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五章 私访

第二十五章 私访

  

  云啸正在和周公交流要不要把云家庄子弄成斯大林的集体农庄。忽然一个叼着烟斗的大胡子便闯了进来,我了个靠他老人家也穿越了?伟人的力量是强大的,斯大林老大爷喷了一口烟,呛的云啸差点把肺咳出来。想找周公帮忙,却不知道这老小子跑去了哪里,正在迷茫之间忽然山摇地动,一张惨白的大脸出现在眼前。

  “妈呀。”

  云啸随手抓起一件东西便向那张脸砸了过去。

  千度无奈的拿掉了头上的酷衩,想必他现在还不知道手上这东西的用途,否则不排除上去掐死云啸的可能。

  待看清楚了对面的来人,云啸觉得自己还是在梦中。刘启会出现在自己的卧室里,这不科学谁家的皇帝没事往人卧室跑。难道刘启他……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自己长的这么难看,刘启一定不会看上自己,千万别看上自己。

  “云啸,赶快见架吧。”

  千度用他那独特的纤细嗓音提醒着云啸。

  “呃,陛下能否,微臣没穿裤子。”

  云啸拉着被角,一副被捉奸在床的样子。

  “哈哈哈。”

  刘启狂笑着走出了云啸的卧室。

  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画了个圈圈诅咒这个该死的老玻璃。

  卫青进来帮助云啸七手八脚的穿戴整齐,刘启已经在院子里转了几圈。看看厅堂中的太师椅,又新奇的审视着桌子。试着坐了坐加了垫子的太师椅软硬适中,坐上去很舒服甚至比自己的龙椅都舒服。椅子的高度与桌子的高度很契合,坐在这上边吃饭的确要比跪坐在地席上舒服的多。

  桌子上有一种白色的片片,刘启好奇的拿起来,看见上面勾勾画画好像是一座房屋的样子。用手扯了扯,好像不是绢布。结果用力过大,“吱拉”这东西居然裂成了两半,刘启尴尬的想接回去,却是接不回去。

  “陛下,这是微臣造出来的纸。比之竹简轻便,便于携带。”

  穿好了衣服的云啸躬身站在刘启的身侧。

  “哦,你这个东西好啊。朕每天看那些竹简都累得腰酸背痛,未央宫每天搬竹简的力士便有数十人之多。有了你这东西,那可就省事多了。有这样的好东西,为什么不敬献给朝廷。”

  靠一点知识产权意识都没有,二十一世纪老子不敢说,至少在汉朝老子是有专利权的。老刘家的人就是不要脸,什么都是他家的,难道韩国人有刘氏血统?

  “微臣只是在试制,有些关键性的东西还没有掌握,微臣想试验明白了再献与陛下。试验成功了微臣想办一座造纸厂,生产这东西以供天下所需。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建这造纸厂所耗甚多,微臣力不从心。”

  这时候不捞点好处,什么时候捞。想要老子的专利,先坑你点钱出来。

  “所需几何?”

  “估计要一万贯即可。”

  刘启眼珠一转“内府出八千贯占八成的份子,你出两千贯占两成的份子。以后有了产出,按份子分成。”

  总算唤醒了刘家人的商业意识,这是好事情,关键是和刘启合伙做生意,估计这一次不会被坑。怎么说也是大汉皇帝,不会像刘骜那老家伙一样不讲信用吧。

  “你家的新奇东西就是多。难怪胶东王在宫里吵着要来你家,堂堂的王爷不住皇宫却爱住你家。领着朕在你家走走,让朕也开开眼,上回来天都快黑了也没看出个什么来。”

  厢房里一个赤膊着上身的汉子正在推一盘石磨,一个头上包着花布头巾的女子正在向磨眼里填着浸泡过的黄豆。一股股乳白色的液体顺着磨盘向下流淌。

  云啸忙过去从旁边煮的滚开的锅里舀了一碗乳白色的豆浆,加上了自己提纯了的冰糖,搅拌均匀后又放进了老余取来的冰块。秋老虎施虐的天气,一碗冰镇豆浆是最好的解暑佳品。

  甜是人最简单,最初始的美食体验。

  千度尝了一口表情十分迷醉的样子。躬身将碗捧给了刘启,刘启喝了一小口,然后就是一大口,接着便要求续杯。

  一连喝了两碗冰镇豆浆的刘启神清气爽,拍着肚子继续溜达。摸摸这瞧瞧那,就连卫青和卫丫挂在树下的秋千刘启也要去荡一荡。不过当他要爬上四米多高的滑梯时,千度与卫绾都慌了手脚。皇帝陛下擦破了一块油皮那都是巨大的安全事故,何况从这么高的东西上滑下来。

