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四章 侯爷说他不在家

第二十四章 侯爷说他不在家

  

  开篇龙王求下收藏,七万字了,居然才二百收藏。龙王悲剧了,您就是要肥了再杀那也得先收藏一个啊。请各位高抬贵爪利用三秒钟时间收藏一下,龙王拜谢了。

  还有,千度生日快乐。

  成长就是这样,痛并快乐着。你得接受这个世界带给你的所有伤害,然后无所谓惧的长大。

  坑人呐,不是说我国古代的劳动人民都是善良淳朴的么?为什么自己遇见的人一个赛一个的不厚道?对了这帮家伙根本就不是劳动人民,刘骜他娘的是官僚。这墨门是黑社会。

  与渔老一夜长谈,云啸终于明白了。墨门是一个没有土地,没有商铺,甚至没有任何财产的三无门派。历史上不是说墨门都很牛的说,寻秦记里面墨家的一个分支便有上千门徒么。怎么轮到自己穿越墨门变成这个样子。

  算上云啸这个矩子,墨门一共只有四十个人。

  反应过来的云啸忽然咧嘴大笑,幸亏只有四十人。如果真是上千人还不吃死自己,侥幸侥幸。

  墨门分为工、武、医三派。

  墨门的老祖宗墨子是一位全方位的人才,在制造营建、武功、医术等方面均有建树。不过在他之后没有人可以学全他的一身本领,便分授了三个徒弟来继承自己的衣钵。

  传到这一代渔老便是工派的领,幻天则是武派的领,医派的领是紫枫。

  三派之中以工派人最多,以医派最少,武派居中。

  正愁找不到工匠,那些四肢达头脑简单的匈奴人干不了这样的技术活儿,云啸立刻开始画图纸。冬天快到了,房子要尽快的盖。关中的冬天真的会冻死人,必须在冬天来临之前把匈奴人的房子盖好。

  梁思成说过,中国古代建筑可以概括为墙倒屋不塌。是最为先进的框架结构。

  顶棚的框架由三根长木头与三根短木头组成,三根长木头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再由三根短木头将这个等边三角形分割成四个一样大小的直角三角形。

  这样一个房顶的架子就搭好了。

  渔老很新奇云啸的设计,当然在榫卯结构方面渔老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云啸觉得有道理便欣然采纳。

  墙的设计变成了最为稳妥的梯形,这样就保证了即使有小规模的地震也伤不了人。每个架子的下面还要用水泥灌出一个柱子,里面用铁条作为拉筋。

  渔老和云啸讨论了关于建房的几乎每一个步骤,越探讨越是感佩云啸的学识。等到太阳升起的时候,渔老对云啸已经感佩的五体投地。兴冲冲的组织了人手去施工了。

  看着渔老居然带走了三十人,云啸就知道剩下的两派是多么的凋零。看起来不管怎么算,剩下的两派人数都是各位数。找来紫枫、幻天一问之下果然医派只有三人,而幻天的武派算他只有六人。

  总算明白了这个墨门是怎么回事了。这跟后世搞房地产的黑社会没区别,自己有个工程队,到处包工程。包不下来就由打手上场(武派),如果受了伤,医院都不用去。要知道现在混黑社会的不开家医院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说自己的黑社会。因为医院被黑社会还黑。

  不打算跟幻天探讨太极拳,跟紫枫探讨本草纲目。跟渔老聊了一个晚上,也该歇歇了。

  不料刚刚撵走二人,就有人来访。

  看着田蚡的丑脸,云啸强颜欢笑的接待这个未来的大汉丞相。

  “云侯救了我外甥彘儿,下官是特地代表姐姐前来拜谢云侯的。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几名军汉抬了三个大箱子过来,田蚡一一打开。里面黄灿灿的,云啸拿起一块掂量掂量,果然是他妈的黄铜。小弟就是没老大大方,人家刘启出手就是一百两黄金,你这撑死了也就五十斤黄铜,差距啊。

  “多谢田兄,以后咱们以兄弟相称如何?”

  “怎敢高攀。”

  “哎,田兄不必客气。”

  “那就不客气了。”

  “还带本侯谢过娘娘。”

  “一定一定。”

  两人说着没有丝毫营养的废话,这让云啸想起了以前与工商税务打交道的场面。一样的虚伪,一样的无聊,一样的不能少。

  “我观云家庄子如今生机勃勃,田陌里的麦浪像金色的海洋,山上的耕牛有数百头之多,羊群漫山遍野。这与以前的景象是大相径庭。不知云侯用了什么法子,能让云家庄子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生如此的变化。”

  呃,老子难道要告诉你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老子难道要告诉你,老子大学上的是九八五,二一一?

