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三章 又被坑了

第二十三章 又被坑了

  

  新鲜的山蘑菇被切成了碎块,配上白绿相间的葱花。将他们与肥瘦相间的肉沫混合,一块劲道十足的面皮将它们包裹其中,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整体。遵循传统的工艺,猪肉馅的大包子一定要有十八个褶皱,每个褶皱之间的缝隙均匀相等。每一个包子都是荤与素的完美融合,向人们述说着传统美食的经典。

  大汉帝国的皇帝陛下正在享受着这一传统美食,刘启已经吃了第十个包子了,胡子上的油渍证明着他显赫的战绩。云啸正在为这位大汉帝国的饭桶皇帝担忧,这哥们会不会撑死。

  接过内侍递过来的布巾,刘启抹了一把胡子。云啸很想建议他洗一下,都打缕了。

  这位皇帝陛下吃包子的品相可以与苍氏兄弟比肩,饭量也可以比肩。云啸很疑惑的看着刘启的肚子,再看看苍熊的肚子,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刘启艰难的想站起来,第一次没成功。第二次在内侍的帮助下成功了,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居然没有一丝的不好意思,好像吃了云啸的包子就是给了云啸天大的面子。

  云啸的心放到了肚子里,如果大汉皇帝陛下在自己家撑死了。估计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没人愿意请皇帝陛下吃饭。在朝廷里混的都是深谙投入产出比的家伙,请皇帝吃饭这一高危项目大家从不染指。云啸这算是开了先例,也预示着皇帝的恩宠即将降临。

  果然,皇帝陛下是不会白吃白喝的。

  “云侯搭救胶东王,应予褒奖。赏黄金百两,绸缎百匹。升任甘泉宫宫监。”

  不行,绝对不行。您给金子老子乐意,谁让老子对金子有着执着的喜爱。但升任宫监这绝对不行,那个破活整天忙的要死。还没多少油水,不干,打死也不干。

  “陛下,微臣年纪尚轻不宜担任宫监一职,御马监已经让微臣心力憔悴,请陛下收回成命。”

  “哦,头一次看还有不愿意升官的。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那就赏你百顷良田。”

  “谢陛下。”

  “那个,这玩意叫什么?”

  刘启指着包子问道。

  “包子。”

  “哦,这个包子朕吃的很可口。每天晋上百十斤。”

  啥,一天一百斤包子。也不怕撑死你,你多少人一天吃一百斤。

  “回陛下,这东西就是要吃着新鲜,微臣做好再拿过去,恐怕这味道就变了。微臣将制作方法抄下来,御膳房的御厨们肯定能比微臣这些粗手大小的仆妇做的好。”

  “哦,这样啊。那不必了,就把她们几个送进宫吧。”

  刘启一指跪在厨房门口的几个仆妇,其中就有腰围直逼身高那位。

  “诺。”

  没办法拒绝刘启的抢人之举,吩咐那几名仆妇收拾行李。直接就跟刘启走人就好,几名仆妇抹着眼泪去收拾行李。

  刘小猪泪眼婆娑的走了,小白站在房顶向这个救自己一命的人参娃娃挥了挥爪子。

  云啸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幸好卫婶刚才不在,否则被刘启那个老家伙弄进宫去,自己可怎么办。那几个厨娘也就会包这个包子,卫婶这些天在云啸的指导下,可是煎炒烹炸样样精通,川鲁辽粤纵横无敌。别说是在汉朝就是在现代,也能称得上是特一级厨师。

  迎着晚霞在庄子上溜达,看见那些匈奴战俘云啸的心就有些堵得慌。二百多口子就住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虽然给他们了一些布,可是夏天天热,少数民族又开放。男人们挂着两片布,护住了要害就算是裤衩。女人们只不过多了一条胸围子,闹得庄子上的闲汉有事儿没事的就往棚子瞧。

  不行啊,这样不行啊。得给他们找点活干,这帮家伙只会放牧,根本就不会种地,草原上不出产庄稼把式。

  匈奴人的头领巴图老汉见云啸来了,赶忙单手抚胸跪在路旁迎候。

  云啸已经彻底的融入了这个万恶的封建社会,现在也能脸不红心不跳的接受别人的跪拜。

  看着壮的像是一座山似的巴图老汉,云啸决定不费那个劲搀扶他起来。

  拍了拍巴图的肩膀。

  “起来吧。这么说话不得劲。你和你族人的伤都好了?”

