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汉雄 > 第二十一章 机缘巧合

第二十一章 机缘巧合

  

  甘泉宫最近非常的忙碌,皇帝要来了。这里本来便是皇家避暑的圣地,长安城里现在热的要死。皇帝陛下来此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旷工许久的云啸终于被迫去上班,不过上了几天班之后他又开始旷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了皇帝来这里的原因,不是疗养而是休养。天子病了,这次来甘泉宫是养病的。

  病人是不会无聊的骑马,所以云啸理所当然的又开始旷工。不过宫监看过了膘肥体壮的御马之后也懒得管这个懒散的侯爷。御马监养好了马就好,现在马养的这么好,有没有这个侯爷都无所谓了。听说这位侯爷跟宗正卿交好,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云啸见没有人对自己的旷工行为说三道四,便索性彻底休息了,天子在避暑云啸在避天子。千万不要让皇帝想起自己这么个人来,每天混吃等死就好。上辈子结婚买房生孩子,几乎榨干了云啸身上所有的动能。猪一样的生活现在是云啸的最爱,政治那玩意太祖都说了,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云啸不想斗,把自己当猪养开开心心的窝在甘泉宫是个不错的选择。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你爱谁去谁去,反正爷是不去。

  小白一头撞在云啸的怀里,丝毫不考虑云啸羸弱的体格。小白最近很高兴,原因是幻天终于离开了云家,这对小白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它又可以每天游走于山野之间,没事抓蝴蝶捕兔子,还有肆无忌惮的捉弄卫青和卫丫。

  每当看见衣服被扯的一条一条的卫青时,云啸都会无奈的摇头,不过他从来没有生出处罚小白的想法。小白只是抓破了卫青的衣服,没有抓破他身上一寸的皮肤。直到有一天,小白叼回来一个血淋淋浑身是伤的孩子时,云啸这才想起小白终究是猛兽。

  踹了小白两脚,小白幽怨的趴到一旁,眼神里充满了委屈。

  不对,小白很善良。抓野鸡野兔子都是去骊山,庄户人家的鸡鸭猪狗它都不碰的。村子里的小孩子见到小白都会主动上去给小白挠痒,除了卫氏姐弟也没见小白欺负过谁家的孩子。

  检视了一下这孩子的伤口,云啸觉得自己可能错怪了小白。这孩子身上的伤口都是擦伤,没有一处像是小白的爪子造成的。而且小白叼他回来的时候,叼的是衣服领子丝毫没有伤及皮肉。

  拍了几下小白的头算是歉意,答应给它炸鱼吃。小白舔了舔嘴唇算是原谅云啸。

  安慰了小白后,便拿出紫药水在这小孩子的身上涂抹。小孩子的皮肉非常的细嫩,很明显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好在只是皮外伤,现在的昏迷也不知道是摔晕了还是被小白吓晕了。

  摸摸脑袋,有一些烧。

  自己新做的竹席还不能给这孩子睡,太凉了。弄了一块毯子铺在地上,将这个小孩放了上去。拿了剪刀剪下有些血迹的头,果然头上有一个碰撞的伤口,不过好在不深已经不流血了。看来昏迷就是这个伤口造成的,小心的将小男孩的头都剪光。用紫药水仔细的涂抹在伤口上,伤口不大而且已经结痂。无需特殊处理,只要涂抹紫药水便好。

  这时前院忽然嚷嚷起来,而且喧哗声逐渐的加大。云啸让卫青照顾这个小孩子,自己来到了前院。

  老余正脸红脖子粗的训斥一名家丁,一边训斥一边还四处的找家伙,看这架势是要揍这小子一顿。苍虎见家主来了,便过来禀报。

  “咱家的库房小,没办法只能搭一间棚子。没想到这小子办事疏忽,居然将棚子错搭了一个角,昨天下雨雨水漏进了一车盐里面。现在这车盐骚臭冲天,眼看是用不成了。”

  这时大家伙也都看见了云啸,齐齐的低下了头。尤其是那个犯了错的家丁,跪在地上抽自己嘴巴,直说自己不是人。

  云啸好奇的走进了棚子,现其中一车盐果然是有些骚臭。不过说骚臭冲天那就有些过分了。云啸仔细的拿鼻子闻了闻,用筷子拿出了一小块。放进水里现这东西居然可以冒气泡。

  云啸的身子有些抖,这鬼盐原本就是碳酸钙里面提炼出来的,酸性很大。骊山的雨水又含碱性,机缘巧合之下居然弄出了酸碱盐出来。

  连忙吩咐老余找人弄几块木头来,再找一个铜盆和一口大缸来。

  将木头点着,烧成木炭砸碎。再将院子里的一块石灰岩砸碎,大缸里面注了多半缸的水,将木炭生石灰放进去,再放入酸碱盐。吩咐那个犯错的家伙用木棒使劲的搅拌。

  三种物质是里面剧烈的反应,水仿佛烧沸一般的冒泡,吓得这家伙差一点尿裤子,一股刺鼻的气味直冲脑仁。

  待反应结束,云啸取过铜盆。向里面注了半盆山泉水。

  此时,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一身黑袍极少现身的紫枫也出现在树梢上,也不知道大热天的这女人会不会捂出痱子。