  见云啸一脸为难的样子,田蚡忙解释道:“哦,这治家的方略自然是不可轻易与外人道的。是这样,我家彘儿的封地在胶东。我姐姐想请一位贤能为内史令,帮助打理彘儿在胶东的封地。等到彘儿成年便随彘儿去胶东,云侯的本事有目共睹,我向姐姐推荐了云侯。姐姐十分高兴,不知云侯的意思……”

  靠原来是让老子帮刘小猪打工,没说的这事一定得同意。跟以后的大汉皇帝混还是没有错的,民国初名妓小凤仙,如果跟了民工,就属于扫黄对象;她跟了蔡锷,则千古留芳了;倘若她跟了孙中山,那便可能成为国母。不在于你干什么,而看你跟谁干。

  “如果胶东王不嫌弃,在下自然愿意效犬马之劳。”

  “如此甚好,姐姐就在甘泉宫我这就去回复姐姐。让姐姐求陛下下旨。”

  “走好,不送。”

  先不要去想那些今后的事情,如果自己的记忆不出差错的话。再过两个月朝廷便会颁布推恩令,削弱诸侯的王权。明年的一月便会爆声势浩大的七王之乱。看来老子注定是不会去那个什么狗屁的鸟胶东国。

  还是先睡觉要紧。

  今天注定不是睡觉的时候,刚刚喝了碗小米粥。门房又来报,刘成的管家来访。还带来了一百二十匹匈奴马作为礼品。

  这礼可谓不薄,要知道大汉现在没有产马之地,马匹全靠北方的几个地方供给,十分的紧俏。只有贵族能通过与归附的匈奴族换取一些良**马匹,但绝对是价值不菲。

  管家很恭敬的递上了礼单,还有刘骜的口信。意思是他已经惩罚过刘信,希望云啸不要介意。要回顾两家的传统友谊,以历史大局观看待问题等等等。

  明白了,皇帝陛下来自己家吃了一顿包子。这样的事情是瞒不住的,看来刘骜这老家伙想和自己缓和一下。又因为刘信雇佣都公公对自己不利,怕自己以后……哎都是老狐狸啊,闻见味儿就会立即行动。

  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那五十斤黄铜便连箱子一起作为回礼托管家带了回去。

  让老余将匈奴马全部都送到匈奴人那里,他们知道怎么照顾马,对于马他们草原人有着天生的热情。

  一再嘱咐门房,不管谁来了都说自己没在家。然后便回到床上,安心的睡了过去。

  甘泉宫。

  “姐姐,我刚刚见到云侯,他答应了。”

  “看你乐的,这个云侯就真的那么有本事?”

  “岂止是有本事,姐姐你还不知道。陛下封给他的庄子,以前穷的都揭不开锅,他来了不到一年,现在牛羊满圈田陌里麦浪翻滚就像金色的海洋一样。我今天看到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姐姐相信我如果彘儿的胶东国让云侯来治理,那一定会将彘儿变成最富庶的藩王。”

  “哦,朕还以为他只是会做些吃食,没有想到他还有这一手。”

  刘启推门走了进来,王美人的侍婢惶恐的跪在地上。田蚡连忙施礼,王美人给刘启脱下外袍。责怪道:“你这妮子是越来越不精心办差了,陛下来了也不通禀一声。

  “你别怪她是朕不让通禀的,如果通禀了朕还不知道朕的治下还有这样一个奇才,田蚡你说说,你刚才说的都当真?”

  “启奏陛下,微臣说的句句当真,陛下可派人查看。”

  “不必了,朕很是想念他家的吃食。朕今天要亲自去看一看,千度你去告诉卫绾,带几个得力的人,朕要私访。”

  “诺”

  内侍领千度躬身退下。

  二蛋和狗娃正在放羊,侯爷弄了一千多只羊回来,大部分给了匈奴家的妇孺来放,不过匈奴族人少放不过来。只得交给汉家娃子一些。

  “二蛋,听说这山上有狼。咱们还是别去了,就在路边放好了。反正这里也没有庄稼。”

  “有狼怕什么,不是有侯爷家的小白么。前些天我看见小白一巴掌便把一只狐狸拍到悬崖下边去了,我拣回狐狸皮送给侯爷,侯爷还赏了我一个大大的肉包子呢。”

  “真的,那咱们也去山上放。不像那些傻匈奴娃子就会在河边放。”

  “小娃,你们这里还有匈奴人?”

  一个和蔼的中年人好像已经站着听了好久。

  “你是谁?”

  “哦,我是过路的商人。匈奴人可怕啊,他们杀人抢劫啊。你们这怎么会有匈奴人?”

  “那是我们侯爷买的奴隶,这些人天天在山上挖石头,不会出来抢东西的你不用怕的。我家侯爷很厉害的,自打他来了我们都能吃饱饭,爹说今年冬天不用吃滋粑。侯爷给我们白面馍馍吃,还说上秋了就给我们盖房子,用砖垒的房子。听说那样的房子可暖和了。”

  刘启笑着拍了拍孩子的头,现这孩子虽然穿的破烂,但是很干净。丝毫没有一般乡下孩子的邋遢。

  再看看另外那个孩子同样也是

  “你们这的孩子都这么干净么?”

  “不敢不干净,侯爷说了不干净会得病。每三天都会检查,只要身上能搓出来泥球的,便会被苍虎打屁股。苍虎的板子那么大。”二蛋比画了一个极限大的手势。

  “上次三胖子的屁股都被打开花了,侯爷还说了三次不合格就扣三天的口粮,再不改就会被赶出庄子。现在不管是大人孩子,每天都得洗澡。”

  “这个云侯,还真有点意思。千度,咱们走去看看这位云侯在干什么。”

  “这人肯定是一个很大的官。”二蛋肯定的说道。

  门房正在打瞌睡,一个嗓音尖细的家伙拍了拍门环道:“云侯在哪里?”

  睡的迷迷糊糊的门房嘟囔着道:“别敲了,侯爷说他不在家。”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