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二章 作死的节奏

第二十二章 作死的节奏

    小白已经长到家狗大小,而且已经颇为能干。昨天居然弄了一只小鹿回来,卫婶欢喜的将鹿肉给小白炖了。说是要用鹿皮给云啸做一双靴子,穿在脚上又结实又暖和。小白的勤快获得了全家的赞扬,尤其是喝了鹿血的老余。现在看见小白像看见亲人一样,总是鼓动小白多去抓些鹿回来。  当然总是被小白欺负的卫青和卫丫除外,在被小白抢走了碗里的肉之后。卫青哭着鼻子去找小猪,要小猪咬死这个总是打劫自己的小白。  卫青和卫丫第一时间便欢喜上了小猪,因为小白总是躲着小猪走。自从尾巴被小猪咬过了之后,小猪出现的地方小白绝对不出现,估计是那一口的心理阴影太大了。  看这眼泪吧嚓的卫青,云啸也觉得小白也有些过分了。怎么能总找一个人欺负,就没见它去抢苍熊碗里的肉,每次吃饭这厮抢到的最多。  前院争抢鹿肉的战斗还在进行,苍虎的怒吼最是让人心惊。看来战况激烈,叫上刚刚吃过饭的苍鹰套车。  云啸决定带卫青和卫丫去咸阳城里面玩一天,用以安慰姐弟俩幼小的心灵。  小猪拽了拽云啸的袖子,指了指马车意思是他也想去。贵人言语迟,小猪说他已经五岁了,可是说话还是奶声奶气仿佛两三岁的娃娃。给小猪套上了一个小红裤衩,这下可好了红肚兜小裤衩,真的是一个活灵活现的小人参娃娃。  实在是不忍心拒绝这个小小的人,云啸将他也抱上了马车。  咸阳的街道还是那么热闹,云啸瘦弱的肩膀上坐着小猪。好些人都看着这个粉雕玉琢的人参娃娃夸赞,好多人都想过来摸一把。不过看见苍虎那恶狠狠的眼神便止住了步子。看见了正在和几个家丁卖冰棍的老余。大热的天一人给孩子弄了一碗刨冰。三个孩子吃的欢畅,已经忘记了小白。  市集上卖东西的人很多,从针头线脑到衣食吃穿一应俱全。来到一个兵器铺门前,卖的都是木头的刀枪,铁质兵刃是禁品,不是一般人可以有的,不过木头刀枪就不在此列。  卫青嚷着要买,于是当一行人离开兵器铺子的时候,卫青已经是全副武装,小小的人儿已经有了些大司马大将军的味道。  热热闹闹的溜达了一趟咸阳城,孩子们非常的开心,觉得被小白欺负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看着大包小包从车上搬东西的三个孩子,房顶的小白充满了怨念。在房顶嘶叫着证明他的存在,还处在变声期,不出野兽那特有的咆哮。现在的嚎叫听起来还是像一只大猫,这让小白的威慑力大减。  畏惧有些烦躁的小白,卫青和卫丫拉着小猪的手不松开。  晚饭的时间还早,云啸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给三个孩子讲故事。  “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这部书单表东胜神洲。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名山,唤为花果山。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真个好山!  那座山正当顶上,有一块仙石。其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四面更无树木遮阴,左右倒有芝兰相衬。盖自开辟以来,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遂有灵通之意。内育仙胞。一日迸裂,产一石卵,似圆球样大。因见风,化作一个石猴。五官俱备,四肢皆全。便就学爬学走,拜了四方。目运两道金光,射冲斗府。惊动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驾座金阙云宫灵霄宝殿,聚集仙卿,见有金光焰焰,即命千里眼、顺风耳开南天门观看。二将果奉旨出门外,看的真,听的明。”  云啸讲的入迷,三个娃娃听得入迷。不知不觉间四周便围拢了许多人来听。直到卫婶喊吃饭,大家这才轰然而散。  咦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军兵?一个个盔明甲亮的,自己好像没有造反的念头。  “好故事再讲一点,那猴子后来怎么样了。”人不认识,但是声音听着耳熟。  “父皇。”  父皇?我靠,想起来了。