老汉指着自己的嘴向刘启示威。

  汗颜的刘启带着一脑袋的稀粥和自己的爪牙离开了云家庄子,来时兴致勃勃走时心情沉重。

  秋收了,金色的麦浪翻滚象征着成熟的季节。每个人看见田间的麦浪都是一脸的喜悦,至少今年不会饿肚子。千百年来汉人的思想是质朴的,他们辛劳的耕作就是为了秋收的喜悦。天底下最爱好和平的恐怕非汉人莫属,他们不崇尚抢掠,不崇尚杀戮。在他们眼中一切都可以通过劳动获得,问天要饭问地要粮这才是汉家子应该做的事情。

  不过老天似乎要作弄一下这些质朴善良爱好和平的汉家子,每一个时代都会在汉家子的周边安置一个狼一样的邻居。杀戮是他们的游戏,抢掠是他们的业余活动,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对和平善良的汉家子进行一轮又一轮的屠戮。他们的杰出代表便是突厥、契丹、蒙古、女真。在这个时代便是匈奴。

  以前云啸经常听说炎黄子孙,华夏民族这样的话语。也身为炎黄子孙有着深深的民族自豪,不过那个带着厚厚镜片的历史老师说的并不详细。只告诉了云啸,正义的化身炎帝和黄帝共同战胜了邪恶的化身蚩尤。于是民族融合了,天下一统了,华夏民族诞生了,我们都是炎黄的子孙,世界大同等等等等。

  放屁,纯粹的放屁。听了云啸的述说,渔老给出这样的评价。于是云啸听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华夏民族。

  华族是生长在黄河流域的农耕民族,夏族是生长在黄河流域的游牧民族。姓轩辕的黄帝和姓有熊的炎帝分别是两个部落的老大,那个时候的部落斗争其实和现在的黑社会抢地盘差不多。两个部落经常开片,有熊氏兵强马壮,轩辕氏人数众多。双方实力大体均衡,谁也奈何不了谁。

  平衡终于被打破,一个叫蚩尤的南方佬来了,据说这哥们面如牛,背生双翅力大无穷,非常生猛。他猛他的兄弟也猛,他有兄弟八十一人,都有铜头铁额,八条胳膊,九只脚趾,个个本领非凡。

  这样一个猛人来抢地盘,这让轩辕老大和有熊老大鸭梨很大。于是斗了几百年的部落矛盾被平息了,于是轩辕老大和有熊老大拜了把子,共同对付那个叫做蚩尤的外来户。

  事实证明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毕竟在黄河流域混了这么多年。两位老大联手,干掉了蚩尤和他的八十一个兄弟。胜利之后便要决定老大的人选,毕竟打来打去不是为了什么狗屁的民族融合,而是为了更大的利益。

  我们的祖先十分的聪明,他们运用了最民主的方式解决了问题-----轮流坐庄。你干一届我干一届,你不地道就不要怪我秋后算账。即便是现代,这都是一个理想的互相制衡的权利构架(参考如今美利坚的驴象之争)。

  这就有了上古的几位所谓明君,黄帝—华族。炎帝---夏族。神农氏----华族。大禹(就是治水那位)----夏族。

  对于权利的贪婪注定了这样的制度不会长久,大禹的儿子启并没有遵守约定移交政权,而是决定自己当老大。因为他是夏族所以大家叫他夏启,他的帮派就叫做夏。

  之所以说这么多,是因为多年以后华族赶跑了不遵守合同的夏族。那些跑到草原上的夏族便是,匈奴人以及今后虎视眈眈窥视中原的那些草原民族的祖先。

  广义上讲,这是人民内部矛盾。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