  老余大呼小叫的招呼苍家兄弟撵人,说是家主的秘技不能让人学了去。苍家兄弟立刻抄起棍棒。看热闹的仆役们一哄而散,云啸无奈的摇了摇头,酸碱盐的道理量你们想破头也想不出来,老子高三化学才学了个一知半解,就这还被封为了学霸。

  撵走了人,三兄弟便好奇的围拢在水缸的边上。

  铜盆里面的水开始冒出一丝丝凉气,接着便出现了冰纹。一个时辰过去了,整个铜盆里面的山泉水居然结成了一坨冰块。三兄弟看向云啸的眼神都变了,这下火一样的天居然弄出了冰块来,真是神人啊。老余以及三兄弟一齐下拜,保证绝不外传。激动的老余还拔出刀子,准备捅自己一下表示说的认真。

  阻拦了激动的要自残的四个人,云啸累了个半死。他的小胳膊搬在苍熊的胳膊上,就好像拽住了一颗大树。

  废了半天劲才算阻止了打算自残的几个人,吩咐老余给那个失误建功的家丁二十文钱。这家伙的腿肚子抽筋,已经站不住了。听见有赏钱只知道傻笑,居然都不过来谢恩。看来真的是吓傻了。

  老余的脑子很灵,几乎是在冰块成型的同时。一个天才的商业计划已经在他的脑子里成型,卖冰块。

  刚跟云啸说,便被云啸鄙视了。指着那十几头云霞留下没有下去的黑白花纹牛犊子道:“养好这些奶牛,等牛产奶咱们就大财了。”

  牛奶还要等,不过冰棍应该提上议事日程。大热的天,有根冰棍绝对是享受,这东西有糖霜就成。将法子告诉了老余,老余便兴冲冲的跑了出去,招呼人开始研究卖冰棍的大计。

  将铜盆里面的冰拿出来砸碎,用布包了就来到了后宅。冰块是最好的物理降温法。将冰块小心的放在小男孩的手心,腋窝。还让卫青不停的将冰水刷在小男孩的脚上。

  折腾了一个晚上,小男孩终于退烧。

  云啸来时刚好看见小男孩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他愣愣的看着云啸不说话。眼睛是那么的清澈,纯净的让云啸有些自惭形愧。

  “你叫什么是谁家的孩子?”

  “我叫什么?叫什么?”

  小男孩嘴里嘟囔着,一脸的迷惑。

  我靠,不会失忆了吧。云啸对韩剧中的桥段很熟悉,癌症车祸加失忆。

  “我记不得我叫什么了,我奶奶叫我小猪。”

  小男孩四五岁的模样,一脸的天真,云啸觉得他不会骗自己,乡下人歪名好养活。云啸小时候就叫过二狗子,长大之后十分愤恨这个名字,连带愤恨给自己起名的奶奶。

  “那你姓什么?你家住在哪里?”

  小男孩迷茫的摇了摇头。

  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已经不烧。看来是摔迷糊了,也许是暂时性失忆。拿过刮刀来,仔细的给小男孩儿理了。一个阿福头便出现在小男孩的脑袋上。云啸欢喜的摸了摸小男孩粉嫩的脸蛋,拿出小镜子给他看自己的新形象,问他是否满意。

  小白好奇的也凑过来看,这小男孩不仅不怕小白,居然还过来抓小白的尾巴。小白不耐烦的一巴掌扇开这个作死的小家伙,小男孩很委屈。憋屈的小嘴嘟囔着,小鼻子一抽,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一双一对的开始掉下眼泪来。

  见不得孩子哭,云啸的心差一点都被哭碎了,一把抓过正欲逃走的小白。将小白的尾巴抓过来一把塞进了小男孩的手里,转身教训不知道爱幼的小白。小孩子的脸是世界上变化最快的东西,接过了小白的尾巴顿时破涕为笑。接着便将小白的尾巴塞进了嘴里。

  “嗷~~~~~~~~~”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hanxiong/497091.html