这是刘启的声音,话说你一个天子这么大干部没事跑我家门口溜达,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吓到小孩子怎么办,没看卫青和卫丫都吓成什么样了。  “微臣见过陛下。”  腹诽是腹诽,态度还是必须要有的。  在没有成为真正的大佬之前,一定要尊重现在的大佬------陈浩南。  小猪跑到刘启的身边,被刘启一把抱起。  “你个小彘儿,你知道不知道。自打你摔下山崖,八千羽林在骊山彻夜搜寻。整个骊山都被翻过来了,你的娘亲差点哭瞎了眼睛,你却在这听故事过的逍遥。”  “父皇,彘儿不认得回家的路。”  “哈哈哈哈,找到就好,找到就好。”  很明显刘启非常疼爱这个人参娃娃一般的小儿子,抱起来左亲右亲非常的开心。  父子俩玩了好一阵子,刘启这才想起了还跪着的云啸。随手一挥道:“起来吧。”  没人权啊,老子跪了这么久。腰都跪酸了,这个万恶的封建社会,干你老母。  云啸怨念深重的爬了起来,羽林军早已经把家里弄的鸡飞狗跳,活像皇军进村。两名试图爬上房顶的羽林军被小白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扇了下来,警告他们不要试图侵犯豹子的领地。  一名掉下来的羽林军张弓搭箭,这就是作死了。苍虎已经要扑过来了,可是一个穿红肚兜的小人却比苍虎更快的扑了过来。一个鱼跃抱住那羽林卫的手腕子便是一口,那羽林卫吃痛一甩手便将那个小人甩了出去,小人摔掉了两颗门牙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看着这家伙在在作死的路上绝尘而去,云啸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作死哥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砂锅大小的陶罐便飞了过来,正好砸在他的脸上,顿时这家伙便是鼻血长流。到底是训练有素的羽林卫,人刚从地上蹦起来,刀子已经出鞘。  他惊奇的现,他的袍泽们没有帮他出气的意思,就连那些平日里与他交好的也不例外。而是将兵刃齐齐的对准了他,有几个还抽出了弓箭对准自己,好像准备随时射杀的样子。  这时才听见孩子的哭声,往地上一看。顿时脸上一阵的抽搐,脊背瞬间便被冷汗湿透。刚才摔的居然便是陛下最疼爱的小儿子刘彘,作死君完成了作死的整个过程,他终究没有在作死的道路上更进一步。  看着满嘴是血的儿子,刘启气的脸色铁青。羽林卫的大将军已经跪伏在地,廷尉卫绾一挥手这倒霉的家伙便被拖了下去。  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这个不知道谁说的。  “拖出去,斩。”  刘启说话很有气势,作死兄终于走完了作死之路。  刘启抱起哇哇大哭的儿子,心疼的给孩子擦嘴。门牙都摔掉了两颗,刘启看的双目赤红。于是作死兄的家人倒霉了。  “家人卖教坊司为奴,三族徒三千里。”  三千里,具体是哪里不管,反正都是老少边穷地区。看来作死兄还真是坑爹啊。  “彘儿不哭,彘儿不哭。”伟大的汉景帝陛下很明显不会哄孩子,大手一个劲的在刘彘的伤口上摩擦。刘彘哭的更伤心了,可能是受不了父亲的大手。刘彘一转身示意要云啸抱,刘启如蒙大赦一般的将儿子递给了云啸。  “我要吃刨冰。”  面对儿子的要求,刘启大吼道:“回甘泉宫取冰来,要快。”  “陛下,不用劳烦,微臣这里便有冰。”  人家刘彘要的是刨冰,你拿冰块糊弄人家孩子,太不厚道了也不知道这个爹是怎么当的。  刘彘吃着冰凉的刨冰,冰冷的刺激减轻了一些疼痛。  “伏皇,你也吃一口可好吃了。”  门牙刚摔掉两颗,说话有些漏风。  刘启接过白色的刨冰,踹开要上前尝试的内侍。犹豫的尝了一小口,眼睛一亮便又尝了一大口,接下来便……尝了一碗。  看着直捂脑门的刘启陛下,云啸赶忙上前搀扶。明显是吃多了凉着了,坐一会儿就好。  “陛下,这东西太凉不能吃的太多太急。”  “痛快,这东西吃的痛快。明天进献一些进来,朕让太后也尝尝。长安暑热,太后恐怕也不好过。”  “是,陛下。”  一阵包子的香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昨天杀了一只猪,云啸早已经对羊肉馅的大包子嗤之以鼻。猪肉山蘑菇馅的大包子现在是全体云家人的最爱。  闻见包子香味的刘彘,挣扎着下了地。拉起卫青和卫丫便向厨房狂奔过去,口齿不清的呼喝着  “肉包子,肉包子。”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