  两个人跪在地上磕头苦劝,卫绾甚至抽出刀子以死相逼,刘启这才叹了一口气,神色黯然的离开了滑梯。

  不过他很快就对趴在树下乘凉的小白生了兴趣,可能皇帝陛下也没有看见过白色的豹子。

  小白长大了,现在已经是一头一百多斤的大豹子。习惯性的往云啸怀里钻的时候,经常是将云啸扑一个跟头。由于它的存在,云府里面从来没有任何的山猫野兽光顾。晾在地上的鱼干从来没有动物来偷,敢打小白零食主意的家伙都被它咬死。

  卫绾的头上再一次冒出了冷汗,千度也腿肚子转筋。随行的侍卫拔刀的拔刀,张弓的张弓。小白抬起头看了看这些莫名其妙的人,可以肯定这不是家里人,家里人都很随和不会这么对自己。既然不是家里人,那就不用客气。

  一头撞翻了一个拿刀的家伙,一巴掌拍晕了另外一个。最后一尾巴扫的卫绾鼻血长流,接着便跳过院墙钻进麦田里不见了。整个过程电光火石,在拿弓的家伙还没把弓拉开的时候,小白已经跑的没影了。

  看着卫绾脸上的一条青痕,刘启开心的哈哈大笑。

  “彘儿常说你家的小白最乖,怎么朕的侍卫会弄成这个样子。”

  “回陛下,动物都是有灵性的。你若真心待它,如胶东王那般顽童小白也是不会伤害一分一毫的。若是拿着刀子,恐怕小白已经是爪下留情了。”

  “哦,这里面好像还有些道理。”

  “是,陛下。微臣认为真心对你好的人,你就应该真心对他好,所谓点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不过对你亮刀子的人,就应该睚眦必报。所谓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给他大拳头。”

  “你想说什么?”

  “微臣想说,像匈奴人来了就应该给他们大拳头。微臣亲眼所见匈奴人为恶边关,杀戮我大汉子民犹如杀猪屠狗,手段之残忍世所罕见。”想起卫姓老汉与卫家村孤寡的遭遇,云啸的声音有些哽咽。

  刘启拍了拍云啸的头,无奈的道:“朕知道,朕都知道。可是朕也有朕的难处,五指并拢才能握成拳头,打出去才有力量。五指不能并拢打出去,不但伤不了人还有可能挫了自己的手指。”

  君臣二人坐在树下默然无语。

  一盆浓稠的豆浆倒入铁锅中,大火猛烧再点上些卤水使得蛋白质分子连接成网状结构。豆花,其实就是大豆蛋白质的重新组合的凝胶。挤出水分,力度的变化将决定豆花的口感。云家的厨房里,一幕奇观开始呈现。

  提神的香菜,清凉的薄荷。一碗晒干磨碎的朝天椒,泼上一勺热热的豆油,整个厨房里立刻充斥着浓郁的辣椒香气。再加上一盘酥脆的油炸黄豆,所有的一切都在大汉皇帝陛下的眼前制作完成。

  吃着绵软香滑的豆花,配上一勺辣辣的红油。看的汉景帝陛下直流口水,一脚踹开了上前试吃的千度。刘启小心的剜了一勺豆花,学着云啸的样子拌了些辣椒油在上面。初次尝试辣椒的刘启觉得很过瘾,尽管舌头吐的比院子里的旺财还长,但是辣椒油却越放越多。

  给刘启倒了一盅新蒸出来的头锅酒,刘启一口就啁了进去。白皙的脸上顿时血红一片,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好酒。好霸道的烈酒,比宫里的紫金醇不相上下。再来一杯。”

  连啁了三杯。云啸觉得皇帝陛下已经不能再喝了,这酒云啸尝过,至少在六十度左右。喝惯了大汉绵软浑酒的皇帝很难适应,连苍熊那样的家伙都被一茶缸蒸酒放翻,更别说四体不勤的皇帝。

  “陛下,这酒太烈。不能这么喝,这么喝会伤身子的。您尝尝这油炸的黄豆如何。”

  油炸的黄豆,不用其他的佐料,拌上一些细盐便是上等的下酒佳肴。筷子这东西明显就不适合这样的食物,云啸从来都鄙视那些拿筷子一个一个夹花生的家伙。无意中看见一筷子能夹七粒花生的高人,云啸顿时高山仰止惊为天人,从此认定使筷子的人中必有高手。

  大汉皇帝陛下也是用筷子的高手,一次居然能夹上来五粒黄豆。不过看见云啸一勺子下去的效果之后,刘启果断的放弃了这种效率不高的吃法,跟云啸两个人拿勺子在盘子里猛刨。

  千度生日快乐。

  毕竟……呃。

  砖吧的朋友都懂的。

  龙王求下收藏,七万字了,居然才二百收藏。龙王悲剧了,您就是要肥了再杀那也得先收藏一个啊。请各位高抬贵爪利用三秒钟时间收藏一下,龙王拜谢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