  “回……侯爷……的……话……都……好了,谢……些……侯爷。”

  巴图的汉话说的听着别扭,字节拖的老长,声调也弄不准。

  “不能让你们就这么住着,现在是夏天,冬天那还不冻死你们。明天去找老余,你们搬去河边,在那里取泥烧砖。然后我找人帮你们盖房子。”

  汉代的砖其实就是捞河泥烧成砖坯,然后用河底沉积的胶泥沾合来盖房子。云啸看着满山的石灰岩就叹气,这不是现成的水泥么?怎么就不知道利用。

  挖山凿石这样的力气活,还真得这帮子肌肉男来干。

  找来老余让他采购了许多石炭,开山凿了一座砖窑。找来石匠弄了两块巨大的花岗岩弄成石磨。大块的石头被杂碎,四头犍牛不停的磨碎小块的石灰岩。

  河里的粘土也被不停的挖上岸,晒干然后和石屑碎末一起的煅烧。大堆的石炭被点燃,碳酸钙被分解成为氧化钙。整整煅烧了三天以后,云啸这才吩咐停火。

  巨大窑室内的热气放了一整天才算放干净。云啸弄了一锹灰白色的粉末,用水搅拌。好半天才凝结成块,看来灰号还是不够。反复试验了多次,终于弄出了灰号合适的水泥出来。

  河边烧砖,山上烧水泥。

  归附的匈奴人很辛苦,不过他们却很快乐。这里干活白面馍馍随便的吃,没有鞭子月底居然还有工钱。工钱下来,给儿女买些布料做衣服,再打些浑酒弄两样小菜,虽然比不得草原快活,但是也比别家的战俘强多了。两个月间,一群草原的牧民变成了大汉第一批工人阶级。

  秋老虎来了,炽热的关中大地迎来了老天又一轮的炙烤。苍澜几个月的辛苦终于结出了硕果。苍景空来了一次,喝着挺着大肚子的海棠敬来的茶老泪众横。对云啸千恩万谢,头在地上磕的砰砰的响。云啸挺着都头疼,好言安慰了一番,留着吃了顿饭打走了这位苍公公。

  苍景空走了,庄上奇怪的人多了。

  有骑高头大马的,有麻衣草鞋的。有步履蹒跚的老人,也有行走如飞的壮汉。很明显这些人是有组织的,他们统一到了墨家矩子住的小院报道,然后就在那里住了下来,也不知道一个小院怎么能住下那么多人。

  对于这种类似于黑社会的组织,云啸决定还是敬而远之。惹不起啊,只好躲着。

  直到小白也开始躲的时候,云啸就知道幻天回来了。还是抱着一柄长剑的死样子,站在门口便说矩子有请。

  许久不见的墨家矩子躺在床上,肚子鼓的大大的,用手一戳好像里面都是水。完蛋了,肝腹水。人到了这个时候基本上就算是没救了。

  矩子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黄绿色,十分的怕人。离这样的人最好远一些,肝病最是传染。

  “云侯,叨扰这段时间很是过意不去。多谢这段时间的照顾。”

  “哪里,不知道矩子的病如何,要不要我托人请一位御医来看看。”

  “不必了,自己病自己知。我没有几天的活头了,今天我请云侯来是有事情托付,我观云侯才学应为天下翘楚。我死之后,墨门三十九名弟子便拜在云侯门下。务请云侯照拂好他们。”

  不是吧,让老子替你做黑社会老大。回头看了看身后高矮胖瘦各异的男女老少,云啸有些头大,正准备拒绝。不料墨家矩子却吩咐道:“还不参见新任矩子。”

  下面的高矮胖瘦一起下拜,口称参见矩子。

  这分明就是逼良为盗,赶鸭子上架。回头再看墨家矩子已经是有进气没有了出气,眼看就要挂。

  如果有氧气的话,云啸真想给他打点让他坚持一下。这黑社会头子另找人做,我真的不适合。

  墨家钜子没有理会云啸的祷告,跟随着黑白无常毅然决然的去了,只留下凌乱的云啸不知所措。

  墨家的丧葬仪式很简朴,简朴的都有些寒酸。一匹麻布包裹着矩子的尸体,烧成骨灰之后倒在了河里。云啸认为这样做非常的有必要,至少斩断了感染源。

  “渔老,在下对墨门一无所知。您老德高望重,不如找个矩子还是您来做吧。”

  “矩子不必推辞,墨家钜子向来是前任矩子指定。既然前任矩子指定了云侯,您以后便是墨家的矩子。若有不从我渔老第一个不答应。”

  靠,这想辞职都不成。

  “不知墨门的山门在何处,听说墨家有一座机关城,规模宏大构思精密奇巧。不知在何处?”

  “机关城?老夫一生都在墨门,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机关城。不知矩子从哪里听来的?”

  ……好吧秦时明月是骗人的。

  “那墨门有什么产业?”

  “墨家崇尚节俭,食糙米穿麻衣哪里需要什么产业?”

  “那你们?”

  “我们平时都是耕种山林,纺麻织布。”

  我了个靠,又被坑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